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文学 > 天下 > 第八节

第八节

作者:徐贵祥 发表时间:2019-11-07T10:40:21 更新时间:2019-11-07T10:40:29

    (二)

    5

    赵越觉得此刻自己的思想领域里也正在进行着一场无声的拔河,一方是王慧如、郑松林和那个姓钱的副局长。另外一方则是那个一面之交的上尉。自己呢,就是坠在绳子中央的那个红球。无论是地位还是利益的力量,当然也不能不包括晚餐的规格,前者都无疑比后者强大得多,简直不是一个等量级的。更为偏颇的是,前者的进攻已经开始发动了,而后者却联系不上,显然又处于被动的地位。以如此微弱的力量和被动的态势,应该说失败已经是天定的了。

    可是事情又似乎不是这么简单,要不她为什么还要犹豫呢,为什么还会出现反复呢?她惊异地感受到了有一种奇怪的力量于冥冥之中正在通过一种无形的渠道,不动声色地向她渗透过来。这种无形的力有点像气功,柔软如丝,细微如缕,又凝聚成一束坚韧的磁力,丝丝缕缕地包裹着她牵引着她,缓慢,柔韧,但是却不容置疑。

    在四十分钟的时间内,赵越没有能够使自己果断起来。她反而变得优柔寡断了。她觉得她已经不可能用一种轻率的态度来解决上尉的涮羊肉的问题。她仍然需要等待,等待上尉的电话。如果上尉不打电话过来,那她简直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电话!”王慧如从房间里仄出身子,朝赵越喊了一声。

    电话是郑松林打来的--也许是王慧如主动打过去的,他们显然已经聊过一阵子了。想必是在她犹豫不定的这段时间里,王慧如为了万无一失,向郑松林作了手脚。

    郑松林开口便说:“小学妹,我已经安排了要请你和慧如,听说你另外有约,好让我们不平衡啊。”

    赵越对于郑松林的这种腔调很不自在,但仍然媚声一笑说:“我们这些外来的打工妹哪里敢做处长大人赏光之想啊,在北京举目无亲,才给一个朋友打了电话。实在是对不起。说真的,我也很后悔。早知道郑处长如此盛情,打我一顿也不敢另约。简直是罪过。”

    郑松林笑了:“你别甜言蜜语糊弄我,你郑大哥是个老实人,老实人讲老实话……”

    赵越心里好笑,你算什么老实人?王慧如说过,现在有点势力又有点花哨的男人可以分为几种,一种是有贼心没有贼胆,一种是有贼胆没有贼功夫,还有一种是既有贼心又有贼胆还有贼功夫。郑松林就是最后这种人。王慧如为什么说这话,赵越不便深究,但是她在对郑松林的态度上,始终是注意把握分寸的。

    郑松林说,“如果仅仅是我郑松林,尽管我非常希望能和阿妹们共进晚餐,但是我也不能强求于人,老话说强摘的瓜不甜嘛。问题是我还请了钱副局长和马老……马老,是咱们的恩师啊……”

    赵越的心咯噔一下紧了起来。马老是PX技术领域的重要权威,当年马老还在母校执教的时候,从校刊上看见了她的一篇论文,颇为赏识,并且就其中的E-CR参数的运用细节进行了修改。马老于次年调到北京主持一项重点科研课题,又将这篇论文推荐给西德的一家学刊转载,引起西德同行的重视。前年西德同行来华交流学术,马老陪同前往H市,还特意引见了赵越,从而使初出茅庐的赵越声名大振,为赵越此后在PX技术领域崭露头角开辟了宽阔的道路。赵越此次来京,之所以没有主动去看望马老,是因为毕业几年陷入业务奔忙,学术上几乎没有长进,愧见恩师。据赵越所知,马老对于郑松林弃学入仕就表示过不屑和惋惜,而她虽然未入仕途,却跟商界纠缠不清,这显然也是马老那样终身治学的人所鄙视的。

    “马老真的会来参加吗?”赵越有些不太相信。

    郑松林十分确凿地说:“马老亲口答应了,我已经派车去接了。”

    赵越攥着话筒的手出汗了。她现在考虑的已经不是怎样回复那个上尉的问题,而首先要思考的是马老来了该怎样解释近年来学业的荒芜。她的大脑此刻就像一台高速运转的计算机,各种数据经过一番扫描处理,很快就归纳出一个方案。她最后给郑松林的答复是:“马老能来,当然是我们这些做弟子的幸事。其实即使马老不来,跟学兄共进晚餐也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只不过我有点麻烦,正在处理。”

    郑松林说:“我知道了,你约了一个军官先生,相信你能摆平。”

    赵越笑笑说:“当然,无非就是吃顿饭,又不是国宴,我当然不会不识抬举。”

    郑松林乘胜追击:“那我们就搞定了?”

