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杜拉拉升职记2-华年似水 > 9.当我们是新人的时候

9.当我们是新人的时候

作者:李可 发表时间:2018-12-17 22:19:50 更新时间:2022-08-02 21:10:02

王海涛和施南生对灌了两杯,开始痛说往事互诉衷肠。

施南生首先声情并茂地展开回忆:“那时候我入行不久,有一次我去面试,一开场对方就让我先用英文做自我介绍,我靠!我的英文哪够面试的水平呀,就凑合能说Iamanurse,what'syourname?Iloveyou,canyougivemesomewater?(我是一个护士 ,你叫什么名字?我爱你,能给我点儿水喝吗?)使出吃奶的劲儿才憋出几句,把我急得满头大汗,根本没法说下去了。你说我们做的都是国内市场的销售,有必要这么考英文吗?就冲着这一条,我还不爱去了呢!太矫情了!”

王海涛摆摆手说:“你这就算好的了,人家起码给了你讲的机会,是你自己讲不下去。我入行的时候比你惨多了,根本就不给我讲话的机会!”

施南生不信:“不可能!既然叫你去面试,就是专门要听你讲了,哪会不给你讲话的机会呢?”

王海涛嗔怪道:“你看你这人,怎么就不信我呢!”

施南生笑道:“我知道了,人家八成是看你简历还像个模样,结果当面一看到人,原来是个民工嘛,就打发你啦!”

王海涛感叹道:“那时候我急呀,投了多少简历自己也记不清了,反正,等了足足两三个月,天天在住的地方盼呀盼,就是没人通知我去面试!那滋味太不好受了,没工作,坐吃山空,也不知道还得等多久,心里直发慌,头发都白了好几根。那阵子我想得最多的就是,为什么人家不叫我去面试呢?难道是我的简历上什么地方有问题?结果,好不容易,终于有HR打电话通知我去面试了,我赶紧把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穿上我最新的白衬衫,反正是尽量把自己打扮了打扮,弄得人模狗样的,照了半天镜子才出门。”

施南生听到这里就笑得不行了:“估计你屁股后头别着一串钥匙,一走就叮呤咣当地响,脚上穿一双黑皮鞋,还配着双恶心的白袜子!”

王海涛一拍大腿说:“咳!差不多就那样。我当时就是穿了双黑皮鞋配着白袜子,NND,也没人教我呀,我怎么知道穿黑皮鞋要配深色的袜子呢?我是特意找了一双干干净净的白袜子穿上的,那都是我在学校里晚上参加舞会才舍得用的行头。”

施南生更加乐不可支了:“我就知道你是那样的,经典!叫我看看,你现在车钥匙挂在屁股后头不?”

王海涛闪避着施南生的魔爪,一面继续说:“不过,我跟你说,人家面试的时候不给我讲话的机会,还真不关白袜子和钥匙的事--话说那天我打扮好后,就揣着一颗激动的心上路了,我使劲地蹬着我的破自行车往‘国贸’赶,就是花园酒店对面那家‘国贸’。别看现在咱们都懒得进那楼里去了,可在当时,那就是一顶一气派的高级写字楼了!我简直是怀着膜拜的心情去的。可是还没等我赶到,一场突如其来的瓢泼大雨,把我浇成了落汤鸡!我躲都没处躲!”

施南生叹气道:“可怜的娃!你咋就介命苦呢!”

王海涛沉浸在往事中继续回忆道:“约定的时间已经要到了,我没办法,只好就那样硬着头皮上去了。我一进门就紧着给人家解释,我说不好意思,挨雨淋了。对方不冷不热地跟我说,那你自我介绍一下吧。我说我叫王海涛,某某大学学某某专业毕业的。我讲了没几分钟,对方就打断我说,行了,我们知道了,你先回去等消息吧。唉!我马上就知道不行了,那份沮丧呀,NND,真是永世难忘!”

拉拉忍不住打抱不平道:“这哪家公司呀,这么不专业。招人的时候,看简历还算值得考虑,结果一照面,第一分钟就知道不行的也是常见的--可再怎么的,都该让人家自我介绍几句,再认真地问他几个问题,起码他回去后能好好想想我们问过哪些问题,学到点东西,不枉来DB面试一了趟,人家请假赶来面试也不容易。我反正碰到这样儿的主,明知他不行了,一般也会谈足20分钟,别太打击人家了,这一来是对应聘者负责,另外,其实也是对公司的社会形象负责嘛。说实在的,谁不是从新人做起呢,我们刚毕业那会儿,找工作还不是到处碰壁,那时候,别说给我一份工作,有一个像样的面试机会都特别开心。所以,那个话都不让我们王海涛说完的,真的很过分啦。”

施南生摩拳擦掌道:“老王,面试你的这人是谁呀?这么差劲!你说出来,小心他哪天撞到咱手上,哥儿们给你出气!难道我们老王就白长这么帅了!”

王海涛谈兴更浓了,卖个关子道:“说起来,这人行业资格不浅,没准你们都听说过,是熟人也难说,也许跟我们南生还特别有交 情。”

施南生捶了他一拳头道:“快说快说,到底是谁?”

