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杜拉拉大结局:与理想有关 > 14.放弃部分目标,还是另择时机

14.放弃部分目标,还是另择时机

作者:李可 发表时间:2018-12-17 21:39:36 更新时间:2022-08-02 21:10:02

  有的人坚信自己是专家。比如麦大卫。

  还有的人以为自己信任专家。但是,真正影响这些人立场的其实是他们自己的信念和倾向,而不是专家意见。只有在专家的观点与自己的观点相契合时他们才会信任专家,否则他们会干脆质疑专家是不是专家,而不是仅仅反对专家的观点。李卫东就属于这一人群。

  公平地说,李卫东算不上愤青,他只是不那么好说话,倒没有成心抬杠的爱好。

  当初杜拉拉本来是一片好意,才暗示李卫东他的计划仅靠几个专员恐难实现,李卫东却自卫过头了,他疑心杜拉拉在摆招聘专家的谱,吓唬没有做过招聘的自己。加上杜拉拉的那些观点与李卫东本人的观点根本契合不上,因此,李卫东不但不领情,反而连拉拉百般推崇的货真价实的招聘专家童家明,他也一并鄙视了。打那以后,拉拉对李卫东的项目就知趣地采取了闭嘴策略。

  黄国栋不知道两人之间有此过节。李卫东在经理会上抱怨拉拉和马莱对他的项目思路不作表态,虽然拉拉对选组长的事情作出了解释,但黄国栋注意到拉拉为艾玛辩护的时候提出,艾玛的工作无法达到李卫东要求的质量,是因为凭她的能力根本做不到,而且另外两个项目成员也面临同样的情况--这就说明拉拉很清楚李卫东的项目思路有问题。

  黄国栋当时没有再深究拉拉这一点,因为会上的气氛已经是剑拔弩张了。会后黄国栋想,还是该和拉拉好好谈一谈,明知道李卫东那么干不行,却袖手旁观,这也太本位主义了,必须纠正。

  黄国栋深知李卫东个性极强,他想,拉拉也许是担心说出不同意见后,李卫东不但听不进去反而对她有意见?但是拉拉至少可以悄悄地和他这个总监提个醒嘛,那么他就会仔细研究李卫东的思路并且及时发现问题,不就能避免白白浪费了这四个多月的时间,还有那么多投入的人力吗?

  黄国栋这时候才想起来,李卫东加入SH前,根本没有做过招聘呀。先前黄国栋尽担心杜拉拉没做过C&B,光盯着杜拉拉的计划了,结果现实和他开了个玩笑,杜拉拉就要胜利收官了,反而是李卫东出了问题。黄国栋有些懊恼自己对李卫东的实力估计得太过乐观,对他太大撒把了。眼看着项目失控,他这个做总监的在麦大卫那里只怕也难逃其责,所以,不论他多不喜欢李卫东这个下属,也不能再袖手旁观了。

  黄国栋开始动脑筋,如何在不伤李卫东面子的前提下,把杜拉拉扯进这个项目,让她贡献力量。

  他正琢磨呢,杜拉拉自己找上门来了。

  拉拉是来就艾玛的事情给黄国栋回复的,她已经和艾玛聊过,并没有新的矛盾内容。黄国栋一边听一边哼哼哈哈地应付着,他不关心艾玛的事情,因为他已经料定问题的关键不在艾玛身上。拉拉对他的态度有所察觉,因此汇报得也尽量简单。

  等拉拉说完,黄国栋笑眯眯地说:"拉拉呀,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艾玛已经尽力了,关键在于卫东的项目思路有问题--这几个专员是永远也做不出来他要的东西的。"

  拉拉没好意思马上作答,黄国栋说出了她的心里话--但是,古人都知道三思而后行、谋定而后动,如今项目都进行了四个多月了,才来讨论项目思路对不对,是不是晚了点儿?

  黄国栋催促她道:"但说无妨,我们现在是关起门来说话,哪说哪了。"

  拉拉这才有保留地说了句:"我个人观点,项目思路确实有一定的问题吧。"

  黄国栋马上追问:"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感觉的?"

