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剑谍 > 剑谍_第74节

剑谍_第74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1:24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29
下请出家法,那自己和曹衡今晚可就惨大了。

林熠自然不清楚这两个娃娃正在设计对付自己。

他回到小院,关上屋门,盘腿在床上坐下。

东帝释青衍的九生九死丹效力果然非同凡响,短短两天,他断裂的经脉已渐渐开始续合,丹田内始终充满暖意,椎心刺骨的剧痛也正在逐渐减轻。

但这等灵丹圣药,服食接连两粒已经足矣,再多则成白白浪费。

林熠体内早非泰斗真气,自不能再用昆吾派的打坐心法。

他澄静心绪,收敛神思,抱元守一徐徐空明灵台,意念凝动丹田,依照悔心轩石刻上的太炎心诀,一点一滴的凝聚真气,流转铜炉。

如今他的十二常脉与奇经八脉俱都淤塞,真气游动生涩呆滞,连往日一、两成的威力也施展不出,凝聚的一小团太炎真气甫一涌出丹田,便如同撞上铅块一般寸步难行。

而这团真气也着实太过微弱,更不足以打通经脉,疏通气血。

林熠耐住性子按部就班运转真气,在丹田内缓缓游动,如小雪球一样不断吸附游离的真气。

但这个过程异常缓慢,一个下午也未有多大成效,想要恢复五、六成以上的功力以打通经脉,看来至少也需三、五十天。

他收功睁眼,外面夕阳斜照,透进屋子一片暗红的色彩。

院子里寂静无声,显然孙二已经为他宣传过了,从此不得曹彬吩咐,别人也不愿来触这位钱老夫子的晦气。

林熠下了床,坐在椅上思忖道:“我眼下的修为莫说遇上昆吾派的诸位师叔,连曹老爷子也比我强出一大截来。万一遇事,自保大成问题。最简单的法子,需得赶紧炼制几道灵符,聊备不时之需。”

忽想到藏在曹府中的石棘兽,它的内丹不仅是锻铸仙兵神器的上好材料,且其性属雷,用以炼制灵符亦法力倍增。当下盘算起制作灵符所需的各种材料,和仙家典籍上记载的炼制方法。

正想着忽听院外细碎的脚步响动,林熠听声辨步,晓得是曹彬的爱女曹妍来了。

他微微一愣,心道:“这小丫头一个人跑来找我作甚?”

果然,门口响起曹妍脆生生的童音:“先生,您在屋里吗?”

林熠装出钱老夫子特有的尖锐嗓音问道:“谁在外面?”

曹妍答道:“是妍儿来拜见先生。”

林熠道:“那就进来吧!”

曹妍走进外屋,林熠掀帘步出,道:“你找老朽有何事?”

曹妍捏着衣角,垂下头避开林熠目光,嗫嚅道:“我刚才在先生院外玩耍,一不小心把毽子踢到了水池里,先生能不能帮妍儿拣上来?”

林熠心中嘿嘿一笑,问道:“这等小事为何不去找孙二?”

曹妍低着头想也不想地回答道:“孙二个子太矮,手也不够长,先生人高,所以只好麻烦先生了。”说着低语央求道:“钱先生,你帮帮妍儿好不好?”小女儿家神态娇憨,惹人怜爱。

林熠心道曹妍性情乖巧,该不会主动来捉弄自己,多半是那小曹衡的主意。

那小子一肚子坏水,把容易取得别人同情信任的曹妍推到前面,自己躲在后头,也算聪明,可惜怪只怪他没运气,撞见了搞恶作剧的祖宗。

林熠存心想瞧瞧曹衡在搞什么鬼,假做沉吟颔首道:“好吧!池塘在哪里?”

曹妍以为林熠中计,暗暗欣喜,小手拉着他往外走,说道:“就在院外。”

两人出了院门,从小道上往右走出十数步远,果然有一座荷塘。

如今寒风刺骨,荷花早已凋谢,水面上薄薄的浮了层冰。

周围的下人早早让曹衡赶走,小家伙拿着一根比自己胳膊长不了多少的枯枝,趴在池塘边的石坛上,作出竭力构毽子的模样。

他见林熠到来,气喘吁吁的起身问候道:“先生!”

林熠见那毽子停在距离石坛四、五尺远的浮冰上,不近不远,刚好能让一个大人用树枝构到,暗笑两声,尖着嗓子说道:“把树枝给老夫。”

曹衡递过树枝,林熠一手扶住石坛,一手拿着枯枝探身朝毽子构去。

曹妍与曹衡挤在一边,叫道:“先生小心,别掉进水里!”