    赵越愣了一下,紧接着就明朗地回答:“搞定。”

    放下电话,赵越不再犹豫了,立即又抱起电话拨上尉。现在,拔河的双方在力量上已经出现了巨大的悬殊。她当然不会因为去见一个萍水相逢的上尉而让德高望重的马老扫兴。也不会因为自己的诺言而叛离整个利益的家族。当马老出现在拔河的一端时,局势便已经不是她自己能够左右的了。她甚至已经无暇顾及信誉了。

    电话打通了,接电话的还是那个稚气未脱的小兵。

    赵越说:“小兄弟,你们连长回来了吗?”

    小兵亲热地叫了一声,“是赵小姐啊,我们连长没有回来。他在等你呢,你什么时候到啊?”

    赵越说:“你这个小家伙,我不是跟你说过我去不成了吗?你怎么不告诉你们连长呢?”

    小兵说:“赵小姐你这不是为难我吗,连长没有回来我怎么告诉他啊?”

    赵越束手无策了。想了想又说:“小兄弟,我现在遇到麻烦了,真的去不成了。你能不能出去找一下你们连长啊?”

    小兵回答说:“不行,我们连长命令我守电话,我不能擅离职守。”

    赵越有些恼火:“你们连长的命令就那么重要?我可告诉你,我是你们连长的好朋友,你今天要是误了我的事,我在你们连长面前告你一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小兵居然笑了起来:“你可别吓唬我。我是在执行连长的命令,随便你怎么告状,连长也不会批评我的。我们连长不会冤枉好人。”

    赵越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灵感,说:“小兄弟你帮帮我,去找你们连长一下,跟他说明我今晚不能去,我改个时间向他道歉。你们连长不是喜欢摆弄电脑吗?我在一个月后从南方给你们连长运两台新品牌来。”

    小兵顿了一下,然后问:“赵小姐你不是开玩笑吧?”

    赵越说:“用你们当兵的话说是军中无戏言,我说话是算数的。”

    小兵似乎来了兴趣,进一步追问:“你给我们连长送电脑,不要钱吗?”

    赵越感到事情有了转机,慷慨回答:“当然是无偿的。”赵越对自己突发的决定并不意外,自她从小兵那里知道了上尉的一些奇怪行为之后,她也在不知不觉中对上尉产生了真正的兴趣。她觉得送给他两台电脑或者也是一种很有意思的投资。小兵如此崇拜他的连长,现在凭空给他的连长挣回两台新品牌电脑,他应该是高兴的。

    可是赵越很快就发现她错了。

    小兵的声调严肃起来:“赵小姐,你认为我们连长会接受你的电脑吗?”

    赵越听出了小兵的弦外之音,一时有些紧张:“怎么,……你们连长不是很喜欢摆弄……你们连长不是……经济不宽裕吗……”

    “赵小姐,我们连长是穷,可是他从来就不接受别人的东西。我们连长的电脑都是自己掏腰包买来的。你要是真的不能来,那你就别来好了。我们连长好心请你吃饭,他并不是想要你的东西。”

    “可是……我是你们连长的……朋友啊。”

    小兵说:“我知道了,赵小姐你肯定是一个很有钱的人,我们连长交不起你这样的朋友。”

    话刚说完,电话就挂了。

    虽然王慧如已经出门,屋里再没有别人,但是赵越还是感到一阵发热。不知道是她的话刺伤了那个小兵,还是小兵的话侮辱了她。

    赵越再一次感到了语言的困难,再一次体验到了人与人之间的巨大悬殊。是的,她是有钱,可是钱这东西在这种场合下变得毫无力量。这个小兵还真难对付,不知道他们是怎样训练出来的,认死理简直就是刀枪不入。在她接触的那些人当中,可没有像这样难对付的人,就连相当高级的保安人员,只要打点得当,总是有办法勾兑的。这一套看来在当兵的面前不灵了。赵越瞅着手机发怔,没想到闹出这么一个结果。她思忖该再打电话过去解释一下。拨号,占线,又要重发,有外线先抢了进来。竟然还是那小兵。

    赵越掩饰说,“刚才不知怎么电话断了。”

    小兵说,“不是线断了,是我挂了。”

    赵越脸益发热了。这当兵的性格,硬是不掺半点含糊。她连忙说:“小兄弟,刚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是PX公司的,我可以帮你们连长买到价格最合理的电脑……”

    “可是你刚才说的是你不来吃涮羊肉了,你让我们连长白忙乎了,你要道歉,可是你用两台电脑来道歉,我想不通……”

    “小兄弟,我当真没有别的……意思,其实我真的很尊重你们连长,……还有你。我只是想帮助你们连长……”

