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小说 > 武宗逸史 >第二十三章 天子落水荒唐梦终奸官弄险不得全尸

第二十三章 天子落水荒唐梦终奸官弄险不得全尸

作者:齐秦野人 发表时间:2019-11-08T10:58:17 更新时间:2019-11-08T10:58:21
    武宗带着众美在西湖疯玩,忽然有个侍卫来报:“在死牢周围发现几个可疑之人。”
    听说关押宁王的死牢有可疑之人,武宗一听大惊,游兴锐减。他让人传旨:“加倍守住死牢,不得有误。”然后也匆忙带人赶往南京,他不敢大意,万一让宁王走脱就麻烦大了。
    回到南京,他先问死牢情况。有侍卫报告说:“宁王的几个部下企图劫牢,幸亏万岁英明,早已防备,打死十几个劫牢者,打跑二十几个劫牢者。
    武宗问:“有无活口?”
    “没有。”
    “一群废物。要这些死人有何用?你们说是什么人敢劫死牢?”“奴才们不知。”
    江彬对皇上说:“以臣之见,这劫牢莫非是王守仁所为。”
    武宗问:“为什么?”
    “皇上有所不知,这次剿贼,王守仁自恃功高,皇上没有赏封他,他能不怀恨在心吗?再者这死牢之地也只有少数人知道,王守仁也在其内,叛首部下如何知道的?”
    “噢,言之有理。依你之见,该怎么办好?”
    “江彬见皇上采用了他的意见,忙说:“把这王守仁调回京城,明升暗降,先去兵权,再作计较。何况没有证据,只是猜测。”
    “传朕旨意,把叛首朱宸濠押回京城,一路小心,不可走失;王守仁调回京城任大学士。”
    “遵旨。”
    这回是江彬手软了,如果他心稍微狠点,把密信事一块捅出,王守仁的头就落地了。他手软了,没想到把王守仁调回京城,无形之中,增加了他的对立面,成为江彬的克星。后来江彬就是死于王守仁之手。
    圣旨传下,十几万大军押着朱宸濠一路浩浩荡荡,往京城赶去。在路途上虽然也被少股流寇袭击,终因人单力簿,形不成气候。
    明军走到丰台时,武宗对江彬低声说了几句,江彬快马加鞭先进城,武宗带领明军驻扎在丰台。到了第二天,武宗率十几万明军进入德胜门,文武百官列队迎接武宗。此时马路街道两旁都已挤满热闹的人群,武宗骑在大白马之上,有三千侍卫护卫,浩浩荡荡,后面就是囚车,里面关押着朱宸濠。街道两旁人群都争着看这造反的宁王,还有人不时往宁王身上扔些小东西砸他。
    武宗下令:“囚车环城四游,下午拉到菜市口斩首。”锦衣卫二千多人骑马押着囚车,环城四游。到宣武门时,朱宸濠已经奄奄一息了,他这时看到宣武门有三百多口人身插死牌五花大绑,原来这三百多口人都是他的家人,夫人妾室、儿子、女儿、孙子,甚至还有家奴。这些人也被拉往菜市口斩首,囚车游到此地汇合。朱宸濠见了自己的家人被满门抄斩,泪水横流,大骂起武宗来。
    到了下午,此时菜市口已是人山人海,沿途站满明军,文武百官监斩,三百多口人,男女老少一个不留,俱已被斩首。
    那行刑的刽子手把鬼头刀都砍豁了。有个正吃奶的孩子,爬在母亲身上乱叫,他的母亲浑身是血,孩子乱叫,小嘴吮着母亲的血。有个刽子过来,一脚踩在小孩的头上,小孩小手脚挣扎了几下,就死去了,满头的白浆流了一地,沾在刽子手的靴子上。
    围在远处的不少人,见此情景,纷纷把脸背过去。
    眼看着自己的三百多口家人被斩,连吃奶的孩子都不肯放过,朱宸濠大叫一声,气绝身亡。有个刽子手上去手起刀落,砍下朱宸濠的头,放在木匣内回去复命。只因这朱宸濠临死时双目圆睁,充满怒气,江彬没敢让皇上看,怕把武宗吓着。让人就拿走了,挂在菜市口示众三日。三日之后就埋掉了。
    不少的文武百官见此情景,也都不平,至少小孩子是无罪的,可是这时谁也不愿多管闲事。武宗传旨让文武百官监斩,实际是杀鸡给猴看,让他们也老实些。
    这时大理寺给武宗上奏章,还抓获两千多名叛兵,对这些人如何处置,请皇上御批。
    武宗牙一咬,在奏章上批道:“凡参与造反的官兵一律发配戍边,家属一律充奴。”
    江彬这人爱好女色,他密令把这二千官兵的家属秘密集中在保定,然后他亲自从中选出五百多保貌色较美的妇人,带回京城。又从中选出几十名最有姿色的女子,送到豹房。正好这天武宗在豹房与众美嬉闹,忽然见进来几十个年轻漂亮的美人,由江彬领着进到豹房。
    武宗问江彬:“你从哪弄来的这么多美人?”