  见拉拉对这个问题踌躇着没有回答,黄国栋又换了一个问题:"四个月前,卫东给我发过一封关于项目思路的邮件,我记得当时他也抄送给你和马莱了,你还有印象吗?"

  拉拉说:"有印象,我大致看过。"

  黄国栋说:"那当时你有没有看出来有点儿问题?"

  拉拉这时候彻底明白黄国栋的问话意图了,就爽快承认道:"看出来了!而且,我很快就当面和卫东谈了我的看法。不过,卫东没有接受。"

  拉拉三言两语大致介绍了当时自己和李卫东的来言去语,最后她说:"当时卫东态度坚决,显得很有把握,我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了--毕竟,对这个项目负责的是他不是我,每个经理都有自己做事的方式。"

  黄国栋心中大为惊讶,他原打算批评拉拉本位主义的,没想到拉拉早已当面跟李卫东本人沟通过了。既如此,黄国栋自然不好再责备拉拉什么了。他脑子一转,换了个谈话方向,道:"拉拉呀,如果不作调整,项目恐怕要流产。依你看,为了推动项目进行下去,现在该作哪些补救?"

  拉拉反问道:"卫东自己怎么想?"黄国栋说:"这个事情我肯定是得仔细和他谈一谈的,不过我还没来得及和他沟通。"

  拉拉觉得黄国栋有些奇怪,怎么不抓紧和当事人谈,反而先来问她的想法。拉拉沉吟了一下说:"老板,我对这个项目还没有作过深入的思考,凭直觉,我感到项目的范围铺得比较大,目标定得过高,是不是可以把目标适当地降一降,先做最迫切的部分,像管理培训生流程,这次就先不要做了。"

  黄国栋觉得拉拉的话很在理,但是他感到有些为难,就拿管理培训生项目来说吧,就公司目前忙于扩张的实际情况而言,暂且不考虑也罢--但是麦大卫喜欢这类时尚的新玩意儿,李卫东八成也是摸准了麦大卫的心思,才把这一项拉进招聘流程的大项目中来的。

  想到此,黄国栋打了个手势道:"如果还是现在就要做呢?"

  拉拉搞不懂为什么非要着急做这个,这就好比一个人温饱还没解决好,就开始奢谈时尚。拉拉是实干派,她觉得,人嘛,有多大胃口吃多少米饭,再好的东西,没有能力实现还不是空谈。

  拉拉略一思忖,说:"如果非要马上做,肯定得增加资源。我还是提一提我的那位旧同事童家明,这个人在招聘方面真的非常专业--但是,他做管理培训生项目的时候,还是用了至少两家权威的顾问公司做后盾,此其一;相关业务部门都出了人手来配合,比如项目需要的讲者,就主要来源于各业务部门的经理和总监,此其二。"

  黄国栋想了想说:"顾问公司的事情还好办些,我可以和大卫打个招呼--钱能解决的问题就算不上真正的问题,大卫想做就得出钱。但是说到让其他部门提供支持,我还是有些担心的,现在是一年中的最后一个季度,生意上指标压力那么大,他们自己已经是一头包了,还会有多大的意愿来参与HR的项目?"

  拉拉"嗯"了一声,心说,所以呀,这就不是一个好时机。

  黄国栋忽然想到什么,很感兴趣地问拉拉:"你这次做宽带,不是也需要各部门提供配合?我看他们都很积极认真嘛,没有人来抱怨什么。"

  拉拉笑道:"那个不一样,事关大家的级别、收入,当然都会很热心,只怕你不找他们,他们还会主动找你打探呢。当初DB做管理培训生的时候,其实HR推动业务部门很费劲,因为他们认为从这个项目中得不到好处,反倒是在帮HR做业绩。"

  黄国栋哑然失笑,是这个理。他转了转眼珠说:"拉拉,有个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你看你是不是可以帮卫东分担一部分?比如编写JD,比如制定管理培训生项目流程,比如设计评估中心……怎么样?这些你都比卫东更有经验,一定能做得很好。"

