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小说 > 永庆升平前传 >第九十七回 铁胆书生独胜侯化和 追风仙猿戏耍张玉峰

第九十七回 铁胆书生独胜侯化和 追风仙猿戏耍张玉峰

作者:郭广瑞 发表时间:2019-11-06T14:37:53 更新时间:2019-11-06T14:38:01
    诗曰:无花无酒过清明,兴味萧然似野僧。

    昨日邻家乞新火,晓窗分与读书灯。

    张玉峰正耍与侯化和动手,众人过来要帮助,侯化和说:“你等不可以多为胜!”那张玉峰说:“你们哪个过来,分个上下?”只见那正北上来了一辆车,上面坐着钢肠烈士欧阳善、铁胆书生诸葛吉。只因为这两个到了南孝顺胡,一早去找张玉峰听戏,到了门房听家人一说,两个人不放心,坐车出离了永定门,来到了大沙子口,一瞧那些个人把张玉峰围上了。那欧阳善、诸葛吉二人,一个手拿丧门棍,一个手拿子母鸳鸯钺,跳在众人当中,说:“你等休要无礼,我二人来也!”铁胆书生诸葛吉手擎子母鸳鸯钺,说:“来,来!哪个与我动手来?”无发侠义侯化和一摆腾枪,说:“我来也!”二人在当场动手。

    那诸葛吉乃当世的英雄,他使的这一对兵器,天下除去他师傅,并无第二人使这一般兵刃。那侯化和他如何是他的对手哪,几个照面,被诸葛吉一子母鸳鸯钺,把侯化和脖颈划了一道血口子,鲜血直流,那一群贼一瞧,说:“了不得啦!老英雄带伤了,你我不可不管!”那侯化和说:“你等不必如此。我都不成,何况是你哪!咱们回去吧。”问张玉峰说:“那使子母鸳鸯钺的,他姓什么?叫什么张玉峰说:“他在琉璃厂东门外饭馆内,姓诸葛名吉,别号人称铁胆书生。你问他做什么?”侯化和一听,说:“我等要去也。咱们是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他年相见,后会有期。我必要请能人前来拜访。”说罢,带众人上车回山东去了。那张玉峰三个人也就上车,进永定门,先到饭馆吃完了早饭,然后各自归家。自此日起,他弟兄三个人常在一处玩耍。这一日,张玉峰办喜事成家,众亲友等齐来给道喜,过三朝谢客已毕,老母萧氏又病故了,办理白事。葬埋之后,这一日无事,去找二位拜兄去了,谈了几句话。欧阳善说:“你我今天去逛一趟西顶万善寺,不知三弟尊意如何?”玉峰说:“我不去,二位兄长去吧。我到铺中瞧瞧去。”说罢告辞,到外面上车,坐车进琉璃厂,到四宝斋南纸铺门首下车,在栏柜里头落座。宋掌柜的与众伙计齐过来说:“东家来了吗?来吧,咱们里边坐着。”张玉峰说:“就在这里吧。”

    正说话之际,只见那外边进来了一个买主,年约七十以外,身穿一件毛蓝布大褂,白袜子,青布双脸鞋;光着头,并无一根头发,是一个油葫芦秃子;细眉毛,大眼睛,微有几根白胡须,从外面进来,说:“掌柜的我买猫诈刺有没有?”说话尖嗓子,声音高大,说:“掌柜的,有猫诈刺没有?”众伙计说:“南纸铺下不卖那些个东西。那秃老头把眼一翻,说:“我知道是南纸铺,我买毛尖四大纸,要多少钱一张?”伙计说:“毛尖四南纸,一两二钱银子一张。”那秃老头儿说:“你给我拿一张,在纸的当中写‘毛尖四一张,纹银一两二钱’,字要大,我怕忘了。”伙计说:“那如何使得。我们给你单开一个条儿,你想怎么样?”那老头儿说:“不用,给我写在纸上吧。你不放心,我给银子。”说着话,伸手掏出银子来,说:“给你吧,这是一两三钱银子,剩下找给我钱。”那个伙计伸手把那银子接过去,瞧了瞧,秤好了找给那老头儿钱,说:“你拿了去吧。”在那毛尖四纸旁,给他写上“四宝斋,毛尖四一张,纹银一两二钱”。那老头儿接过去,自己到了外边去了,张玉峰也就出去上了车。

    见那买南纸的那个人,站在张玉峰那车前骡子的眼头里,赶车的说:“老头儿,你躲开,我们的车碰着你。”那秃老头儿一声也不言语。赶车的过去说:“老头儿,借光啦!躲开,让我们过去。”那秃者头儿说:“你借光,给我出多少钱的利钱?多咱还我?”赶车的说:“你不躲开,我们车要碰着你可不管!这么大的年岁,为甚么净讨人嫌哪!”张玉峰一瞧,心中有气,说:“这个人太不知世务!跳上车去,说:“赶车的,赶着车走吧。”那赶车的一摇鞭子,照着那骡子就是一下。那骡子永远不叫打,一打就跑,四蹄蹬开,那车如飞似的直跑。那老头儿在那骡子脑袋前头,也相离不远,与那骡子的腿是一般的快。张玉峰在车内坐着发楞,说:“此人好俊工夫!”到了煤市桥,往南奔大栅栏,就不见那个老头儿了。

