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剑谍 >剑谍_第78节

剑谍_第78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1:3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1
更加疑惑,起身道:“走,带老朽去看看小少爷。”

曹妍如今对林熠几乎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闻言在前引路到了曹彬的小楼。

一进门就看到曹衡鼻青脸肿,满面不服不忿的站在曹夫人跟前挨训,他身上的衣服也破了,袖口上擦的全是血迹,可见两小子当时战况之烈,厮杀之狠。

曹夫人点着儿子的小脑袋数落道:“你这孩子,人家刚回家就干上了架,那是你兄长,知道么?”

曹衡气哼哼道:“可是是他先招惹我的,他说我是‘病夫’、‘孬种’,孩儿气不过,才和他到演武场一决胜负来着。”

林熠笑道:“好一个‘一决胜负’,不知孙少爷是赢了还是输了?”

曹衡一本正经道:“我和曹胤大战三百回合,杀得天昏地暗,难分高下,却教二叔拉开,没来得及分出输赢。”

曹夫人道:“你二叔是长辈,他好心劝架,你又朝他瞪什么眼睛?”

曹衡小脸涨得通红,道:“二叔哪是好心?他跟曹胤说什么我是长房长孙,将来曹府的家主,不可得罪。就算做错了事情,揍错了人,也需忍着。

“还说什么长幼有序,他为镖局做了再多,也得看爹爹的眼色行事,谁让自己晚生三年,上头有个哥哥呢?娘,您听这都是什么话?”

曹夫人神色微变,喝斥道:“衡儿,你胡说什么?你二叔岂会这般贬损你爹爹?”

曹衡受了委屈,大声道:“我没胡说!大姐,二叔说这话的时候,你不是也在旁边听见了么?我可有添油加醋半个字?”

曹妍点点头轻声道:“娘亲,二叔确实是这么说的。我听了,心里也难受得很。”

曹衡见姐姐出言应证,嗓门更大,叫道:“娘亲,你听、你听,我没胡说八道吧?”

曹夫人一怔,无言以对,良久方道:“这些话多半是你二叔一时气话,莫要再告诉你们的爹爹。妍儿,快领你弟弟上楼换衣上药去。”

曹妍“哦”了声,牵着弟弟的小手上楼去了。

曹夫人尴尬一笑,轻声道:“些许琐碎家事,令钱先生见笑了。”

林熠从曹衡的叙述里已听出一些端倪,晓得此事涉及曹彬、曹执兄弟之间不可外宣的恩怨利益,自己也不好多问,捻髯道:“既然孙少爷并无大碍,老朽就告辞了。今日上午的课,不妨暂休,请孙少爷好好歇息。”

曹夫人道:“多谢先生关怀。”忽放低声音道:“今早外子差人回府送信,三五日内他便能到家。先生所需的东西,也大致置办妥当,年前便能用了。”

林熠微笑道:“恐怕两位都费了不少心思,老朽先行谢过。”向曹夫人一拱手,走到厅门口又回过头说道:“今晚孙少爷的屋中若有异样动静,请夫人不必担心。”

曹夫人先是一怔,随即醒悟到林熠话中的意思,礼道:“多谢先生。”

林熠一笑道:“这事先不忙跟孙少爷说,只当是老朽送他的一份惊喜。”出门去了。

这时曹衡刚上楼换了外衣,曹妍一面为他在伤口上敷药,一面埋怨道:“小弟你真是的,曹胤比你大了一岁,个子又高,你不是他的对手,为何不能忍忍?”

曹衡强着脖子道:“士可杀,不可辱。他骂我是病夫、孬种,我要是不揍他,那不等若承认自己是孬种、胆小鬼了?哎哟!姐,你手上能不能轻点?”

曹妍哼道:“你不是常说英雄好汉不怕死,脑袋掉了也不过碗大个疤,怎么这点痛便禁受不住了?”手上却越发的小心起来。

曹衡咧嘴哼道:“谁说我怕疼了?再说曹胤那小子也被我揍的不轻,我又没吃亏。”

曹夫人送走林熠,上楼探望爱子,刚到门口正听到这句话,又是心疼又是气恼,责备道:“不管怎说曹胤也是你兄长,今后不准再跟他打架。”

曹衡气哼哼地振振有辞道:“他不来招惹我,衡儿还懒得理他。可他骂我,我凭什么要忍?”

曹夫人叹道:“你这孩子,就是不听话。若有你大姐一半乖巧,娘亲也省心许多。”

曹衡朝曹妍眨眨眼道:“姐,娘亲夸你呢!你该如何谢我?”

曹妍放下药膏,奇道:“我为什么要谢你?”

