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背景 > 第三章

第三章

作者:肖仁福 发表时间:2021-01-15 23:09:16 更新时间:2021-08-20 21:20:13

    两天后的下午,秦时月在办公室备课,有人喊他接电话。

    秦时月一年四季待在学校,跟外界几乎是绝缘的,没有几个人与他有往来,如今听说有电话找他,想破头也想不出是谁。不过他还是放下教案,去了校办。

    电话是东方白打来的。

    秦时月说:“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东方校长。”东方白说:“给你打电话就紧张了吧?”秦时月笑道:“我紧张什么?领导心中有我,才找我呢。”东方白说:“秦老师也学会说漂亮话了,看来这时代的确在进步啊。”秦时月说:“校长别夸我了,是不是要我埋单?”东方白笑道:“秦老师不愧为知识分子,不言自明。我跟你说吧,我已经在通天楼订好包厢了,你快来‘放血’。”

    放下电话,秦时月就飞速下了楼,往校门口直奔。到了那栋新建的图书馆楼前,才发现口袋里只有200元零花钱,只得转身走回头路。到家里后,曾桂花听说要请东方白,自然很支持,把存折给他,要他多取些钱。秦时月说:“取多少?500元够了吧?”曾桂花说:“你真是没见过世面,500元钱请得了什么?你至少得取1000元。”秦时月说:“吃顿饭要不了1000元吧?”曾桂花说:“有备无患嘛,你一年到头也没请几回客,人家东方校长给你帮那么大的忙,1000元算什么?”

    秦时月觉得曾桂花的话有道理,便到银行里取了1000元,匆匆赶到通天楼。东方白已在门口等着了,笑道:“怎么这个时候才来,是不是给曾桂花交家庭作业去了?”秦时月说:“老夫老妻了,交什么家庭作业?哪像现在的年轻人?”东方白说:“三十如狼,四十似虎嘛,你这个年纪正在火候上。”

    说笑着,两人就到了东方白预订的包厢门口。服务小姐先在门上轻轻敲了两下,继而把门推开,同时弯腰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把他俩让进去。秦时月这才看见包厢里已坐了一个人,竟是个漂亮女人,还有些面熟,只是一时想不起是谁了。

    就在秦时月迟疑之间,那女人站了起来,说:“秦老师你不认得我了?我是陈小舟,你的学生呀。”秦时月这才依稀想起十几年前教过的一位漂亮的女生,忙说:“你就是陈小舟?”东方白在一旁说:“你的学生已是市教育局政工科科长,我们的顶头上司哪。”秦时月说:“我一年到头不去教育局一回,真是孤陋寡闻,学生已是顶头上司了还浑然不知。”陈小舟说:“别听他瞎说,什么顶头上司不顶头上司的,老师永远是老师,学生永远是学生。”说着,大大方方把手伸给秦时月。

    秦时月先是一愣,接着忙把手伸出去,跟陈小舟握了握,便感觉陈小舟的手很细腻、柔软,仿佛没有骨头一般。秦时月身上某一根神经竟不自觉地颤了颤,心下不免暗想,当年这个陈小舟在自己班上读书时,只觉得她漂亮,却不知她的手这么细软,要不也找些借口多握几回。

    就在秦时月神思恍惚之际,门外又进来几个人,东方白作了介绍,都是市教育局的,一个就是职改办的邓主任,另外还有两位副科长、副主任之类的,官虽然不大,却都是实权在握的,说句话都毒得死鱼。

    大家坐到桌边后,酒菜就上了桌。都是东方白事先就点好了的,酒是浏阳河,菜是鳗鱼、王八、基围虾之类。秦时月哪见过这阵势,生怕自己钱带少了,忍不住就要去腰间的钱袋里摸一摸。

    服务小姐把酒斟好后,东方白举杯发话道:“感谢大家一贯对儒林中学和我本人以及秦老师的关照,今天秦老师做东,邀大家一聚,请各位一齐喝了这一杯!”说着,东方白先干了,其他人都说:“东方校长真是痛快!”跟着喝干了杯中物。

    酒过三巡,喝酒的速度放慢了些,各自捉对说起闲话来。东方白觉得气氛有些沉闷,拿出手机,说:“最近我手机里常常收到一些短信,我给大家念两段,怎么样?”陈小舟附和道:“这个主意不错,不过要先说好规矩,念得听的人开心了,听的人喝酒,听的人不开心,念的人自己喝。”

    大家都很赞同,纷纷说:“陈科长说得很对,就听陈科长的。”东方白说:“保证让你们开心。”于是他打开手机,找了一条,念起来,“不跑不送,原地不动;只跑不送,平级调动;又跑又送,提拔使用。”