林熠哼道:“叫什么,老夫手长,怎会掉进水里?”树枝伸出去离毽子兀自差了几寸,身子不自觉又朝外探出一些。

身后的曹衡突然大叫一声:“大姐,你干么挤我?”双手直直的往林熠后腰一按,就想把对方送入荷塘。

小曹衡人虽小,但从四岁起便随父亲修学太霞派的功夫,以为强身健体之用,至今真气小有初成。

他满以为这么一按,钱老夫子势必狼狈不堪的摔进冰水里,求曹少爷救命。不料就在他手往前按的同时,林熠毫无征兆的侧身跨了一步,撑手扶腰叹道:“人老啦!腰都不给劲。”

曹衡手未按到实处,身子顷刻失去重心,正欲扎住马步,无巧不巧,林熠撑起的手在小屁股上不着痕迹的轻轻一顶。

曹衡“哎哟”惊叫,“扑通”栽进荷塘。

那池水颇深,咕噜噜水面冒起气泡,曹衡顿时沉了下去。

曹妍吓得呆了,怎也料想不到掉进水里的不是钱老夫子,而是自己的弟弟。

她急忙叫道:“小弟!”

钱老夫子也是一脸惊愕慌张,叫道:“快来人啊,孙少爷掉进水里啦─”

半晌也不见曹衡冒出水面,林熠心道:“糟糕,我可不要玩得过火!”正想设法解救,蓦然水面一开,曹衡探出半个身子,嘴里鼓鼓囊囊含了满口冰水,“噗”的朝林熠射到。

原本林熠再至不济,曹衡的“水箭”再淩厉十倍也难以射中。可他现在的身分是弱不禁风的钱老夫子,猝不及防之下,焉有能躲过“水箭”的道理?

林熠无可奈何暗道:“好小子,这笔帐咱们往后再算!”心不甘情不愿的闭目领受冰水噗哧射中面门,又透湿身前衣衫,跺脚不迭。

躲在远处的下人这才闻声赶到,目睹此景不禁都面面相觑。

请继续期待剑谍续集

作者注:第一部的书名中皆有“龙”字暗喻林熠。这一集叫做“亢龙有悔”,聪明的书友当知其中隐意。

下集预告:

林熠乔装改扮,隐身威远镖局疗伤。他如今的身分是曹彬请回的教书先生,可这份差使实在不怎么轻松。人小鬼大的曹衡给林熠出了一道道难题,却渐渐发现这位“钱老夫子”才是真正的混世魔王。

林熠借着这段宁静时光,卧薪尝胆,一面恢复功力,一面炼制灵符以备防身。

他原本想太太平平熬过这段日子,可惜老天爷偏不给这个机会。很快,他就发现有一个周密的阴谋,正悄悄针对曹彬夫妇而来─

首部曲 第四集 卧虎藏龙

第一章蛰伏

几个仆人七手八脚将曹衡从荷池里拽上来,小家伙脸白唇青模样吓人。只是他服食过石棘胆汁与九生九死丹,四肢骨骸虽然冰冷透骨,小腹与胸口仍暖融融的一团,并无大碍。

曹妍在一边急得不知如何才好,捂着曹衡哆嗦的小手连声问道:“小弟,小弟!你没事吧?可不要吓姐姐。”

曹衡湿漉漉的淌着水,再受冷风一吹,当真是全身僵硬,根根寒毛倒立,居然硬挺着呲牙一笑,答道:“没……没事,不就洗了个冷水……澡吗?”可惜这笑比哭还难看。

更让他难堪的是自己的小舌头不听使唤,话音模糊难辨不说,牙齿更需咬紧。否则不说话尚好,一开口便立刻听到“咯咯……咯”清脆的声音。

曹彬夫妇闻讯赶至。曹夫人心疼不已,赶紧搂着曹衡奔回屋中,换去身上湿衣,着下人把火盆生得旺旺的。小家伙蜷在母亲怀里依旧止不住地颤抖,刚缓过劲转动眼睛,却一眼瞥见立在旁边的那位脸黑嘴尖、耷拉着眼皮的钱老夫子,心里犯起了嘀咕。

曹彬把爱女叫到一边,问起事情经过。曹妍见闯了大祸,不敢隐瞒,一五一十照实交代。曹彬只听了个开头便明白儿子使的鬼心眼,顿时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曹衡这小家伙,把他原来对付教书先生的小把戏,搬出来使到林熠头上,比起当年给关进猪圈的两位正一剑派年轻高手,此次不过只让他掉进冰水里自作自受一番,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他见曹妍吓得说话都带哭音,也不忍再呵斥责备,反温言抚慰几句,挥手让众人散去。

林熠与曹彬相顾而笑,曹彬故意大声道:“钱老夫子,可有兴致到在下的书房里去坐一坐?”

