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UP的故事

作者:李可 发表时间:2018-12-17 22:19:03 更新时间:2022-08-02 21:10:02

杜拉拉伤怀也罢,释然也罢,日子总得一天挨着一天地过。王伟走了,她杜拉拉却还得自个儿在DB坚持下去,假如可能,还要发展,并且壮大。她得设法忽略种种不快。

愁闷之下,拉拉咨询海伦道,有什么乐子没有?海伦出主意说,聊QQ吧。拉拉果然注册了个QQ号,大约自己也觉得三字头的人玩这个不像话,她在个人资料的年龄一栏理不直气不壮地填了个“25岁”。

海伦在一旁看了,骨碌碌转着龙眼核一样的大黑眼珠子建议说:“拉拉你不如写29岁。”

拉拉满脸挂着假话被揭穿的不高兴道:“为啥?”

海伦一面偷窥拉拉的脸色,一面赔着小心解释道:“要是写25岁,到时候十六、十七的阿猫阿狗都可能找你搭话,这样的小屁孩儿聊起天来既没礼貌,又没意思,你还不得烦死吗?”

拉拉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便说:“29就29吧。”至于网名呢,就叫了个“有才”。海伦觉得“有才”这名字未免有点土,宋丹丹和赵本山在小品里打趣用用也就罢了,实在不合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美资白领的身份,见拉拉踌躇满志,她没敢扫兴,知趣地闭了嘴。

QQ上混了没几天,“有才”就觉得聊天没意思了,她朝海伦诉苦道:尽管她报的年龄是29岁,还是有个17岁的高中男孩热切地表示要从唐山步行到广州来看她,因为他没有路费坐火车来,他还管她叫“老婆”,要求“有才”等他长大了来娶她。

“有才”鄙视地吆喝他一边儿去,那小哥儿十分耐心地守在一旁不吭声了,过了半天他问道:“老婆,你还生气吗?”

“有才”哭笑不得,想想这还是个孩子,他父母要是知道他这么混没准得多担心,就声色俱厉地教训他说:“你父母辛苦挣钱供你读书,是让你来这胡 混的吗?”

小哥儿一听动感情了:“老婆,你对我真好!”

“有才”没有办法,直接把小哥儿拉了黑名单。

海伦听罢,忍着笑,又推荐“有才”到QQ去玩游戏,下棋打牌,没事还可以泡泡论坛、吵吵小架什么的。

话说这日,拉拉晚上百无聊赖,到QQ游起戏玩升级,原指望挣点分的,谁知道运气不好遇上个不配合的对家,只顾看着自己手上的货色出牌,拉拉不由得满肚子的不高兴,暗自埋怨:你出A,我给个Q,摆明我要么没有这一色了,要么这一色有A嘛——你怎么不打回来呢?搞到让人家大了,上手就调对,白浪费了我的A,又失去上手的机会。

她这边正忍着郁闷呢,人家在那头发话了:“打牌不怕输,就怕对面坐头猪!”

拉拉一看,火苗儿“扑”的就朝脑门子串了去:就你这水平,我还没说你猪呢!你说谁猪?

没等她打字还击,上家叫做“云中散步的猫猫”的,娇笑道:“这俩人打信号牌,可惜太笨,通牌(指作弊 )还输。”

下家叫“风清扬”的也凑趣说:“两猪内讧。”

拉拉气得七窍生烟,一个骂三个,忙不过来,手忙脚乱地赌咒道:“通牌全家死光光!”

云中散步的猫猫鄙夷道:“没文化。”

风清扬对那云中散步的猫猫正喜欢着,看看拉拉的网名叫“有才”,出于爱情,就紧跟了一句自己觉得很有才的:“叫啥‘有才’呢?不如叫‘无德’贴切。”

这局一散,三人都把“有才”点黑(网络游戏中设置对方为不受欢迎,不再与之游戏),不肯跟她玩了。拉拉自觉无趣,不玩升级改下四国军棋去了。她的军棋游戏级别是个小排长,居然捞到一个级别是师长的对家,师长算是高级干部,承蒙这对家不嫌弃拉拉级别低,拉拉不免下得格外用心。

下到后来,敌人有个子判断不明是不是地雷,拉拉拿个大子一碰,把自己碰死了,这下那个雷明了,拉拉已无工兵,她眼巴巴地等着师长大侠飞个工兵挖了雷,就算基本拿下这一局了,谁知道大侠就不飞工兵。

拉拉忍着气尽量配合,很快被敌人扛了自己的军旗。本来有优势的局面,剩下对家一人寡不敌众,终于也被人家抗了军旗。拉拉郁闷得不行,还想保持风度,正忍着不埋怨师长,师长发话了:“不跟女人和猪做对家!”