    江彬神秘地一笑说:“这是奴才从叛兵家属中为皇上挑选的,奴才见有如此貌美的女子,不忍心发配她们到边戍为奴,就给皇上送来了。如果皇上看不上,奴才就卖到青楼去。”
    “还真有你的。”武宗在江彬肩上拍了一下,笑着说:“哪有英雄不爱美人的道理。这么多美如仙子的妇人,朕岂能拒之宫外,统统留下。”说完就走到这些美人中,摸摸这个,看看那个,真是看这看不够,看那也看不够。他对一个太监说:“今晚选送五个侍寝。”
    到了晚上,四个太监来到豹房临时关押美人的房间,按照武宗在名单上点选的五个美人找出这五个人,经过几道门,领她们进了浴房。门口已有女官接住,带她们验身,确认无恶疾、无传染病之后,就又把他们领入内室,除掉原来的衣服,让她们洗清身子。洗完澡后,换上新衣,再由这四个太监领到武宗的寝室。
    这五个美人,面色虽然娇美丽质,却泪流满面。有一个姓常的女子走到武宗寝室门口,竟然死活不进寝室。有个太监劝她:“不要叫了,到了这个地方就是进入天堂,还有什么比这更富贵的事呢?”
    “这位大哥,你不知道,奴婢已有三个月的身孕。”说完痛哭起来,其他四个美人也暗暗掉泪。
    “有身孕也不行,只是皇上御笔亲点,我等不敢违抗。”
    “那奴婢只有一死。”说完就要以头碰壁,被一眼急手快的太监拦腰抱住。好歹劝说半天,才安静下来。这五个美人一个一个被送进武宗的寝室。武宗带着满足笑容躺在床上不断吞服“还春丹药”,一加服用了五丸。有个太监对武宗说:“还有个常姓女子已有三个月身孕?”那意思是劝皇上换一个,只见武宗摇摇头说:“带进。”二个太监领着这常姓女子进了寝室,放倒在床上,抽去裹在身上的绸巾,关好寝室门然后出去。
    武宗看着这肚子微鼓的女子,果然貌如仙子。
    天亮后,武宗在众美的陪同下吃饭,刘美人低声问昭儿:“昨晚你陪寝,见那些新来美人如何?”昭儿打趣说:“奴家进时已无一人,怎知得新美人如何,想知道去问皇上。”
    连数十天,武宗每日头半夜让新美人侍寝,后半夜就让他宠爱的美人陪寝,终日沉缅于女色之中。众美又逼着武宗带他们去游白洋淀,武宗没办法,只好带领众美和护卫去游白洋淀。
    果然白洋淀名不虚传,只见这里是:平排细浪,水接遥天。芦花飞攒,怪树列千。濠边鹿角,绝经水恋,绿衣桑柘,流流孤村。茅檐傍涧,柳木成林。前临湖泊,后映波心。荷花照水,槐株如烟,凉亭碧槛,阁风动帘。
    游鱼戏藻,八尺虾须。
    武宗看着这白洋淀,到处白帆点点,感叹道:“湖不迷人人自迷,水不醉人人自醉。如此美景,自当及时行乐。”马上传旨,千帆分进,只求美人自乐,不必拘泥。倾刻间,千只帆船在湖中竞争,只是众美都要想在皇上面前显能,把船快划。
    几百只快船已过前去,消失在芦花之中,远远把武宗等人的船抛在后面。
    武宗看着百船争进,湖面上点点红绿,欢声嬉语,龙颜大开。他一高兴也来了情绪,他见水中鲤鱼翻滚,也学渔夫模样,站在船头撒网。竟然网网不空,也打上九网活鲤鱼来,这让武宗更是龙颜大喜,连撒数网。
