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剑谍 > 剑谍_第87节

剑谍_第87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1:53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29
不上的。

何况,久闻奉仙观乃正道第一名门天都派的支系,自己又不是真的缺银子花,犯不着为这十几车的镖银开罪对方。

计议已定,他仰天打了个哈哈说道:“心航道长名重北地,阎某自当从命。伙计们,把镖车留下,咱们走!”

心航道人低喝道:“走?且慢!”

阎九不明其意,问道:“道长,你还有何吩咐?”

心航道人身后一名中年道士冷冷道:“镖车留下,人也得留下!”

熊五怒道:“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们出家人本当慈悲为怀,普渡众生,竟也要做赶尽杀绝之事!”

中年道士面罩秋霜,肃然道:“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上天虽有好生之德,却也不会妄纵凶人。”

阎九眼睛里闪过一缕骠悍精光,嘿然道:“心航道长,你什么意思不妨明说,果真是要咱们太阴四煞把性命也交给奉仙观?”

心航道人徐徐道:“阎先生若能诚心悔改,不妨下马随贫道回转奉仙观,从此面壁思过,洗心革面,贫道担保诸位毫发无伤,绝不妄杀一人。”

红娘子啐道:“放屁,什么面壁思过,想把老娘关进黑牢里一辈子不见光么?没门!”

心航道人面露悲天悯人之色,叹息道:“诸位恶贯满盈仍不思悔悟,贫道无奈,只好替天行道痛下杀手了。”

汪八猛吮两口旱烟,“呼”的喷出一缕真元,大喝道:“风紧,收帆─”

太阴四煞相交多年,彼此之间早已形成默契。汪八喷出真元的同时,红娘子亮起六把飞刀,阎九拍出两道掌风,齐齐向心航道人招呼去,身子都腾空而起,率着部众往路边山林里退却。

汪八的旱烟管受真元鼓荡,前端的窝锅里瞬间迸射出一蓬耀眼火星,幕天席地涌了过去,正是他的看家绝活“漫天星斗”。

心航道人挥手扬起拂尘“嗤嗤”罡风如注,不仅将那蓬汪八以本身真元激射的火星涤荡一清,更风卷残云般把红娘子的飞刀、阎九的掌风尽数迫回!

第十章雷符

惨叫连声,十余名太阴部众或是中刀或是被掌风扫到,纷纷落马,还有命在的都痛苦的在地上打滚。

那中年道士凌空掠起,反手掣剑一振右腕,晃动出七道光圈将熊五和红娘子卷裹而入。熊五怒吼暴跳,一对铜锤左右开弓砸向中年道士,“呼”的撞在光圈上被弹了回来,险些砸中自己的脑袋。

红娘子娇叱出刀,她的十二把柳叶刀既可作为暗器射出,亦能当作短刀近身厮杀。当下双手从腰间抽出两把柳叶刀朝上一翻,“叮叮叮叮”爆竹般的脆响接连不断,退出五步,终于化解了攻来的剑招。

在外圈十八名奉仙观的道士以少围多,将三十多个太阴四煞的手下迫回到山道上,斗作一团。

这些道士人数虽少,但一个个剑法如神,即便以一敌三还占得上风。地上尽管不断有人流血躺倒,却都是太阴山的部众。

阎九与汪八并肩而立,面对着心航道人不敢懈怠。明知己方战局不利,也不敢稍分一丝的心神。

心航道人对周围的惨烈打斗亦是视若无睹,双目凝射精光罩定二人,手中拂尘轻轻飘荡,并不着急出手。

汪八耳朵里听到熊五的虎吼,正破口骂道:“哎哟!他娘的臭牛鼻子,老子作鬼也要砸死你们!”骂声尖厉可中气不足,已是受了伤。

他心中惨然道:“没想到咱们太阴四煞纵横塞北数十年,今日竟要埋骨此处!”丹田催动真气注入旱烟管,传音入秘道:“老九,你快逃!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记得给弟兄们报仇!”