王海涛笑道:“这人呢,估计有四十岁了吧,叫林如成。听说现在到‘雷斯尼’做大区经理去了。”

田野一听就笑了:“哦,是他呀!我上个月还在客户那里碰到过他。这人有点怪里怪气。”她的语气里夹杂了一丝不屑。

施南生评价说:“林如成运气还不错嘛!雷斯尼在小公司中算是不错的了,产品呀待遇呀都不见得比咱们差呢。”

田野说:“听他们公司的人说,他就是仗着雷斯尼的产品好做待遇也不错,专门挖一些在大公司一时半会儿当不上经理又特别着急当经理的人,给他当小区经理,这些人过去后被他修理得要靠百忧解(抗抑郁药)才能睡觉。”

施南生听了田野这话,凑近王海涛的耳朵说:“我要不是肤质深厚神经粗大,还不是也快被陈丰逼得吃百忧解了。”话毕自己笑起来,田野道你们咬啥耳朵,王海涛没事人一样说她能有啥好话,调戏我呗。

众人说得热闹,唯独陈丰一直微笑着没有讲话,以示低调和谨慎。王海涛他们议论的林如成,陈丰是知道这个人的,但是他既不想随便和下属一起八卦别人,也不想扫大家的兴致,反正这个人既不是同事又不是客户,也永远成不了同事或者客户,他便选择了笑眯眯地旁听。

施南生看在眼里,内心很不以为然,觉得老板这样也不嫌累,人活世上,谁不议论别人,又有谁不被别人议论,八卦两下有什么大不了的!她掉头对王海涛道:“老王,继续说你的求职记。林如成不要你以后,你又发生了哪些不幸遭遇?”

王海涛晃晃脑袋道:“咳!反正,那时候我少说也投了五十封简历出去吧,都没有人理我。我真是无比凄凉呀。一直到有一天,有一个女的给我打电话问我,‘请问你是王先生吗?’,口气非常有礼貌,你知道我的意思吧,就是特别有修养的那种!嘿,当时我挺纳闷,心想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给我电话,我就说‘你是谁呀?’”

施南生插嘴道:“我靠,真够土的!什么叫‘你是谁呀’,得说‘您哪位呀’,难怪人家林如成不要你。”

王海涛道:“不要我更好,他要是要了我,我能有现在的出息吗?”

田野哈哈笑起来,拍着王海涛的肩膀道:“事实证明,他不要你是他没有眼光。老王继续,那么有礼貌的是哪家好公司呀?”

王海涛继续陈述:“当时人家自我介绍说她是NS的HR,我当时还纳闷,心想我好像没投过这家公司呀。其实,我是投得太多,自己已经不记得都投过哪家公司了。那时候傻呀,搞不清楚什么样的公司是好公司,不知道自己喜欢的是什么样的公司,也根本不知道NS是家好公司,胡 乱投的。还好不算傻到没救,去面试前总算知道上网GOOGLE一下,才知道原来这家公司来头不小!去面试的那天,一到RECEPTION(接待处),我一看,人家的前台那么气派,连RECEPTIONIST都斯斯文文的又礼貌又专业,而且主考官非常客气,总之,当我是个人待。她问完了问题,还问我有什么问题想问。以前谁给我问问题的机会呀。我傻乎乎地问,‘你们有什么培训给新人’?”

施南生啧啧叹道:“老王你那时候还真不是一般的傻,去大公司面试问什么‘培训’呢?该给你的人家全都有。大公司别的不好说,培训是清一色的全。”

王海涛轻拍了一下桌子道:“你这话说得太对了!我那时候就是傻。给你举例说明一下,你就知道当时我有多傻,那会儿我所有的简历最后全都是这么结尾的--‘给我一个机会,还你一个惊喜’,或者‘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动地球’,其实,一个新人,你说我能给人家什么狗屁‘惊喜’呀?人家开门做生意,谁需要我去‘撬地球’呢!那天,人家HR也没嫌弃我傻,挺NICE地给我解释了一下培训的事儿,其实我就没全听懂,只知道人家的培训课程挺全的,会分阶段地给予。我觉得,这家公司太好了!我立马暗下决心,只要人家肯要我,豁出命来也要好好干。当他们最后问我愿不愿意到偏远地区去先干两年的时候,我激动得声音都颤抖了,你们猜我说了啥?”

大家都好奇地问:“你说了啥?”

王海涛绘声绘色地说:“我对他们说,‘我愿意’!从此,我踏上了销售的不归路。”

众人哄笑起来,施南生道:“跟嫁人似的,‘我愿意’!真吓人!”

拉拉好奇道:“那你开始做销售后,没有经历过被人家赶出来吗?”

王海涛说:“怎么没有!我第一次被客户赶出来的经历,真是永生难忘!话说那天,我去拜访一个客户,他正在打电话,我就老老实实地站在门口等,等他放下电话,我才敢敲了一下门走进去,毕恭毕敬地自我介绍说,某某科长,我是NS的小王,一边双手递上一张名片。他接过我的名片,看也不看,随手扔进垃圾桶,蔑视地说了俩字儿--‘出去!’”

