好书呀 > 剑谍 > 剑谍_第73节

剑谍_第73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1:22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29
位真人的道号中化出,仅同音不同字而已。

曹彬见诸事妥当,说道:“林─钱老夫子,咱们这就上路吧!”

林熠颔首道:“曹大公子先请。老夫到得前面市集,还需置办一身合体的长袍,若有折扇就再好不过。”

曹彬点头道:“是了,你现在穿的是愚兄的衣服,镖局的人都能认得,必须换过。若是不提,我倒疏忽了。”

曹夫人道:“若是衡儿看见咱们为他请回新先生,不知该有多开心?”

曹彬笑道:“开心?这小子不知文章为何物,从小到大,不晓得气走了多少位饱学鸿儒,私塾也被他闹得鸡犬不宁,再不敢收。说到底,全是被你宠坏了。”

曹夫人叹道:“你不宠么?这孩子天生命苦,幸亏天见可怜,得服石棘胆汁,不然如今也不知道还能有多少天可活?”

一席话提醒了曹彬,道:“对了,林兄弟,那头石棘还藏在府里的地下密室。我甫一回府就被家父派去走镖,还未来得及加工。好在天冷,我又在四周多放了寒冰,也不怕它腐烂。”

三个人说说笑笑,行到天黑时分,便找了家客栈住下。

曹彬上街买来林熠所需物品,还带回两坛酒。

次日清晨,曹彬又为林熠雇了辆骡车,这才上路。车辚辚,马萧萧,路上无话,隔日午间进了涟州。

涟州府乃北地重镇,人口数十万,市面繁华,三省通衢,威远镖局也占着地利,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进城后沿着南大街行出里许,众人到了一座朱漆大宅前停车下马。

只见宅第前,左右两座石坛里各竖一根两丈多高的镖旗杆。右首旗上杏黄丝为底,一头威武猛虎张牙舞爪,栩栩如生。左首旗上绣着“威远镖局”四个朱红大字,刚劲有力。

朱漆大门上横着一块黑色匾额,也写着“威远镖局”四个烫金字。

九级青石台阶,两侧分立着八名虎背熊腰、劲装束身的黑衣大汉,见着曹彬夫妇纷纷拱手作礼道:“副总镖头回来了!”忙有人入内通禀曹老爷子。

曹彬轻轻一笑,回头道:“钱老夫子,咱们到家啦!”

第十章人师

府中自有下人去与赶骡车夫算车马钱,曹彬携着林熠先进了府门。

经过两日运功,林熠缓步独行已无大碍,兼之有曹彬在旁照拂,应付太霞派的人绰绰有余。他索性做足秀才酸样,一言不发双手负后,慢条斯理踱进大门。

那些守在门口的黑衣大汉上下打量他两眼,撇着嘴并不招呼他。

府门里是个方圆百多丈的宽敞大院,四周摆放着不少兵器架,上面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应有尽有,似是个练武场。而镖局日常装货卸货也都在这里。

刚走没几步,打从里面的宅院里,风也似的奔出一男一女两个孩童,宛如欢快的百灵鸟,不由分说冲进曹彬怀里,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叫道:“爹爹!”

正是曹衡与曹妍。两人都穿着大红棉袄,小脸通红如同粉雕玉琢,十分伶俐可爱。

曹彬哈哈大笑,将一对儿女抱起,左右各亲一口,问道:“这几天乖不乖,有没有惹爷爷生气?”

曹衡道:“才没有呢!衡儿不晓得有多听话。”

曹妍告状道:“还说没有?昨天晌午你不好好念书,又偷偷溜出去干什么了?”

曹衡急眨着眼睛道:“没干什么,我不过是到东大街去看人耍猴,中午便回来了。”

曹妍娇哼道:“你当我不知道么?人家都上门来告状啦!说你乘人不备把两只猴子都放跑了。”

曹衡怒道:“小叛徒,看我以后还逮鸟给你!”

曹彬愠言道:“衡儿,好好的你把人家的猴子放跑作甚?”

曹衡狠狠瞪了姐姐一眼,回答道:“我瞧那两只猴子给人套着脖索抽来打去好生可怜,想起爹爹平日教诲孩儿说扶贫救弱乃我辈天职,怎能看着小猴儿受罪不管?所以才放走它们。”

曹彬笑道:“你想法虽对,但用的法子未免失当。毕竟那些猴子也是人家辛苦养的,你想放生也该先花钱买回。”

孰知曹衡一摇头道:“不成的,爹爹。我要是给了那人银子,日后他定会再去弄来更多的猴子杂耍。”

林熠心里一动,暗道:“这孩子人小鬼大,脑筋转得倒也灵快。”想到自己小时候也是一般的顽皮淘气,不禁对他生出喜爱。

四个人边聊边走,进了内宅。

曹妍问道:“爹爹,你这回和娘出门,有没有给妍儿带回什么好玩的东西?”

