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杜拉拉升职记2-华年似水 > 35.不用指望抄底,大势看涨就可买入

35.不用指望抄底,大势看涨就可买入

作者:李可 发表时间:2018-12-17 22:21:12 更新时间:2022-08-02 21:10:03

交 首期的时候,开发商要求连税款和入住杂费一起先交 了,沙当当觉得开发商这个要求没道理,房子还没交 ,凭啥就让我先交 入住的杂费了,姓梁的售楼小姐态度很好地解释了几句,沙当当明知道都是站不住脚的理由,想想也就不到三万块钱,提前半年拿出去罢了,便没再多说什么。

沙当当在预售合同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售楼小姐马上满面春风地说:“恭喜恭喜沙小姐,买到这么好的房子。”沙当当第一次为了这套她喜欢的房子展开笑颜。

第二天,沙当当回到公司跟杨瑞和孔令仪一说,杨瑞马上说:“凭什么要提前半年给他?现在是股市抄底的大好机会,有现金多好呀,3万块钱拿去买股票放着,没准半年后就能翻两倍,变成9万也难讲。说不定这个发展商就是拿你们这些人的钱去买股票也难讲!”

前一天交 了首期和税费杂费后,沙当当的现金账户上就只剩下最后三万六千多元了,听说现在拿出3万块去买股票,“半年后变成9万也难讲”,她立马瞪圆了眼睛,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孔令仪嘻嘻笑道:“杨瑞你又来了!股票能半年翻两倍--那我们还打工干啥!”

杨瑞“啧”了一声,对孔令仪的挑战有点恼火:“我说令仪你怎么就总不信我呢!咱们走着瞧,人教人不如事教人,历史会告诉你什么叫投资。你说打工是为了啥,为了挣到第一桶金呗!没有本钱怎么投资!”

孔令仪依旧嬉皮笑脸道:“行,咱们骑驴看戏本--走着瞧!当当,咱给他做个记号,今天是2006年1月l0号,到7月中旬,你的房子也该收楼了,咱们看看他的股票翻了两倍没有。要不这样,咱干脆打赌得了,杨瑞你说拿什么做赌注吧,当当做个中人。”

杨瑞犹豫了一下道:“这没有什么好赌的,投资又不是赌博 。”

孔令仪说:“那就不赌。到7月中旬,你的股票翻两倍的话,我请你和当当去南海渔村,你的股票要翻不了两倍,你请我们--一顿饭不伤感情,这总行了吧?不过,你得先告诉我们你到底买了哪一只股票,现在什么个价位。”

杨瑞底气不足地说:“得得得,不跟你们说了,我忙着呢。”

孔令仪哈哈笑道:“一到动真格的就溜了。”

这下杨瑞生气了,他一下拔高了嗓门道:“令仪你别激我!你自己不懂江湖规矩!你周围打听打听,玩股票的人哪里有问人家你买哪只股票的?这都是人家的心血,凭什么告诉你呀!不过,对你和当当,我不妨明说,我新近刚抄底,重仓‘云南铜业’,现价四块三左右吧,你可以去查--我坚定持有,一年不动了!”

孔令仪不生气,她马上在新浪上查了查,宣称道:“没错,云南铜业,现价四块四,咱们半年后来看,到没到l3块2。”

沙当当一直在旁边听两人唇舌剑,她呆呆地张着嘴,一会儿看看孔令仪一会儿又把脸转向杨瑞,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见杨瑞真起身要走了,沙当当才回过神来,赶紧拽住杨瑞道:“杨瑞,那么多股票,为啥你偏偏买‘云南铜业’呀?”

