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剑谍 > 剑谍_第86节

剑谍_第86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1:51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29
高举马鞭威风凛凛吆喝道:“闪开,闪开,没长耳朵么?”吆喝声中两人已从镖队里穿行而过,拐过弯角绝尘去了。

马横血气方刚,用力吐了口唾沫,望着那两人的背影低骂道:“属螃蟹的么?”

曹彬笑道:“马兄弟何苦跟他们计较?或许人家身负要事急着赶路,略有失礼也是难免。”

马横哼道:“那么宽的山路,他们偏要往镖队里挤,分明是在耍威风。要不是行镖在外隐忍要紧,我方才就一鞭子抽上去了!”

那货主连忙道:“出门在外,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曹衡打趣道:“和大叔,我看你干脆改名叫‘和生财’算了,可不人如其名么?”

众人说说笑笑又行出五六里,身后再次响起急促的马蹄声,两名与先前黑衣骑士装束打扮一模一样的壮汉,催着坐骑又超了过去。不久之后又有两拨四骑先后从后赶过,俱都飞扬跋扈,气势凌人。

马横催马追到曹彬身侧说道:“大师兄,这事儿可有点邪乎。”

那“和生财”一听紧张起来,急忙问道:“曹爷,这些人是冲着镖银来的?”

曹彬摇头道:“说不准。按理隋阳山是伏虎寨商六的地界,咱们每年都有派人拜山,十多年来相安无事,他该不会突然朝咱们下手,坏了道上的规矩。”

马横说道:“我看那些黑衣人不像商六的手下,不定是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曹彬道:“也许事有凑巧,人家未必是针对咱们。大伙儿打点精神,多加小心也就是了。”他话音未落,镖队后方第五次响起了马蹄声,不过这一回,马蹄声在接近镖队后慢慢悠悠的放缓下来。

马横低声咒骂道:“他奶奶的,又来了!有完没完,闹什么鬼?”转首回望,只见一人一骑,马上坐着个中年男子,相貌丑陋,乱糟糟的头发在头顶打着卷儿,远远看上去像足了鸟窝。

他一身缎袍,背后负剑,任马往前走自己却在打瞌睡,不疾不徐始终与镖队保持着十来丈的距离。

如此走了一段,曹彬示意放缓车速。那人恍若未醒,坐骑却跟着慢了下来。

马横再也忍耐不住,道:“大师兄,我去探探他。”

曹彬心中早已生疑,闻言颔首道:“形势未明,敌我未分,不动手为好。”

马横应了,返身策马来到镖队末尾,停下坐骑,喝道:“朋友,你这算什么意思?”

那人像是被马横惊醒一般,勒住马缰,睡眼惺忪翻了马横一眼道:“什么什么意思,我赶路的,这道是给你一个人走的么?可笑!”

马横打着哈哈道:“赶路的?你这话才真正可笑。你若正儿八经的赶路,为何不快不慢,偏偏就缀在咱们镖队后头?”

那人怪眼一瞪,道:“奇怪了,有道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这隋阳山又不是你们威远镖局买下的,我想怎么走便怎么走,难不成还要你来批准?”

马横浓眉一挑,嘿道:“好伙计,你摆明了是来找茬的!”

那人冷笑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既然你要这么想,我也没法子。”

马横大怒,正欲发作,就听曹彬叫道:“马师弟,咱们赶路要紧,莫耽误了行程。”

马横横了那人一眼,沉声道:“不是最好,不然咱们威远镖局也不是花架子,纸老虎!”拍马追上曹彬,道:“大师兄,你都听见了?我敢打赌这小子十有八九和前面那些人是一伙的,打的就是镖银的主意。”

曹衡不晓得天高地厚,听了这话反而大大兴奋起来,问道:“马叔,你是说有人要劫镖?”

那“和生财”顿时吓得面色如土,说道:“曹爷,曹大爷,你可一定要保得我身家性命的周全。只要这批货不出问题,我将贵镖局的酬劳再加上一成,不,两成!”

曹彬安慰道:“和老板宽心,在下既接了这趟镖,自该护得它周全。何况咱们威远镖局的招牌,也不是谁说砸就能砸的!”

“和生财”一颗心七上八落,战战兢兢跟在曹彬身后。镖队后面,那人骑着马依旧一副笃定悠闲的模样。

马横高声喝道:“兄弟们,大家伙儿都把招子放亮一点,胸脯挺高一点,别让人家看了咱们威远镖局的笑话!”