曹彬道:“东西没有,却给你们请回了一位先生。”

曹衡瞥向林熠,见这位新来的先生跟在父亲后面亦步亦趋,弱不禁风的样子,只怕禁不起自己三两手的折腾,哼哼道:“衡儿不要先生,衡儿只想跟爹爹学本事。”

曹彬斥责道:“胡说,小孩儿家怎可不识文断字?这位钱老夫子乃当代大儒,今后你们姐弟用心学习,定会受益无穷。”

曹衡小嘴噘得老高,嘟囔道:“就他这样子,会是什么大儒?爹爹,他不会是来骗钱的吧?”

林熠心中发笑道:“好小子,把你干爹当作打秋风的无赖,看我日后怎么教导你!”想归想,他老脸上义愤满满,停下脚步气哼哼道:“曹大公子,老夫虽非当朝翰林,但自幼饱读诗书,胸怀锦绣,焉能容小儿这般轻贱?有道是士可杀,不可辱,你还是另请高明吧。老夫告辞了!”

曹彬当然明白林熠在装模作样,但脸上无论如何也得装出一副敬重神情。

他焦灼道:“老夫子莫要动怒,小孩儿口无遮拦,何必与他一般见识?”转头对怀里的曹衡喝道:“还不赶紧向先生道歉?”

曹衡满肚子不服气,但见爹爹神色不善,好汉哪能吃眼前亏?只好委委屈屈道:“先生别生气,衡儿是说着玩玩的。”

林熠摸摸山羊胡子道:“罢了,罢了,看在曹大公子面上,老夫也不与令郎计较。”

曹妍悄悄把头凑到乃父耳畔,轻轻问道:“爹爹,这位先生真的很有学问么?”

曹彬忍住笑,板着脸道:“那当然,爹爹请回来的先生岂会有错?”

曹衡很想接一句“那倒未必”,但眼睛滴溜溜在父亲的脸上转了一圈,终于不敢。

这时曹夫人从后追上,曹彬将一对儿女放下地,说道:“夫人,你带衡儿、妍儿先回屋,我与钱老夫子去向老爷子问安。”

曹夫人领了曹衡、曹妍离去,曹彬与林熠迳自到厅堂拜见曹老爷子。

两人到了门口,见一个身材敦实、满面红光的蓝袍老者,端坐在太师椅里,手里正翻看着一本帐册。他每看几行,就会问身旁侍立的一个中年男子几句,那中年男子作答,不敢怠慢。

曹彬在门外躬身施礼道:“爹爹,孩儿回来了。”

蓝袍老者曹子仲放下帐册,道:“进来吧。”

曹彬应道:“是!”他迈步走进厅堂,站在那中年男子身旁。

林熠大模大样跟了进来,两手笼在大袖中直挺挺站着,莫说施礼,连问候都没有一句。

老爷子问道:“彬儿,这人是谁?”言语颇不客气,自是对林熠倨傲的做派产生了反感。

曹彬答道:“回禀爹爹,这位钱老夫子是孩儿专门请回来教授衡儿的先生。”

曹子仲“哦”了声,道:“原来是钱夫子,老夫失敬了。”话这么说,人坐在椅子里动也不动。

他随口问道:“先生是哪里人士,师从何人?”

林熠三角眼一翻,答道:“老夫乃南方人,近日游历至此,不巧邂逅贵府大公子,他万般殷勤邀请,老夫不得已才受聘府上。一千八百年前的文圣骆子,便是学生的恩师。”

旁边的中年男子嘿嘿讥笑道:“好大的口气,文圣骆子何时收过阁下为徒?我可没听说文圣门下的七十二弟子中有哪位姓钱。”

林熠打量这中年男子,见他相貌与曹彬也有几分酷似,只是稍小了几岁,脸上多出一些精明,少了几分儒雅。

他一身绫罗绸缎,倒显得富贵气十足,似乎更像哪家豪门的贵介子弟。

曹彬介绍道:“夫子,这位便是在下的二弟曹执,亦是镖局的副总镖头。”

林熠懒洋洋的一拱手道:“久仰。只是二公子岂能不知天下读圣贤书的文士,不论贵贱老少,皆乃文圣门徒,骆子遗泽?学生自幼拜读文圣著作,自当以他为师。”

曹执哼了声,也不屑与这酸儒斗嘴。

曹子仲听林熠的话里果然带着浓重南方口音,听起来古怪刺耳甚是难受。他虽不喜曹彬请回的这位教书先生,但也不便因这小事驳了儿子的面子,淡淡道:“彬儿,你走镖累了,就先请钱老夫子下去歇息吧!”

曹彬谢过后,带着林熠退出厅堂。

两人走到无人处,曹彬低声苦笑道:“夫子,看上去家父对你颇为不满。”

林熠微笑道:“何止是不满?恐怕心中厌恶得很呐。老爷子的涵养算是好的,换了别人多半要把小弟扫地出门,不过我也是有意如此,大哥且莫见怪。”

曹彬问道:“为何要有意如此?”