杨瑞不耐烦地摆摆手道:“我真得走了,大把的事情要做。以后再聊,当当。”

孔令仪提醒沙当当道:“当当,不是我说你,你比我还不懂江湖规矩,人家告诉你买的是‘云南铜业’就不错了,你还追问为什么。你要有兴趣,自己去研究好了。”

沙当当这才醒悟过来,有点不好意思道:“多谢令仪姐,姐姐教训得是。我就是不知道‘云南铜业’好在哪里。我想杨瑞既然买它,想必是对它有信心。”

孔令仪说:“这个自然。就好比你为啥着急买房呢?你又不是马上要结婚等房住。”

沙当当说:“我一个人,其实租房子住也很方便。主要是担心房价继续上涨,我攒钱的速度跟不上房价的速度。”

孔令仪说:“这就是了,杨瑞买‘云南铜业’也是因为他坚信这只股票能升。要我说,小老百姓,不用指望抄底,大趋势看涨就可以买,我就是听不得杨瑞翻两倍的那种说法。你要真想买股,还是该买你了解的股票,做你熟悉的行业。”

沙当当毫不羞涩地追问道:“令仪,我哪一只股票都不了解,也不了解任何行业,又很想买股票,该怎么办好?”

孔令仪也被问得不耐烦了,她一边低头整理手中的资料,一边心不在焉地应付求知欲空前高涨的沙当当说:“你也不是对什么行业都没概念呀,你不是相信房价会继续上涨吗,这说明你看好房地产市场--地产股龙头是‘万科’,你随便买一点放着看看好了。”

沙当当马上问:“万科是哪两个字?”

孔令仪有点受不了沙当当了,心说这女孩够无知的了,她是怎么大学毕业的?孔令仪语速很快地说了句:“万岁的万,科学的科。”她生怕沙当当继续纠缠,嘴里说着,一面脚下生风飞快地跑了。

晚上,沙当当问叶陶,知不知道哪里能买股票,比如是银行还是证券交 易所之类的地方。

叶陶想了想说:“我姐夫就是老股民,好像先得到证券公司开一个户,得搞一个股东证什么的才能买卖股票。等你有了股票账户后,在网上交 易就可以了。”

沙当当一听就来劲了,问道:“那你姐夫有没有说现在能不能抄底?”

叶陶挠了挠头说:“他老出差,我难得见上他一面,而且我姐夫这人不太爱说话,我搞不清楚他的想法。要不,回头让我姐问问他。”

沙当当连说:“要的要的。对了,记得问问,可不可以买‘万科’和‘云南铜业’?”

……

叶美兰这天下午出门办完事,看看时候还早,就顺道拐回娘家看看。叶茂两口子美滋滋地告诉她叶陶有女朋友了,“挺有钱的,还是个经理呢!”

叶美兰很感兴趣地问她妈:“长得漂亮吗?”

叶茂老婆得了沙当当的好处,便在忠于事实的基础上尽量往好里讲:“高个子,皮肤挺白,大脸盘,大眼睛,留长头发。”

叶美兰问:“瘦不瘦?”

叶茂老婆说:“不瘦不胖,正合适。嘴挺甜,脾气好像不错。”

叶美兰听了很高兴:“怎么不请她到家里来吃饭,你提前告诉我一声,我也过来见一见。”

叶茂说:“我们从三亚回来那一天,叶陶上班走不开,是她去机场接我们回来的,后来我叫叶陶请她回家吃饭,叶陶说她最近很忙等过完年再说。”

叶美兰吓了一跳:“你们去三亚了?什么时候去的?”

叶茂老婆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们一共就去了三天,走的时候太匆忙,没来得及告诉你一声,是你弟弟的女朋友请客的。”

叶美兰忽然想起了什么,狐疑地问:“这个女孩子是不是上两个月你们说过的那个四川妹?”

叶茂两口子含糊地应了几声,叶美兰大感惊讶,因为按她妈当时电话里的描述,这个“四川捞妹”是很没规矩的,吃完饭一推饭碗,啥都不帮忙就大爷似的玩起了游戏,更甚的是头一次上门就在男家过夜云云。叶陶以前也交往过几个女孩,没有一个有长性的,所以当时叶美兰听了也就听了,没往心里去,以为这回又是叶陶新交往的某个新新人类,估计要不了两个月就得掰。

眼下叶茂两口子对人家的评价忽然来了个l80度大转弯,叶美兰大为不解,质疑道:“上回你们说起那女孩,要多眼尖(方言,刻薄的意思)有多眼尖,怎么现在又把她夸得仙女一样?!”

叶茂老婆硬着头皮耍赖道:“美兰你不要在你弟弟面前乱讲,我们什么时候眼尖过了!”

