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剑谍 > 剑谍_第88节

剑谍_第88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1:55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29
走,再不插手奉仙观与太阴四煞之事就是!”

心航道人点头道:“好,一言为定!”右手抱剑入怀,左手一掐剑诀,脸上旋即泛起一层濛濛红光。

“呼”的一蓬疾风从心航道人体内骤起,围绕着他的身躯流动盘旋,渐浓渐亮,形成一束淡红色的风柱。

紧接着仙剑徐徐亮起,原先清澄如水的剑刃上,闪耀出一颗颗红豆大小的光点,此起彼伏炫人双眼。

心航道人左手变化剑诀,口中喃喃低念真言,意守灵台而通剑心,丹田真元奔腾潮涌,源源不绝注入仙剑。

周身的风柱逐渐粗壮抬高三丈,气势咄咄逼人,远在十多丈外的阎九等人立足不稳,只好运功相抗,慢慢往后退去。

突听见心航道人低喝道:“咄!”仙剑一颤遥指蒙面人,风柱“轰隆”滚雷般鸣响震动群山。

剑刃上的红色光点骤然迸射如一朵朵蓓蕾盛开,幻化作无数瓣艳丽落英,“嘶嘶”微响向风柱顶端抬升。

风柱蓦然升腾,好像一条三丈多长的红色天龙,卷裹着无数凄艳光花经天呼啸,以雷霆万钧势不可挡之状轰向蒙面人。

蒙面人静静伫立原地,垂下仙剑弃之不用,左手扬起,一束青色光芒激射而出,甫一接近风柱即被席卷而入不见踪影。

汪八眼尖惊咦道:“是道灵符!”

他的话音未落,“轰”的一记震耳欲聋的巨响,风柱中段首先炸裂,一蓬不可以目光逼视的青色光华从中爆裂,浩荡莫御的罡风气流中隆隆有声。风柱自当中向两头飞速碎裂消融,天地间仿佛这一刻已完全被青色光芒笼罩主宰。

当青光卷涌到风柱顶端,那些殷红光瓣被无情吞噬,只留下支离破碎的一小截风柱兀自勉强成形,也已是强弩之末,不堪大用。

心航道人大喝一声身躯飞跌出去,连翻七八转才勉力稳住,头上道冠“啪”化作齑粉,白发飞扬,再无怡然自得的神仙丰姿。

他身后的其他奉仙观道士更加狼狈,修为稍高些的拼命立定身躯不倒,修为略差的一个个被抛飞起来又重重摔落,只是呼喊叫疼的声音尽被那隆隆雷鸣掩盖。

蒙面人似乎也没想到,自己祭起的这道灵符居然能有如许惊天动地的神威,倒也省下袖口里早已预备的璇光斗姆梭。

他身剑合一化作一束电光,从残余风柱中穿越而过,“叮”的一振仙剑,凝伫在离心航道人胸膛不足一寸之处引而不发,微笑道:“如何?”

心航道人面如死灰,压抑着咽喉的涌血,喘息道:“神雷驱魔符!”

心度道人投鼠忌器不敢靠近,唯有大喝道:“你要是敢伤我师兄一根寒毛,天都派与奉仙观誓与你不死不休!”

蒙面人反手将仙剑掷给心度道人,说道:“在下不开杀戒非是怕谁,而是遵照前言请奉仙观退兵。望道长受此教训好生反省,今后多念道经,少做悖天之事!”

心航道人长出一口气道:“受教了!贫道修为不精,败得无话可说。还请阁下留下真名,日后奉仙观若能杰出后进之士,定当讨回今日之辱。”

蒙面人摇头道:“也许有一日在下会告诉道长,不过不是现在。”

心航道人心灰意冷,叹道:“罢了,罢了!”再不多言,率着奉仙观弟子退去。

阎九等人一拥上前,齐齐拜倒道:“多谢恩公救命之恩!”

蒙面人笑道:“何必谢我?所谓烦恼皆因强出头,诸位若非贪图小利,受人蛊惑,又焉会有今日之难?”

阎九问道:“恩公,奉仙观这些人当真是曹执那个兔崽子请来的么?”

蒙面人道:“曹执哪有这么大的面子?此事全由他的妻子司徒宛一手策划,恐怕曹执也未必知情。”

他不欲多透露司徒宛和孙二的底细,故此也不多说。

熊五疑惑道:“曹执既然请咱们劫了他哥哥的镖,为何司徒宛又请人来杀咱们?他们夫妻难道不是一伙儿的吗?”

红娘子骂道:“笨蛋,这个你也想不明白?定是他们害怕咱们握住曹执的把柄,今后会有所不利。况且曹执终究是威远镖局的人,丢了这趟镖,镖局白白的损失怎么算?

“若是奉仙观杀了咱们,又替威远镖局夺回镖银,既给了曹执面子,又扬了心航道人的威名,一石三鸟好不歹毒。”

阎九恨恨道:“这群狗男女,臭道士,全没一个好东西!”