曹衡笑道:“要不是有我这个不听话的弟弟,怎显得出姐姐的乖巧?”从椅子上一跳起身,叫道:“娘亲,我要去上学啦!”说着就风风火火往门外冲,早把打架的事情抛到了九霄云外。

曹夫人一把拽住他,说道:“不用去了。钱先生放了你的假,命你好生休息着。”

曹衡失望道:“可昨天先生的故事才讲了一半,我还急着晓得结局呢!”突然多了半天休息,他竟感觉空荡荡的无事可做,反不及上学有趣。

晚上曹夫人照料曹衡睡下,替他塞好被角留着灯烛〈这位英雄好汉天不怕,地不怕,独独怕黑〉,柔声道:“乖乖睡觉,过几日你爹爹就该回来了。”

曹衡点点头,忽然睁开眼睛道:“娘,你说钱先生是不是有点古怪?”

曹夫人愣了愣,道:“你小脑袋瓜里又在瞎想什么,他哪里古怪了?”

曹衡认真道:“我也说不出来,反正总觉得他怪怪的。娘,他真是个落第秀才么?”

曹夫人用手合上曹衡的眼睛,微笑道:“你小小年纪想忒多,脑子会痛的!睡吧,明日早起还要上学。”

曹衡终是小孩,很快闭了眼睡熟。

曹夫人将屋门虚掩,看着爱子酣睡的模样心里思忖道:“不知今晚林兄弟要如何教导衡儿,他的伤势怕已不碍事了。”虽然好奇,可传功授徒乃极为私密的事,在旁偷窥乃是大忌,她也不便观瞧。

转眼夜深人静已近子时,桌上的红烛燃到尽头,屋子里顿时陷入一片漆黑。蓦然一道黑影闪入屋内,无声无息的站在曹衡床前,伸手点住他胸口三处大穴,揽臂抱起小家伙瞬间出屋。

黑影轻车熟路潜入曹彬书房,开启暗门步入甬道,进了左侧的石室,将曹衡放到地上,屈指凌空连弹解了穴道。

曹衡恍若不觉,梦中正在拳打曹胤,脚踹曹执,好不高兴。迷迷糊糊里听到一个沙哑苍老的声音道:“曹衡,地上凉快吧?”

曹衡睡眼惺忪睁开双目,懵懵懂懂的张望,想瞧瞧是谁在跟自己说话。猛然发现眼前的景物十分陌生,一个戴着青色兽皮面具的黑衣人直挺挺伫立在身前,一双犀利的眼睛闪烁着精光,透过面具上的小孔正冷冷凝视着他。

曹衡吓得一个激灵,睡意全消鲤鱼打挺跳将起来,惊恐道:“你是谁,我娘亲呢?”转头环顾四周,竟是置身在一间密不透风的石室里,除了眼前的黑衣人,屋里空空荡荡,更无第三个人。

他心下大骇,下意识的往屋角退去,拼命喊道:“娘、娘─”

黑衣人漠然道:“没用的,你叫破嗓子也不会有人听到。”

曹衡急得快哭出来。难得兀自牢记着好汉流血不流泪的古语才强忍下来,颤声问道:“这是什么鬼地方,本少爷怎么会到了这儿?”

黑衣人嘿嘿笑道:“自然是本仙人将你带到此处,你怕了?”

曹衡硬起头皮道:“谁怕了?本少爷连死都不怕,岂会怕你?”又问道:“你─您说您是仙人?”心想,要这黑衣人果真是位仙人,自己倒不必太过惊惶,毕竟传说里的仙人都是行善济世,慈悲普渡,不致为难一个小孩。

奈何他左看右看,也没从对方身上瞧出一点“仙味”来,反觉得寒气森森,像个勾魂的黑无常更多一些。

黑衣人回答道:“老夫乃大梦天君,谅你一个小小孩童也不识得。如今你便在老夫所设的无量梦境之中,与世隔绝。”

曹衡一愣,偷偷掐掐大腿,好一阵疼痛,立时叫道:“我才不信呢!你当我是三岁孩童好骗么?我都七岁啦,才不会上你的鬼当。”

黑衣人哈哈笑道:“大梦天君岂会骗人?我说来你听,不由你不信。你叫曹衡,你爹爹是曹彬,爷爷是太霞派掌门曹子仲,还有个姐姐叫曹妍。

“嗯,你脸上有伤,那是今天早上和你二叔曹执的儿子曹胤打架所致。我还晓得你天生的九阴绝脉,命不长久。本仙人可有说错?”

曹衡瞪圆了眼睛道:“你怎么全都知道?”

趁着曹衡吃惊之下脑子不灵的工夫,黑衣人哼道:“何止这些!我还知道你日前服食了石棘胆汁和一颗九生九死丹,如今已转危为安,这事怕连你姐姐都不晓得吧?”

曹衡越听越愣神,自己服食石棘胆汁和九生九死丹的事情,确实除了爹娘和几位同门的师兄之外,没人清楚。这黑无常说的头头是道,着实匪夷所思。难不成他真是天上地下无所不知的“大梦天君”?

黑衣人见曹衡傻呆呆的模样,心里发笑,不过脸上蒙了石棘兽皮制成的面具,也不虞露出破绽,蓦地身形一晃,失去了踪影。

曹衡大吃一惊,叫道:“喂,喂!大梦天君,你去哪里?”心想,要是自己独自一人给留在这个“无量梦境”里可不妙,万一出不去,一辈子就见不着爹娘和姐姐啦!

