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剑谍 >剑谍_分节阅读_第5节

剑谍_分节阅读_第5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0-24 12:34:0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3
    
吕岩的一套

    “青蔼三十六式”已经用尽,无奈翻头重来。

玉茗仙子更是心定,以守应攻,方寸不乱。

    

麻奉秉看得眉头皱起,乱堆在一双怪眼上,思忖道:“这妖女修为竟似与老夫相差不远,幸亏她少于应敌,这才容吕岩放手狂攻了四十多招。一旦她熟悉了扇法套路,逆转战局,吕岩落败不过弹指间事。

有道是怕什么偏就来什么。玉茗仙子主动弃攻转守,便是为了细心观察吕岩扇法的招式。经过一阵激战,她已渐渐瞧出一点苗头,何况吕岩将招式从头来过,虽然当中会夹杂一些其他变化,但万变不离其宗,终是有迹可寻。

又缠斗了十多个照面,玉茗仙子心中已有了八九分的胜算。蓦然见吕岩身形右侧,左肩耸动,料知他那式

    “星河影动摇”又来了。

玉茗仙子胸有成竹,在吕岩出扇之前抢先侧转娇躯,银锄光影如瀑,以实击虚,以快打慢,飞电般击向吕岩招式空档处。

    

第一集神龙藏第三章空谷(下)

她落点极准,这一锄正朝着吕岩左肋奔去,吕岩哧得魂飞魄散,深知要是挨上这一下子,至少半条命便交代在了百花园里。

    

而若玉茗仙子再歹毒一些,足可震散他半边的经脉,一甲子的苦修就此付诸东流。

    

孰知银锄戳在左肋上,并未发出骨断筋折的声音,只生出一股柔和的劲力,轻轻一拂,将他的身子凌空送出三丈外。

    

吕岩急忙运气腾身,稳稳落地,脸上青气散去,只剩惨白之色。

    

玉茗仙子微带气喘,脸上浮现一抹桃红,她略一调息,从容自若的目光拂过诸人,说道:“小妹侥幸赢得吕窟主一招半式,不知那一位还欲见教?”

半晌工夫,场内鸦雀无声,没人说话。

    

吕岩面色难看之极,一声不吭退到麻奉秉身后。

无戒和尚与恨头陀迟疑不定,自忖与吕岩不过半斤八两间,再上去多半不过自取其辱而已,当下装聋作哑,就等着麻奉秉出头。

    

麻奉秉也没想到,一个名声不显的玉茗仙子如此难以对付,轻描淡写间,吕岩、绿发老妖与袁山主等人已铩羽而归。

    自己若再不出手拾掇下她,莫说追缉妖狐夺取云篆天策,今日在这小小百花园中,就要重重栽上一个大跟头。

    

他真气暗布全身,迈步朝前道:“玉茗仙子,请了!”

玉茗仙子身后的小兰叫道:“小姐,这些人是想用车轮大战耗尽您的法力,且让小婢接下这皂袍老头,您也好暂歇片刻!”

玉茗仙子摇头微笑道:“小兰不必担心。我与这位麻护法切磋几招,并不碍事。”

小兰大急,心想我家小姐忒也天真纯良了,这些恶客摆明是来找茬的,岂是彼此切磋几招那么简单?

    

她正要开口再说,猛听得对面的麻奉秉突然发出一阵长笑,如金鼓轰鸣,震得她胸口气血翻涌,顿时头晕目眩,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麻奉秉杀机已动。着意要拿玉茗仙子和百花园开刀,更要借此机会,在无戒和尚等人面前抖露淫威,让雾灵山脉魔道中人,从今往后,服服帖帖的为自己出力卖命。

    

他聚起百多年的功力,发出了

    “金戈笑音”,空幽谷中雷声隆隆,风卷云荡,方圆五丈里,花草树木尽数被连根拔起,在空中急旋。

    

稍远地方的异树琼花也被吹得东倒西歪,花叶瑟瑟凋零。

无戒和尚等人不敢怠慢,赶忙盘膝坐下,全力运动抵抗,只感到耳膜里仿佛有千军万马来回冲杀,稍一不慎便有走火入魔、真元溃散之危。

    

小兰、小荷以及其他几名百花园中的少女,娇俏的脸庞上被血气涨得通红,脚下摇摇晃晃宛如醉酒一般,随时都会倒下。

    

玉茗仙子身处漩涡中心,所承受的压力,更是旁人的十倍百倍。

    

她左手捏成静心法印护住灵台,丹田内汩汩真气源源不绝的流转全身经脉,一袭白衣迎风飘舞,直如凌波仙子飘然驾临。

    

麻奉秉的功力恁的深厚,足足半炷香后笑声非但没有转弱,反而愈发的拔高转厉,肃杀之气肆虐横行。

    

吕岩等人头顶蒸汽直冒,身子震颤难以自制,俱在心底暗骂:“麻老魔,你要对付这小妖女也就罢了,却何苦让老子也陪着一起受罪?”无奈这话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再说了。

    