却突然忘记他不过在几个时辰前,还将威远镖队截在山谷中,喝令曹彬滚蛋的事情,那时好不耀武扬威,银子到手又好不兴高采烈,似乎较之曹执等人也不过五十步笑百步,仅此而已。

汪八道:“幸亏恩公识破了他们的诡计,不然咱们这些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今后恩公要是有用得着咱们兄弟的地方,吩咐一声,无不领命效劳。”

蒙面人道:“诸位不必客气,不过在下倒真有一事相请,希望阎九爷不会拒绝。”

阎九愣了下立刻反应过来,道:“恩公可是要咱们把镖银还给曹彬?小事一桩,不敢劳动恩公开口。嘿嘿!今天的事我们太阴四煞和曹执、奉仙观都不算完!”

蒙面人道:“最好再请阎九爷亲书信函一封,写明此事的原委经过交与曹彬。”

阎九道:“没问题,老子找机会还要跟曹执当面对质!”

他忽然想起一事,道:“恩公,您往后管叫我阎九得了,后面加个‘爷’字,那不是羞我么?”

蒙面人拱手道:“诸位,在下先行一步。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

阎九等人赶紧抱拳还礼道:“恩公走好!”

蒙面人身形一晃,御风而起,辞了阎九等人往东飞去。

他行了一段,复朝北方,须臾之后飘落一片密林之中。他褪下面具,换回原来装束,再往地上滚了一圈,将衣袍上沾上腐泥枯叶,这才起身颤颤巍巍往林边走去,扬声叫道:“有人么,快救救老朽!”

这般边走边叫,忽听见小曹衡的声音喜道:“先生,我找到先生啦!”与曹妍双双奔出,一左一右扑过来搀扶住钱老夫子,埋怨道:“先生,你去了哪里?害得咱们好一通找。”

钱老夫子苦笑道:“林中小路纵横,看上去都没差别,老朽欣赏景色不知不觉越走越远,竟险些迷路。

“好在遇着你们,不然衣食无着尚属小事,说不定便宜了山林凶兽,可怜我这把老骨头,要葬身其腹成了美餐呐!”

曹妍左右张望道:“先生,这树林子里阴森森的,有什么可欣赏?”

钱老夫子哼道:“老夫乐在其中,汝辈安能明白?”

行了半里多地,到了镖队暂宿的林边。

曹彬迎上道:“钱先生,你没事吧?”

钱老夫子摇头道:“虚惊一场,虚惊一场。”随即传音入秘道:“大哥,事办妥了,你就静候佳音吧!”

曹彬碍于人多口杂无法追问详情,只能抓住钱老夫子的胳膊摇晃几下以示谢意。

果然半个多时辰后,山谷口车马萧萧,阎九等人押着镖银回转,个个神色恭谨,早没了上午的强盗气焰。

众人正诧异莫名,陡然北面有一人御风飞来,远远的大叫道:“曹大哥,老爷子殡天啦!”

曹彬心头剧震,刚才的喜悦尽数荡然无存。

请继续期待剑谍续集

下集预告:林熠挫败奉仙观第一高手心航道人,不仅让太阴四煞感激不已,同时也破灭了司徒宛的诡计。然而没有等他松上一口气,却惊闻太霞派掌门曹子仲殡天的消息。

是他杀,还是自杀?诸多疑团困扰着众人。曹执为夺去太霞派掌门,在司徒宛和奉仙观的撺掇和力挺之下不惜与曹彬反目。曹府内讧初起,外患又至,而这一次来犯的敌人比上一次远远凶狠了许多─

第五集 灵鸾惊龙 第01~05章

第一章猝死

曹彬的脑袋上好似挨了一记闷棍,耳边“嗡嗡”声起,他揪住来人衣领低吼道:“赵师弟,你说的是真的?我离家那日老爷子还好好的,怎么会说去就去了?”

赵普原本就较曹彬矮上不少,曹彬乍听噩耗之下手上加力尚不自知,那赵普双足几乎离地,满脸的悲愤又被抹上猪肝酱色,奋力嘶声叫道:“师父他……是被人毒死的!”

蓦然觉得领口一松,赵普大喘了一口气,抬眼刚好触到曹彬直直地瞪着他,不由打了个激灵,耳中听曹彬喃喃问道:“谁?是谁干的?谁会下此毒手?”

马横挤开众人冲过来又一把扯住赵普胸襟,怒道:“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连师父也照料不好!”

赵普无言以对,只得哽咽道:“马师弟,你想骂就骂吧,我该死!”

此刻众人已乱作一团,谁也无心去管押着镖银返转的阎九等人。阎九老于世故,见状很识趣地悄声吩咐手下将镖车赶到路边等候。

那和生财看到自己的镖银又回来了,真是惊喜交集,但在这当口也不敢催促曹彬。

马横重重推得赵普一个趔趄,高声叫道:“伙计们,回涟州,替师父报仇去!”

