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知道不知道?

作者:李可 发表时间:2018-12-17 22:17:52 更新时间:2022-08-02 21:10:02

假如销售讲“善良”,各支持部门,包括HR,指望什么发年终奖?

董青越想越要发笑,杜拉拉看来气的不轻,要么就是她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有才。

知道不知道?

一大早和董青的遭遇战,让杜拉拉一整天都怏怏不乐,她机械地完成了一天的工作,独自一人疲惫地走出写字楼。

已经是晚上九点了,酒吧门口三三两两卖烟的小贩,脖子上挂着那种能合上的木盒子,里面装满了各式香烟,拉拉觉得,这些人不论是衣着打扮还是做生意的行头,都和电影 里旧上海时的形象没有差别,连脸上的表情都看不出分别,就差没有吆喝“哈德门、老刀牌香烟”了。

一个捡破烂的老太太,独自坐在马路牙子上休息,她的身边放着捡垃圾用的编织袋。拉拉这两年月月都来上海,但凡天气不是太冷或者下雨,这个钟点,她曾几次在这个路段看到老太太捡完了垃圾,一人坐在马路牙子上休息。老太太身形适中偏瘦小,银白的发髻梳理得一丝不乱盘在脑后,看着总有七十出头了,她的腰背挺得很直,身子似乎还算硬朗,虽然干的是捡破烂的营生,却常年穿着白色的竹布斜襟褂衫,即使是夜色中,你也丝毫不会怀疑她的白衫干净齐整,连她捡垃圾用的编织袋也干干净净毫不邋遢。老太太休息的时候总是在静静地抽着一枝香烟,孤独、悠然而气派,正是她的超级水平的洁白和这副叼烟的气派,使得拉拉从来不敢试图给老人一点钱。拉拉曾猜想过老人的身世,或者曾是红极一时的交 际花,或者曾是国民党 军官的姨太太,可以肯定的是她过过挥金如土的生活,现在孤身一人,要靠捡垃圾帮补用度。拉拉发愁地想,老太太要是生病了该怎么办?居委会的人会及时发现并上门照顾她吗?

回到酒店,拉拉先洗了个澡,出来发现手机显示有一个未接电话,是商业客户部南区的大区经理陈丰打来的。拉拉望着手机屏幕上陈丰的名字发愣,虽说两人私人关系挺不错,但这么晚打电话的事情却很少发生,拉拉一时猜不透陈丰这个电话是为了啥事。

自从王伟离开DB,拉拉情知免不了要被人议论,但又弄不清到底有多少人在多深的程度上知道自己和王伟的事儿,而她考虑得最多的是,高管们知道不知道?

李斯特显然是知道一些情况的。岱西走之前和他都说了些什么?他会不会和高管们说?这两个问题无数次千回百转地萦绕在拉拉的心头,但她实在没有勇气去问李斯特,她也不愿意贸然主动去捅破那层窗户纸,以免没有回旋余地。

假如高管们已经知道了,会如何对待她杜拉拉呢?比如是否会等她目前的劳动合同到期后不再和她续约?这样的情况如果真的发生,自己该如何应对?

或者他们会派人来谈话,求证是否确有其事?那自己是该矢口否认还是老实承认呢?还是要说这是私事、公司无权过问?

还有一种可能,高管层会装傻,但是从此对她杜拉拉不予重用,直到她实在自觉无趣主动离开DB?

反复的猜测进一步加重了拉拉的心理压力,患得患失的焦虑中,她的下巴渐渐尖了起来。

作为商业客户部南区的大区经理,陈丰在日常工作中和拉拉接触甚多,两人的办公室挨得很近,几乎每周都有一些协同工作的安排。王伟走后,陈丰对拉拉的态度似乎没有任何变化。拉拉有时候心虚地揣度,陈丰到底是否有所耳闻自己的事情,他一直不曾明示或暗示这事儿,是出于绅士风度,还是仅仅确实一无所知?拉拉也想过,不要做自欺欺人的鸵鸟了,这样有趣又刺激的事情,只怕是早已人尽皆知--但她没有勇气向“包打听”海伦求证,而海伦大约一直在等着她开口。

在高层保持沉默的同时,成分复杂的群众却不像高管们那样行事慎重,而且群众的成分比较复杂,保不住总有那么几个当面来找女主角杜拉拉做面对面沟通的。

拉拉已经被各色群众问毛了,近来,只要碰上陈丰和她独处,她就紧张,生怕他下一句话就要提到王伟,于是她就急忙抢着拿话塞住他的嘴,空气中充满了她不自然的声音,显得热闹而慌张。