    突然江心一阵狂风,船摇不止,武宗只顾撒网,一时没在意,被掀翻在湖中。
    “皇上落水了!”侍卫喊声一片。
    “快救皇上!”美女们乱成一团。
    直可惜这几个侍卫不会水,也卟嗵卟嗵往湖里跳,身子一沉就沉入水中。
    在船头的几个会水的侍卫见皇上落入水中,都纷纷跳入水里去救武宗。可是这几个侍卫不管怎么救,总是拖不上来,原来武宗的脚被鱼网挂缠住,动不得。从船上要下快刀,斩开鱼网,这才把武宗七手八脚救上船来。
    武宗爬在船弦,一阵乱吐,肚里的脏水才倒了出来,可是人已经昏迷不醒。
    江彬这时与众美人还在嬉闹,远远把皇上的船只抛在后面,听锦衣卫快船来报,才知皇上落水。江彬吓得赶快划船过来看皇上。
    上了龙舟,见武宗紧闭双眼,鼻端微气,人却昏迷。江彬问一侍卫:“为何不看紧,让皇上成这样?”
    侍卫们不敢说话。
    江彬大怒:“来人!”
    几个锦衣卫上来:“总爷?有何吩咐?”
    “把这几个人拉下去每人责打二十。”
    “是。”几个锦衣卫上去,按倒几个侍卫,扒去衣裤、露出白股,然后用军棍每人打了二十。这一阵惨打,直把这几个侍卫打惨了,白股渗出红血来,染红了船甲板,围在旁观看的美人,吓得扭过头去。
    “江总爷,打完了怎么办?”
    江彬想把这几个侍卫扔到湖里去。这还了得,皇上落水,半天竟然无人下水去救,万一皇上有个三长两短,他的头落地不说,引起宫中争斗可麻烦了。皇上至今无子,皇嗣未立,到时还不乱成一片。所以江彬越想越生气,抓起一个侍卫扔到湖里去,吓得别的侍卫爬在地上直磕头,喊:“饶命。”
    冯督军也过来请求:“江总爷这事也不能全怪他们,还是救皇上要紧。”
    这时有人大叫:“太医来了。”
    江彬对太医说:“无论如何要救活皇上。”
    太医不敢待慢,忙给武宗把脉,站起来告诉江彬:“皇上无事,只是被水呛着,歇几天就没事了。”又开了几付药,让人去抓药配药。
    听太医说皇上无大事,江彬这才松了口气,传令:回京城。
    这使众美大为扫兴,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一路人,谁也不说话,到了豹房,就把武宗抬了进去。
    其实武宗只是被水呛着,加上受了惊吓,到了晚上仍是做恶梦,武宗只觉得像到了地狱,周围漆黑,到处是闪光的绿眼,有个阎王高坐阴殿之上,两边站满各路鬼神,有:青面鬼、绿面鬼、土面鬼、紫面鬼、白面鬼、有掘刀的凶神,有持笔的判鬼。武宗定神一看,这个阴殿:风连殿响,香雾横飞。幽明隔道,神灵有威。就地几旋,漫弥细沙。接阴尘埃,疑团鬼气。须臾看去,心骨俱寒。冷冷飕飕,冥冥晦晦。悲泣有声,地府魂荡。
    武宗正在发呆,浑身抖个不停,忽然从鬼后面走出几个青面白脸的美女来,这些美女,头发散乱,全身素服,虽然狰狞可怕,却又几分丽质,武宗倒不怕起来,他仔细打量了这几个美女几眼,忽然一高兴,叫道:“众姐姐不是皇宫里的娟姑娘、紫仙姑娘、翠花姑娘吗?”你们怎么在这里?”
