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剑谍 >剑谍_分节阅读_第8节

剑谍_分节阅读_第8节

作者:牛语者 发表时间:2018-10-24 12:34:2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3
擒下那花妖,迫她说出千年妖狐的下落。

“至于云篆天策的归属则各安天命,各显其能,却不知木仙子意下如何?”

木仙子暗道:“这老家伙说得好听,各安天命?哼,难不成把本宫当成三岁孩童来哄?千年妖狐手中的这份云篆天策,原就是他烈火宫门

户不紧,出了不肖之徒才丢的,他焉肯拱手相让。

“只是眼下这老儿还不敢在本宫面前放肆,才不得不拣好听的话来说。也罢,本宫且先寻得那妖狐的下落再说。一个丹鼎神君,成得了多

大气候!”

她出言问道:“阁下不妨先说来听听,到底有什么好法子,能将脚下这阵势旦夕之间破去?”

丹鼎神君道:“适才老夫在空中观望,此阵确有独到之处,但也有一个致命软肋。而老夫号称丹鼎神君,恰恰便是它的克星,此可谓天

数。”

木仙子恍然大悟道:“你说是用火攻!”不由有些懊恼,若早想到此良策,刚才就应该多轰他几下,再放起一把火来。

可稍一转念,立刻醒悟到百花园中的草木非是凡品,等闲的烈火多半无济于事,也惟有靠烈火宫的宝物才能奏效。

她见丹鼎神君远远望着自己,并不动手放火,明白对方是等她应承下那份协定,于是颔首说道:“好,就依照阁下所言,你我合力擒下玉

茗仙子,分享妖狐下落。”

丹鼎神君飘身到木仙子跟前,伸出右掌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木仙子伸掌与他一击,哼道:“这下你总该放心了吧?”

丹鼎神君道:“谁不知木仙子金口玉言,一诺千金,老夫岂有不信之理?”伸手从袖口里取出一尊紫红色铜鼎来,小心翼翼的托在掌心之

中。

这铜鼎四四方方,高不逾寸,鼎壁内外,皆镂刻着密密麻麻的蝇头咒语。鼎内盛着一层朱砂,不时闪起暗红色流光,似如火焰在燃烧。

木仙子瞥了眼道:“这便是你们烈火宫的镇宫之宝‘焚虚幻鼎’么?”

丹鼎神君颇是得意道:“仙子说得不错。要不是老夫带着此宝,又岂敢夸下海口?”当下凝神运功,念动真言,焚虚幻鼎的铜壁上徐徐透

射出一团紫红光芒,将鼎身冉冉托起,升过丹鼎神君的头顶。

铜鼎越来越亮,紫红色的光芒海水般朝四周扩散开来,鼎身也随之膨胀,瞬间变得有一人多高,四尺见方。

丹鼎神君双手变幻法印,口中念念有词,脸上笼罩一片殷红的雾光,突听得一声大喝道:“疾!”

铜鼎内迸发出一束耀眼红光,冲天而起,直射入数十丈高的夜空,“轰”的一响爆裂成数十道光束,刹那幻化作一条条吞云吐雾的火龙,

场面蔚为壮观,教人心驰神摇,叹为观止。

数十条长约三丈的火龙,在高空稍作盘旋,随即一头朝着百花园方向俯冲下来。一个个张开龙口,喷吐出硕大无比的暗红色火球,接二连

三的轰落到园中。

只一眨眼的工夫,方圆百多亩的园内焰光四起,顿成一片火海。

滚滚浓烟汇聚成为一条巨大的云柱,冲向万丈虚空。

隐匿于百花仙阵里的花妖树精纷纷逃出,浑身燃着熊熊火焰,往水里跳去。

谁晓得焚虚幻鼎喷出的“九离阴焰”,乃集地火之精而生,人间普通之水全不顶用。那些花妖树精身子一入清涧,竟连四周的溪水也烧了

起来,弹指间惨叫着灰飞烟灭,魂归地府。

木仙子先前稍一大意,身陷百花仙阵中吃了点亏,不巧的是还被丹鼎神君看见了,对它更是恨之入骨,扬手祭起一道风符道:“丹鼎神

君,本宫再为你加上一把劲,让这火更旺一些!”

灵符落处,狂风大作,空幽谷里飞砂走石,风火肆虐。

有道是风助火势,火借风威,咆哮飞舞的火焰,毫不留情吞噬了整座百花园,好一片仙境竟化成修罗地狱,幽谷末日。到处是此起彼伏的

惨叫哀嚎,烈焰涂炭,任铁石心肠之人亦不忍卒睹。

丹鼎神君见焚虚幻鼎一举功成,心头得意非凡,哈哈大笑道:“玉茗仙子,这回老夫看你往哪儿躲?”

他正叉着腰洋洋自得时,下方火海中亮起一道青色剑华,宛如九天奔雷光芒夺目,挟着一股雷霆气势,撕裂血红夜空,直射悬浮在丹鼎神

君头顶十数丈处的那尊焚虚幻鼎。

木仙子惊咦道:“昆吾剑派的‘青雷正心诀’,定是罗禹那小子!”