    小兵说:“我想了想,还是要对你讲明白,我们连长并不是真穷。我们连长搞了一个什么专利,北京市奖励他两万元。上次团里让干部给希望工程捐款,我们连长一下子就拿了三千块。剩下的钱都买电脑了。还有,上半年有一个美国教授来咱们部队参观,跟我们连长交上了朋友,我们连长拿出一千块要请他到大饭店嘬一顿。你别以为你是有钱人,可以随便耍弄我们当兵的。我们连长请你,那是看得起你。其实我们连长才算是个有钱人。我们连长说了,谁是有钱人?有钱敢花才是有钱人,在没有钱的时候敢花钱,那叫牛皮……对不起,我讲了粗话。我们都相信我们连长说的,有钱再多只要他不敢花他就是穷光蛋。百万富翁花八千请你吃顿饭也未必算得上阔气,咱们连长花几百块请你吃顿涮羊肉,那是他的气派。咱们连长恐怕认错人了。他以为你是一个很好的朋友,可是我看你不像,你还不如那个外国朋友爽快。那次那个美国教授没有让咱们连长去大饭店,也是在马二羊肉馆里涮的,跟我们连长喝了一瓶二锅头,才花七十块钱,洋教授都喝醉了,OKOK地直叫唤--这可不是违反纪律,我们连长跟外国佬喝二锅头是上级批准的……赵小姐这样吧,你可以来迟一些。我马上叫人去通知连长……就说你有重要的事情,等办完事情才能过来,可能要迟一点。”

    “不,先等等。”

    “就这样了,反正赵小姐你今天一定要来,不然我还是想不通。再见。”说完,小兵生怕她又会拒绝,耍赖皮般地急忙又挂了电话。

    6

    放下电话,赵越好长时间没有清醒过来。她想我这是怎么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差不多就像是在梦里。第一次到北京来,大事办得劈荆斩棘,却被一顿晚餐搅和得昏天黑地。她对于军队的认识是十分有限的,她见过的军人大都是电影或者电视上的形象,那些形象虽然不乏孔武阳刚,但却同电话中的那个小兵和小兵描绘的那个连长似乎相去甚远。小兵捍卫他的连长就像是在捍卫一个领袖。她甚至有点喜爱这个爱憎分明又固执又捣蛋的小兵了。她现在开始在心里揣摩,京西城外的那座军营究竟是个什么样子,那里的人们是生活在怎样一种境界里呢?他们的视野里是怎样的一种颜色?那里的天空是否会有一片湛蓝,是否会飘动着一片温柔的白云?

    还有那个她一直不以为然的马二羊肉馆。也许那条街道的背后就是一片菜地,菜地上生长着秋日朦胧的阳光。也许还会有一条小河,清澈的河水粼光闪动,悠闲自得地流淌。

    赵越的心里倏然涌上一阵无名的烦躁。大学毕业之后,因了所学的PX专业恰到好处地同扑面而来的潮流接上了轨,使她撞上了绝好的机遇,没有为自己的前程花费任何周折,在跨出校门的同时就踏进了商海。这几年几乎全是生活在金钱大厦里的缝隙里,举首不见晴空,低头难寻芳草,没有生活只有日子,委实难为了自己。就连一顿晚餐,也无法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简直连生活的乐趣都失去了--现在她才发现这种生活方式并不令人愉快。

    王慧如抱着一束康乃馨,兴高采烈地回来了。见赵越还在盯着手机发愣,笑笑问道:“尾巴甩掉了吗?”

    赵越依旧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板姐,你知道马老的家吗?”

    王慧如警惕地问:“你要干什么?”

    赵越苦笑着说:“跟当兵的打交道,我们的战略战术还是不行。我不仅没有把敌人打退,反而让敌人俘虏了。你能不能带我到马老家里先去一趟……”

    “什么意思?”

    “我……我想先去拜访一下老人家,晚饭我……还是要去见那几个当兵的。”

    王慧如顿时把脸沉得阴气浓重,火气很大地说:“赵越你是不是发烧了?”

    赵越叹了一口气说:“我可能真是有病了。”

    王慧如把鲜花往沙发上一扔,气也不是,恼也无用,想了很大一会儿才无可奈何地说:“好吧赵越,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强你,今晚这顿饭,你愿意到哪里吃就到哪里吃。马老那个地方你是得去一下,我告诉你路线,你自己去,带上这束花。郑松林那我会帮你圆场的。”

    赵越抬起头来,有些意外地看着王慧如,不敢相信她竟然变得如此通融。事情在瞬间变得简单了,赵越反而从心里涌上一阵歉疚,觉得很对不起王慧如。

    “板姐,你看这事让我搅和的……你算是帮我解决了一个大难题。”

    赵越充满感激地看着王慧如,不过这种真情的流露赵越不会让它持续很长,她很快便调整了情绪,脸上飘上俏皮的笑容:“这样也好。今晚如果我陪你去见郑松林,是你欠了我一笔。现在你帮了我一下,反倒成了我欠你的了。你毫毛无损就赚了我一个人情,看来有生之年我还得为你无偿地奉献一次。”

    王慧如淡淡一笑说:“得了便宜还卖乖。不过有一点我得提醒你,别把人都想得那么不上品位。你今天绕来绕去,无非就是要绕开郑松林。这有点过份了。郑松林怎么了,他再不讨人喜欢也不是强盗,人家毕竟是国家机关的处长,对你对我都是天高地厚的。你今天的表现,确实有点不地道。”