林熠道:“人一旦厌恶心起,便绝不愿意再多加亲近,我岂不正好少了露出破绽的可能!”

曹彬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我还当你不满家父的轻慢,故意气他。”

林熠笑道:“老爷子为人豪爽耿直,小弟岂会不晓?”

曹彬引林熠进了一座清静的小院,说道:“以前的先生都住在此处,虽不奢华,倒也幽静。”扬声唤道:“孙二!”

一个瘦小的汉子在院外应道:“来啦,来啦,大公子!”一溜小跑上前,说道:“大公子,您走镖回来了?”

曹彬一点头,道:“这是新来的教书先生钱老夫子,今后用心伺候着。不过他生性喜欢安静,若不叫你,就别踏进院门半步,记住了?”

孙二点头哈腰道:“明白,明白,小的一准把老夫子伺候得舒舒服服,不会有错。”他一边说一边偷眼打量林熠。

曹彬道:“看什么,还不请钱老夫子进屋歇息?”

孙二应道:“是,是!”抢步上前推开正屋的大门。

曹彬低声道:“这个孙二机灵精干,就是有些油嘴滑舌,贼头鼠脑,不过伺候府上已经多年啦!”

走进正屋,孙二正手脚伶俐的擦拭八仙桌,笑呵呵问道:“夫子,您老对这儿可还满意?”

林熠“嗯”了声道:“凑合。”负着手四下打量。

外屋是间客厅,墙上挂了不少字画,不过多非精品。

里面一间卧室用竹帘隔开,收拾的十分干净。

但没过多久,新来的钱老夫子,就让孙二充分见识了什么是鸡蛋里挑骨头。

他不单是指责墙上书画不堪入目,需得全部重新换过,就是埋怨床上的被褥太薄,自己体虚多病,耐不住寒。

孙二听着,嘴里哼哼哈哈应付着,心里却在埋怨大公子从哪儿找回来这么个难服侍的主子,往后自己的日子还能有好么?这满心的苦处可得找人倾诉去,若不让全镖局的人都知道,自己可不就成了白受罪么?

稍事收拾,有丫鬟来请曹彬与林熠到后头用饭。

桌旁只有曹彬夫妇与曹衡、曹妍一双孩童。

钱老夫子人虽古怪,对菜肴却不挑肥拣瘦,胃口也甚小,只选些清淡的小菜吃了几口,但显然颇为享受桌上的那坛松雪老窖。

曹府家规严谨,饭桌上长辈在侧,曹衡和曹妍都显得乖巧无比。

虽然两人的心里,对这位看见酒坛就三角眼发光的老酒鬼大大的瞧不起,可父母对教书先生素来客气敬重,两人也不敢太过明目张胆地表露出不敬。

曹衡拿着筷子有一搭没一搭往嘴里滑拉着饭菜,眼光碰着林熠眯缝的三角眼,又赶紧低头,不过那双小眼睛里却逐渐闪动起了亮光。

用过饭,林熠说自己惯常午休,要回房歇息。

曹彬夫妇知道他是要打坐疗伤,吩咐下人不可打扰。

曹衡向曹妍丢个眼色,一前一后溜出屋子,坐到院角槐树底下。

曹衡气呼呼哼道:“大姐,这个钱老夫子架子要多臭有多臭,要多大有多大,比以前的先生还讨厌。你受得了,我可受不了。”

曹妍性格温驯,但毕竟也是小孩儿家,对这个一身酸气毫无趣味又邋邋遢遢的学究同样不喜,蹙起秀气的双眉问道:“爹爹请也请来了,你说能怎么办?”

曹衡扫视四周无人,压低声音道:“老法子,把他赶走!”

曹妍迟疑道:“恐怕不成,我看爹爹和娘亲都对钱老夫子十分尊敬,你惹他生气,多半会挨爹爹的板子。”

曹衡道:“爹和娘才不会打痛我呢!大姐,我只要你说,帮不帮我?”

曹妍咬着嘴唇想了片刻,轻声问道:“你要姐姐怎么帮你?”

曹衡大喜,跳将起来扶在曹妍肩头,窃窃私语说出早盘算好的妙计。

曹妍听完吓得直摇头道:“不行,这么冷的天,老夫子看起来身体也不大好。”

曹衡道:“只要咱们营救及时,不会有问题。我只是想让他尝到苦头,卷铺盖走人,又不是要他老命,你怕什么?”

曹妍还是摇头,说道:“爹爹晓得了,非打死你不可。”

曹衡怒道:“姑娘家就是怕疼怕死。你不敢,我一个人干!”

曹妍无可奈何,低声答应道:“好吧,我帮你就是。”

曹衡一把抱住曹妍,喜道:“这才是我的好姐姐。”

曹妍心里连念阿弥陀佛,只求爹爹别一怒之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剑谍】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