她右腕一颤,就欲祭起慑心镯,替丹鼎神君截住罗禹,但转念一想:“这小子拼起命来颇有几分威势,万一我的慑心镯有所损伤那就不值

得了。何况百花园已烧成一片火海,也用不着那焚虚幻鼎了。

“嘿嘿,最好小子这一剑能正中焚虚幻鼎,让这老儿的宝贝不毁也伤,折去他的左膀右臂,看他日后拿什么再向本宫耀武扬威,讨价还

价!”

木仙子心生鬼胎,不出手助丹鼎神君拦阻罗禹倒也罢了,反猛一把抓住丹鼎神君,装出惊慌之色道:“神君快躲!”使出“草木一秋”的

身法,拽着丹鼎神君,疾朝后方退去。

丹鼎神君还没来得及反应,哪想得到木仙子会在这要命的关口上,算计了自己一道,眼睁睁瞧着青雷正心诀结结实实轰在焚虚幻鼎之上。

“轰”的一记石破天惊巨响过后,焚虚幻鼎被奔雷仙剑劈成两半,炉火混合著爆炸产生的耀眼光团,朝四下爆裂飞溅。

与此同时,数十条狂舞肆虐的火龙齐齐幻灭,化为一蓬蓬亮丽的火球,呼啸着陨落山壑,流星雨辉煌壮观,丹鼎神君却心疼得差点一口气

提不上来。

气机感应之下,他面色煞白,闷哼咽下一口涌到咽喉的热血,先恨恨瞪了木仙子一眼,遂将满腔怒火发泄到罗禹身上,高声吼道:“臭小

子,你毁我宝鼎,老夫今日若不将你碎尸万断,誓不为人!”

罗禹手抚奔雷仙剑,飘于数十丈的火海高空,热风毒浪将他衣袂吹得猎猎激荡。

他施展出青雷正心诀,耗损了大半的真元,功力只剩下不到往日的五六成,强吐一口气朗声回道:“百花园与阁下何怨何仇,阁下竟要将

它满园付之一炬?罗某不才,请教高明!”

身后人影连闪,玉茗仙子与小兰、夜魁等拼死冲出险境的百花园十余人,先后赶到,人人满脸悲愤,目中怒火恨不能将丹鼎神君化成灰

烬。

木仙子一摆紫裳水袖,嘿嘿冷笑道:“该露面的既然都到齐了,咱们索性便来作个了结!”

第六章鸳盟

丹鼎神君早按捺不住,更不多话,自身后掣出仙剑迎风一颤。近两甲子的真气注入剑刃,一蓬诡异光焰熊熊亮起,怒喝道:“小子受

死!”欺身而上,直挑罗禹。

他的腾焰仙剑远在数丈之外,一股灼热气流已排山倒海般涌到,令罗禹如坠熔炉,身上的衣裳也仿佛要烧起来。

罗禹不敢轻敌,真气护持全身,奔雷仙剑一式“九极飞星”以快打快,封住门户。

昆吾剑派的这套“九九弹指剑”,共计九招,每一招又有九种变化,施展开来快逾惊鸿,虚实难测,实是当世一等一的剑法。

丹鼎神君怒到极点,腾焰仙剑“叮叮叮”连声击在罗禹剑上。

两剑每交击一次,罗禹便能清晰感到一股炽烈的魔气,透过手中仙剑迫入右臂,宛如火山熔岩炙烤,教自己好生的难受。

奔雷仙剑“丝丝”冒起青烟,通体滚烫几不可拿捏,若非仙剑质地非凡,又经昆吾剑派历代高手倾力炼化,恐怕已然熔化。

丹鼎神君阔步逼进,唰的又是一剑。他的招式大开大阖,方圆三五丈内烈焰滚滚,热气迫人,丝毫不给罗禹躲闪腾挪的空间。

罗禹一夜之间连遇魔道两大高手,抖擞精神愈战愈勇,寸步不让,七八招下来,竟未让对方讨着便宜。

那边木仙子也将玉茗仙子等人逼迫到一处,十余道身影在空中纵横交错,飞舞回旋。魔兽血狸大发淫威,犹如一束黑色闪电在人丛中往来

穿梭,所向披靡,转眼就有数人伤在了它的爪下,竟似比木仙子还厉害三分。

玉茗仙子内伤未愈,又心恸无数园中姐妹的惨死,尽管招招皆拼命而为,却不免略微散乱。在木仙子一双水袖跌宕中屡屡遇险,幸得有小

兰等人舍身相护。

仅是半盏茶左右,花妖树精便损折过半,木仙子将玉茗仙子困在当中不伤毫发,水袖过处,对花妖树精却绝不容情、痛下杀手。

丹鼎神君见状,自觉二三十招内,要是连一个昆吾剑派的二代弟子都收拾不下,还不定被这青木宫的老妖婆如何讥笑?当下剑上又加了三

分功力。

罗禹汗流浃背,眉毛须发早已烤焦,身上的外衣也灼裂成一片片飞落,在空中烧成灰烬。他丹田真气将近告罄,喘息也一声重似一声,奈

何吸入的都是滚滚热流,令胸口几乎涨爆开来。

眼见丹鼎神君左掌劈到,罗禹咬牙挥剑相迎。可惜真气不济,这一剑软绵无力,被对方轻易抓到破绽。

丹鼎神君哈哈一笑,左掌化劈为拍,“啪”的将奔雷仙剑荡到一侧,手中仙剑乘虚而入,直刺罗禹胸膛。

罗禹身子被丹鼎神君左掌震得一个趔趄,竟连闪躲也是不能。

电光石火中,他脑子里出奇的清楚,暗自道:“今夜我只怕要命丧在这老魔剑下,却辜负了恩师对我二十多年的苦心教诲。不知林师弟他

们知晓了我的死讯,又该何等的伤心悲愤!