叶茂觉得这是大是大非问题,还是应该清晰地表明立场,就拿出家长的身份表态道:“美兰,沙当当年轻轻的就当了经理,听叶陶说,她还准备在天河买房子--算得上年轻有为实力雄厚,和我们叶陶站在一起很般配,我和你妈都对她挺满意,现在,街坊四邻都眼红得不得了!”

叶茂说到最后一句,他老婆马上兴致勃勃地附和说:“是咯是咯,大肚黄的老婆看到我就说,叶家撞大运了,女婿找得好,媳妇又找得这么好!”

叶美兰非常了解娘家爹妈都是爱显摆的脾气,任他们说得天花乱坠,她还是不太放心,追问道:“叶陶可是个手上留不住钱的人,这女孩会不会过日子?”女方有正经工作看来是落实的,但未必真像老两口吹的那么有钱,叶陶又是一穷二白的,所以叶美兰非常担心女方会不会过日子的问题。

叶茂听她说叶陶“手上留不住钱”,虽然知道没有映射自己的意思,还是有点不自在,他干咳了一声道:“什么叫留不住钱?为了能赚到钱,先投钱出去是免不了的。沙当当很会过日子,你放心好了。”

叶美兰很狐疑:“上次你们还说她在我们家像大爷,吃饱肚子就知道玩,你根据啥说她很会过日子?”

叶茂老婆凑近一点,做出神秘的样子说:“昨晚叶陶回来说,沙当当想买股票,说现在价钱很低,买股票绝对合算,半年就能翻本!叶陶还说今天要找你呢。”

叶美兰一听,背上一紧,像预感大难临头的猫一样弓起了背,两道眉毛几乎直立起来,她的嗓子猛然尖利了许多:“找我干啥?我没有钱给他们炒股票!”

叶茂得意地摆摆手道:“你想到哪里去了!你放心,叶陶找了一个这么有钱的老婆,我看他以后都不会再找你要钱了。他是想让你问问孙建冬,怎么开股票账户。反正,你等着吧,可能今天晚一点他就会给你电话了。”

叶美兰劫后余生那样一下松快下来,一家三口集体沉浸在皆大欢喜中。叶美兰这时候才顾得上刚才的话题,质问老两口道:“要买股票就算会过日子?!”

叶茂理直气壮地说:“怎么不算!他们有钱,以后家务大不了请一个钟点工来做,人工能值几个钱?你妈也可以帮帮忙--只要沙当当知道怎么赚大钱,就是会过日子!”

叶美兰一听,父亲这话的意思竟和丈夫孙建冬的观点如出一辙,她深感挫折,气势就低了半截,勉强应战道:“买股票就一定能赚到钱吗?人家都说要远离股市远离毒品 ,我只看到周围的人买股票亏钱的,看不到哪一个是真赚的。”

叶茂对沙当当很有信心,他说:“哎~~你别说!我看叶陶最近天天在家里看股票,他和沙当当一起研究过了,现在股票跌得比白菜心还便宜,就是在别人碰都不敢碰的时候,我们发财的机会就到了!如果等到大家都知道那里好捞钱的时候你才冲上去,别说喝头啖汤了,恐怕渣都不剩了--能赚到钱的永远是少数,傻子是给人送钱的,没有傻子送钱,聪明人赚谁的钱去!我看这次,叶陶和当当说得很有道理。”

叶茂这回的见解中,充分表露了他作为一个技术工人的睿智,他的观点,与著名投资大师巴菲特的观点达到了50%的吻合度--“别人恐惧的时候我贪婪,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惧”,同时,他还表达了对不甘寂寞的后知后觉者的评价。

叶美兰不服地说:“爸,你说的不就是高抛低吸么?你知道哪里是高哪里是低吗?你要能知道,别人不都知道了!抄底抄底,小心半山腰接了落下来的飞刀!”

叶茂牛哄哄地说:“我不知道哪里是高哪里是低,但是你自己起先不是都说了,现在都说要远离股市远离毒品 ,说明股票已经没人要碰了,那就可以买了!”

叶美兰气不过,顶他说:“站着说话腰不疼,你去买呀!”