拉拉冷不丁兜头又挨了一棍,大怒道:“见过猪,没见过级别这么高的猪!”

有旁观者ID叫作“花城名妓”的,挺身而出主持公道,说那大侠:“这美眉虽然技术一般,可你刚才不飞工兵就是不对。”

这话说到痛处,大侠怔了一怔,恼羞成怒道:“老子叫王一鹤,住在沈某某街某某号,有种你过来!”

拉拉正气恼,来了网名叫做“胡 一刀”的,踱过来慢悠悠地发话道:“怎么回事儿?”

众人都恭敬道:“胡 40。”

原来这胡 一刀的游戏级别乃是个军棋司令,为了网络游戏中打字方便,江湖简称40,军长因比司令低了一级,就叫39,以此类推,师长就是38。

时不时地有人在游戏论坛上发贴,说胡 一刀的40是他作弊 才弄到手的,但终归他技术好是事实,因此有不少FANS,内中还有几个是漂亮美眉,到底真漂亮假漂亮,无从考究,反正江湖上都说是漂亮。

当下就有人凑趣道:“胡 40,两日不见,您的分又长了好多。”

又有人一迭声地要求拜师,大家正乱作一团 ,冷不防冒出个小子用农民起义的劲儿高喊道:“什么草包40!有胆和我单挑么?!”

胡 40一概笑嘻嘻地回道:“好好好。”

师长大侠见来了司令,有点挂不住,反咬一口道:“我看她下得不好,本来打算教教她,可她不识抬举,反过来骂我是猪!”

拉拉尖酸道:“是我不对,我污辱猪了,给猪道歉。”

胡 40很有王者风范地劝那38道:“游戏而已,何必发那么大脾气。”

大家都说还是40说得在理,胡 40打个哈哈,说散了散了,都玩去吧。

众人散去,拉拉也懒得再玩,正准备下线,胡 40以传音入密之术软声软气儿的打招呼:“有才姐~~~~”

拉拉诧异地问他:“有事儿?”

胡 40诚恳求教道:“UP是啥意思?”

为啥胡 40会来求教有才姐呢,说起来这里面有个缘由,原来这胡 40的FANS中有个很有名的美眉,名字叫做“格格”,据说书琴棋画样样来得,偏巧两人都在G市,两个月前,格格和胡 司令约了见面。

都说英雄爱美女 ,其实美女 也是很爱英雄的。见面前,格格在论坛发了一个贴,大意是说离约好见面的日子近了,激动得连着几晚都睡不好觉。

结果两人真见过面后,格格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胡 司令文化上困难些,本来在论坛上几乎从不发帖的,这回反而破天荒地在论坛写了个贴,狗屁不通,错字连篇,但确实可以算是一篇见面后的感想,大致表达出草莽英雄对美人的好感。

过了不几日,一天晚上,拉拉正在四国军棋的房间溜达,一个陌生的ID鬼鬼祟祟地凑到她面前,要求“和有才姐谈谈”。拉拉诧异地和他挑了个桌子坐下,他就锁了桌子好阻止闲人入内,然后才和拉拉说,他就是胡 司令,皆因没脸见人,才不得已换个ID玩。拉拉惊问其故。

原来美人嫌胡 司令没有文化,说他写的那个狗屁不通的白字贴羞死她了,骂他是白字大王。

胡 司令当场表决心说,只要美人开心,他能学习 写帖。

美人听了不屑道:“你要学多久?十年还是二十年?”