    东方白念毕,邓主任说:“这条好,真是一针见血,官场上就是这么回事。来来来,干了这一杯,我再给大家念一条。”大家便响应着喝了酒。邓主任打开手机,念了一段带色的短信,话音才落,众人便笑得东倒西歪,一个个自动端酒喝了一杯。

    一旁的秦时月没有手机,平时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教教科书,哪里听过这样的段子,这天也算是大开了眼界。毕竟是当语文老师的,教课文时,经常总结时代特征、段落大意、中心思想什么的,秦时月一下子就看出这些段子的一个特点:都是说的官场上的事,没有一条说到他们这些教书匠或是工人、农民的。看来如今教书匠和工人、农民已难得引起人们关注,连流行一时的段子都把他们排除在外了。

    秦时月还体会出了这些段子的另一层意味,忍不住插话道:“各位领导说的段子棒是棒,但单个来看,却不免形而下了点,如果把它们联系起来分析,就更有意思了,那简直就是一幅浓缩了的当今社会的世俗风情图,不知各位看出这一点来没有。”

    见不太开口的秦时月说出这番话来,大家就停了手中杯,要听听他的下文。东方白来了劲,对众人说:“大家看清了,秦老师可不是等闲之辈。你们知道他的大名吗?秦时月,多么有意思,多么不同一般!那可是从一句古诗里得来的。”陈小舟接话道:“是呀,就是王昌龄的‘秦时明月汉时关’,大家肯定读过。”大家就说:“原来秦老师的名字都这么具有书卷味,肚子里的学问肯定高深,秦老师快给我们说说你的高见。”

    众人这么捧场,秦时月底气更足了,他端了桌边茶杯浅饮一口,不慌不忙道:“你们看好了,刚才东方校长的段子说的都是跑和送两个字,实际上就是权钱交易;接着邓主任的段子说的是小姐有了小费才提供服务,这无疑是钱色交易;后来陈科长的段子呢,说的是局长用副处换取女部下的性回报,这当然便是权色交易了。”

    大家一听,觉得还真是这么回事,就称赞秦时月独具慧眼。秦时月又说:“如果把这三个段子摆在一起,那么权钱色都全了,权钱色之间的关系也清清楚楚了,也就是说,有了这三个段子,当今社会和官场的世俗风情的浓缩图就历历在目了。”

    秦时月一番谬论,让大家对他刮目相看,都说:“我们只知道胡说八道,哪里看得出其中奥妙!还是秦老师高明,能透过现象看本质。”东方白接口道:“秦老师这样的高水平,大家说说,他有没有资格上个高级?”大家都说:“怎么没资格?早就有资格了,我们这些负责职改和政工的,如果连秦老师这样有水平的老师,都没给他搞个高级,那简直就是我们的失职,我们再待在教育局都不好意思了。”

    一个晚上,喝了那么多酒,说了那么多话,也就这几句说到了正题上。

    东方白于是高高举起杯子,大声道:“感谢大家的美意,我们为秦老师干了这一杯!”

    这么吵吵闹闹喝了两个多小时,大家慢慢就有了醉意。秦时月因为喝得少,还有几分清醒,免不了老去数桌上的菜碗和桌下的酒瓶,越数心里越没底,暗暗思忖道:“口袋里的这1000元恐怕是鸟枪打飞机,难得够得着了。”

    挨到散席,秦时月抢先出了包厢,去服务台结账。不想东方白从后面走过来,在他肩上拍拍,说:“节目还没完哩,你急什么?等会儿再结账。”秦时月就有些心虚,嗫嚅道:“还有什么节目?”东方白说:“通天楼吃喝玩乐一条龙服务,三楼、四楼还有保龄球、足浴、按摩等节目,你想一顿饭就把他们打发走,恐怕没那么容易!”

    秦时月直觉得腿肚子抽筋,背上早渗出了冷汗,他在心里暗暗叫苦道:“这么搞下去,别说1000元,再带个三五千的,也下不了台啊!”但这话又不好在这样的场合对东方白明说,只得硬着头皮跟在东方白后面往三楼走。

    三楼是保龄球场,几个人分成两组进入球道旁的座位。秦时月本来就没打过这球,又想省两个钱,忙退到一边去。偏偏东方白硬要拉他上场,秦时月无奈中把球抓到手上,一用力抛了出去。谁知那球却鬼使神差飞到了他的头上方,他还东张西望四处找球,不晓得那球正往下掉,向他的脑袋砸去,惊得一旁的人都快要背过气去。好在东方白眼疾手快,猛地将他推开,才免去一难。

