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剑谍 > 剑谍_第92节

剑谍_第92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2:04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29
爆裂尘土飞扬,却是用上了“金戈笑音”。

石右寒面色微变,笑颜收敛,运起磐罡心鉴抵御洪水奔涌般的金戈笑音,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字道:“麻三叔,你这是何意?若再不停下,晚辈可要得罪了!”

麻奉秉笑声悠长,越发高亢,半空中隐隐“喀喇喇”风雷滚动,震得石右寒身形晃动,似不能立足。

心航道人日前真元大损,更加吃力,不得不口发啸音全力相抗。

然而他的长啸便如低飞的雀鸟,总是教麻奉秉的金戈笑音盖过一头,胸口气血鼓荡好不难受。

石右寒高声道:“道长,麻老魔已动了杀机,要除去我等灭口,咱们再不联手,便唯有坐以待毙了!”

心航道人“哇”的喷出一道血箭,藉以驱荡出渗入体内的魔气,更不多话腾身拔剑,一式“闪电惊鸿”刺向麻奉秉咽喉。

麻奉秉笑声陡止,吐气扬声“咄”的从口中射出一股以真元凝铸的罡风,震得仙剑嗡嗡镝鸣激弹走空。他双手一错,流金寒光戟炽如金乌轰向心航道人胸膛。

心航道人翩飞侧闪,让过掌风。

石右寒掣出魔刀“斩虚”,一抹蓝光森森炫目,当空劈到。

麻奉秉退步举戟,“叮”的架开魔刀斩虚,只觉对方刀势虽然凌厉诡异,但功力似乎尚逊色一筹,并无传闻中的那般棘手难缠。

他胆气大壮,鼻子里重重哼道:“好笑啊好笑,自诩正道宿老的心航道长,与天石宫的右天尊联手,夹攻老夫,世上还有比这更加荒诞的事么?”

心航道人老脸微微一红,喘息道:“麻老魔,是你欲杀贫道在先,贫道不得已求自保而已。”

一字电剑奔走如雷,在黑夜里划出一道道亮丽的电光,紧紧逼住麻奉秉,令他无暇再施展金戈笑音。

石右寒亦是一副奋不顾身、勇往直前的模样,斩虚魔刀神出鬼没,一击不中旋即飞退。他的气势看上去最为冷冽凶狠,大有不把麻老魔一刀劈裂绝不甘休的味道,可麻奉秉的攻招十有八九让心航道人接去,三人之中反以他耗损的真气最少。

这般三人走马灯似的翻翻滚滚激战三十多个照面,依旧平分秋色。

麻奉秉渐渐发现心航道人不知何故真气难济,头顶已腾起水雾,于是避实击虚一招紧过一招,一式重过一式,对着心航道人一阵子的狂攻。力求先解决了这个老道士,回头再对付石右寒就容易许多。

心航道人被麻奉秉迫得不住败退,心有余而力不足,暗暗恼怒道:“如果不是那日被人破去了御剑诀真元大损,贫道今日怎会狼狈至此?”

他本想留有余地以防范石右寒,这时情势急转直下已由不得自己,只能不断催动真气,苦苦抵挡。

不知不觉石右寒悄然退到外圈,偶尔在心航道人遇险之际攻出一、两刀,逼迫麻奉秉回身自救,更多的时候却宛如坐山观虎斗。摆明是要驱虎吞狼,坐收渔翁之利。

然而麻奉秉与心航道人已然拼出真火,两人短兵相接,欲罢不能。

心航道人固然叫苦不迭,但麻老魔久攻不下亦渐生焦灼。他唯恐夜长梦多,万一再引来正魔两道的其他高手,要想顺利脱身可就难了。

突然麻奉秉有意卖了个破绽,引得心航道人仙剑来攻。他左手金戟横格,“叮”的击在剑刃之上,竟全无劲力。

金戟“嗖”的弹飞,仙剑也犹如一柄抡圆的大锤砸到空处,招式用老反震得心航道人胸口一堵。

麻奉秉空出左手,立掌如刀,泛起重重金澜,迳自驱动积蓄半晌的九成功力,轰向心航道人胸膛。

为了这一掌,麻老魔亦是蓄谋已久,威势凛然,立意要重创对方,除去一个劲敌。

心航道人近百年的玄门根基毕竟非同凡响,千钧一发中意起气发,左掌一振,“啪”的在胸前接住麻奉秉的焚金神掌。

一股炽热灼骨的魔气浩荡磅@,压得心航道人左掌上通红一片“嗤嗤”冒起青烟,掌力破体攻入其左臂经脉。

心航道人一咬舌尖,“噗”的仰天喷洒一束血箭,丹田真元提至颠峰,于生死关头激出所有潜能,源于天都派的“太清真气”勃然汹涌,周天游走汇入左掌。他身上青光暴涨,冉冉蒸腾,袍袖猎猎飞荡扬起凛冽罡风。