    这几个美人娇滴滴说道:“皇上,奴婢好想你呀!”这个摸肩,那个揉腰,直把个武宗弄得浑身奇痒无比。可是不知为什么,总是抓不到美人,刚挨上美人的身子,美人像鱼一样又滑掉了。刚想休息,又见几个美人来了,这个抓,那个揉,还有的搂他亲他。可是等他去抓美人时,美人仿佛是一团气体又抓不到,摸不着。
    一连几日,武宗只要躺下,就会梦到过去的美人。这天晚上武宗刚睡下,就梦到了张皇后。武宗见到张皇后大惊,这张皇后几年不见,竟然越发标致了,粉脸娥黛,朱唇细眉,腰细如柳,手肢如玉。白绸白缎,素头素身。只见张皇后给皇上请安:“不知皇上驾到,臣妾这里给皇上见礼了!”
    “哦,原来是御妻呀!这几年不见,你上哪去了,叫朕好想呀!”武宗看着张皇后,口水只流。
    武宗见张皇后要走,一把拉住她的衣裙说:“御妻为何要走,不想与朕临事一回?”
    张皇后头也不回,转身就走,武宗在后面就追。只是像在原地,追不动。忽然武宗见张皇后跳下山崖,武宗站在崖上往下看,崖深万丈,仙气浓浓,他咬紧牙关,纵身一跳,就下了崖去。谁料这里竟是个仙人洞。
    武宗来到洞口,见有个凶神守着洞口,他走过去,那凶神手抓住他的领子,使劲一扔,扔出丈外。武宗一急,抽出腰间宝剑,砍杀了那凶神,这才朝洞里走去。快到了洞里,武宗见张皇后与几个仙女在一起吃酒,他也慢慢走了过去,也要讨酒吃。
    “御妻何不赏朕一酒?”
    张皇后见是皇上,斟上一酒递过,武宗接杯喝尽。喝完了酒又要,一连吃了数十杯酒,大醉过去。等他醒来时,见张皇后与众仙与他躺在一个床上。
    张皇后见皇上醒来,双手一抱,向武宗道喜说:“臣妾给皇上生下一个龙子。”
    “龙子!”武宗大喜,接过孩子一看说:“与朕长得一般模样。长大必是个花帝。”
    “谁要他做花帝!”张皇后夺过孩子转身就跑。武宗在后面猛追。
    “给我龙子,给我龙子!”武宗只是大叫,满头大汗。
    “皇上,皇上!”几个美人叫成一团。武宗一睁眼,见是刘美人、茹娘、昭儿、芸儿等。他吃惊地问:“朕怎么在这里?”
    刘美人说:“皇上你刚才做梦了吧,喊什么龙子?”
    “龙子何在?”武宗起身忙问。
    “那有龙子?皇上是在做梦吧?”刘美人也劝说武宗。没了龙子,又在这里躺着,还有张皇后、娟姑娘、小鬼,哪去了?
    武宗问刘美人:“张皇后何在?”
    “禀告皇上,张皇后已死二年了。”
    听说张皇后已死二年,武宗掉下泪来,他觉得对不起张皇后。这个张皇后出身高贵,受过教育,聪明伶俐,怎么会死呢?
    都是因为生孩子,是他这个皇上逼死了张皇后。
    武宗又问一侍卫:“张皇后死后埋在何处?”
    侍卫说:“埋在西山乱坟岗。”
    武宗大怒地问:“是谁让把她埋在乱坟岗的?”
    “是……”
    侍卫不敢说是皇上你呀,他只好哼哼着。武宗见状大怒:“推出去砍了!”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
    武宗不听,让锦衣卫杀了这个侍卫。杀了侍卫,武宗又把江彬传来,吩咐说:“你去把张皇后的尸骨找回来,按照皇后的礼仪规模葬在皇陵。
    “臣遵旨。”
    果然江彬派人很快找到张皇后的尸骨,这对他们来说不难,当初埋张皇后时,就是他们几个人埋的。很快找到张皇后的尸骨后,按照皇后的礼仪和规模重新葬在明皇陵。这规模确实不小,葬张皇后的这一天,光鼓乐队就排有十里地。三军将官以上载孝帽穿孝服,士兵戴孝巾,白旗林立,五十里以外能听到号声和哭声。武宗听说,已对张皇后有个妥善安排,这才把心放下来。但是武宗这人色心太重,虽然染病在身,对于女色却是终日不断。每日必须十丸还春丹药,御五女才得以安睡。
    所以自落水得病,一直未愈。
    眼看岁末将至,又是一年。按每年的规矩来说,在岁末这一天,皇上必到天坛祭天,祈祷来年丰收平安。
    这天武宗把江彬传到寝室,问江彬“今天岁末祭天如何进行?”江彬说:“祭天是祈求上天的平安和来年丰收,皇上还是亲祭为好。”
    “不去不行么?”