众镖师轰然相应,一个个群情汹涌,红了眼睛。

曹彬一醒,喝道:“站住!你们找谁报仇去?咱们押的镖银还要不要了?”

马横虽义愤填膺,蛮劲发作,可对曹彬仍不敢放肆,一跺脚叫道:“大师兄,这都什么时候了,师父都被人害啦,咱们还管他什么狗屁镖银?”

曹彬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徐徐道:“越是这时候,咱们越要镇定,不能砸了威远镖局的招牌教外人看笑话。马师弟,你先请赵师弟到林内小憩,我去见过阎九爷,稍后咱们再来商议家里的事情。”

他深吸一口气,强作出笑容迎上阎九,抱拳招呼道:“九爷,曹某家中突遭大变,一时心慌意乱怠慢了诸位朋友,尚请海涵。”

阎九赶忙还礼道:“好说,好说!在下是来归还镖银的,先前对曹兄多有冒犯之处,还望万勿计较。说到底,咱们也都是被曹执那兔崽子给坑了。”

曹彬一愣,不知这话又该从哪儿说起,不解问道:“九爷,此话怎讲?”

阎九挠挠乱糟糟的头发,苦笑道:“事情的经过在下都写在上面了,曹兄一看即知。”说罢,从袖口里取出一封信笺双手交给曹彬。

曹彬匆匆打开一目十行,浏览一遍心脏几近停止跳动。

就见上面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叙述了曹执如何偷偷联络太阴四煞,如何许以种种好处,恳求他们出面劫走曹彬的镖车。

又写了奉仙观心航道长如何率着众道士半路拦截,欲要杀人灭口,一石三鸟。最后阎九又如何为一位黑衣蒙面人所救,奉其所请特来归还镖银,负荆请罪。

曹彬脑海里迅速盘算应证阎九纸上之言,除了那位蒙面人他能确认是林熠无疑外,其他的事情虽令人匪夷所思,但丝丝入扣,合情合理。

况且他们根本没有陷害曹执的必要,心中虽十二万分不情愿,但已信了八、九分。

他和曹执因性情不合,近年来日渐疏远,但终究是亲生的兄弟,怎也料想不到手足相残之事,今日果真发生在自家两兄弟之间。

他收起信笺,略略平复心绪说道:“多谢阎兄归还镖银,相告实情。”

阎九摇头道:“哪里的话,在下一时的鬼迷心窍,连累曹兄不说,差点把兄弟们的性命也丢了。咳,这个跟头栽得重了。假如曹兄觉得可以,在下和兄弟们愿随诸位同返涟州府,当面与那两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对质!”

红三娘娇声道:“当家的说得是,这事咱们怎么也不能便宜了曹执这小子!”

曹彬心里苦笑,太阴四煞拍着胸口愿意出头,应该是想趁机一吐胸中恶气,但这同根倾轧之事并无甚光彩,如让双方当面对质,中间还掺合着奉仙观,不但将家丑昭示于天下人,自己更不知该如何收场方为上策。

如今自己的父亲刚被人毒害,曹府正逢多事之秋,他作为兄长,又怎能不顾大局,火上浇油?

他当下婉转道:“大伙儿的好意,小弟心领。奈何日前家父不幸驾鹤西归,小弟方寸已乱,这件事情暂搁几日不迟。”

红三娘惊道:“曹老爷子被人下毒害死了,凶手是谁?”

曹彬回答道:“小弟无能,尚不知凶手是谁。如今正要回府奔丧,追查此事。”

汪八“吧嗒吧嗒”抽着旱烟,一翻怪眼道:“曹兄弟,这事依老夫看来,也不用查了。八九不离十,定是你那王八羔子兄弟干的。他既然能陷害你,那毒死自己老子的事儿,又有什么干不出来?”

曹彬曾亲眼目睹曹子仲那夜杏树林中大显神威,将金牛宫护法高滇与一众弟子格杀当场,其修为何等的厉害,焉能是曹执所能暗算得了的?

况且自己的这个兄弟虽有些不成器,但若说他有胆敢害死爹爹,曹彬仍不能相信。

可这些话他也不便对阎九等人说,只摇头道:“在下的兄弟虽然一时糊涂,但终究并没想害死我,更何况是忤逆弑父之事,一定不会是他。这事一时半刻也说不明白,还待小弟回府后再详加查询。”

阎九欲言又止,终于忍不住压低嗓音道:“曹兄,在下多嘴提醒你一声,小心曹执背后再跟你玩阴的。

“令尊一死,太霞派掌门和威远镖局总镖头的位子都空了出来,那小子哪会甘心今后万事都要听从曹兄的,不定会使出什么阴招对付曹兄。他有奉仙观那帮牛鼻子撑腰,你未必能斗得过他们。”

曹彬谢道:“承蒙阎兄关怀,小弟自当留神。”

阎九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剑谍】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