叶茂打蛇顺杆上道:“你借我钱,我就去买!”

穿鞋的害怕光脚的,叶美兰赶紧闭嘴走开。

傍晚时分,叶美兰果然接到叶陶的委托,她马上想起四年前孙建冬的股票账户上那消失了的五十万,自从2002年春节两人闹翻后,孙建冬就修改了账户密码,到底现在孙建冬还剩多少钱,叶美兰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叶美兰很想把丈夫在股市中深套的事情告诉弟弟,但终于还是没敢吐露一个字,只是担心地劝说道:“我周围的人都说要远离股市远离毒品 ,你听听,人家都把股市当成毒品 了,你们俩都有好好的工作,慢慢攒钱就能供房,干嘛要去沾股票的边呢!凡是想一夜 暴富的,最后都是被人家套住的!如果股票真是那么好赚的,那不是大家都上了!你不要听爸的,他的想法要是对,为啥他自己一辈子都挣不到钱!他折腾得还少吗?你既然这么满意这个老婆,就更该收心好好上班才对,别煮熟的鸭子又飞了。”

叶陶宽慰她道:“姐,你放心,当当只是小玩玩,就当练习 练习 。炒股跟开车一样,是个熟练活,多练练就有手感了。我这几天上网看了很多财经分析,权当恶补恶补,大盘已经连续下跌四年了,实体经济又不差,我估计,现在买入,机会肯定大于风险。”几句话,叶陶的聪明劲显露出来了。

叶美兰听弟弟这么一说,感到似乎有些道理。反正,该劝的都劝了,她已经尽到了为人姐的责任。

晚上孙建冬回家,叶美兰便上前求教,孙建冬不以为然地说:“叶陶连试用期都没过,不好好工作,炒什么股!他有本钱吗他!”

叶美兰解释道:“不是叶陶自己,是他女朋友,那女孩是个经理。”

孙建冬像发现新大陆 一样惊讶,他认真地问叶美兰:“经理?什么公司的经理?那女的多大年纪?”

叶美兰说:“年纪和叶陶差不多,什么公司就不知道了。”

孙建冬“切”地笑了一声,随手在纸上写下个电话号码推给叶美兰,不冷不热地说:“你给她这个电话号码,让她带上身份证 到证券交 易所去办股东卡,开个个人账户,她就知道怎么买卖股票了。”

叶美兰责任心很强,追问道:“建冬,你说现在可不可以抄底?”

孙建冬说:“股市又不是我开的,你问我,我问谁去?”

按说,孙建冬这么说,其实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可叶美兰跟她妈一样,最缺的就是机灵劲儿,她还紧着问:“那能不能买进‘万科’和‘云南铜业’呢?”

孙建冬心想,一个连股票到哪里去买都不知道的人,居然也想在大熊市里发股票财,别人钻研股票不知道要花多少心血,她凭什么一句轻飘飘的“万科”和“云南铜业”能不能买,就想得到答案。

他不再跟叶美兰多唆,转身走开,喉咙里轻轻挤出两个字:“可笑!”叶美兰没有听清楚丈夫说的是什么,但是知道问不到答案了。

第二天,叶美兰打电话告诉叶陶那个电话号码,叫他先去招商证券开户,又说:“你姐夫说现在股市的情况谁也说不清楚,越是亲戚越不好乱说,免得耽误了人家。”

沙当当具有典型的销售职业特征,行动能力非常强,她说干就干,先让叶陶陪着开了户,然后一家伙投了三万多元,以每股4块5的价格买了7000股“万科”。三万多元对玩股票的人来说是微不足道的数字,但以她的现金资产而言,几乎是竭尽所有了。

孔令仪听说后直摇头,说沙当当是“傻大胆”,沙当当却依旧乐呵呵的一副不知发愁的模样:一月份的工资过不了几天就要发了,她有把握这次的奖金会比上个月还要多一点,签预售合同的时候她就问清楚了,房贷要到四月份才开始还,怕什么呢!恨只恨自己当时不该听了那姓梁的,提前交 了人住杂费,要不,还能多买3000股“万科”呢!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杜拉拉升职记2-华年似水】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