    赵越说:“板姐你想多了。我哪里是什么要绕开郑松林,我实在是骑虎难下啊。这样吧,我给郑处长打个电话,解释一下。”

    王慧如说:“愿意打你就打吧。嘴巴放甜点。”

    赵越冲王慧如眨了眨眼,嘻皮笑脸地说:“我先给他灌五百毫升蜜。”然后就抱起电话机噼哩啪啦地揿了一阵子。电话接通了,赵越以极其亲切温柔的声音向郑松林问候并且致谢,在一番甜言蜜语迷魂汤的灌溉之后,赵越坦诚地说明了她和某上尉预约晚餐的过程和她目前所面临的难题,委婉地表达了她对郑松林的歉意甚至是对自己处理不当的后悔。

    在赵越解释的过程中,电话那端始终沉默,直到她说完之后很长时间,听筒里才传来一声不带任何感情的问询:“你的意思是不是今天晚上你不参加我们的活动了?”

    赵越心里一紧,不由再次调整了音调,妩媚地说:“我觉得今晚这样的公共场合我参加不参加并不重要,我跟学兄相见相处来日方长,咱们不是约定下次来北京你带我去爬长城吗……如果学兄能够谅解的话,我今晚就失礼了……”

    赵越很为自己的这番话得意。这里面既没有把话说绝,又不缺乏柔情蜜意,而且还有一些美妙的信息不动声色地暗示了过去。她的主意事实上已经很明确了,她说的是“如果学兄能够谅解的话,我今晚就失礼了”。如果郑松林死乞白赖,那么她还将继续软硬兼施不断发起柔软的进攻,直到郑松林完全“谅解”为止。

    出乎意料的是郑松林并没有死乞白赖,甚至没有表现出丝毫的遗憾和挽留的意思,而是很有礼貌地说了一句:“赵越,别为难了,你去吧。”

    然后那边就把电话轻轻地挂上了。

    嘟嘟嘟的盲音像一条颤动的小河,从赵越的心里凉丝丝地流过。举起双目,王慧如正坐在沙发上微笑地看着她,那笑容里隐隐约约地包含着幸灾乐祸的意味。

    沉默于是出现了。赵越忽然觉得一阵空虚,心里生出一种难言的滋味。扪心自问,之所以把事情弄到这个地步,起缘不就是因为自己对郑松林有那么一点……那种感觉吗?可是干嘛要强调那样的感觉呢?王慧如的话没有说错。郑松林并不一定就对你有非份之想。就算有点意思,君子好逑也无可厚非嘛。人家起劲地赞美你是因为你需要赞美,人家做个要拥抱的动作或者表达个亲近的意思,或许只是出于一种礼貌,甚至也是为了满足一下你的虚荣,干嘛要那么神经过敏自作多情?长期游刃在PX技术领域并且由PX技术引导进入贸易空间,赵越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大千世界纭纭众生奔波忙碌,大都是为了解决一个问题,那就是人际问题,人际决定利益分配。自己在交际场合里一向有大将风度,怎么偏偏在今天马失前蹄了?

    现在问题倒似乎是简单了,以目前形成的局面,也已经不允许赵越回过头来再选择了。她不禁在心里为那个上尉感到庆幸,在这一轮拔河里,他以无法抗衡的劣势,居然轻而易举地战胜了强大的对手。

    随后,赵越进入了包装状态。选择着装在赵越是一项十分重要的工程,见什么人穿什么衣服,在什么样的场合穿什么衣服,这对一个人的审美品位是一种严峻的检验。服饰的选择恰到好处了,人的自信也就会应运而生。倘若衣服的格调与交际的氛围不融洽,进场便先怯阵三分。穿错了衣服甚至比说错了话还要糟糕。见马老穿什么衣服她是胸有成竹的,学生在恩师面前,当然要庄重得体,但是年轻的女学生在年高的父辈面前也不至于要穿得老气横秋。赵越挑选了一身淡绿色的羊绒套裙,颜色和款式都显得高贵且不夸张,端庄之外又跳动着新鲜的活力。穿在身上,自我感觉也很好,柔软细腻,隔着薄如蝉翼的内衬,轻轻地摩挲着肌肤,与身体融汇出清爽的感觉。至于化妆,对于赵越来说就简单了,对着镜子似乎是不经意描绘几分钟就算完事。她就有这个本事,放下镜子转过脸去,只会让你觉得她更加漂亮更加光彩照人了,却不会看出她是化过妆的。对于自己的成色赵越比任何人都清楚,她化妆不是为了掩饰或者夸张自己,而是为了更加真实清晰地表达自己。

    焕然一新之后,赵越又将牛仔服装进包里。这是为了见那几个当兵的所作的准备。在那个所谓的马二羊肉馆里,穿着不宜过于华丽,虽然是上千元的名牌,但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这套衣服穿在身上,既不轻佻也不扎眼,多少还可以掩饰一下自己形象的优势,将与那里粗矿豪放的风格浑然一体,从而在心理上减轻军人们尤其是女军人们的压力,使大家能够迅速缩短陌生的距离,水乳交融。

