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愤怒的“捞妹”

作者:李可 发表时间:2018-12-17 22:21:01 更新时间:2022-08-02 21:10:03

叶美兰听母亲说叶陶找到了好工作,据说还是两个活儿由他挑,具体怎么个好法,叶茂老婆却说不清楚了,只说工资肯定比原来高。

叶美兰马上给叶陶打了个电话才搞明白,一个是在大型网络公司做7*24小时不间断网络服务监控,如发现异常就通知有关人员处理故障,需要三班倒,3500元一个月。

另一个是一家提供IT外包服务支撑的香港公司,他们需要一个外包helpdesk的工程师,主要职责是帮助用户解决WINDOWS操作系统和OFFICE等软件的使用中遇到的问题,报酬是4000块。

叶美兰听了非常满意,这都是正宗的白领工作呀,比叶陶以前干过的活计体面多了。晚上回家她半是讨教半是卖弄地问孙建冬哪一个工作更好,言下之意,娘家兄弟也是大家抢着要的货色,不是工作挑他,是他挑工作。

叶美兰不了解,她的消息并不能赢得丈夫对娘家兄弟的器重,孙建冬的内心依然鄙薄叶陶:爹妈辛苦供他念了十五年书,却得不着他一分钱的好处,没本事又想一步登天,毕业四年多了,工作高不成低不就,到现在还蹭老头子的饭吃,零花钱八成是靠叶美兰供给,白长了一副好皮囊,如今总算找了个三四千元的工作,叶家当天大的喜事来说,其实还不如公司里刚毕业的小女孩挣得多。

鄙薄归鄙薄,叶美兰怎么说也是育有一子的正室,况且孙建冬也明白叶陶跟他自己比总是个明确的进步,因此孙建冬虽然心里懒得搭理叶家的事,还是按外企的习惯负责地给了意见,他说去那家香港公司吧,一来不用三班倒;二来呢,很明显,4000元比3500元多500块钱;三来,最重要的,这个工作能积累和客户打交 道的经验,以后有希望转做售前或者售后工程师,收入马上就上去了。

孙建冬说的三条理由,除了最重要的那一条,叶美兰都听明白了。她听出来孙建冬的回答还是比较负责的,不由非常高兴。孙建冬却又不冷不热地补充说:“两个都是正正经经的工作,但叶陶别指望靠三四千元的月收入一下子就改变人生,关键是要踏踏实实做下去,才能有个长期的发展。其实,像这样档次的工作叶陶毕业一年后就该拿到。”

叶家喜事连连,叶陶不仅找到叶家上下都十分满意的工作,收心老实上班,而且有一天晚上下班忽然带回家一个女朋友。

叶茂老婆自己是个小个子,有生以来浑身上下就没点圆润的地方,年轻时男人就因为嫌她胸小跟别的女人弄出事情来过,偏生女儿叶美兰也是小个子营养不良 似的发不起来,加上像足了她本人,女儿也是既不机灵又不善风情,很难在男人跟前讨喜,让她总觉得穷人没有翻过身来似的耿耿于怀了半辈子。

眼见得沙当当个子还算高挑,嘴巴又糊了蜜糖一样甜,叶茂老婆有些高兴,便没太计较沙当当有点男性化的方脸。但老两口马上发现沙当当是四川人,孤身一人到广州来打工的,祖祖辈辈本地人种的叶茂两口子就有点不够满意了,何况叶茂l6岁的时候在经济上吃过四川人的亏,至今提起来都有点疙瘩。他们不由得暗中埋怨叶陶事先一点口风也不透露,就自作主张给带家里来了。叶家虽然家境很一般,但叶陶的相貌和聪明是他们的骄傲,叶美兰的婚事开了个好头,对叶陶的婚事,他们更是寄予了厚望,太一般的女孩子他们看不上。

然而,不够满意归不够满意,工人阶级的觉悟老两口还是有的,人无完人的道理他们明白,儿大不由娘的道理他们也明白。他们直觉到叶陶找工作的事情八成和沙当当有关,看来这个女孩能对叶陶起到好的作用。

当晚,吃罢家常晚餐,沙当当作势客气了一下,叶茂老婆一推辞,她就当真没有进厨房帮忙收拾,跟叶陶回卧室上网玩起了QQ游戏对对碰,沙当当技术一般,却玩得十分入迷,她自己紧张地按着鼠标,不时兴奋地大声指挥叶陶帮她敲键盘上的数字键,协助发射武器。叶茂端着架子坐在那张笨重的沙发上看电视,想着老婆一个人在厨房里忙乎,他越发觉得沙当当吆喝叶陶的笑声刺耳。叶茂老婆心里也不太自在,想当年,叶美兰和孙建冬谈恋爱的时候,哪一次上孙家不是拖地洗碗样样都干,那才像个做儿媳妇的样子!