不待阎九回应,张口猛喷,旱烟管中冒起一股浓烈的青烟宛如灵蛇出洞,直射心航道人。

心航道人微咦一声,似未预料到汪八甫一交手,便不惜耗损六十余年苦修的真元,以“青霓氤氲”与自己抵死相拼。

当下他面色凝重,缓缓推出左掌,“砰”的掌劲和青烟一交。

青烟剧烈抖动扭曲,汇聚更浓,慢慢朝前寸寸迫近。心航道人往后退了一步,与青烟依旧保持三丈远的距离,再次缓缓推出左掌。

如此连退三步,连出三掌,青烟终于凝滞半空不能前行,汪八的头顶水雾缭绕,拼出了真火,但势难支撑许久。

阎九大喝道:“咱们兄弟同生共死,今日能死在一处还怕什么,一起拼了!”抽出青铜鞭一式“雪压苍松”,身如大鸟扑击心航道人。

心航道人左掌抵住青霓氤氲,右手的拂尘一振卷向青铜鞭,动作干净俐落毫无拖泥带水。

三个人翻翻滚滚拆解了十几个回合,阎九在外圈游斗尚能支持,汪八实打实的功力硬撼已然不支。

那股青烟渐渐稀薄跌宕,一寸寸的后退萎缩,一任汪八竭力催动亦无济于事。

熊五和红娘子更加狼狈,在中年道士仙剑猛攻之下左支右绌,步步败退。熊五的铜锤徒有神力,总赶不到点上,屡屡走空反把自己累个半死。

红娘子所余的六柄飞刀又被击飞四把,只剩下手里的两柄勉力支撑。身边太阴山的部众不断倒下,越来越少。

值此数十人性命系于一发之际,密林中响起一声清越长啸,如游龙经天、群山回荡,震得每个人心头均是一惊。

一名黑衣蒙面男子横空出世,冲入战团。他并无多话,避开心航道人与那中年道士,直取十八名奉仙观弟子。

但听得“叮叮”连响,那蒙面人游走阵中,迅若疾电。

奉仙观弟子只觉眼前人影晃动,手中一轻,仙剑一柄接一柄不翼而飞,立时成了赤手空拳。

那蒙面人脚下不停,游走一圈每击必中,绝无落空,眨眼间怀中就揽了十七柄明晃晃的长剑。

待夺走最后一个年轻道士的仙剑,他身躯骤停哈哈一笑,“刷”地将一捆仙剑往地上一插。

仙剑应声连柄钉入土中,地面上只呈现出大大的三朵六瓣梅花点迹,将在场众人也同时钉立当场。

心航道人左掌疾劈,“啵”的震散青霓氤氲,身形飞退三丈凝目望向来人道:“何方仙友?贫道奉仙观心航道人在此稽首了!”

蒙面人摇摇头,见所有人都停止打斗望着自己,方才开口道:“心航道长多此一问,在下既然蒙了面具,又何必报名?”

中年道士冷笑道:“藏头缩尾的魔道妖人,当然不敢以面示人。”

蒙面人淡淡道:“心度道长说得不错,在下确实不愿以真面目示人。可这也总比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善君子强些,更不会杀人灭口,做出博取清名的苟且之事。”

阎九一震,若有所思,与汪八对望一眼,终究忍住没有开口。

红娘子却禁不住叫道:“你说他们是要杀咱们灭口,为什么?”

心航道人面无表情,缓缓道:“阁下恐怕误会了。今日奉仙观在此擒拿的,乃是塞北恶名昭著的太阴四煞,为威远镖局讨还失落的镖银,何来博取清名之说?至于杀人灭口,更是无稽之谈。”

蒙面人道:“心航道长年纪大了,难免有些健忘。在下提醒一句,年前的腊月二十九,曹府一名叫做孙二的下人乘着曹彬上香还愿之机,悄悄进了道长的‘渡心堂’,与心度道人秘谈良久,所为何事?”

心度道人脸色一变,冷喝道:“魔道妖人信口雌黄,竟胆敢败坏本观清誉,贫道容你不得!”

蒙面人悠然笑道:“怪了,在下并没说孙二与道长所商何事,怎就成了败坏贵观的清誉?”

心度道人黑着脸道:“贫道从未见过什么曹府的下人孙二,更不曾与他私下秘谈过,你造谣生事到底意欲何为?”

蒙面人道:“如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太阴四煞不过是一时利欲薰心受人蛊惑,而你们为孙二、司徒宛推波助澜,杀人灭口,才是真正的可悲可恶。”

熊五惊讶道:“司徒宛,那不是曹执的老婆么?”

他突察觉说漏了嘴,急忙闭口。

好在心度道人已无暇理会他,双目紧紧锁住蒙面人厉声道:“你是存心要与本观作对了,且让贫道看看你够不够这个斤两!”

蒙面人摇摇手道:“不够,不够,自然是远远的不够。”

心度道人一愣,哼道:“想不到你还有点自知之明。”

蒙面人笑道:“在下是说道长你想与我单打独斗,还远远的不够斤两,换作令师兄来或许堪可一试。这点自知之明,在下总还是有的。”

太阴四煞和部众甚是配合的放声大笑,他们出了胸中的一口恶气,对蒙面人的好感大增。

心度道人气得脸色发青,仙剑一指蒙面人叫阵道:“孽障,出来与贫道一战,瞧瞧到底是谁斤两不够?”

不料心航道人沉声拦阻道:“师弟且慢,让贫道来!”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WWW.UMDTXT,COM] 
蒙面人道:“毕竟是作师兄的有眼光,可惜白白糟蹋了一身仙家修为。”

心航道人收起拂尘,从身后拔出仙剑横在胸口,双脚丁字步一站有若生根,真气微吐,仙剑嗡嗡镝鸣,朗声道:“请阁下赐教!”