胡 司令心里没底,抹一把额头的汗珠,一咬牙道:“你给我三个月。”

美人闻言,直笑得梨花乱颤:“40哥,三个月你若能写出好帖子,我就去跳响水河(当地的一条河)。”

胡 司令陈述至此,难过地长叹一口气:“她宁可跳河,都不相信我能写好帖子。她这是把我看扁了呀,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拉拉听明白原委,疑惑道:“那你为啥找我,我和格格向来没啥往来,说不上话呀。”

胡 司令嗫嚅一阵才鼓足勇气忸怩道:“我几个兄弟都说有才姐你很有才,我想请教,怎么才能写出好帖。”他说完,见拉拉没有吱声,想起小跟班教他的话,赶紧又补充说:“今后如果有才姐需要,我随时可以陪你下棋。”

拉拉很为难,胡 司令的白字帖她拜读过,想让胡 司令写好帖,无异在麻袋上绣花——底子太差。想了半天,拉拉教他先从跟别人的帖子开始练习 。

胡 司令果然开始跟帖。这日,他在论坛上忽然发现很多人跟帖的时候都写个“UP”。究竟这“UP”是啥流行时髦的词儿,怎么这么多人都用,胡 司令百思不得其解,便跑来问有才姐。

拉拉听了差点笑翻,勉强忍住,指点道:“‘UP’就是‘我顶’的意思。”

司令恍然大悟。未几,拉拉在论坛上看到胡 司令到处UP,也不多说别的,就“UP”二字,铿锵有力,倒也颇有武将之风。

拉拉笑过之后,却觉得愈发无趣,她和海伦说:“聊天游戏都不好玩,得另找个能着迷上瘾的玩意儿。”海伦是个热爱生活的人,她的大脑构造和杜拉拉之类的大脑构造大约不太一样,对她来说啥娱乐都好玩,啥食物都好吃,海伦只能尽量去理解杜拉拉这类人的欲望 ,她眨巴了半天眼睛,终究没敢说打麻将也没敢说旅游,在股票和养狗之间犹豫了一会儿,她建议说,那就只有玩股票了。

拉拉听了眼睛一亮,赞扬海伦道:“我认识你这些年,这是你所有主意中最有脑子的主意了,明天我就去开户。”海伦眨巴着大黑眼睛,不知道她这算在夸自己还是贬自己。

于是,2005年夏末秋初,杜拉拉正式成为中国A股的一名散户,在1354只股票中间,她惊讶地发现了沪市的一只股票6006××,某某汽配--这不是胡 阿发的汽配公司吗!

拉拉不信似的盯着那个6006xx:不是说民营企业倒得快吗?这都十来年了,人阿发的公司没倒不说,还上市了!

她飞快地研究了一下这只股的基本面,暗自撇嘴道:“嗬!人均持股数挺高,筹码集中,还是个强庄股!”拉拉伸出指头结结巴巴地万、十万、百万、千万、亿的点了点数,几十个亿的流通值。NND,这些钱都是阿发的么?

拉拉打电话给夏红报告胡 阿发的新闻。夏红是拉拉同校不同系的大学校友,当年胡 阿发扰拉拉,夏红曾十分仗义地替拉拉出头,成功地对胡 阿发实施了反扰。

夏红听了拉拉的报告,打个“咳”声道:“我是怕你不爱听,早没告诉你,阿发现在上档次了,早不满足于数《陋室铭》有几个字了——朗咸平的讲话长吧?我反正是懒得看,字太多,可他不嫌麻烦,挺爱学习 朗教授的讲话。他的公司据说也算上市公司中的优良资产了。”

拉拉听了一时没有话讲。

夏红又说:“你最近玩QQ游戏和人家吵架了?”

拉拉奇怪地说;“你怎么知道?”

夏红说:“不是有个‘花城名妓’给你帮腔吗?那个是程辉呀!”程辉是夏红八杆子打不着的转折亲,勉强称得上夏红的表哥,王伟不见踪迹后,夏红一片好心,有意介绍拉拉和程辉认识,之后两人有些不温 不火的往来,以网上聊天为多。

拉拉这才想起来道:“好像是有这回事。他怎么叫了这么个ID呀?”

夏红说:“还不是你干的好事!上回在我们家,说起程辉大小算个名记,结果你管人家叫名妓!他还上心了,就从了你的意思,真管自己叫花城名妓。”

拉拉赔笑道:“这ID挺好呀。”

夏红说:“是好,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有什么可说的。”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杜拉拉升职记2-华年似水】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