    在赵越换装打扮的整个过程中,王慧如始终坐在沙发上冷眼相观,直到赵越拿起电话向总台要车,这才站起身子将那束鲜花放在赵越面前的茶几上,阴阳怪气地说“:晚上十一点你还不回来,我们就可以认为你阵亡在拥军的前沿了。”

    赵越停住拨号的手,笑了笑说:“用你一句话说,别把人想得那么不上品位嘛。”

    王慧如也笑了,说:“那我们就拭目以待。”

    7

    车子很快就要定了。

    新的意外发生在赵越快进电梯时,王慧如风风火火钻出房间,大呼小叫吆喝赵越接电话。

    赵越犹豫了一下,疑疑惑惑地回到房间,抄起电话,先是没有动静,喂了几声,一个浑厚的男中音才出现,劈头就是一句:“丫头,你们到北京来也不来看看本官?”

    赵越吓了一跳--“哈,是于副市长。”

    于副市长是赵越心目中形象颇佳的一位政府官员,此人四十刚出点头,已是正厅级常务副市长了,正是仕途看好的年龄,因此自我约束特别严格,在H市有冷脸市长之称,用商界的话说就是特别“板正”,是一块攻不破的堡垒。风传他曾经发出过“如果说中国只剩下最后一个不受贿的副市长,那肯定就是我于江山”的豪言壮语。

    因为业务关系,赵越多次秉承公司老总的旨意,去向于副市长进行“腐蚀”活动,所谓的“腐蚀”就是拿女孩子的笑脸去熔化于副市长的冷脸。刚开始的时候于副市长确实刀枪不入,即使是对赵越这样鲜花盛开的美丽笑容也冰冷如常,但是效果还是有的,至少不像训斥那些老总们那样训斥她。当然也不可能就给她一些额外的优惠,照样是板板正正,有的呈件批了,有的呈件驳回,该办的办了,不该办的不办。

    前几次公司没敢明目张胆地表示意思,后来老总去意大利出差,带了一双皮鞋回来,让赵越捎给于副市长。赵越气短心虚地进了于副市长的办公室,把装在公文包里的皮鞋扔在沙发的角落里,却没有勇气提及,只是东拉西扯地磨着于副市长对一项工程表态。于副市长不置可否,她也就不了了之,反正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可是没等她走出市政府大门,门卫便把她堵了回去,说于副市长要她再到他的办公室去一趟。她当时吓坏了,暗想一定是东窗事发,少不了要挨一顿臭骂。等她重新回到于副市长办公室门口时,于副市长正在同她的老总通话。于副市长对着话筒说,“你小子认识我几年啦?哦两年,认识我两年你还来这一套,那你就是狗眼看人罗。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一双皮鞋就打发啦?老子不收便罢,要是开了戒,少说也得收个百儿八十万的,你送得起吗?什么领导?你把老子看成是王宝森了。我知道你们这些王八蛋是怎么想的,你们商界不是有一句话吗,你们不是要把当官的当牲口喂吗,喂饱了好让你们骑在背上是不是?啊,是有人吃这一套,可是姓于的不当你们的牲口。感情?什么感情?你摸着胸口说,老子下台了你还有没有这份感情?老子手里的这支笔不管用了你还送不送?你小子有种你自己来送,我好烟好茶款待你。你敢不敢?”

    那天赵越第一次见到于副市长说了那么多的话,说到后来于副市长站起来了,一米八多的身躯像是一座山一样堵在窗前,把话说得咬牙切齿。赵越骇出一身冷汗,心想,于副市长打完电话就该骂她了。不料于副市长扣上电话之后先点了一根烟,又灌了一口茶,再看看她,然后才慢悠悠地说:“丫头,你把东西忘在这儿了,拿走吧。”她当时感到无地自容,嗫嚅地说:“我……我……”于副市长挥了挥手说:“去吧。”

    自从那次之后,赵越就再也没有去过于副市长的办公室,但是于副市长的形象却像大树一样长在了她的心里。有地位、有权威而不污浊,事业有成又两袖清风,那委实是一个值得尊敬的男人啊。赵越北上之前也听说过于副市长在中央党校进修,但没想到他会亲自打电话来。

    于副市长说:“丫头,我现在在当学生,被管得好紧啊,一个多月没有喝酒了,馋得很呢。你们也不给我解决点实际困难?”

    赵越连想也没想,对着话筒欢笑着说:“给于市长解馋,这个客我们请定了……于市长,您不是在逗我们吧?”