蒙面人望望脚下的三朵梅花,又看看心航道人手中的仙剑,嘿嘿笑道:“这可难为我了。我如果空手相陪未免对道长有失尊敬,但又嫌脚下的这堆废铜烂铁不中用。也罢,在下便向心度道长借剑一用!”

他声到人到,十来丈的距离视若咫尺,一个跨步已欺近至心度道人跟前,探手切落。心度道人大吃一惊,不由自主往后一退,仙剑疾劈蒙面人手腕。蒙面人掌到中途陡然一转,屈指弹击。

电光石火之间两人眼花撩乱交手数招,猛听心度道长一声怒喝,仙剑脱手而出,已然到了蒙面人的手中。

在场众人里不乏好手,将蒙面人的一招一式都瞧得清清楚楚,尽皆心中一沉,暗自思量道:“要是他来夺我手里的兵刃,我又能挡得几招?”念及于此无不骇然,太阴四煞等人居然连笑也都忘了。

蒙面人若无其事随手挥动几下仙剑,颇为满意道:“这一柄将就用用。”

心航道人双目遽睁,喝道:“请!”声同炸雷,路旁林木簌簌颤栗,片片落叶激荡飞舞。

蒙面人手指轻弹仙剑“叮”的脆响,遥遥斜指心航道人道:“得罪了!”

心航道人一怔,蒙面人使出的起手式他再熟悉不过,竟是太霞派“甘露七十二式”的第一招“云雨初凝”。

此剑式采的是守势,与他适才显露的惊人手段殊不相称。

两人对峙约有一盏茶左右,蒙面人左手剑诀一引,步罡踏斗仙剑挥洒,正是“甘露七十二式”中的第二招“暴雨如注”。

心航道人振剑相迎,以快打快,与蒙面人战作一团。他乃玄门正宗,施展的是源自天都派的“一字电剑”。这套剑法招式纷繁复杂,凌厉异常,和昆吾派的“九九弹指剑”实有异曲同工之妙。

心航道人在一字电剑上浸淫近百年,造诣非同小可。剑出如霹雳,剑收似滚雷,把一字电剑的精髓要义发挥得淋漓尽致,叹为观止。

阎九略微色变,有些害怕道:“敢情这老道与我和八哥过招时尚有留手,不然这套剑法施展出来,我阎九的身上早被穿了不晓得多少窟窿啦!”

然而心航道人心里不存半分得意之情,他跟蒙面人一交上手即刻察觉到,对方右手仙剑施展的太霞剑法不过是个幌子,那只左手使出的招式才是绵里藏针,奥妙非常。手里的仙剑直被搅得束手束脚,十分别扭。

蒙面人身形越走越快,招法也越发的变幻莫测,出神入化,左手宛如在不停编织起一道道天罗地网,层层紧收缠绕向心航道人。

不论他如何催动真气,竭尽全力,仙剑仍然不由自主的慢了下来,好似剑刃上被锁绕了无数看不见的铁链。

心航道人半是惊愕半是窝火,他的一字电剑原本以快见长,最讲究一气呵成,圆转如意。

偏生黑衣人的左手宛如神助,每每在他剑招将发未发、将起未起的关键时刻,突如其来的一弹一点。看似轻描淡写,却悉数攻在他最难受的地方,令他不得不改弦易辙,收剑招架。

好端端的一套一字电剑便给拆得七零八落,凌乱不堪,久之胸口犹如憋了一团火,发不出来,堵得郁闷难当。

三十招一过,明眼人都已看出心航道人表面攻势不减,但气势、身法都已被对手牢牢压制,除非另有奇峰突起,否则败局难逃。

红娘子大感畅快,调笑道:“当家的,人家用剑都是一招快过一招,可这牛鼻子老道干什么越使越慢?”

阎九接茬道:“这你就不懂了。心航道长施展的,乃是比一字电剑更胜一筹的天都派绝技,叫做‘老牛破车式’,软磨硬泡,慢条斯理,不把对手拖趴下绝不甘休。”

心航道人听得讥笑,怒气勃发,清修八十年的道家仙心业已泯然。他虚晃一剑飞身半空,俯首喝道:“你敢再接贫道一式‘天女散花诀’么?”

汪八急忙提醒道:“恩公,天女散花乃天都派四大御剑诀之一,你可要小心!”

蒙面人朝他轻轻颔首表示谢意,答道:“我若是接了又如何?”

心航道人见对方仿佛胸有成竹,信心一挫,但话既出口也不能收回,答道:“你倘使能破解贫道的御剑诀,贫道自当罢战退兵。可如果你破解不了呢?”

他将“接下”改成“破解”,仅仅两字之差,涵义却有云泥之别。WwW、 y u nx iaoge.net

蒙面人不以为意,纵声笑道:“在下抽身就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剑谍】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