麻奉秉的焚金掌力宛如迎头撞在一堵柔和似水、甘冽如泉的坚盾上,硬生生被迫了回来。

他大吃一惊,未料到老道士的功力端的深厚,自己这一掌虽已震伤其左臂经脉,但对方犹有余力反噬。

仓促之中,麻老魔亦是大喝一声如同雷鸣,催动掌力反卷,“呼”的一响,心航道人左臂袍袖燃起烈焰,但肌肤殷红通透仿佛烧红的烙铁,毫无损伤。

两人均已骑虎难下,两股正魔掌劲便在心航道人的左臂经脉里来回拉锯,胶着僵持,一时之间再也无暇旁顾。

这样的局面,麻奉秉和心航道人谁也没有预料到,尤其麻老魔算盘落空,偷机不成反深陷泥沼,偏又不能撤掌收手。

两人力拼了约莫小半盏茶的工夫,各自头顶“嗤嗤”水气直冒。

只是麻奉秉的略淡略缓,笼在头顶不散。

而心航道人丹田真气渐近枯竭,全仰仗深厚的根基支撑,才不至于被麻老魔的焚金掌力攻陷。

但他手臂上一条淡金色的光丝好似水银柱般,仍然一寸一寸缓缓的上升,向肩头迫近。若是被麻奉秉掌力轰破心脉,自是万事皆休。

他欲振乏力,眼睁睁感觉到那股灼热的魔气步步进逼,无力回天,不禁又惊又急,顾不得面子里子,嘶声道:“石右寒,你想坐收渔利么?”

石右寒扬声回应道:“道长勿慌,晚辈这就助你一臂之力!”纵身挥刀,寒光荡魄激流锐啸,横斩麻奉秉后腰。

与先前那些华而不实的招式相比,这一刀不啻是雷霆万钧,相距千里。

麻奉秉纵然醒悟到,自己和心航道人依旧中了石右寒的卞庄刺虎之计,也悔之晚矣。他身前身后受到正魔两大高手的夹击,如何能当?

他咬牙吼道:“石右寒,你狠!”左掌拼命一吐焚金掌劲,借势侧飞。

饶是这样,他藩篱尽撤还是让心航道人的太清真气反噬入体。想这老道士全力催动的一掌何等厉害,摧枯拉朽般震散麻老魔的护体真气,打得他五脏六腑几乎移位,连吐数口淤血远远摔出。

没等心航道人缓过口气,石右寒刀势不止,口中兀自惊呼道:“道长小心,晚辈收势不住,怕要误伤了你─”斩虚魔刀斜斜朝上,切向心航道人胸口。

心航道人久战力乏,几欲虚脱,眼见石右寒突如其来的魔刀劈至,全无招架之力,唯有学着麻老魔的法子,三十六计趋避为上,急忙退身躲闪。

“嗤─”的一声,魔刀在心航道人胸前带起一溜血光,刀气森寒将他心脉震裂。要是稍稍慢上一丝,只怕连性命也一并交代。

石右寒一击得手也不趁势追杀,“吭”的收刀入鞘,嘴角逸出一缕微笑道:“对不住两位,晚辈这式‘流沙旋光斩’尚未修炼到家,还望海涵。”

心航道人手抚胸口,面色惨白,心中羞怒交加说不出话。

麻奉秉勉力用一口真元护持心脉,喘息狞笑道:“好小子,够狠,比你老子还强!”

石右寒悠然道:“麻三叔赞誉,晚辈愧不敢当。比起爹爹他老人家,我这点雕虫小技实是不堪一提。”

他一股气机遥遥锁定麻奉秉,不虞对方重伤之下还能逃脱。

麻奉秉哼道:“不必谦虚,你要取老夫的性命只管过来。”

石右寒摇头道:“麻三叔,小时候你常随同金伯伯到咱们天石宫作客,是看着晚辈长大的尊长,石某再是不肖,也不敢伤您老人家一根指头。”

麻奉秉口吐血沫,哈哈大笑道:“老夫落得这般境地实乃拜你所赐,你还大言不惭讲什么交情?”

石右寒道:“麻三叔,你可别弄错了。你挨的那一掌是心航道长所赐,怎说是晚辈所为?况且我已替你还了心航道长一刀,他受的伤只怕不在你之下。麻三叔不感激晚辈也就罢了,可要把这笔帐也算到我头上委实有些冤枉。”

曹衡气呼呼“呸”了声,低骂道:“这个家伙,十足的无耻阴毒。天君,咱们出去好好教训他一顿,别让他这么得意嚣张。”

林熠道:“不急,让石二公子再开心一会儿吧。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不记得那位化作青松的仁兄了么,他隐忍多时岂是只为来看一场热闹的?”

他对这位石二公子同样谈不上任何好感,对其笑里藏刀、口蜜腹剑的秉性亦早有领教。

昔日也曾与石左寒联手整治过其弟一回,由此也救了石左寒一命。但这些事情林熠一向守口如瓶,当世除了石氏兄弟之外,再没有第四个人清楚。

也是有赖这份与石左寒的旧交,昔日青莲寺内林熠才请动石大公子火拼木仙子,纵走黎仙子。

换作别人,哪怕是石左寒的老爹石品天,也未必能令其从命。

麻奉秉一腔怒气不得发,狂笑声中道:“这么说来,老夫还真该对石二公子感恩戴德一番?”