众人轰诺道:“知道了!”一个个神情振奋,摩拳擦掌。虽说眼下的情形有些古怪,但镖局子里的人,哪个不是刀口讨命的过活,一旦遇事绝无当孬种的道理。

大伙儿见那人形迹可疑,十有八九就是“踩盘子的”,均晓得恶战将临,不消马横提醒,也打起了十足的精神头。

中午时分,镖队到了一座山口。前方两道山崖有如斧削,相对而出。一条黄土山路弯弯绕绕朝里延伸,光秃秃的山壁不见林木。

曹彬与马横悄然对视,心里均想道:“真要打劫,应该就是这里了。”但明知如此,此去隋阳府别无他途,唯有从谷里穿行而过。当下众人加紧脚程,进入山谷,暗自都握紧了刀把。

果不出其然,刚进山谷半里多地,猛听见高空中一记尖锐的呼哨。两侧山崖顶上现出二十多人纵身飘落,拦住去路。前后两头马蹄声脆响,各有十余骑奔出,将镖队严严实实的堵在了中间。

一直跟随在后的那个中年男子睁开眼睛,舒服地伸个懒腰,哈哈笑道:“曹兄,你们这趟镖的路算是走到头啦!”

曹彬一挥手,镖局里的人纷纷抽出兵刃护住镖车,“和生财”双腿酥软两手搂住马脖子,好不容易才没掉下去,嘴里直念“三清圣祖保佑、三清圣祖保佑”。

林熠偷眼观瞧,就见除了那名中年男子外,前方三十多人里有两男一女分外醒目,大咧咧站在伫列的最前头。

当中的女子已是半老徐娘,穿着鲜艳的大红披风,腰间并排插了十二把飞刀,刀锋蓝汪汪的闪烁,显然喂过剧毒。在她左首是个老者,手拿旱烟袋,眯缝着小眼睛有滋有味的吞云吐雾。

右首站着的是个三十多岁的大汉,宛如铁塔,手上一对铜锤,每只不下百多斤,一左一右扛在肩头。

曹彬扬声问道:“敢问究竟是哪路的朋友,为何拦住曹某的镖队?”

那半老徐娘“咯咯”笑得花枝乱颤,红影乱闪,说道:“曹彬,亏你还在北地行镖多年,连太阴四煞都不认得,这双眼珠子早该挖下来给咱们当家的下酒喝啦!”

曹彬顿觉蹊跷,他当然听说过“太阴四煞”的名头。但太阴山位居塞外,与威远镖局素来井水不犯河水,何以千里迢迢赶到隋阳山来打劫?况且这趟镖银的数目,原该不入这些魔道妖人的法眼才对。

他高声答道:“原来是太阴四煞!一直跟随我们的想必是阎九爷?”

那中年男子脚后跟一踢马肚子,从镖队里穿行而过,完全不把曹彬等人放在眼里,慢条斯理道:“不错,正是你九爷。曹兄,刚过完年没几天,兄弟们却一个个穷得叮当响,直找我要饭吃。

“兄弟左思右想,只好厚起脸来向你讨点银子使使。久闻威远镖局慷慨仁义,想来曹兄不会驳了这点面子吧?”

曹彬笑道:“敢情是阎九爷缺钱花。这个容易,在下立马奉上二百两纹银,权当与诸位交个朋友。”

那半老徐娘笑道:“曹彬,你打发叫化子么,区区二百两就想叫太阴四煞走路?”

曹彬不动声色,耐着性子道:“要按红娘子的意思,又该当如何?”

那铁塔似的壮汉洪声道:“什么该当不该当的?镖留下,人滚蛋,不就完事么!省得你熊五爷动手。”

马横火冒三丈,叫阵道:“熊五,不要满嘴放屁,你有种就过来跟马爷爷先过上几招!”

阎九阴恻恻道:“不必了。咱们是来劫镖的,可不是打擂台争哪个是天下第一。”

曹彬道:“奇怪了,曹某久闻太阴四煞威震塞北,是一等一的人物,怎么也会动上威远镖局区区十几车镖银的主意?”

熊五不耐烦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老子本来干的就是打家劫舍这一行,在哪儿打劫不都一样?废话少说,是你们识相一点,还是劳烦熊五爷送你们回姥姥家?”

曹彬正欲答话,忽然神色微动,转而高声道:“阎九爷,难得你照顾威远镖局的生意。曹某今日买你的金面,这笔镖银就送给诸位了!”

此言一出,莫说威远镖局众人,连太阴四煞也尽皆愕然,唯有曹夫人隐约明白其中文章,悄悄望了马车上的钱老夫子一眼,见他缩在一角,抱着曹衡嘴直打哆嗦。

“和生财”连连向曹彬作揖道:“曹大爷,这万万使不得呀,这十几车镖银可是我的命根子,绝不能送啊!”

马横不解道:“大师兄,这镖银留下了,咱们兄弟的脸今后往哪儿搁?”

曹彬一摆手,低声道:“和老板,和气生财嘛!”再以传音入秘道:“和老板放心,今晚掌灯前,在下保证阎九他们老老实实的,把这十几车镖银一分不少给你送还回来。如若不然,咱们威远镖局包赔你所有损失。”

这时阎九狐疑问道:“曹兄,你这话不是开玩笑的吧?”