    玉峰回到家中下车,到书房之内落座,吃完了晚饭,在穿厅屋中靠北边窗户看书。正看得高兴之际,天有二鼓时,张玉峰睡着。有一个人从窗户外头伸进一只手来,把张玉峰辫子给抓住,往外一拉。玉峰说:“什么人?不好!”睁睛一看,见是白天在四宝斋买南纸毛尖四的那个老头儿,手拿明晃晃的那一把刀,说:“张玉峰,我有心把你杀了,可惜你这年岁!”把刀往背后一插,掏出一包锅烟子,说:“你别叫玉面骢啦,你叫乌云秀士吧!”照着张玉峰脸上一抹,抓辫子的手也松开了。张玉峰把头抽回来,坐在那椅子上,把脸上那锅烟子一擦,伸手拉刀,说:“你这个小辈,好大胆量!别走,我来拿你!”翻身出离上房,到了院中一瞧,那个老头儿在那里站定,一见张玉峰出来,伸手掏出来一宗对象,说:“小辈看宝贝吧!”白生生一个大纸团,照着面打来。玉峰一伸手,接过来一瞧,是白天卖的那毛尖四纸,团了一个弹儿。玉峰扔在就地,抡手中刀,扑奔那个老头儿就砍。那个老头儿望北房上一蹿,站在那房上说:“小辈,你的胆子不小,敢与老夫动手!你上来!”张玉峰蹿上房去,那个老头儿跳下来了。玉峰跳下来,那个老头儿又蹿上房。如是者,上来下去好几趟。那个者头儿说:“张玉峰,你不必追了,我要杀你早就杀你了。天有三鼓了,我去也。”张玉峰说:“你先别走!你姓什么?留下姓名!”那个老头儿说:“你问我呀,我在广庆茶园,你知道有个铁头孙四,就是我。不服,明天找我去,官私两面由着你挑。要打官司,营城司坊,你倒不必去告;南北衙门、顺天府都察院,你去告去。要打架,明天你邀人去,我在那里等你!人有个名,树有个影儿,你知道不知?”那老头儿说完了就走了。玉峰也追不上,又一想:“追上也不是他的对手,明天去邀我哥哥欧阳善与诸葛吉,我三个人去找他去。”自己进屋内,叫打更的进来,给取了点洗脸水,自己洗洗脸,往

    上一躺,翻来覆去,也就睡着了。天已五鼓醒来,恨不能一时就亮才好。

    候至天色大亮,东方发晓,自己起来收拾停妥,叫赶车的套车。自己坐车到了厂东门茶馆门首,见围着好些个人,不知里面有什么事。车站住了,自己跳下车来,分开了众人,进了茶馆,见他大哥欧阳善与诸葛吉两个人在那边站着。有一个少年人,年在二十多岁,他坐在桌儿上,一声也不言语。他大哥欧阳善只着急,急的了不的。张玉峰来是邀两个哥哥去助拳去,一见连忙问道:“二位兄长,是怎么回事?”欧阳善说:“三弟,你来吧,我说与你听。提起来真把人把气死!”用手指那少年之人,说:“那位姓李,在这里每天吃饭喝茶,有二十余日。昨日在柜上,我收存下两封银、一封字儿,说今天来取。我昨日就锁在那银柜里了,我们这铺内没有闹过贼。睡至三鼓以后,我在那

    上觉着是有人用对象压我,睁睛一看,原来是一个酒坛子放在身上,用绳儿把我腿给捆了。我瞧见有一个秃老头儿开开银柜,把那银子拿了去。我一着急,一晃身子,把酒坛子摔在就地。我从

    上一跳,把捆腿的绳儿也崩断了。我找兵器没有找着,听见那楼上你二哥嚷说:‘好贼!’我上得楼去一瞧,你二哥气的暴跳如雷,说:‘贼人抹了我一身蜡油。’我二人追出去,他通了名姓说:‘开广庆茶园的铁头孙四。’我二人早晨起来,想要带兵刃去找他去,这位存银子的来了,与我要。我明知是夜晚被贼人盗去了,我原打算要赔他的银子,他说:‘那封信是二十银子的汇票,在那字儿里边哪。’三弟,你想这事腻不腻?我把话说完了,你想你有个什么主意吧?”张玉峰一瞧那少年人,身穿灰洋绉一件大衫,厚底福字履鞋,是月灰摹本的,二纽上十八子香串,带着翡翠四喜的扳指,坐在那里也不言语。张玉峰过去了,说:“朋友,你不可这样说,对象已然丢了,我且问你,你打算什么主意?不相好不能在这里存东西,皆因都有交情。今天我赶在这里,你吃万分的委屈,都看在我的分上,叫我两个哥哥赔你那二百两银子。咱们再找找你那一封书信,不知兄台肯赏脸否?”那位少年人说:“那银子有无,此乃小事。一封字儿,求兄台给找找,我听个下落就是了。”说罢,站起来扬长而去。张玉峰说:“别走,我有话说。”那人竟自去了。