石右寒道:“不敢,区区小事何劳麻三叔记挂?你老人家要是早听晚辈的劝告,交出那条绸布,又何至于受这无妄之灾?”

麻奉秉目光闪烁,说道:“石右寒,你不就是想看看那条绸布么?老夫给你便是!”食指一弹,将那卷成一团的绸布如小石头一般高高射向夜空,便不回顾飞身遁走。

他已仔细看过绸布,上头除了“洞玄石藏”四字别无他物,权衡利弊自犯不着为此丢了性命。故而弹射绸布,引石右寒去追,趁机落荒而逃。

石右寒领悟麻老魔的用意,但终究是绸布条要紧,暂且放麻奉秉一条生路又有何妨?这老魔若是够聪明,自然不会再把绸布条上所见宣扬给其他人知晓。至于心航道长已形同废人,也无需顾忌。

他身形甫动,蓦地警兆突生,心底涌起一股极不舒服的寒意。

一株青松陡然迸射出一蓬妖艳青光,从中一道紫色身影脱颖而出,手中仙剑焕放无数缕碧色光芒,犹如一片片针叶幕天席地,挟卷着狂飙掩袭石右寒背心。

霎时乱坟岗上光华亮如白昼,疾风狂涌,磷火齐黯,就好像漫天飘洒着层层叠叠、闪烁如星的针叶雨。

心航道人耸然动容,失声道:“万木参合诀!”

话音未落,数百缕碧色光叶针落如雨飙射身前。他左臂已废,只好挥动右手仙剑连划七道光圈将身躯悉数笼罩,闪身疾退,不敢直撄其锋。

这么一折腾,胸前伤口复又迸裂,伤势又加重了一层。幸亏来人偷袭的目标乃是石右寒,心航道人仅是受到余威波及,退到十丈开外终能稳住身形,吁吁带喘,撕裂的道袍上多了十数个小孔。

想那“万木参合诀”乃青木宫镇宫绝学,若能修炼至传说中“百里枯荣”的颠峰境界,则方圆数十里内天崩地陷,山川倒流。

来人的万木参合诀仅臻至“十丈飘红”的境地,因此才苦苦蛰伏多时,找准机会方突如其来的背后偷袭。

然而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万木参合诀一发,林熠祭起的风隐符遽然迸散,灰飞烟灭,乱石激得呼啸穿空,将两人的身影赫然暴露在亮丽的碧华之下。

林熠不欲显露师门绝学,揽住曹衡身似流风在碧芒之间飘舞腾挪,以奇遁身法趋避剑气,体内太炎真气布满衣裳,激撞得“啵啵”脆响。

石右寒亦是报应不爽,刚刚煞费苦心算计了心航道人和麻奉秉,没得意片刻,就教人将自己也算计了一遭。

他已来不及转身招架,只有暗自咬牙横心一搏。眼看那束剑光气贯日月激射到背心,石右寒白衣里陡然绽放一蓬明黄色光团,宛如潮水从丹田往四面八方扩散,形成一个丈许直径的圆形光罩。

那些碧芒“嗤嗤”钉在光罩之上纷纷消融,来人身剑合一随即攻到,仙剑高亢镝鸣“轰”的撞击在光罩中央。

一连串碧黄光焰四散抛洒,石右寒的白袍支离破碎,在夜空中弥漫飘扬。

但他的身影却突然凭空消失在流光异彩的夜色里,借着白袍的略一阻滞,远扬而去。

这一来石右寒性命尽管勉强保住,但他耗动数十年精纯真元施展出“脱袍移岳”的绝技,事后也吐血三升,修为大损,以致要偃旗息鼓卧榻月余。

所谓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想来石二公子有生之年定当谨记在心。

第四章黑客

来人御剑驱走石右寒,去势不止,收敛漫天的剑气直取那团布绸。这时心航道人已看清她是个美艳妇人,正是青木宫的副宫主木仙子。

适才麻奉秉为求脱身,运劲弹射绸布团,将其激射向高空,只盼拖延的时间越长越好,反倒躲过了万木参合诀的一劫。

而木仙子出手的火候时机,同样也拿捏得精准无比,一直耐心等到绸布脱出其剑气可能波及的范围之后,才发动御剑诀截杀石右寒。

怎奈人算不如天算,就当她迅速追近绸布团之际,上方夜空光华一闪,一名黑衣中年男子面色蜡黄,犹如枯槁,眼窝深凹,颧骨高耸,现出身形,右手五指戟张抓落。

木仙子“啊”了一声惊呼失色,身躯旋动,挥剑削向黑衣男子的右腕。

原本以她的城府修为而论,这世上已极少能有令其震撼的事情。

然而那黑衣中年男子攻向她的招式,赫然是青木宫的不传绝学“燃木神爪”。乍见之下,哪能不心惊肉跳?

黑衣男子手腕一振,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剑谍】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