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剑谍 > 剑谍_第90节

剑谍_第90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2:00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29
僻静的角落伏下偷听。孰知前厅周围密布着太霞派守值的弟子,没走几步就被一个人影拦住了去路。

曹衡抬头朝上看,就见到一个人的肥下巴、鹰钩鼻子、铜铃眼,心中暗叫糟糕。

那弟子乃是曹执的门下,耳中听他傲声道:“小孙少爷,师父、师伯有令,不得许可谁也不准靠近前厅,您还是上别处玩吧。”说着连拉带扯将曹衡拽远,一任曹衡软硬兼施也不管用。

曹衡不甘心,在前厅外又转了一圈,见到处守卫森严实在无法接近,才没奈何死了心。

他一屁股坐到树下,双手撑着小脑袋直生闷气,思量道:“爷爷出殡我也没能赶上,反正爹爹和娘亲正忙着,我不如这就到城外给爷爷上坟叩头去。”

小家伙一骨碌爬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尘土,悄然离府往城外行去。

第二章掘墓

曹府的祖坟,在涟州城西九里的一座松岗上,往年清明曹衡随爷爷、父母上坟祭祀,曾多次来过。这小鬼头,也不害怕天色已黑,墓地荒凉,磷火闪烁,独自寻到曹子仲的坟冢前。

坟头上整整齐齐供着牛、羊、猪三牲和各色瓜果,地上满是纸钱的灰烬,在寒风里瑟瑟颤动。

曹衡在爷爷的碑前双膝跪倒,念念有词说了好大一阵子,当说到以后自己再没爷爷疼爱了,禁不住悲从中来嚎啕大哭。

正哭得酣畅淋漓时,突然间泪眼朦胧里眼前多了一双黑色靴子,有人无声无息的来到近前。

曹衡吓了一跳,忙止住悲声抬头观瞧,就见身旁不知何时站了一名面色苍白的红袍老者,眼神冷厉似刀正打量着自己。

他下意识的往后一退,抹掉眼角泪珠问道:“你是谁?也来这里给我爷爷上坟么?”

红袍老者笑了:“嘿嘿,小娃儿,你是曹子仲的孙子?你爹爹是曹彬还是曹执?”

曹衡听这人口气不善,说起刚过世的爷爷并不带丝毫敬意,多半没安什么好心。他心里暗生戒备,说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红袍老者的目光盯得小曹衡身上发毛,呵呵笑着说道:“好得很,这就叫做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老夫抓了你这娃儿,送到威远镖局,还怕曹府不乖乖的低头就范?”

曹衡一跃而起,叫道:“老家伙,你想抓我威胁爹爹,可没那么容易!”

红袍老者更觉好笑,笃定自若道:“小娃儿,你还能逃出我丹鼎神君的手掌心么?”漫不经心欺身而上探出右手,抓向曹衡胳膊。

他这一爪用了三分的修为,对付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儿,本该是手到擒来才对。

孰料曹衡一矮身,脚下错步“哧溜”一声从他腋下钻过,更不回头一路狂奔往松岗下逃去。

丹鼎神君抓了个空自己先是一呆,回过神飞身而起掠向曹衡,口中冷喝道:“小娃儿,看你能往哪里逃?”

曹衡像条小泥鳅般左躲右闪,堪堪避开丹鼎神君三爪。但再躲不过第四招,被丹鼎神君腿起脚落踹中心口,一个跟头摔飞。

不过丹鼎神君既无意取曹衡性命,小家伙身上又穿了石棘宝甲,除了疼得哎哟一声外,却无大碍。

反是丹鼎神君莫名其妙,想不透太霞派何时多了这门变幻莫测的绝世身法。他大步上前,弯腰俯视曹衡哼道:“小娃儿,你还能逃么?”

曹衡并不惊慌,龇牙咧嘴揉着胸口道:“你老大一把胡子,却来欺负我一个小孩儿,算什么本事?等我师父来了,定将你打得屁滚尿流!”

丹鼎神君愣道:“你师父?不就是你爹爹么?他能有多大本事?”

曹衡得意道:“我师父乃是仙界的大梦天君,法力无边,神威凛凛。等他老人家一露面,我怕你立刻吓得尿裤子。”

丹鼎神君哈哈大笑,说道:“小小顽童,居然学会拿话唬人。仙界七大天君之中,老夫就没听说过有什么大梦天君?”当下放下心来,伸手再拿曹衡。

曹衡就地一滚,甩手挥出爹爹过年时赠给他的“缚仙索”。此索以石棘兽软筋锻铸,长逾一丈,通体暗紫,熠熠闪光。曹衡借着搓揉胸口的机会偷偷从怀里掏出,冷不丁一鞭抽向丹鼎神君右臂。