    “去好。”
    这江彬何以如此不顾武宗病体,要武宗祭天呢?原来每年一次的祭天活动,既是祈求上天平安,更是显示势力的机会。
    乘这种机会,江彬可以显示一下自己“天下第二”“一人个之下万人之上”的威风。所以他不肯放过这个机会,鼓动皇上不放弃。武宗为了自己早日康复龙体,也就同意了江彬祭天的安排活动。这天,从午门到天坛,两边三军旗子如林,号声振天,九重曙光,红云缥缈,残星犹在,疏漏烟柳,金殿凤阙氤氲晓香。
    蒋蒋鸾声,万国衣冠,九州车盖,咫尺天颜。文武百官在天坛云集,只等武宗来祭天,又是梁储等人,带领文武百官跪在午门道上,请求武宗不要参拜祭天,多保重龙体,没想到让江彬带的锦衣卫轰走。不一会,武宗乘辇到天坛,刚走上天坛坛池,直觉天地旋转,摔倒在地上。几个太医在天坛池上就地抢救,折腾了大半天才把武宗把回皇宫,这一病就卧床不起。
    本来武宗如果按照太医的意见与众美分住,也没事的,只可惜他听不进去。这天,众美人在刘美人、茹娘、昭儿等带领下来到武宗寝室。
    “奴婢给皇上请安。”
    “平身,平……身。”武宗话音已很弱了。以手示意,让美人坐在他身边。武宗手摸这个,手摸那个,把二十几个美人都摸了一遍,这些是他平生最喜爱的美人。他再也控制不住,搂住她们让侍寝,但终因病体难支,春丹也无用了,撒手去了另个世界。临去之前双手死死地搂住这些美人。两只大腿也死死地压着几个美人,嘴歪眼斜。到了第二天五更刚过,众美人醒来,推了推冰凉的武宗,没有半丝气儿,吓得众美惊叫。
    太医赶来,把脉号脉,哪还有半点动静?只得摇头对江彬等人说:“皇上驾崩了!”
    “妈呀!”众美人听说皇上驾崩放声痛哭起来。
    江彬大骂:“还哭个屁,要不是你们折腾皇上,那里有这么快的事。”他上去拉住茹娘的衣领,打了两个嘴巴,气急败坏地大叫:“推出去把这几个贱货砍了!”立时从外涌进五六个锦衣卫,这几个人把茹娘等美人推出雀宫,在虎崖砍成肉泥,然后又扔到虎崖下喂了老虎。
    这时冯监军提醒江彬说:“总爷,现在皇上驾崩,要紧的是赶快立新皇,而不是与这些臭娘们计较。”
    一句话提醒了江彬,武宗死时才三十一岁,他根本没有留下立谁为皇太子的遗言。如果不赶快确立新皇,让奸党钻了空子,他们就无立足之地了。江彬赶快对冯监军说:“快去把咱们的人找来,商讨个办法。”江彬见冯监军出去,他来豹房找刘美人等。以前他曾与刘美人私通过,他把情况给刘美人一说,吓得她无了主意。
    江彬见刘美人吓得乱了方寸,就告诉她说:“先别怕,鹿死谁手还不一定的,你先去后宫联络一下众皇妃嫔,另外再探一下张太后的意思。”
    这天刘美人来到后宫,见到了李妃、袁妃等人,她走上去对这几个施礼说:“给几位姐姐行礼了。”
    袁妃脸一沉,没好气地说:“唉哟,那阵风把美人吹来了。”
    原来平日里这后宫妃嫔的宠爱全被豹房的美人们占尽了,她们正心中有气,见了刘美人先数落她一顿。刘美人被这几个妃子数落了一顿,她又到别的宫去,同样遭受冷落。她只好进张太后的宫中走去。
    这个张太后,沧州人,成化二十三年选为太子妃。明孝宗即位后,她就被册封为皇后;武宗即位后,她又被遵为皇太后。
    她多次对武宗的荒淫提出劝告,都被武宗当作耳旁风,所以张太后干脆不管朝廷事,一心一意在后宫休养精神。五十多岁的人了,看上去只有三十来岁,仍然是显得高贵而秀质。
    刘美人进了乾清宫,见张太后正在念佛,她不敢惊扰,只得在门外等候。守了半个时辰,宫女告诉张太后:“刘美人求见。”“她来干什么?”