百花园众女,虽然得玉茗仙子在前面挡去笑音大半的威力,但这笑声仍旧是无孔不入,伴随一记记

    “喀喇喇喇”的闷重滚雷之声,硬生生撞在每人心口。

小荷举起双手拚命捂住耳朵,狰厉的笑声依然透过指间缝隙,轰在耳膜上,震得她金星乱冒,咽喉发甜,“别笑了--”她一开口,丹田真气顿泄,便如同撤去了篱笆任由没顶洪水冲下,眼前天昏地暗晕厥过去,一缕紫黑色的淤血沿着嫣红的唇角淌落。

    

小兰近在身旁,赶紧勉力将她抱住才不致摔倒。可在平日里抬抬手的动作,此时已让她心急气喘,浑身乏力,为免牵动玉茗仙子的心神,却又强自咬牙忍住,不出一声。

    

这些情形,清晰无比的映射在玉茗仙子的灵台之上,她心知,如不能破解去麻奉秉的金戈笑音,身后这几位朝夕相处的姐妹,不消片刻便会魂魄迸散,玉殒香消。

    

当下把心一横,扬声清喝,手中银锄与娇躯化作一道孤光,直射麻奉秉。

    

麻奉秉长笑陡止,丹田真气化为滚雷,高喝道:“吠!”挟起一束狂飙劲浪,尽数轰出。

    

玉茗仙子身形一颤,头顶发簪

    “啪”的脆裂,青丝飞扬于空。

麻奉秉右掌迸立如刀,劈出一束淡金光澜,正是一记

    “焚金神掌”。

玉茗仙子气血受震,不敢硬接,身躯翻飞而起,金澜自脚下走空。

    

麻奉秉一掌紧似一掌,汹涌澎湃的罡风

    “劈啪”激荡,看得人触目惊心,眼花撩乱。

袁山主适才吃了老大一个亏,巴不得玉茗仙子被麻奉秉一巴掌拍死,再将百花园中的花妖树精尽数连根铲除,方解得心头恨意。

    

如今见玉茗仙子已被压制住,袁山主高吼道:“无戒大师,吕窟主,咱们还等什么,一起上啊,将这百花园拆得稀巴烂!”亮出一柄铜锤,照着小兰砸去。

    

无戒和尚等人本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闻言齐齐出手,惟有吕岩略一犹豫,站在后面没动。

    

他们一动手,百花园中的花妖树精、仙禽魔兽亦纷纷现身,双方混战成一团,直打得日月无光,人仰马翻。

    

可惜百花园安享清静数百年,哪似这几位凶神平日里干的就是毁人家园、夺人性命的勾当,双方差距实在悬殊,玉茗仙子又被麻奉秉的焚金神掌死死压制,不得脱身。

    

转瞬间百花园内枝残根伤,花落凋零,小兰等人虽率着园中众人奋起反抗,但不过换来更为惨烈的荼毒而已。

    

玉茗仙子见身边朝夕相处的亲人,接二连三的倒下枯萎,心如刀绞,灵台大乱,麻奉秉乘势狂攻,焚金神掌一招狠似一招,不断加大力量,宛如一张天罗地网将她困在当中。

    

要不是麻奉秉想抓活口,追问千年妖狐的下落,下手留有三分余地,玉茗仙子恐慌也早已不支。

    

玉茗仙子堪堪抵挡了三十多个回合,麻奉秉见她银锄招式不复美妙姿态,身法渐渐迟滞,猛然大喝迫近,双掌连环击出,快如闪电,就宛如身上生出了数十条臂膀一般。

    

玉茗仙子左支右绌,娇喘连连,有心祭出花篮,却哪有这个间隙?

    

蓦地玉腕一麻,银锄被荡了开去,身前门户大开,更无一丝防御。

    

麻奉秉挥掌拍到,砰的正中肩头,将她激飞出七丈多远,摔落在芍药花丛里。

    

玉茗仙子嘤咛一声,殷红的鲜血洒溅在洁白的芍药花瓣上,分外凄艳。

    

她的一身功力几乎让麻奉秉震散,体内真气溃乱流窜,无法凝聚成束,不仅左肩失去了知觉,娇躯亦酸软无力,不能站立。

    

麻奉秉大步上前,击飞两个舍生拚死救援玉茗仙子的槐树精,哈哈大笑道:“妖女,还不说出妖狐的下落么?”

玉茗仙子心头黯然,闭目不语,只等对方一掌落下。

    

忽听高空中有一苍老悠然的声音道:“麻护法,手下留情!”

麻奉秉闻声仰首望去,只见一位鹤发童颜、玄衣飘飘的道士,遥遥伫立云端,仿佛画中神仙。

    

待他定睛看真,禁不住面色大变,失声叫道:“玄干真人!”