    陈小舟久在机关,见的世面多,知道她在场,有些节目男人们放不开,打完球后,便找借口要走。东方白让小姐们将几个男人带上四楼后,跟秦时月去送陈小舟,一直送到楼下街道旁。东方白对着大街扬扬手,立即就有一辆的士靠过来。就在陈小舟向的士迈过去的时候,东方白拽住她肩上的坤包,往里面塞了一个红包。陈小舟正要推让,东方白已把车门打开,将她一推就推了进去。秦时月这一下也机灵了,开了前排的车门,给了司机10元钱,说:“到教育局宿舍区,够了吧?”司机忙说:“够了够了。”按声喇叭,一踩油门,将的士开向街心。

    两人对着的士挥挥手,看着的士尾灯闪几闪,转入另一条偏街,这才转身进了通天楼。秦时月脑袋里还晃着东方白给陈小舟的那个红包,忍不住问道:“红包多大?”东方白没吱声,向他伸出两个指头。秦时月说:“200?”东方白说:“看你人到中年了,还这么涉世不深。”秦时月说:“2000?哪来的钱?”东方白说:“你的钱呀,我刚才在总台预支的,你埋单时统一结算。”

    秦时月就傻站在地上,直觉胸口发闷。

    东方白斜秦时月一眼,嘲讽道:“心疼了吧?我跟你说吧,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等一下还要象征性地给其他人红包哩。”又说,“你知道陈小舟是什么角色?”

    秦时月已经听不到东方白的话,脑袋里嗡嗡直鸣,好像是东方白刚才塞给陈小舟的那个红包变作黄蜂,钻进了他的脑袋。

    东方白见秦时月没反应,又说:“你知道陈小舟和薛征西是什么关系吗?”秦时月摇摇头,表示不清楚。东方白说:“过去薛征西追求过陈小舟,陈小舟并没把他放在眼里,但薛征西却一直没能忘记那段旧情,曾私下对人说过,他至今一见到陈小舟和陈小舟那双葱白一样的手,他心情就无法平静。”

    秦时月抬头望一眼东方白,想起刚才跟陈小舟握手时的感觉,心里说,天下男人的感觉原来都是相通的。

    到了四楼,那几个男人早已各就各位。秦时月又要回避,想省一个是一个,东方白还是不肯放过他,让小姐强行把他拉进一间幽暗的包房。先是泡脚修脚,接着是按摩。小姐问秦时月按什么式,是中式、泰式还是日式。秦时月从没来过这些场合,哪懂这式那式是什么式,便说:“小姐爱怎么就怎么吧。”小姐说:“那就日式吧,日式温柔。”

    可小姐再温柔也没啥用,秦时月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老想着今晚怎样才能走出这个通天楼,听任小姐怎么在身上拿捏,他横竖体会不出温柔和乐趣来。

    就这样迷迷糊糊过了两个多小时,秦时月深一脚浅一脚地出了包厢,又见东方白正给那几个刚快活完的男人塞红包。秦时月没过去掺和,主动跑到总台去结账。收银小姐在计算器上揿了一阵,给他报了一个数:8888元。

    秦时月顿时傻了眼,仿佛开了裂的气球,只觉得整个身体都瘪了下去。他结结巴巴道:“8888?小姐你没算错吧?”小姐瞥他一眼,说:“本来是9000的,四个八吉利,才要了这个数。”说着从吧台里拿出一张清单,递给秦时月,补充说,“先生你放心,不会错的,我这可是计算器算的。”

    秦时月一看,其中开餐多少、打保龄球多少、按摩足浴多少、预支的现金多少,一五一十都记录在案,就不好说什么了。

    这时东方白走了过来,说:“秦老师结账没有?不贵吧?”

    秦时月心里骂道,莫非要十万八万才算贵?我这又不是公款消费。忙把东方白拉到一边,说:“没想到会这么多,所以……”东方白看了看小姐写的数,说:“这个数也不大嘛,今晚我们可是例行节约,没搞什么铺张浪费,才没给你太大的负担,要不然恐怕还不是这个数。”秦时月一筹莫展,无奈道:“你说得倒轻松,可我……”

    秦时月话音没落,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匆匆来到总台旁,对东方白抱歉道:“东方校长对不起了,让您久等了。”东方白说:“哪里,领导们也才做完。”

    秦时月回头一瞧,是承建儒林中学图书馆的杨老板。

    杨老板二话不说,拿过桌上的单子,只粗粗瞟一眼,就从身上掏出一把票子,放到了吧台上。

    见吧台里的小姐点钞如飞,秦时月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好久都没有合上,仿佛不知那钞票为何物似的。

好书呀,网址是www.haoshuya.com
书籍 【背景】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