    电话那边哈哈大笑:“我这么大个副市长,还跟你们儿戏吗?我听王慧如说了,今晚本来是郑处长请客,正好今天晚上我们是自由活动,机会当然是再好不过了。要是我一个人呢,脸皮一厚也就蹭上去了,可是我还有几个同学啊,省外办的刘主任,交通厅的蓝副厅长,黄城地区的温书记,我可是还欠他们的,他们出去打牙祭也都是带上了我。我刚才跟王慧如商量了一下,今晚我请客,但是由威尔斯集团买单。谁让你们都是腰缠万贯呢。我这个穷学生也腐败一下,敲你们一杠子。”

    赵越立即响应:“既然于市长您赏光,那就不用威尔斯集团买单了,我做东。”

    “呵,那可不行。就让王慧如买单。本官为他们威尔斯集团还是做过一些好事的,给我撑个门面还是有理由的嘛。”

    这时王慧如在背后捅了赵越一下:“跟于市长敲定,五点钟以前,我们赶到党校接他们。”

    8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王慧如和赵越便投入到紧张的筹划之中。王慧如跟郑松林通了话,郑松林对于角色转换完全同意。这些人聚在一起,当然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由谁作东就变得无足轻重了。王慧如提出,鉴于今晚出席宴会的人员之多,规格之高,分量之重,晚餐宜在四星级以上饭店进行,消费标准应在人均五百元以上。但赵越却认为,于副市长一拨子人是党政官员,比较注意形象和政策约束,尤其是还有国家部委机关的局长,彼此不是十分熟悉,这些人坐在一起互相之间往往会有戒备和试探心理。标准如果过高会使他们产生心理压力。再说还有马老,马老是学界权威,太奢侈了会引起他的反感。反而弄巧成拙。因此赵越提出晚餐不宜定在高级饭店,中档偏上一点就行了,譬如在北海渔村、帅府山庄和傣家楼这些地方,乍一听名声不是太震耳,订上豪华包间,又有特色,人均消费在二百元左右。数字上看似低了,但是可以在酒水上作点文章。客齐后因势利导发动各路神仙自己找感觉,争取喝XO,实在不行就上极品茅台。至于餐后活动暂时不定,就看临场发挥了。相信凭借两位公关高手的手段,能把晚餐的气氛推向高xdx潮,情绪调动起来了,玩什么都是水到渠成的事。

    王慧如将两手合在一处,食指顶住眉心想了一阵子,觉得赵越的话有道理。然后两个人就开始分头落实。王慧如负责调度车辆,联系客人接头方法,赵越则分别给几家饭店老总打电话,详细咨询饭店设施、服务样式以及菜肴品种特色来源等等。最后将晚餐确定在中天饭店龙虎厅。

    赵越是在前往党校的路上才幡然想起上尉的。想起上尉之后,赵越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打电话。这一次是没有什么含糊的了,只要电话打通了,不管接电话的是上尉本人还是那个小兵或者其他的什么人,她都要明确而且强硬地通知他们,今天晚上本小姐是绝对去不成了。给予谅解,以后再道歉或者解释,倘若不能谅解,那就是谁也没有办法的事情了。如果说在前几轮拔河中上尉屡次侥幸占了上风,那么,当于副市长这个庞然大物出现之后,区区几个当兵的,而且还仅仅是萍水相逢的关系,当然是不在话下了。在赵越的心里,于副市长的分量沉重如山。这绝不仅仅因为他的地位,而且还重在他人格的力量。如果说还要在赵越心里拔河的话,于副市长一个人就能拔动一个团。

    眼看快到党校了,赵越在心里已经打好了腹稿,简捷而不乏情感。她相信她能够以真诚争取到上尉的理解和同情。只要过了今晚,她会加倍补偿她给上尉制造的难堪。

    可是糟糕的事情偏偏又发生了,赵越一连拨了四次,对方电话不是总机占线,就是分机占线。几个回合下来,赵越已是一身冷汗。

    车子就在这会功夫绕过颐和园,径奔党校北门而去。远远的,赵越依稀看见于副市长的身影出现在大门西侧传达室门口,一丝绝望顿时从她心里掠过--看来再也没有机会给上尉打电话了,往下她的任务就该是陪同首长们招呼客人们了,那需要左右逢源滴水不漏,那是连一个细节也不能马虎的。至于那些当兵的会怎样失望怎样奚落他们的上尉,她就顾不了那么多了。她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上尉先生,实在是对不起了,本小姐今天是要做一个背信弃义的人了。只求你不要把我想得那么糟糕,我确实不是存心要耍弄你们。

    车子停下的一瞬间,赵越便恢复了常态,漂亮的脸蛋上立即出现了春风般盎然的美丽笑容,拉开车门向于副市长奔了过去。

    于副市长握着赵越的手,神采焕发地笑道:“丫头,我们在北京见面,是你的荣幸还是本官的荣幸?”