他若能有林熠的一半修为,这突如其来的一鞭势必教丹鼎神君吃上大亏。

可惜曹衡年小力弱,仙索出手被丹鼎神君袍袖一荡,轻轻松松的撞开,眼睛一亮道:“石棘兽软筋编制的仙索,老夫今夜运气着实不错!”劈手就来夺。

蓦然丹鼎神君心头宛如让冰锥猛刺一下,突生警兆,眼前绚丽的紫光闪耀,一道光芒夹着劲风从黑暗中射来,风雷如炽,神威难当。

他大吃一惊,已不及闪躲,电光石火中侧身飞袖卷向紫芒。

“嗤”的一记脆响,袍袖被紫芒穿透,爆裂成无数碎片。紫芒势头毫不受影响,快逾飞电进至咽喉。丹鼎神君骇得面色大变,顾不得姿势雅观与否,俯身仰倒连着侧翻十余个筋斗。

“噗─”紫芒射穿丹鼎神君左肩,挟着一缕血箭掠回主人袖口。丹鼎神君忍痛站稳身形,右手疾点伤口周围的经脉止住血涌,惊魂未定望向来人。

十余丈外的一堆乱石中,赫然伫立着一个修长身材的黑衣蒙面人,清澈明亮的目光,锐利如锋直迫丹鼎神君,沙哑的声音响起道:“阁下惘顾身分欺凌弱小,我不告而袭,暗算阁下,正好两相扯平。”

丹鼎神君运转真气镇住伤处,恨恨凝视黑衣人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身藏璇光斗姆梭,插手烈火宫的私事?”

黑衣人慢悠悠走上前,拽起曹衡说道:“衡儿,你告诉这老妖怪,本仙人是谁。”

曹衡见给自己撑腰的人到了,胆气大壮,挺起胸脯高声道:“老家伙,你听清了,这位仙人,他便是衡儿的师父大梦天君下凡!”

丹鼎神君自然不会相信,但眼见黑衣蒙面人高深莫测,自己又伤了左肩,实不宜硬撼,唯有冷冷撂下一句场面话道:“阁下既不肯透露真身,老夫亦不强求。今夜一箭之仇,容老夫来日报答!”说罢足尖一点,一飘一晃消失无影。

曹衡拉着黑衣人的大手,兴奋道:“天君,您老人家是什么时候到的?”

黑衣人道:“我来了有一小会儿。你好大的胆子,居然一个人偷偷溜来,也不怕爹娘担心。幸亏我出手及时,不然教丹鼎神君将你掳了去,看你还能笑得出声。”

这黑衣人正是林熠,他回到自己暂住的小院子里,换了装束,即去寻找曹彬的一对儿女,又随着曹衡往曹府祖坟而来。

如今孙二被金牛宫擒去,府上因着曹子仲的丧事和掌门之争乱作一团,也没谁会注意到他。

曹衡吐了吐舌头,问道:“天君,这老头是什么烈火宫的人,他为何要抓我?”

林熠摇头道:“我也不清楚,或许这桩事牵涉到你爷爷身上的秘密吧。”

曹衡听得呆了,道:“我爷爷?他老人家不是已经过世了么,还能有什么秘密?”

林熠笑笑,正思量如何把小家伙安安稳稳的带回曹府,忽然心念一动低声道:“有人来了,咱们先躲藏起来。”

揽住曹衡一闪隐到乱石堆后,扬手祭起一道风隐符,光华流散出一层若有若无的风幕,将两人笼罩遮掩。

曹衡好奇的望着光雾徐徐褪淡融入黑夜,低声道:“天君,您祭起的就是灵符么?”

林熠隐藏在面具背后的脸庞微笑道:“不错,这是一道风隐符,咱们藏在里头只要不动,发出再大的声音也不用担心外头的人看见听到。不过万一撞上顶尖的人物,又或用灵觉窥查,亦不免会露馅。”

曹衡大觉好玩,笑道:“这宝贝真好。我要是有了它,往后再和大姐玩捉迷藏,就是站在大姐身后她也找不到。”

林熠顺手给了这小子脑袋上一个爆栗,道:“小鬼该打,仙家灵符是给你捉迷藏玩的么?你当它得来容易么?”

曹衡摸摸后脑勺,嘻嘻笑道:“天君,衡儿不过说着玩玩,又不当真。”

师徒两人说着话,就见一个脑袋上疮疤比头发多的人贼头贼脑,一手拎着灯笼,背上负着铁镐等物爬上松岗,径直往曹子仲的坟冢前行来。他步履虚浮,微微气喘,目光游离,绝非修真之人。

曹衡“咦”道:“癞子头?他黑灯瞎火的跑到我爷爷坟上作什么?”

林熠问道:“衡儿,你认识这人?”

曹衡答道:“这家伙是城西的一个小混混,以前还想投到咱们镖局来做事,爷爷嫌他好吃懒做,又爱偷鸡摸狗,就没答应他。”

那癞子头浑然不知,近在咫尺就有两双眼睛盯着他,他来到坟前,把铁镐等物卸在地上,小心翼翼的东张西望片刻,见松岗上寒风呜咽,冷月空照了无一人,松了口气在墓碑旁的青石上坐下,擦擦额头汗珠,抓起盘里供着的猪头就啃。

啃了两口随手一扔,又抄起羊腿,狼吞虎咽直到半条羊腿落肚,方才心满意足的抹抹油嘴说道:“对不住啦,曹老太爷。小的也是实在饿得不行,没办法才要借你的祭品先填饱肚子。”

他一张嘴把果盘里摆着的鸭梨又咬了半边,后面的话立刻变得支支吾吾无法听清。

曹衡跳脚怒道:“这个混蛋,居然敢偷吃我爷爷的祭品,看我怎么收拾他!”