第四章花缘

却说罗禹远远缀着麻奉秉等人来到空幽谷,隐身崖顶,居高临下坐山观虎斗。

    

虽然离得远了些,但以他的目力,能仍将众人的一举一动看得清清楚楚,自己亦不虞被人发现。

    他默运玄功,玉茗仙子与麻奉秉等人的问

答,亦听得真真切切,丝毫无漏。

    

依照罗禹原本的打算,是想借麻奉秉等人之手,探出千年妖狐的下落,再赶在这些人前头捷足先登。

    

至于无戒和尚等人的项上人头,权且寄存几日,事后再取。

不料局势变化出乎罗禹意料之外,玉茗仙子淡雅自若,谦和清纯的风姿,本已让他对设想中

    “花妖”的印象大为改观。待到无戒和尚等人

恃强淩弱,大发淫威时,罗禹愈发的义愤填膺,脑子里又浮现出云居观所见到的惨象。

    

他暗自想道:“这玉茗仙子虽属邪魔歪道一流,但洁身自好,不可与麻奉秉、无戒和尚等相提并论。我修仙二十多载,为的便是除魔卫

道,匡扶良善,事到临头,怎能拘泥小节,见死不救。



    “今日我若袖手旁观,他日取那无戒人头时,有何脸面再自称正义?”

他心中生起鸣不平之心,便要跃跃欲试。

    

但罗禹是个粗中有细的人,见对方人多势众,麻奉秉修为又在自己之上,硬拼一途实不可取。

    可急切之中,如何才是一个妥善的破敌之

策?

他禁不住喃喃低语道:“唉,要是小师弟在此就好了。莫说他的修为堪与麻老魔一战,就那些稀奇古怪的鬼点子,也够叫麻老魔好好喝上

一壶的了。咱们几个师兄弟中,最受师父他老人家器重的,就莫过于小师弟了。”

他想到恩师玄干真人,忽地灵光乍现,记起怀中藏的一幅

    “太虚云像符”,顿时有了主意。

这时,玉茗仙子正中了麻奉秉的焚金神掌,跌飞进芍药丛中。

    罗禹更不再迟疑,取出太虚云像符,随风一展。

这符上布满道家真言,当中正是一幅玄干真人的画像,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罗禹心中念道:“师父,事急从权,救人要紧,弟子可要冒充您老人家一次了。”

他念动咒语,灵符燃起一蓬火苗,升出青色云雾。

    

待云雾初散,罗禹相貌装束已然大改,与灵符画像的玄干真人变得一模一样,这才现身崖顶,学着恩师的声音喝止麻奉秉。

    

麻老魔眼看玉茗仙子颓然闭目等死,正自得意间,不防头顶上乍然冒出位玄干真人,一喜一惊间,竟然没能看出真假!

    

他再是狂妄之辈,也明白自己远非昆吾剑派掌门真人的对手。

    万一惹恼了这位正道泰斗,祭出昆吾派镇山仙宝,一条老命都说不定会断送

在空幽谷里。

    

换作别人,他或可抬出金牛宫的金字招牌吓吓,然而对着玄干真人,这招却不用也罢。

    

无戒和尚等人听见麻奉秉惊呼玄干真人的大名,不等召唤,赶忙收手退到麻老魔身后抬头仰望。

    

尽管僻居西南一隅,称霸一方,但玄干真人的名头仍是如雷贯耳,见他老人家现身雾灵,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再想到云居观的血案,害命

夺宝时的豹胆也早已化成了鼠胆,豺狼也变成了小猫。

    

麻奉秉猛翻着怪眼,心恨道,这老牛鼻子早不来晚不来,偏巧这时候来,存心是与自己过不去。

    不问可知,老牛鼻子必然也是为云篆天策

之事所惊动,才赶来空幽谷。

    

纵然一百个不甘心,奈何形势比人强,连金牛宫宫主金裂寒也忌惮这老儿三分,自己何必白搭进去。

    

他压制住惊惧与怒火,努力挤出一丝笑容道:“玄干真人,您老人家怎也有空来了这穷荒僻壤之地?”

罗禹高高飘立空中,不敢靠得太近,模仿着师父往日惯用的神态一笑道:“贫道近日下山云游,本想前往思闲峰探望一位同门道友,不想

偶经此地,却见诸位激战正酣,好不热闹。



    “麻护法,不知可否看在贫道薄面上,罢手言和,勿再大动干戈,令这钟秀之地徒增血腥?”

群妖听他说要去云居观拜访青梅真人,人人心惊肉跳起来,但留有一分豪情凶焰都丢到了九霄云外。

    

无戒和尚自忖这事办得干净俐落,可久闻玄干真人乃陆上神仙一流,能掐会算,法力通天也未可知。

    他惴惴不安筹谋着自己的小算盘,偷

眼瞧向麻奉秉。

罗禹见群妖被自己一句话吓得胆战心惊,忍不住心中暗笑,赌定无戒和尚今晚无论如何是睡不着觉了。

    

麻奉秉想的是另外一回事:“这老牛鼻子说得好听,青梅真人只不过是昆吾剑派一介旁支道士,若非为了云篆天策,他何必眼巴巴的跑到

雾灵山脉来?现下撕破脸皮对我不利,我还是暂且退走,再行计议为妙。”

他故作慨然地笑道:“麻某敢不遵真人之命?就此告辞!”双手抱拳一礼,恨恨瞥了眼玉茗仙子,率众匆匆出谷。

    

走出多远,他才发觉山风吹来,背心冰凉,竟是背后衣衫已湿,松了口气暗道:“幸亏遇见的是玄干真人,若要是换做他的师弟玄恕真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剑谍】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