正惶恐时,冷不防背后一股凉飕飕的寒气灌入脖子,吓得他撕心裂肺的大叫一声,窜到屋角死死将后背贴紧墙壁。

黑衣人倒悬在石壁上,微微笑道:“小曹衡,你现在还不信,还说本仙人骗你么?”

曹衡小脸煞白,使劲摇头又点头道:“不……不,我信,我信!天君您老人家冰心铁骨,凌寒留香,世外神仙,自不会欺负我一个小孩儿。”

他情急之下为拍马屁,把前几日学的咏梅之辞给生搬硬套出来,黑衣人一呆之下哭不得,笑不出。

黑衣人飘然落地,问道:“刚才本仙人施展的那式身法,你想不想学?”

曹衡一听有了精神,慢慢把恐惧扔到一边,寻思道:“我要是也能这般来无影,去无踪,不就可装神弄鬼去吓唬曹胤,直教他哇哇鬼叫、屁滚尿流么?”说道:“天君,您老人家要教衡儿仙术?”

黑衣人道:“本仙人授你奇遁七十二式身法,乃感怀你爹娘善心可嘉,功德匪浅,才惠及于你。却不是为了教你捉弄曹胤、为非作歹。你更半点不能向旁人说起。”

曹衡眼睛瞪得溜圆,从此认定大梦天君能读人心思,再不敢怀疑,应道:“是,衡儿谨记教诲。”

他再聪慧狡黠,到底仍是个七岁的孩子,单纯天真,这就信了。但身子禁不住还在瑟瑟发抖,原来石室阴寒,曹衡只穿了单衣,恐惧稍减才感到了寒冷。

第四章炼符

黑衣人见曹衡缩脖抱手,小脸发青,抬手在他眉心一点,输入一道真气。曹衡身子一颤,就感到一股热融融的暖流顺着经脉直下,寒意大减,说不出的舒服。

黑衣人道:“盘膝坐下,本仙人先教你御寒取暖的法门。”

曹衡如今对这位无所不知的大梦天君敬畏无比,乖乖盘腿坐下,耳中听到黑衣人沙哑的声音徐徐道:“意在气先,气在形前;瞑目吸气,意守丹田;摒弃杂思,灵台无尘;止念坐忘,定观入静─”

这声音仿佛含有一种无形的魔力,渐渐的曹衡心头一片宁静,忘却了寒冷恐惧,神思跟随声音而动。

过了良久,曹衡丹田微微生出一团暖意,好像有一只小蝌蚪在小腹里钻来钻去,煞是有趣。他被弄得麻痒难当,忍不住“咯咯”轻笑。猛听到黑衣人低喝道:“抱元守一,神融气海,不得发笑!”

曹衡一凛,赶紧收摄心绪,全神贯注在那团暖暖的真气上。

他自幼随父母修炼太霞派心法,已小有根基。日前服食了石棘胆汁与九生九死丹这两样天地珍品,筑基培元,不啻有脱胎换骨之效。只是年纪幼小,而太霞派的心法又殊不相称,才未能显露其中的无上功用。

黑衣人将太炎心诀化繁就简,授予他入门的基础心法。尽管不能立竿见影,一蹴而就,但假以时日曹衡的修为势必青出于蓝,远胜乃祖。

饶是如此,曹衡的进境也比寻常孩童快了不知多少倍。那团暖流渐渐成形,继而集丝成束在丹田内绵绵不断缓缓流转。每循环上一圈,好似又轻灵浑厚了稍许。这种感受实难言表,如同有一缕青烟冉冉缭绕,格外受用写意。

待苏醒过来,却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好端端的缩在被窝里。曹衡大为讶异,揉揉眼睛发呆道:“我昨晚是在做梦,或是梦游了?”可细心体察,丹田暖融融仿佛有清泉潺潺流动,大异以往,好像那又不是梦。

此后数日,曹衡每晚梦里来,梦里回,与那位大梦天君相会。有一晚他躺在床上睁大眼睛想撑到天亮,好看看如此一来大梦天君还会不会现身?孰知午夜一到,微风乍起,自己又不争气的合上眼帘沉睡过去。

他毕竟是个孩子,而曹彬当初对儿子的评价一点不错,胆大任性。遭遇此等怪事竟甚感离奇刺激,慢慢恐惧之心尽去,反盼望着每晚早早入睡,等待大梦天君的到来。

大梦天君也从不爽约,将太炎心诀悉心传授,言辞虽厉,倒也不会打骂。曹衡天资聪颖,往往也是一点即透,绝不需大梦天君重复第二回。有些心法因他修为不到,修炼时稍嫌生涩,天君便会以自身真元导引,助他闯关。

偶尔两人闲聊几句,大梦天君说起曹府的情形了若指掌,甚至连曹衡上学时捉弄钱老夫子的事情亦清清楚楚,小家伙听到两眼几乎发直。

四五天下来,曹衡的太炎心诀渐有小成,也不再畏惧石室的寒冷。爱子的这些变化本难瞒过曹夫人的眼睛,但她却从不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剑谍】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