两个年轻人一不小心就玩到十二点多,才发现老两口熬不过已经悄悄先睡了。叶陶搂着沙当当的腰央求道:“上楼下楼太不方便——你这么累,今晚不要回去了吧,我要你就在这儿睡。”

沙当当吃不住叶陶像撒娇的孩子那样央求自己,她只觉得心尖上一颤,一阵战栗的激动像流水顺着她的咽喉无声地涌向大脑和五脏六腑,她不由迷迷糊糊地依了叶陶。

半夜里,叶茂老婆正睡得迷迷糊糊忽然听到动静,她只当是进了贼,赶紧推醒叶茂,一起侧耳辨认了半天,确认是从叶陶房里传来的动静。两人哭笑不得。叶茂“哼”了一声道:“睡你的吧。”他翻了个身很快又睡过去了。

叶茂老婆独自在黑暗中睁着眼睛,夜深人静,隔壁沙当当的动静穿透力甚好,不管老太太爱听不爱听不由分说地往她耳朵里灌。叶茂一直均匀地打着呼噜,不知道是真睡着了还是装睡着了,叶茂老婆觉得十分窝心。

第二天是周六,叶茂两公婆起床 后,见叶陶房门紧闭,他们生怕撞上了沙当当面上不好看,只得轻手轻脚地出门喝早茶去了。他们和一帮子老头老太聊够了闲话,又去超市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在外面直挨到下午两点,才放心往家走。到家开门一看,房子里一点动静没有,儿子的房门紧闭着,看来两个年轻人已经出门了。

老头老太都累了,两人一起慢悠悠地把买回来的东西往冰箱里放。

叶茂老婆心中有气,不满地嘟嘟囔囔道:“这外省的女孩子真是不得了,和叶陶认识能有几天呀,就睡到我们家里来了!她妈妈要是知道她这样脸得往哪里搁哟?!”其实,当年叶美兰和孙建冬交往不了多久就时不时到孙建冬住处过夜了,并且这样的行为得到颇为满意这桩婚事的叶茂夫妻的默许,只不过老太太的记忆选择性地自动忽略了这部分事实。

叶茂不屑地说:“她妈妈就是知道了又能拿她怎么样!说不定她妈妈高兴还来不及也难讲!”

叶茂老婆不甘愿地说:“我们叶陶这么一表人才,比沙当当长得强多了!不行,我得提醒提醒叶陶,别搞出大肚子来,赖上我们不走了。”

叶茂眯着眼睛回忆道:“昨晚她说自己是个销售,不知道收入怎么样?没来得及问。”

叶茂老婆不假思索道:“她一个‘捞妹’(本地人对外省女子不友好的称呼),收入再好也高不过我们叶陶!叶陶大手大脚的,对谁都大方,她肯定是想嫁给叶陶以后她娘家有好处捞了。”

两人正说得过瘾,叶陶的房门“嘭”的一声忽然打开了,老头老太吓了一跳,不约而同尴尬地搭讪道:“你们没出去呀?”

叶陶站在门边,生气地瞪大了眼睛大声呵斥父母道:“你们真八卦!我的事不用你们管!”

沙当当从叶陶背后钻出来,她拉开叶陶,笑眯眯地对老头老太说:“你们误会啦,我们家和我,都没有那样的想法。”

叶茂不讲话,他老婆不知所云地嘟囔道:“不是啦,我们不是那个意思。”

沙当当没事人一样拉着叶陶洗漱完毕,出门前不忘和老人招呼一声道:“伯父伯母,我们上街去啦。”

两人一下楼,叶陶就对沙当当说:“当当,我代我父母跟你说声‘对不起’,你别往心里去。其实他们也没啥坏心,就是爱八卦。”

沙当当心里很生气,“捞妹”的称呼让她满腔怒火。她没头没脑地问了句:“叶陶,捞妹的捞,是不是捞世界的捞?”

叶陶尴尬地说:“是。你别理他们。”

沙当当硬咽下一口怒气,反而笑着劝叶陶说:“没事,老人嘛!我也经常和我妈妈吵架的。”

叶陶对沙当当的态度信以为真,非常感激沙当当宽宏大量,却不知道为了这个“捞”字,以后他得无数次地接受沙当当旧账重算,老歌新唱。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杜拉拉升职记2-华年似水】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