    “刘美人说路过此地,想见见太后。”
    “传她进来。”
    “是。”
    不一会,宫女领刘美人进殿,刘美人赶快跪下给太后请安。
    “皇上可好?”太后问她。
    刘美人不知所措,哼想了半天,才说:“奴婢已有多日不见皇上。”
    “哦,请喝茶。”太后让刘美人。
    刘美人喝了一口茶,小心对张太后说:“不知奴婢是否多嘴,宫中对皇上一直未立嗣多有非议,不知太后以为如何?”
    “此乃天意,到时会顺其自然的。”说完用眼扫了刘美人一下,那意是说,你管得太多了吧。
    刘美人自感无趣,只得起身告别太后,出了乾清宫。回豹房向江彬复命。
    此时江彬已把心腹太监多人召集在雀宫密谋,冯平、张雄、萧敬、李英、张锐等等,这引起太监平日都听江彬的使唤,今日一传,都集中到豹房来议事。
    江彬说:“昨晚皇上驾崩,我们得赶快想办法,不然都免不了干系。”
    冯平说:“干脆咱们把不听话的老家伙全抓起来,总爷做皇上算了。”
    “不行,这会激起公愤。”
    这时刘美人进殿,见了江彬,把脸一沉说:“完了,后那帮娘们对我们很反感。”把如何见妃嫔和太后的情景说来。
    江彬一听大惊,显然如果朝廷知道皇上驾崩的事后,会联合起来对付宦党的。他对冯平说:“你率领锦衣卫包围起后宫,李英到东厂、张锐到西厂,把兵力集中起来,万不得已时拼他个鱼死网破。暂且以静观动。”他忽然又说;“萧敬去通知后宫皇上驾崩。”
    听说皇上早晨驾崩,满朝文武大臣大惊。因为这武宗无子,按祖制要上推到明孝宗。孝宗有二子,即张太后所生,一是武宗,现已驾崩;二是朱厚炜,三岁时死去。这样选皇子就还要再往上推到孝宗之上的宪宗。宪宋有四子,长子已殇;次子朱祐也去世;三子即孝宗;四子朱祐杭,也已去世。这样又只好在朱祐杭的子孙中寻出继承人。朱祐杭长子封为献王,即朱厚熜。
    皇子继承者目标选定,围绕立皇子在宫中展开了更为激烈的斗争。
    这天张太后让人秘密把大学士杨廷和召进后宫,行过礼后,张太后对杨说:“现在我们眼前最要紧的是联合起来,除掉宦党。”张太后之所以敢对杨廷和说这话,一是杨廷和对江彬等宦党不满,二是他也拥护朱厚熜为帝。也正是由于这两上原因,两个一谈即和。
    杨廷和对太后说:“臣有一计,擒贼先擒王,打贼先打首,必先把江彬捕获才可计较。”
    “你有什么办法?”
    “就说太后有事找江彬商议,把江彬诳进宫,乘其不备,一举捕获。”
    “可是我们不掌有兵权,锦衣卫、东厂、西厂是在江彬手中,如何捕他。”张太后又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忽然杨廷和拍脑大叫:“有了,太后宫中不是有文武女官吗?这些人个个武艺高强,足以治服江彬。”
    太后也说:“对呀,我怎么把她们忘记了呢?”原来在明朝,从朱元璋开创时就比较重用武装女官,这些人文武双全。
    夺取政权之前,她们的作用主要是保护皇上、皇后、皇室;夺取政权后,就沿续下来。楚玉本也是皇后身边的女保镖,只因武宗看她长得十分漂亮就生要过去。但和楚玉一块练功的其她姊妹还在,总共有二十多人。这些女保镖个个武艺高强,对付江彬足够了。
    杨廷和见太后同意在宫中逮捕江彬,他双推荐一人可担此重任。谁,他就是王守仁。杨廷和平时与王守仁关系不错,两人深交似友,早对江彬宦党不满。
    太后说:“此人可靠吗?”