林熠按住曹衡肩膀,沉声道:“别着急,咱们先瞧瞧他究竟要干什么?”

其实林熠从癞子头带来的铁镐等物,已猜到了七、八分。但他心中更有一份不解的疑惑,故不愿就此惊走癞子头。

癞子头吃过果子,咂巴咂巴嘴,竟恭恭敬敬朝曹子仲坟头双膝跪下叩首道:“曹老太爷,您老是个慷慨豪爽的好人,想来也不会介意小的从您棺材里寻些玉器珠宝,换几两银子使使。

“您放心,来年清明,小的必定再到您坟前烧上些纸钱,让您在阴曹地府也不缺银两花销。”

曹衡勃然大怒,小脸涨红道:“天君,这混蛋是要挖开我爷爷的墓穴!”

林熠静静道:“咱们暂且莫要露面,已经有人到了松岗,正潜伏一旁观瞧。”

曹衡举目四望却不见异常,惊问道:“天君,那人躲在哪儿,我怎么看不见?”

林熠提点道:“衡儿,你细心观察北侧十多丈外的那排松树,看看里面有何蹊跷。”

曹衡仔细打量了片刻,似有所悟道:“天君,往右数第三株松树瞧上去有些古怪。”

林熠见他观察力出众,心中暗喜,故意追问道:“有什么古怪,你能说出来么?”

曹衡用心思忖,缓缓说道:“它好像跟两旁的松树有点不一样。其他的树都是朝南的枝叶茂盛,朝北面的稀疏许多。可这株松树却偏偏反了过来,看着就觉别扭。”

林熠微笑道:“你说的不错。大凡树木皆有趋光向阳的习性,故此枝叶的所向与疏密也都有迹可寻。这株松树长成如此模样,未免有些扎眼睛。”

“天君,难道这人就躲在松树后头么?”想想,这么说好像也不能解释这株松树的古怪之处,心中更加好奇。

林熠摇头道:“不是,这松树之所以生得蹊跷,是因为它原本就是由人幻化而成。”

曹衡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无论如何也看不出、想不通人怎能幻化成一棵松树?惊愕道:“天君,它真的不是一棵树,而是个活人变的?”

“五行遁术中有一门奇技唤作‘木遁’,能借树木之形隐身远扬。倘使再借助青木宫的‘木牍宝衣’,更可化身为草木而不露端倪。若非咱们早来一步,多半也会恍然不觉被他蒙骗过去。”

“青木宫?刚才那个老头是烈火宫的,他们跑来我爷爷坟上到底想干什么?”

“所以咱们要继续等下去,静观其变,才能查清这些人的真实目的。”

曹衡点了点头,他从未遇到过如此紧张刺激的场面,小手情不自禁的抓紧林熠,忽而望望癞子头,忽而望望远处的松树。

此刻癞子头已热火朝天的干将起来,他先用铁镐掘开坟头的方石,又刨去棺上黄土,露出了朱红色的棺盖。

这小子气喘如牛,两眼放亮,一鼓作气撬开棺盖,里面飘出一股极难闻的腐尸气味,熏得他眼花头晕,恶心欲呕。

癞子头赶紧让到一边,呼哧呼哧大力吸了几口凉风,刚觉得好受了一点,这家伙就撕了条布缕,搓成两个小团塞进鼻孔,又打袖口里取出双不知从哪儿偷来的兽皮手套戴上。

敢情曹子仲中毒猝死的消息,曹府尽管竭力保密,仍旧泄漏了出去?癞子头显然是有备而来,除了挖土撬棺的工具外,更备上了一副手套。

幸而时隔多日毒素内敛,否则溢出的毒气一般能要了他的小命。

癞子头三口两口又啃了半条羊腿,蹲下身子盯着曹子仲的棺材,喃喃祷告道:“佛祖保佑,今晚让我癞子头赚上一笔。小人保证从此洗心革面,做个好人。”

曹衡听了,小脸露出不屑之色,忿忿骂道:“这个混蛋,偷盗我爷爷的陵墓,居然还想求菩萨保佑,今后做回好人。”

癞子头自然听不到别人的斥骂。他兴高采烈掌起灯笼,在棺材里细细搜索。

在这家伙预想之中,曹子仲好歹也算涟州府大豪,身后事决计不会太过寒酸,陪葬的珠宝玉器定然不少。哪料忙活了半天,棺材中除了撒在遗体上的纸钱外便无他物。

俗语说,撑死胆大饿死胆小,这癞子头并不灰心,更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伸手在曹子仲寿衣里摸索起来。

这小子当真是利令智昏,另换个人,深更半夜孤身一人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剑谍】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