    赵越说:“当然是丫头的荣幸。”

    于副市长说:“我看我们两个都很高兴,而且是真高兴。说明你这个市民当得不赖,我这个副市长当得也不赖。不过本官今天可要勒索你们了,给我们弄顿酒喝喝。”

    然后张开双臂,一只手拉着赵越,另一只手引导向前,介绍刘主任蓝副厅长温书记等人。再然后众人就谈笑风声地上了车。

    轿车在中天饭店的门口停下,王慧如早已恭候在大厅里,蝴蝶一样迎出门外。随着于副市长一行的到来,郑松林和钱副局长也从车场出现了,一番介绍寒喧之后,鱼贯进入大厅。

    人数基本上是原计划的,只有德高望重的马老因为临时原因缺了一席。

    大厅里金璧辉煌,室内有园,廊徊花香,灯泉映辉。于副市长昂首挺胸,旁若无人左顾右盼,上楼之前突然停住脚步,扭过头去问王慧如:“王老三,看来你今天真是要让我们腐败一次啊?”

    王慧如笑容可掬地说:“吃了虎胆我也不敢拉首长们下水啊。薄酒一瓮,小菜几碟,给首长们打打牙祭而已。”

    于副市长哈哈一笑:“你这个滑头,我看你这个薄酒不薄小菜不小。据本官所知,中天饭店人均最低消费是二百五,今天来的都是厅处以上的级别,你总不能让我们都当半吊子吧?不当半吊子,标准往上走一点就是三百。我们八个人加司机,三九两千七,再加酒水,当然也是高档酒水罗,没有四千抉你王老三结不掉帐。我可是跟你有言在先,我们几个当学生的埋头背了半个月的书吃了半个月的食堂,今天出来就是为了吃肉喝酒解解馋,你搞个花架子华而不实吃不过瘾不说,当着国家机关的钱局长郑处长的面如此奢侈,你是在影响本官的进步哦。”

    王慧如的脸色微微红了一下,仍然明眸荡漾地说,“于市长啊,你看老百姓难当吧,咱们请的既有父母官,又有京官,重要的是还有父母官的同学。咱们就算是小字辈的孝敬父母,总不能到街头吃大排档吧?”

    于副市长假装糊涂地问:“为什么不能吃大排档?你问问我这几个当官的学友,我们星期天凑份子润肚子,哪一次超过了二百元?你再问钱局长,他们下基层什么时候敢进三星级饭店?”

    富富态态的钱副局长连忙接茬:“是啊是啊,都是自己人,真的不用摆谱。其实就是凑个气氛老同志新朋友喝点酒聊聊天,这里消费是高了。”

    于副市长笑哈哈地看着王慧如说:“吃了顿饭,有人写我的匿名信我可是饶不了你。”然后把大手一挥:“我看这样,咱们转场,王慧如你准备五百元,我们就到对面的川菜馆,大鱼大肉,再来几瓶二锅头,喝他个天翻地覆慨而慷。反正我们刚刚考完试,索性放松一下。不过王老三你得给我弄精制二锅头,普通的本官不喝。”

    说完又左右顾盼:“各位大人同意于某的方案否?”

    众口一词均表示没有意见。

    形势于是急转直下。一帮子党政企又跟着于副市长挪动屁股,跨过马路,在对面的川菜馆二楼排定了座次。按照郑松林的提议,男女穿插,王惠如挨着于副市长坐,赵越当然就挨着钱副局长坐。众人又一致推举级别最高的于副市长坐在首席。于副市长简单地推辞了一下,也就心安理得地坐了下去。不过,坐下去之后又站起来,伸手把自己面前象征一号位置的孔雀杯换到了钱副局长的面前,说:“哪里是头座?首都的官员坐在哪里,那里就是主席台。”

    这个动作做得既巧妙又得体,给了钱副局长一个灿烂的面子。大家都很快乐。

    于副市长说:“王老三你不要有那么多花花点子,我们今天来的都是梁山好汉,当然不是造反的好汉,我们是喝酒的好汉,今天除了喝酒,其它一概免谈。”

    于副市长的几个同学也都响应说,“该出手时就出手,今晚放松地喝顿酒。”

    钱副局长刚进来的时候笑得比较勉强,但因座位排得比较理想,笑容也渐渐生动起来了,乐呵呵地说:“老于这是对我特殊照顾了,左有市长,右有市花,我钱某占尽了天地风光,今晚要畅饮一番。”

    因为简单,所以就迅速,几碟凉菜很快就上来了,都是家常的普通菜。经过于副市长的战前动员,大家的情绪空前高涨。

    只有赵越偏偏在这阵子功夫上了心事,终于轻松地坐下去之后,尽管她的脸上依然笑容嫣然,可不知道是怎么了,心里竟让上尉又钻了出来。有几个问题在此时势不可当地烦恼着她,上尉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恐怕他们已经等得焦急了。上尉将怎样向他的朋友解释自己的爽约呢?他的朋友们在心里又是怎样地看待那个未曾谋面的赵小姐呢?她似乎能够看得见那些清贫而又认真的军人们,他们可能正在谈论着她,他们一定会善解人意地安慰上尉,而这种安慰也一定是以对她的不屑和鄙视作为铺垫的。很难说他们在心里已经把她想象成什么人了。可以肯定,她已经伤害了他们每一个人。

    可是,不容她多想,这边的活动已经正式开始了。于副市长端起酒杯,满面春风地准备致词,却在突然间又停住了:“咦,丫头,怎么脸色不对?”