“想我罗禹顶天立地,纵是死也不能让这老魔好过,更不能教师门蒙羞!”

想到这里,罗禹一狠心,身躯勉力侧开胸口要害,“噗”的一声,腾焰仙剑贯体而过。罗禹吼声如雷,震得丹鼎神君心头一颤,魁梧的身

子顺着剑刃前冲,左掌奋起所有余力,结结实实轰在了老魔身上。

丹鼎神君大叫一声,向后飞跌,腾焰仙剑从罗禹胸前喷射出一路血珠。

饶是丹鼎神君功力深厚,罗禹又已到强弩之末,这一掌也轰得老魔真元涣散,吐血三升,没有三两月的工夫休想恢复。

罗禹浑身如同焦炭,混合著殷红热血,模样吓人之至,一头栽向脚下火海。

玉茗仙子目睹此景,眼前一黑。

木仙子乘机手起掌落,小兰含泪向玉茗仙子投去最后的一眼,也向火海中坠落而去。

木仙子探爪又朝玉茗仙子抓来,猛然一道庞大的黑影,横亘在玉茗仙子跟前,身上发出一团黄色光芒现出原形,化作一株高大茁壮的夜叉

树,正是夜魁。

他挡在玉茗仙子身前,硬生生受了木仙子摧枯拉朽的一抓,坚实的树干“喀喇喇”屑片横飞,兀自忍疼闷声叫道:“小姐快走!”

玉茗仙子肝肠寸断,泣声呼道:“夜魁!”挥动银锄,状若疯狂冲将上来。

夜魁挥舞巨大枝干,一把缠住玉茗仙子纤腰,运尽全力朝外一甩,吼道:“快走!”

木仙子眼中煞光一闪,运起八成“枯荣真罡”再一掌拍中夜魁,冷叱道:“找死!”

“砰”的一蓬青澜炸裂,夜叉树支离破碎,在光澜中魂飞魄散。空谷中兀自回荡着他临死前对着玉茗仙子最后的呼喊:“快走─”

玉茗仙子被夜魁抛出十多丈远,娇弱的身影,在冲天火光里显得那样的无助孤单,一个声音在心底喃喃道:“夜魁死了,小兰、小荷和园

中的姐妹都死了。罗兄为了帮我也丧命在火海之中。我为何还要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活着?”

玉茗仙子忽然变得平静下来,凄凉的眼神扫过木仙子与丹鼎神君,樱唇边逸出一缕笑容,轻轻道:“你们丧心病狂火焚百花园,血腥屠

戮,不就是想从我口中知道黎姐姐的下落么?可惜,这个秘密你们永远也无法得知了。”

木仙子厉喝道:“你要做什么?”探手直抓了过来。

玉茗仙子笑容隐去,刻骨的仇恨与悲伤,令她再无半点犹豫,纵身跃入熊熊大火。

丹鼎神君“哎哟”一声,追着玉茗仙子的倩影疾坠,将将要抓住她的莲足时,一束火柱迎面卷来,若非有护体真气阻隔,身上衣裳早烧成

灰烬。

他急忙提气腾空,一阵的心跳气喘,胸口郁闷难当,“哇”的吐了口淤血,却是牵动了掌伤。

就这么一耽搁,玉茗仙子雪白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磅礴鼓荡的火海里。

他虽号称“丹鼎神君”,但在九离阴焰的煌煌神威底下,也不敢以身犯险,半晌摇摇头道:“可惜,可惜,只差了半步!”

木仙子望着那满园的烈火浓烟,懊恼的一声怒哼。如此火势,谅玉茗仙子也难逃身化飞烟一途。

数日之后,等到大火熄灭,只怕除了一地的灰烬,什么也找寻不到了。

两个人不甘心的又等了个多时辰,不见火中有人冲出,自忖玉茗仙子绝无幸理,木仙子唤过血狸,招呼也不打向谷外御风而去。

丹鼎神君更是觉得窝囊,辛苦忙了半夜,连焚虚幻鼎也让人毁去,到头来还是什么都没落着,这个亏委实吃得大了。

思来想去,只有另寻他法找寻千年妖狐,更要尽快治愈内伤,这里却是留之无益,于是呆呆站了半天,也步着木仙子后尘去了。

经历了腥风血雨后的空幽谷,终于曲终人散,惟有咆哮的九离阴焰,仍在无休无止的蔓延燃烧。

这场大火整整烧了七日六夜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剑谍】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