  拉拉眨巴了一下眼睛,这下她弄明白了,为什么黄国栋不着急去问李卫东的主意,反倒一个劲儿在这里问自己的看法--可他那么分配任务还能算是"分担"的意思吗,几乎要把项目都转过来了嘛。

  黄国栋的心思拉拉还是能体谅的,不管是手下哪个HR经理的项目出了问题,他做总监的都有责任。而李卫东的项目,就像刚才黄国栋说的,再不想办法补救,只怕有流产的危险。

  进入SH后,拉拉几乎是一口气也没敢歇地把C&B的几个项目扎扎实实地做了下来,如今她对C&B已经越来越有感觉,就像迷雾渐渐消散,C&B在她心中成为一幅越来越清晰的山水画卷,哪儿有好山好水哪儿有急流险滩,她逐渐熟知于胸,半年多来一直笼罩着她的焦虑和苦恼,最近似乎有了让位于自信和淡定的趋势。

  伴随着这种经历,拉拉逐渐理解了为什么麦大卫一心想整顿招聘流程,李卫东又为什么如此热衷这个项目。拉拉内心不得不承认,项目倒是个好项目--对公司而言,有了这么一整套先进完善的制度,不论谁来管招聘,都能可靠而专业地运作;对于负责项目的经理而言,这么走一遭,更是不愁把招聘那些事儿掌握得清清楚楚。只是时间上安排得太急了,按照眼下的项目设计,牵涉到的工作量很大,如果能放到来年从容地运作就好了。

  黄国栋猛然一问,拉拉马上在心中盘算了一下,于公于私,她都愿意来做这样一个好项目,但是有两个困难,第一是年内工作负荷已经太满,她实在腾不出手,第二是和李卫东的关系必定不好相处。这两个问题不解决好,她没法贸然接活。

  拉拉就跟黄国栋说了说自己的工作计划:"老板,宽带制现在已进入尾声,我盘算着,明年的薪酬年度预算得赶紧开始做了。不瞒您说,过去四个多月我和乔治都一头扎在宽带制和年度薪酬调查里,PEOPLESOFT基本放手给两位C&B专员去做了,招聘那头也是基本交给艾玛在打理,这都是逼不得已呀--我原本打算从现在起花一些精力去关注PEOPLESOFT和扩招呢。"

  黄国栋烦恼地挠了一下头,杜拉拉在经理会上已经提到了计算工作量的事情,他怎么会不清楚杜拉拉的工作负荷呢?但黄国栋还是想再逼一逼杜拉拉的潜能,就说:"拉拉,要不你让乔治再多分担一点?"

  拉拉已经不是升经理前那个光知道热爱劳动的孩子--那时候,她有活干就高兴,得罪人的差事累死人的差事,别人不愿意干老板给了她,她觉得挺好,不负使命的时候到了--在SH这半年多的经历,让她深深体会到了啥叫ITNEVERENDS(没完没了),工作是干不完的,生命属于我们却只有一次。从这个角度讲,杜拉拉又完成了一次成长,她认识到了人力的有限。

  如今的杜拉拉,吃不下的馒头不敢随便接过来啃,面对黄国栋的勉强,她只得再作陈情:"说真的,我宁可自己死扛,也不敢再往乔治肩膀上加一根草的重量了,他已经承受到了极限。"

  黄国栋一下想起李卫东说的那个TRUEORFALSE的故事,他明知拉拉说的是实情,却依旧打哈哈道:"拉拉你不要太紧张,乔治的压力没有到那个地步吧?"

  拉拉恳切地说:"是真的!老板,这是我的肺腑之言,请您相信我的判断,我不会平白无故地这么危言耸听的。再说了,乔治要是哪天累糊涂出了错,结果还不是得由我来承担?"

  黄国栋不死心,问道:"那么,除了放弃一部分目标,我们还能作什么调整?"