    赵越吃了一惊,紧急换上笑容;“没有哇,我挺好的。”

    恰在这时,她的手机非常不合时宜地响了。一瞬间赵越愣了一下,但立即就涌上一个惊喜的预感。她的脑海快速地处理了一串数据,面带难色地看了看于副市长,说:“对不起各位首长,我要处理一个小事。”

    于副市长打趣道:“看样子需要回避。你出去打吧。甩不着太着急,悄悄话尽管说够。不要担心喝不到酒,我们等你回来才开席。”

    赵越并不解释,只是赧颜一笑,便轻盈地飘出。

    电话果然是上尉打来的。上尉说,“我一直在外面,不知道赵小姐另有安排。刚才通讯员才跟我说,他软硬兼施还是把赵小姐拉过来了,我觉得有点强人所难了,我已经批评了他。”

    赵越的心里顿时一阵感动。好一会儿还没有回过神来,心想这个当兵的,还真够善解人意呢。便说:“你也不要批评他,我很感谢你们对我的盛情。”

    上尉说:“盛情谈不上。我们当兵的待人真诚倒是真的。不过这样也好,听说你最终还是决定跟我们这些大兵共进晚餐,我们很受鼓舞。但愿不要耽搁了你的重要事情。你什么时候能到?”

    赵越心里一沉,坏了,他们还在等待她呢,这可怎么办?愣怔片刻才硬着头皮说:“都怪我安排得不周密,你们好心好意请我吃饭,我却一再反复,弄得大家心里不痛快……请你原谅我,我又遇到了事,我……”

    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赵越实在有点说不出口了。

    电话那边也突然寂静一片。赵越揣摩上尉可能会发火,她希望他发火。可是没有。她听见上尉似乎是牙疼般地哼了一声,又过了几秒钟之后,才传过来低沉地问询:“赵小姐你是说你还是不能来?”

    赵越没有回答。

    电话那边完全明白了,一阵咯咯吱吱的绞线声过后,浑厚的男中音才热乎乎地扑了过来:“好吧,赵小姐你先拣要紧的事情办吧。来不了就不要勉强了。我们只好下次请你了。”

    压在赵越心头的一座大山轰然倒塌,轻松的感觉像是春风一样掠过紧张了一个下午的心扉,她心里一热,很有情感地说:“可是,你已经安排了……我让你难堪了,实在是对不起你……”

    “没关系,我会跟我的战友解释的。订过的饭我们还照样消灭,我代表你多喝一杯酒就是了。”

    赵越突然想起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坏菜,你要请你们政委出席,你请他了吗?”

    电话那边传来嘣的一声脆响,略有停顿之后才似乎明白过来:“哦,你说的是那档子事啊。哪有什么政委,我手下倒是有个郑伟,郑州的郑,伟大的伟。就是跟你通电话的那个兵。怎么样,他够难对付了吧?今晚我要代表你收拾他一顿。”

    赵越这才又放了一次心,苦笑着说:“不,那是一个挺可爱的家伙,你可不能收拾他。你们这些人都给我一种……不同寻常的感觉,都太让我……说真的,我是真的很想跟你们在一起。请相信我说的是真的。”

    上尉说:“我相信。我们以后总是可以见面的嘛。朋友就是朋友,远隔万里也是朋友。这样吧,赵小姐,就这么定了。这一次就免了,下次到北京来,请你一定先打我个招呼,咱们的羊肉早晚还得涮一次,挂电话吧。”

    赵越无语,眼眶里忽然一阵潮热。

    “赵小姐,别惦记我们这边了,咱们分头行动吧。你在听吗?”

    “我……在听。”

    “放电话吧。”

    “可是……我真的……”

    “赵小姐,我们已经是朋友了。朋友之间应该是互相理解的。请你也相信我是真诚的。我先挂了。”

    赵越仍然一言不发,静静地等待耳畔的盲音。她不由迷茫起来。上尉不仅没有发火,甚至没有丝毫责备她的意思。这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一阵强烈的负疚感从心中最温柔的地方涌出来,并向她宽广的情感世界无限蔓延,这种感觉像清澈的河水,冲洗了覆盖在心灵上的各种包装,那种叫做真诚的情愫脱颖而出冉冉升起。哦,真诚,在繁华和富足的重重包围之中,真诚尤其显得重要。

    赵越浑身难受了。是的,还有什么比真诚更加重要呢?在这种特殊的感受之中,她霍然想到,如果不负真诚的话,即使现在赶去马二羊肉馆,也应该算来得及。

    她刚往回走两步,就被这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她顿了顿,下了什么决心似地才要抬手推包厢的门,就听见王慧如在里面叫:“赵越你还有完没完?首长们可都在等着你开席呐!”

    赵越猛丁停住了手,她能掂量出这句话的内涵和份量。

    她踌躇起来,沉吟着,手就那么轻轻地落在门上。


书籍 【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返回列表 设置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