想到白天刚和董青因为王伟的事情发生过战斗,拉拉看着未接来电中陈丰的那条记录,很担心他这么晚打电话就是想问王伟的事情。拉拉正出神,手机响了,她一看,是陈丰又打进来了。拉拉感到很有压力,想不接,又觉得说不过去,拖了几秒,她想伸脖子是一刀缩脖子也是一刀,他想问的话迟早会开口的,便硬着头皮接了。

陈丰在电话那头刚温 和地问了句“方便吗”,拉拉就硬邦邦地截断他说:“什么事儿?”

陈丰没料到拉拉会这态度,楞了一下说:“没什么特别的事。”

拉拉冷冰冰地说:“那你想说什么?”

陈丰越发觉着不对劲,赔着小心说:“怎么了?要不我先听你说吧。”

拉拉没好气地嗔怪道:“是你打给我的,你让我说啥?”

陈丰解释说:“我就找你随便聊聊天。”

拉拉话中带刺道:“那你想了解什么呢?”

陈丰辩白说:“我真没有什么想了解的啊。你今天怎么了?”

拉拉根本不信,她不耐烦起来,不觉地声音就像刀片划过玻璃那样刺人耳朵:“你到底什么事儿吧?”

陈丰也急了:“没事儿就不能找你聊天吗?”

拉拉怀疑地说:“那好吧,你想聊什么?”

陈丰见不是个事,就说:“拉拉,我怎么觉得你对我有意见?是我做错了什么?”

拉拉也怀疑是自己多心了,陈丰可能真只是找自己闲聊两句,以前他们之间也有过纯粹闲聊的电话,她只得放软声音,给自己找台阶说:“谁对你有意见了!只不过见你晚上打来,以为有啥急事儿。”

陈丰叹气道:“瞧你这态度!”

拉拉半信半疑地告诫道:“好吧,是我不对,给你赔礼了。不过,我很累了,你可别提我不喜欢的话题,回头影响我睡眠。”

陈丰追问道:“到底什么事儿呀?我哪里敢影响你睡眠。”

拉拉越发怀疑道:“你还装!”

陈丰的声音中传递着无辜:“你真把我说糊涂了,我什么时候在你面前装过了?究竟是为了什么,你不说出来,我都没法儿给你解释。说不定是你冤枉我了呢?”

拉拉听他语气像是真不知道那事儿,一时也吃不准了,只好含含糊糊地说:“好吧。就算我冤枉你了。总之烦人的话题,你别提就是了。”

陈丰保证说:“我真只是找你随便聊聊天,没想问你什么事儿。反正,你高兴讲的,我就听着,你不爱听的,我一个字儿不提。”

拉拉哼哼道:“你有那么好?”

陈丰用夸张的语气说:“我一直都对你这么好,你不知道吗?”

拉拉不信道:“销售之言,岂能当真?哄死人不偿命的。”

陈丰一本正经地说:“你看我这么老实单纯的人,哪里敢哄你?有这胆儿也没那效果,你多聪明的人呀。”

拉拉被他“老实单纯”的STATEMENT(宣称)逗得笑起来道:“做销售的还有老实单纯的?除非你是个新手,要么你就是个差劲儿的销售。”

拉拉一笑,气氛就缓和下来了,陈丰舒了口气道:“好吧,看你情绪也好转了,我就不打搅你了。早点休息吧。”

收线前,拉拉说:“对了,你到底啥事儿打电话,该说出来了吧?”

陈丰说:“咳!我今晚刚到上海,现在跟你住在一个酒店里,本来想问你有没有兴趣一起下楼去喝一杯,结果被你一吓,我话都说不出来了。”

拉拉这时也意识到大约是自己压力太大神经过敏了,先假设陈丰的电话一定是为了八卦王伟和自己的事情而来,因此直接摆出了战斗的姿态,她不由也自觉好笑。拉拉的声带和神经一起松弛了下来道:“怪我怪我,都市生活压力大,容易导致肠胃不适和精神失态。请你原谅。”

陈丰充分展示男人的大度和销售的职业,笑道:“没问题啦,做销售的承受压力的能力强,不差你再多给我加点。”

拉拉解释说:“我换了睡衣了,不想出去了。咱们就这么说两句吧。我事先不知道你今天也来上海出差。”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杜拉拉升职记2-华年似水】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