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好书呀 > 现代文学 > 秦腔

秦腔

发表时间:2020-05-15 22:35:40 更新时间:2020-05-15 22:44:25 点衰此书 点赞此书 放入书架
秦腔
  • 分类:现代文学
  • 作者:贾平凹作品集
  • 状态:全本
  • 阅读:
  • 点赞:
《秦腔》是贾平凹的第12部长篇小说,该小说入选“新中国70年70部长篇小说典藏”。内容涉及其家乡陕西省丹凤县棣花镇的故事。作品以细腻平实的语言,采用“密实的流年式的书写方式”,集中表现了改革开放年代乡村的价值观念、人际关系在传统格局中的深刻变化,字里行间倾注了对故乡的一腔深情和对社会转型期农村现状的思考。书中大部分人和事都有原型。贾平凹称“我要以它为故乡竖一块碑”。以一个陕南村镇为焦点,集中表现了改革开放中乡村的价值观念、人际关系和传统格局的巨大而深刻的变化,被称为“一卷中国当代乡村的史诗”。书中写到了中国农村生活20年来变化中的种种问题,比如为什么有大量农民离开农村,农民如何一步步从土地上消失等等,同时加入了作者对当今社会转型期农村各种新情况的思考和关注.....
如果你不是陕西人可能无法理解陕西人对秦腔的感情,可即使你是陕西人如果你没出过陕西你不一定会了解陕西人。陕西位于中国的西北部是西北五省之一,可能除了近两年的正龙拍虎外陕西没什么能叫得响的东西。陕西人给外地人留下的印象很模糊,几千年来陕西人一直无法摆脱汉唐遗风,他们总觉得自己是生在皇城跟下的人,他们觉得西安就是全世界最
好的城市,即使出门打工也不会轻易的出省。贾平凹笔下的清风街就是丹凤县和商州区交接的棣花镇,在陕西像这样的村落太多太多。我的老家位于宝鸡扶风县一个叫两寺头的村子,由于我的爸爸在19岁就从农村出来了,关于农村的记忆仅限于小时候一两次的小住。那时候我总记得农村的房子是古朴的,总有些老头端着苞谷珍在自己门前和旁人谝闲传,偶尔收音机里传来一两声的秦腔。
《秦腔》以两条线展开,一条线是秦腔戏曲,一条线是农民与土地的关系。这两条线相互纠结,在一个叫清风街的村庄里演变着近三十年的历史。清风街有白家和夏家两大户,白家早已衰败,但白家却出了一个著名的秦腔戏曲演员白雪,白雪嫁给了夏家的儿子。夏家家族两代人主宰着清风街,而两代人在坚守土地与逃离土地的变迁中充满了对抗和斗争。三十年里,清风街以白、夏两大户以及芸芸众生的生老病死、悲欢离合,真实而生动地再现了中国社会大转型给农村带来的激烈冲击和变化,加上农民与土地之间的难舍情怀,土地的流失,清风镇上人们的勾心斗角,给农民带来的心灵惊恐和撕裂。
贾平凹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的长篇小说《秦腔》,就是一部史诗般的小说,书写了被现代化、城市化趋势冲击下的当代中国农村。贾平凹用他那“密实的流年式的书写方式”,细腻地描画出当代中国农村里的价值观念、社会发展、人文环境和历史转型给农村带来的震荡和变化,用沉重厚实的笔触谱写了一首严酷、悲凉的农村挽歌。在小说的后记中,作者写一个叫棣花街的陕西村镇,那是作者的故乡。由于自己的家乡,作者深刻地体会到转型期农村巨变过程中存在的严重问题。面对着农民与土地联系的割断,面对着村民和农村存在的陌生感,面对着正在消逝的农耕乡村,作者对故乡的感情如决堤的洪水般强烈。于是作者打算“以这本书为故乡树起一块碑子”,对逐渐失去记忆的乡村起一种“忘却性”的怀念,对故乡倾注一腔深情。
贾平凹对秦腔钟情是从很小的时候就在心里有了熏陶。三岁记事,他就骑在大伯的脖颈上看戏六岁懂事,自己趴到台角上,听那花旦青旦唱悲戚戚的调子,不觉得就泪流满面,常常挨了舞台监督的脚瑞还不动弹。正月十五,三月三,端午中秋寒食节,是秦腔牵着他由春而夏而秋而冬。从秦腔里,他知道了奸臣害忠良,知道了小姐思相公,知道了杨家将的英武,知道了白娘子祝英台的痴情,秦腔故事是他道德启蒙的第一课,也在他感慨世事时引用得最多。
在贾平凹的同名散文《秦腔》中曾讲过“秦腔原来是秦川的天籁,地籁,人籁的共鸣啊!”,“广漠旷远的八百里秦川,只有这秦腔,也只能有这秦腔,八百里秦川的劳作农民只有也只能有这秦腔使他们喜怒哀乐。秦人自古是大苦大乐之民众,他们的家乡交响乐除了大喊大叫的秦腔还能有别的吗?”可见秦腔在小说中是一种地域性的象征,也是秦人农民的象征。
《秦腔》部分章节书摘:。要我说,我最喜欢的女人还是白雪。。喜欢白雪的男人在清风街很多,都是些狼,眼珠子发绿,我就一直在暗中监视着。谁一旦给白雪送了发卡,一个梨子,说太多的奉承,或者背过了白雪又说她的不是,我就会用刀子割掉他家柿树上的一圈儿皮,让树慢慢枯死。这些白雪都不知道。她还在村里的时候,常去包谷地里给猪剜草,她一走,我光了脚就踩进她的脚窝子里,脚窝子一直到包谷地深处,在那里有一泡尿,我会呆呆地站上多久,回头能发现脚窝子里都长满了蒲公英。她家屋后的茅厕边有棵桑树,我每在黄昏天爬上去瞧院里动静,她的娘以为我偷桑椹,用屎涂了树身,但我还是能爬上去的。我就是为了能见到她,有一次从树上掉下来跌破了头。清风街的人都说我是为吃嘴摔疯了,我没疯,他们只知道吃嘴,哪里晓得我有我的惦记。窑场的三踅端了碗蹴在碌碡上吃面,一边吃一边说:清风街上的女人数白雪长得稀,要是还在旧社会,我当了土匪会抢她的!他这话我不爱听,走过去,抓......
《秦腔》最新章节:故乡,有许多是做了的不一定说,说了的不一定做,但我是作家,作家是受苦与抨击的先知,作家职业的性质决定了他与现实社会可能要发生磨擦,却绝没企图和罪恶。我听说过甚至还亲眼目睹过,一个乡级干部对着县级领导,一个县级干部对着省级领导述职的时候,他们要说尽成绩,连虱子都长了双眼皮,当他们申报款项,却惶了还再惶,人在喝风屙屁,屁都没个屁味。树一块碑子,并不是在修一座祠堂,中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渴望强大,人们从来没有像今天需要活得儒雅,我以清风街的故事为碑了,行将过去的棣花街,故乡啊,从此失去记忆。。.....本页提供秦腔全本免费在线阅读,喜欢的书友可点击【ctrl + D】收藏此书
更多简介↓
  • 相似题材作品
  • 无相关信息
  • 读者朋友
    • 本站立足绿色健康的阅读环境,如果你发现本书包含有色情、反动等不法内容或者本书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反馈给本站....
      读者分享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