    “绝对可靠,朱宸濠造反就是他带兵平的。江彬搜到他与朱宸濠的信件交往,被乘机敲诈,夺走头功,差点丢了命。”
    听到这个情况,张太后深信不疑,她让杨廷和带王守仁到她这里来见一面。果然这天晚上,杨、王二人化装成太监进到后宫。三人密谋到很晚,到第二天仍在密谋。这一切虽然没有瞒过江彬,但江彬不知是何人,只知有两个“女人”进了后宫。
    时间一幌,三十多天过去了。这天太后让人把江彬叫到后宫,江彬带着五百锦衣卫来到后宫。到了后宫,五百锦衣卫被拦在后宫门口,这是宫中规矩,江彬自恃身强力大,不把太后放在眼中,一人进了乾清宫。
    “给太后请安。”
    “起来吧。”
    “不知太后召臣有何事?”
    “请坐下吧。”太后又停了停,对江彬又说:“现在满朝文武大臣均同意立献王朱厚熜为皇权继承人,不知江总兵又有何意见?”
    “既然文武百官俱已同意,臣也就没什么了。”
    “那好。来人!”
    进来一名女官,她是楚玉的师姐叫凤玉,她走到太后跟前问:“太后有何吩咐?”
    “拿下!”
    “遵命!”
    只见凤玉从腰中拔出一把剑来,架到江彬的头上。
    江彬问:“太后这是……”
    太后说:“江彬,你作恶多端,诱惑皇上,陷害忠良,贪污受贿,还有何话?”
    江彬见他身后只站立一个女子,不把她放在眼中,鼻中哼了一下,展开猿臂,要挡凤玉的剑。
    凤玉喝道:“别动,再动小心狗头!”
    江彬不敢动,但身子还想扭,另一只手去袋中摸暗器。这早让凤玉看个清楚,在江彬朝太后打镖时,凤玉伸手在江彬肩上一点。江彬手麻,不听使唤,镖掉落在地。
    太后怒斥道:“还要顽抗,你可知她是谁?她就是楚玉的师姐凤玉,连楚玉都怕她三分,你还行么?”
    “哼,用刀压在人的脖上,算什么?”
    太后对凤玉说:“给他露一手。”
    “遵命。”凤玉收起剑,把江彬一脚踢出一丈开外,江彬爬起,朝凤玉挥拳,两个一来一往,一上一下,在乾清宫对打起来。只见两人如同:虎凤相争,拳起上下,似刀如剑,忽忽喇喇,天崩地裂,黑气盘旋,恶恶狠狠,雷吼风呼,杀气集宫,金光闪烁,紫殿台摇,神毛发竖,一个手浑如铁棒,两眼乱冒凶光;另个脚快敏捷,巧施丹田暗功。
    两人在乾清宫直对打了二十个回合,江彬立感不支,而凤玉越战越勇,令江彬心寒丧胆。只见凤玉一个猛狮掏心,一掌打在江彬心窝子上,江彬爬在地上口流鲜血,向太后求饶。
    凤玉对外说声:“绑了!”立刻进来几个女官,三下五除二,如捆猪一般就把江彬绑个结实,最后押出殿去。
    这时王守仁正在外指挥另些女保镖对江彬五百锦衣卫劝酒,当他们得知江彬已被擒获,此时,王守仁旧部一千多官兵,把这五百锦衣卫缴了械,关押在后宫豹房。
    然后王守仁又带着一千多官兵,逐个把江彬的死党抓获,最后抄了江彬的家。明世宗朱厚熜上台继帝位后,江彬被车裂而死。与他有牵连的冯平在与明军冲杀中被杀,张雄、萧敬、李英也均被斩首。张锐因自首,免了死罪,却不免活罪,发配到边戎为奴。
    刘美人等诱惑武宗被一同斩首,昭儿、茹娘、道姑、芸儿、娟珠等继续侍候新皇,豹房因失火焚尽。
    被刘瑾陷害过的刘健、杨一清等被平反昭雪,杨一清只因年老致仕不允,后因得罪世宗也罢官。
    明武宗统治了的十六年荒淫统治,至此结束。这真是:天子情编,风流不仙。
    遗臭万世,享乐占尽。
    食色嗜酒,性砭香骨。
    乱臣贪宦,宫庭血浅。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武宗逸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返回列表 设置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