林熠会意,捻须笑道:“老夫正有此意。”

曹彬住的小楼就在林熠院子的对面,当中隔了座小园子,三两步路即到。两人进了书房,曹彬把门从里锁上,又关了窗户,低声道:“林兄弟,我带你去看一件东西。”

他走到书架前,探手在第二排的一册诗集上轻轻一拨一按,书架徐徐中分,露出扇黑漆漆的暗门。曹彬取出钥匙打开门锁,道:“这是愚兄的一间密室,除了家父与拙荆外,连二弟也不晓得。”

林熠随在他身后迈步走下暗门后的台阶,里面黑咕隆咚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曹彬取出火石,“啪”的点燃壁上一盏油灯,又在墙上突起的铜钮上一转,上面的书架合起,重新与外世隔绝开来。

石阶尽头是一条三丈来长的甬道,两侧各有一扇虚掩的石门相对而立。甬道则直通向一间圆形石室,石室高约三丈,甚是宽敞,里面像是刚刚打扫过,地上还有一滩未干的水渍,应是冲洗地面留下的痕迹。

曹彬点燃桌上的烛台,微笑道:“愚兄练气打坐、闭关修炼皆在此处,只求清静安全。不过近几日这间石厅却派作他用。林兄弟可愿猜上一猜?”

林熠扫了眼地上的水渍,笑道:“曹大哥可是把石棘放在此处?”

曹彬点点头,笑道:“今天一个下午,愚兄与拙荆终于将石棘兽尽数分解。可刚忙活完了这边,一出去就听人来报,衡儿掉进了荷池。呵呵,愚兄不用多想,就晓得这小子定然是想偷偷捉弄林兄弟,不料偷鸡不成反折了一把米。”

他摇头叹了口气,苦笑道:“这孩子自幼便被愚夫妇宠坏,全不知天高地厚,平日里胆大任性,肆意妄为。让他尝点苦头也好,免得将来无法无天闯下大祸。”

林熠道:“衡儿天资聪慧,只要善加调教,将来成就必不可限量。”

曹彬谦逊道:“林兄弟莫要夸他。我只求这小子太太平平,别四处惹祸上门就心满意足了。镖局里人人宠他,愚兄真怕他养成颐指气使、盛气凌人的小霸王脾性。只是每回要揍这小子,偏生又舍不得。这般下去,始终是愚兄的一块心病。”

林熠道:“大哥尽可宽心,这孩子的本质很好,不会有差。所谓耳闻目染,有大哥、大嫂这样的爹娘,衡儿绝不至于走上歪路。小弟寄居府上,左右无事,便帮大哥、大嫂从旁敲打敲打他,你看如何?”

曹彬等的就是林熠这句话,作揖喜道:“愚兄求之不得,只怕会耽误林兄弟你的休养疗伤。”

林熠摇头道:“不碍事。小弟好歹也是衡儿的干爹,还是大哥请来的教书先生,于情于理都当效劳。不过,小弟管教孩子的手段,大哥看了只怕会心疼,届时莫要责怪小弟才好!”

曹彬暗道衡儿若能得林熠尽心指点调教,不啻胜过自己夫妇十倍、百倍,就算再掉进三五次荷花池也是值得,慨然道:“林兄弟尽管将衡儿看作自己的孩子,任何责罚悉听尊便,愚兄与拙荆绝无二话。”

林熠颔首道:“好,曹大哥,咱们这就一言为定了。”看到曹彬点头,心里暗笑道:“小家伙,往后你就等着瞧吧!今天咱们不过才刚开场。”

正在娘亲屋里偎在火盆旁大喝姜汤的曹衡,原本身上已经有了暖意,突然“哈啾”打了个大大喷嚏,揉揉小鼻子,莫名地涌起一股心惊肉跳的不祥预感。

曹彬打开左首墙边的一排橱柜,里面大大小小十多个暗格,满满当当分别摆放着从石棘兽身上取下的犄角、软筋、内丹、棘刺等物。曹彬似乎对这些东西的收藏颇为在行,如内丹、软筋等都浸泡在盛满药水的容器里,不虞腐烂损坏。

林熠赞道:“大哥动作好快,短短半日竟已完全弄妥。”

曹彬道:“林兄弟,依照咱们当日约定,愚兄如今就将这些东西物归原主了。”

林熠道:“大哥,小弟正要和你商量这件事情。小弟想挑选几根上佳的棘刺,为大哥锻铸防身的暗器,再拣那合适的软筋与兽皮炼制成神鞭宝甲赠与衡儿。至于小弟,则要用内丹研磨成粉,炼制几道灵符以备不时之需。剩下的犄角等物,还归大哥处置。”

曹彬惊讶道:“林兄弟,你会锻器炼符,那可再好没有了。”

林熠轻声道:“昔日先师玄干真人在世时,曾传授给我们师兄弟几人锻铸仙器、炼制灵符的技艺法门。小弟对此也颇感兴趣,钻研数年,但愿不会暴殄天物,白白浪费了这石棘兽。”

曹彬听林熠的口气中带着几分悲凉,岔开话题道:“林兄弟,愚兄全听你的。你锻铸炼制需要些什么东西,只管列张单子。纵然太霞派没有,我也想方设法从外面买来。”

林熠笑道:“小弟需要的东西可不少,有些仙家神器,大哥即便捧出万金也难以求得。好在咱们可以用次一级的替代,虽效果会有稍许逊色,但也能差强人意。”

曹彬睁圆双目满脸兴奋,道:“好,咱们说干就干。林兄弟,你这就开列清单,我明日便出门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剑谍】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