曹彬道:“阎九爷,只要你不动手伤人,让开一条道,咱们这就留下镖银离去。”

红娘子凑到丈夫身边,压低声音问道:“当家的,曹彬这般爽快,莫非他已经知道─”

阎九摇头道:“不可能,那小子不敢耍我。”他一挥手,喝道:“让路!”身后部众齐刷刷往路边闪开一道缺口。ωωω,UМDtxt,còm>提供uМd/txt小说

曹彬拱手道:“阎九爷,多谢了,咱们后会有期!”吩咐众人舍下镖银,鱼贯退出。片刻之间走得干干净净,一个不剩。

熊五咕哝道:“他奶奶的,曹彬这家伙在搞什么鬼?屁也不放一个就把银子留下了?九哥,这事有点玄乎。”

红娘子问道:“当家的,会不会那镖车上装的东西已经给调包了?”

阎九一惊,道:“我查过车轮印子,应该不会。”

果然一名手下兴冲冲奔来说道:“九爷,全是通泰钱庄的现银,没错!”

那抽旱烟的老者蓦地一睁眼,说道:“他们都已退出山谷口,却在谷外的林子里停了下来。”

熊五奇怪道:“八哥,你的这双耳朵没听错吧?他们不赶紧回涟州报讯求援,停在谷外作甚?反过来打劫我们?哈哈哈……”

这老者姓汪,在太阴四煞中年纪最长,阎九虽为当家也得尊称他一声“八哥”。只是识趣的从不敢连名带姓的一块儿叫,免得被老爷子错听成“王八”,一怒赏上几个耳刮子。

汪八听熊五的口气意似不信,傲然道:“老夫的‘谛听神耳’岂会有错?你若不信,回头自去打探。”

红娘子抬头看看天色,道:“八哥的耳朵天下无双,也不必再去打探了。我看日上中天,他们该是在用饭吧!”

熊五呸道:“他奶奶的,丢了镖银还有心思吃饭,这些软蛋脸皮也够厚的。”

阎九道:“别管他,谅曹彬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咱们出谷。”一声令下,众人驾着镖车出了山谷,往隋阳府方向行去。

走了一个多时辰,并不见威远镖局有人从后追来,一行人的心情更加松弛。

红娘子笑道:“我原以为少不了要飞刀子,没曾想曹彬这么不禁吓,男人做到这个分上可真够窝囊。”

熊五道:“可不是?以前听说曹彬也有两下子,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今天撞上了才晓得也是个软蛋。跟他兄弟一个样。”

蓦地山道旁的密林中有人说道:“你们高兴的太早了点吧?”缓步走出二十个道士,或老或少,每人背后均负有一柄仙剑。

这嗓音低沉柔和,然而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犹如重鼓惊雷轰轰作响,阎九等人猝不及防之下一阵气血翻腾,两眼发眩。身后十几个手下纷纷闷哼,身躯摇晃,还有几个一头从马背上栽落。

那些骡马受了惊吓,扬啼嘶鸣,车队立时乱作一团。

阎九暗自骇异,举目望去。就见那开口说话的是位白衣老道,鹤发童颜,怀抱一柄拂尘。在他身后的十数名道士眼蕴精光,渊渟岳峙,一看即是硬手。

阎九勒马不动,思忖道:“莫非是曹彬有了准备,在此埋伏下帮手?可他又怎么算到我今日要来劫镖?”

他微一抱拳,问道:“敢问道长大名,何故拦阻阎某的去路?”

白袍老道淡淡道:“贫道心航,僻居涟州,阎先生恐怕未必听说过。”

阎九愕然道:“原来道长是奉仙观观主心航真人,阎某眼拙,失敬失敬!”

心航道人微笑道:“‘真人’二字贫道愧不敢当,阎先生也无需客套。”

阎九道:“不知心航道长拦下阎某的车队,有何贵干?”

心航道人嘴角挂上一丝蔑然笑容,道:“阎先生,这车上装的镖银是你的么?”

红娘子柳眉一竖,说道:“好啊,堂堂的奉仙观观主也做起黑吃黑的买卖来了,传出去直教天下人笑死。”

心航道人面不改色,道:“诸位差矣。这十几车镖银奉仙观一文不取,从哪里来,还到哪里去。”

红娘子厉喝道:“是曹彬请你们来的么?难怪他扔下镖车自己跑了!”

阎九心念急闪,飞快的权衡利弊,揣摩形势。奉仙观的这十几个道士,分明是等在此地候着他们兄弟,观主心航道人亲自出马,说明是势在必得。

太阴四煞虽未和奉仙观打过交道,但心航道人盛名在外,刚才露的那手仙家修为又实在漂亮,自己几个兄弟是比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剑谍】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