田野道:“啊哦,GETOUT!”

施南生同情地拍拍王海涛的肩膀,拿捏着吴宗宪式的台湾腔道:“可怜的海涛底底(弟弟)。阿(发语词)你当熟(当时)有没有病倒?”

王海涛说:“咳,我告诉你,我这辈子都没受过这份羞辱!当时我手脚冰冷浑身发颤,用尽残存的力气说了句,科长您今天很忙,我下次另找您方便的时候来拜访。他眼皮都懒得抬,根本就当我不存在。我骑上我的破自行车,眼睛都看不清周围的人了,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租的房子里的,一进门,我一头扎到床 上,那一天,我啥也没干,直愣愣地张着两眼瞪着天花板,瞪了一整天。”

拉拉啧了两声道:“估计海涛当年纯洁的小心灵那一下被打击得够呛!那你当时想没想过不干销售了?”

王海涛晃晃脑袋道:“不干?我从来没有想过!我那时候想的就是NS这家公司太好了,我一定要在这家公司待下去!为了待下去,我什么苦都能吃!我躺了一天,第二天就又去跑客户了。我的房子,我的车子都是在NS的时候买的。”

大家听了一时都没有话了,王海涛奇怪地问:“你们怎么都不发表评论了?”

田野严肃地说:“因为我们全都对您肃然起敬。”

施南生一本正经道:“问题是,您信吗?”

王海涛点点头说:“我当然相信--这是不可能的。”

施南生咧嘴笑道:“就是!能混到今天,在座的各位,包括拉拉,哪一个不是摸爬滚打出来的,谁用得着对谁肃然起敬呀。”她说罢,点点田野道:“田野,你也分享分享嘛。”

田野说:“我?我做新人的时候和你们也差别不到哪里去,反正就是楞头楞脑的吧。有一次我好不容易捞到了一家好公司的面试机会,人家的HR挺专业,等他都问完了,说给我五分钟,问我有什么问题想问他。我一想,问什么呢?我最想问的就是你们到底要不要我?我还知道不能那么问,我就说,请你给我一个反馈,我今天在面试中的表现怎么样?”

施南生高兴地笑起来,“咳!真是英雄所见略同!你这问题,我也问过。人家不回答你吧?”

田野说:“你问拉拉,应聘者问她我今天面试中表现怎么样,她会回答吗?”

拉拉说:“一般不回答。不过,偶尔碰到应届生,可能会不忍心就告诉他一两条。”

田野说:“那个HR没对我不忍心,人家说,不好意思,你还不是我们的员工,一般我们的专业规矩是不予评价的,要不你换个问题--我还觉得自己挺聪明,绕了一个圈子,问人家,那我想问问,你们心目中,什么样的人合适这个岗位?”

王海涛说,这个问题HR还是不会回答的。

田野说:“看来我们现在确实都不傻了。人家客客气气地跟我说,岗位的职责、报告线和对岗位技能的要求在招聘广告上都列着,需要的话可以再解释一下,深层的要求我们不在面试中和应聘者讨论的。当时我就傻眼了,不知道什么问题是HR肯回答的。”

施南生说:“拉拉,HR是不是不会回答田野的那个问题?你碰到这样的情况会怎么办?”

拉拉解释说:“HR受到的培训是,不和应聘者在面试中讨论聘用标准,所以,田野的那个问题,有经验的HR一般都不会回答的。新人不知道该问哪些问题很正常,我会直接建议他有兴趣的话,回去可以登录我们的网站,了解我们公司的相关信息。”

王海涛说:“八十后比我们聪明多了,工作了两年就知道问,我应聘的这个职位,要完成明年的指标面临的主要挑战是什么?上两周,还有个小伙子问我,王经理,你们现在的费用大概是多少个点?其中销售费用占多少点,市场费用占多少点?我说你为什么想知道销售费用和市场费用的比例?小伙子说,想看看DB是销售主导还是市场主导--看看,才做了三年的,知道问这样的问题。”

拉拉接嘴说:“我知道你说的这个人,是MS的销售吧?他的逻辑确实很好,非常STRATEGICTHINKING(战略性思维),这种人以后潜力不错的。”

施南生不以为然地说:“也不见得都聪明,我最近就碰到一个,工作了三年了,我问她,你现在的底薪是多少?猜她怎么说的?这个不方便说吧,薪资是保密的。我又问她,今年的完成率怎么样?在你做得最好的区域,你占了多少MARKETSHARE,你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谁,他们占了多少MARKETSHARE?结果她又刀不入的样子和我说,这个不方便说吧。我靠!你什么都不方便说,那你还来面试干什么!看着还挺精明的一个女孩,其实一点脑子都没有!她大概觉得我是商业探子,想刺探他们公司的商业机密。”

田野拍拍施南生的肩膀说:“可能人家看你长得不像好人。”

王海涛端详了一下施南生说:“我发现,南生的脸看着真有点像狐狸。”

施南生说:“有我这么实诚的狐狸吗?”

拉拉忍住笑道:“怎么没有,聊斋里就有。不过人家比你漂亮!”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杜拉拉升职记2-华年似水】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