  拉拉用谨慎的口气建议说:"能否考虑把项目延迟到明年?那时候我们能从容一些。"

  黄国栋没有说话,在房间里不停地来回踱步。他觉得杜拉拉这次谈话中出的两个主意都是对的,要么硬着头皮继续做下去,但是必须放弃一部分目标;要么把项目推迟到明年来做--说起来,这原本就是黄国栋的本意,考虑到HR团队年内疲于奔命的状况,麦大卫对招聘流程项目发话后,他一直采取拖字诀,就是想拖到来年,队伍喘口气再说,后来被李卫东中间一搅和,才弄成眼下这样进退两难的局面。

  当然,最理想的情况就是杜拉拉能再被压榨出一些贡献,确保项目的进度和质量两不误,他在麦大卫面前就好交差了。可杜拉拉口风很紧,她把工作量在黄国栋面前一摊,弄得他有点儿不好意思再逼迫她。

  黄国栋眉头一转,又生一计。他口风一转,问拉拉:"上次你发给我的杰西卡的绩效改进计划我看过了,怎么样,两个月过去了,效果如何?"

  拉拉摇摇头,"效果不好,老板您得有个思想准备,恐怕得换人。"

  黄国栋笑道:"不行就换,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要不是有艾玛撑着,恐怕杰西卡早就被我们换掉了。"

  早在7月初,拉拉自己的试用期一过,她就正式向黄国栋提出了提拔艾玛的要求。黄国栋也觉得应该,但是他又提了一个条件,要艾玛等到2007年的招聘任务顺利完成后,2008年1月再正式提拔。拉拉担心等不到2008年1月艾玛就被别家公司挖走了,就要求把这个条件马上和艾玛沟通清楚,好让艾玛安心地在SH做下去。黄国栋同意了,但要求拉拉和艾玛暂时保密。

  黄国栋今天的一番话,让拉拉猛然想起提拔艾玛做主管的事情,她不放心,又叮咛道:"哎,老板,7月份咱们讨论过,等过了元旦就提升艾玛做主管,您可千万多支持呀!"

  "只要艾玛持续保持她的业绩,公司不会亏待她的,这个你大可放心,拉拉,我一定支持。"黄国栋信誓旦旦,说罢,他转了转眼珠,又补充道,"拉拉,现在卫东的项目很需要你的支持呀!"

  拉拉一下明白过来,黄国栋在和她讲利益交换,怪不得好端端地讲着李卫东的项目,他会忽然把话题跳到杰西卡的绩效改进上去,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拉拉有些无奈,想了想还是正面表态说:"这就是个任务调配的问题,做哪些放弃哪些,先做什么后做什么,老板您决定--只要还有一分力气,我绝不会藏着不使。但我还有个担心,就算您可以把我手上的项目推迟或者取消一部分,让我去分担卫东的项目,卫东的感受可能并不好。"

  黄国栋哈哈一笑道:"拉拉,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会和卫东谈的,有人帮忙,他求之不得嘛。"

  拉拉眨巴了一下眼睛,笑道:"那我就等待您的决定。"

  别看黄国栋表面上大包大揽,其实他心里也没底。正如杜拉拉担心的,项目做到半当中你忽然安插另一个经理进来,不是摆明了认为李卫东不行才要中场换人嘛,李卫东那么强的自尊心,多半不能接受。而且,如果杜拉拉手上的事情是可以推迟或者取消的,那么当初他也不会冒着得罪麦大卫的风险,在招聘流程项目上打哈哈了--所以,匆忙之间把杜拉拉调过来顶这个项目,其实是拆东墙补西墙,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黄国栋被麦大卫和李卫东弄得很郁闷,心中暗骂了一句,他妈的,一个个都牛逼得不行,上面的那个这样,下面的这个也这样。

  黄国栋不自觉地出了一口长气,他对拉拉说:"这样吧,这事儿咱们先不定,我会听听卫东自己的想法,另外我要和艾玛、潘吉文、吴爽他们三个谈一谈,了解了解他们碰到了哪些困难,有什么需求。"

  拉拉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杜拉拉大结局:与理想有关】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返回列表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