    欧阳善、诸葛吉说:“贤弟,为何起的这般早?”玉峰说:“提起来气死人也!昨夜晚上,我家也是闹秃子。”就把昨夜晚闹秃子之事说了一遍,然后又说:“二位哥哥,你二人带兵刃,跟我去到那广庆茶园,去找铁头孙四去。”说罢,站起身来,说:“我先找他去,然后二位兄长随我来呀。”到外面上车。

    赶车的一摇鞭子,到了广庆茶园门首,正遇见那耗子皮李五、一块土黄七。张玉峰说:“你两个人别走!”这两个人一瞧,说:“张大爷,我们没有得罪你,你为什么这样?”张玉峰说:“你们倒没有得罪我,我有事用你二人。”那两个小子一听,说:“你老人家用我们干什么?快说。”玉峰说:“你两个堵住那广庆茶园门,大骂孙四,有什么乱儿都有我哪。”黄七说:“既是你老人叫我骂,我们也不敢不骂。可是有人出来之时,你老人家过去就是了。”张玉峰说:“不必多说,你二人骂就是了。”

    黄七、李五大骂铁头孙四,堵住门首大骂之际,只见里出来了一伙人,有十数余名。为首有一个人,年有二十多岁,身高七尺,头上并无一根头发,又光又亮,身穿蓝绸汗褂,青洋绉中衣,漂白袜子,青缎实纳帮儿

    鞋;面如满月,细眉圆眼睛,高鼻梁,四方口。出来一瞧是李五、黄七两个匪棍,概不由己,气往上撞,说:“好两个小辈儿,找我来,你等知道孙四爷的厉害!”张玉峰从车上跳下来,过去说:“小子,张大爷我骂你!”吓的那黄七、李五回身就跑。那张玉峰一细瞧那铁头孙四,见他年岁也小,不是昨夜晚在自己家中所遇的人,连忙过去说:“孙四,当着众人可不是我怕你,内中有个缘故。我姓张,名玉峰。昨夜晚上有如此如此之事。”玉峰又细说了一遍。孙四说:“老弟台,你跟我到里边柜房内落座,我有话问你。”张玉峰说:“四哥,你多委屈了!”说着话,到了大门里万子柜里边,二人落座,有人献茶。

    孙四方要细问张玉峰,外边钢肠烈士欧阳善、铁胆书生诸葛吉两人赶到。欧阳善一瞧,举棍照定那孙四头上就是一棍。张玉峰瞧见了,说:“别打!”孙四往上一冲气,“叭”的一声,正中在头顶之上。幸亏孙四他有贯顶的功夫,要不然死于非命。孙四站起身来,一回头,欧阳善二人一瞧,说:“不是你!”孙四这个气更大啦。张玉峰赶紧去说:“不可!我给你们哥儿三个见见,不必动手。”诸葛吉、欧阳善过来赔罪,落座。四个人说话,提起昨夜晚之事,“今天四哥你真多委屈了!”铁头孙四说:“你三位我倒不怨,我可恨的是昨夜冒充我的名字,他真是我的五代贤孙!”

    方才说完,听见楼上跳下一人,说:“孙四,你是我的六代孙子!不可骂人!”张玉峰等人一瞧,正是昨夜晚在家中戏耍他的那秃老头儿。这四位英雄一瞧,说:“你是什么人?给我们拢对头!”齐拿兵刃过去,要与那位老侠客动手。

    不知那位英雄他是何人?要知后事,紧接马梦太误走回回峪,三杰献剪子峪,穆将军兵定玄墨山,捉拿云南七勇士金无敌大将军曹天兴,四方镇群雄打擂,西海岸神猴戏仙猿,双侠入峨嵋山,盗阴阳八卦幡,神力王、穆将军合兵,马杰倒反峨嵋山,灭吴山头擒吴恩,仁和教主下山,五云洞火烧清兵,大战虎耳山,恩收小霸王,单鞭破,火烧仙猿,白少将军束手探竹影山,一剑定石平,三打齐河寺,兵困越山泉,误走何家庄,巧遇混水猿,楚雄府会兵,金锁八卦连环计,七探水师营,三擒吴恩,剿灭邪教,尽在下部《永庆升平》接演。  

书籍 【永庆升平前传】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返回列表 设置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