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 族

作者:简耶格尔 发表时间:2019-01-02 23:55:30 更新时间:2022-08-02 21:18:36

  一般说来,尽管友谊容易在年龄、性别、社会经济地位、种族或宗教等方面相似的人之间建立,但那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规律。的确,宗教和种族对友谊的限制正在消失。不过对于“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个谚语来说,要使“类”或“群”的意思由相同的生理特征、身份或社会经济地位演变为有共同的价值观和互爱的情感,仍然需要时间。

  友谊无以伦比的能力就在于它超越了种族、宗教、文化的差异,而成为我们工作和生活中强有力的一种关系。在工作中跨越种族界线交朋友为打破成见提供了机会,尤其是如果你的学校或社团都是同种族的,你从小到大都没有机会和不同种族的人交往的话,你更需要工作给你提供这种机会。36岁的琳达(Linda)是一个全职家庭主妇,她谈到8年前她认识了一个人,仅仅过了一年,她们就结为至交。

  我知道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就喜欢上了她。这种情况我以前及此后都没有发生过。我最好的朋友是黑人,而我是白人。她是民主党,我是共和党。她的丈夫是一个大学教授,而我的丈夫是律师。差异使我们的关系充满乐趣。我们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宗教信仰、婚姻和孩子。由于我们两人之间既有差异又有相似点,彼此都向对方学到很多东西。

  安妮(Annie)是在美国南部长大的白人,但到北部工作后,她建立了一个黑人朋友的交际网。

  我有许多朋友是黑人。在我的最好的、最亲密的、最亲爱的朋友中有一个也是黑人。她宁可说她是黑人,不说她是非洲裔美国人,因为她说他们这些人都来自加勒比海地区。尽管他们以前可能是从非洲来到那里的,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已没有什么关系。

  安妮还说了一件很滑稽的有开玩笑意味的小事:“当我退休的时候我的一个朋友专门为我组织了一个私人的退休聚会,大约15个人,全都是黑人。她告诉我,他们已经决定:‘白人一个也不许参加。’”

  沙伦・辛普森・约瑟夫(Sharon Simpson Joseph)是一位非洲裔的美国律师,在纽约皇后区长大,现在是总部在亚特兰大的一家出版公司Spirit Soars股份公司的总裁。她对我说到童年和学校学习经历中作为一种因素的种族问题:

  出于一些原因,从小到大我一直都有各种种族的朋友。我的父母是很开通和进步的人。他们始终支持文化多元化和民族平等。我母亲在纽约市学校系统工作。她开始工作时是一位教师,退休时是一位校长。我父亲是南布朗克斯的一名社工。他曾经和青年团、资深公民团一道工作过,最后在南布朗克斯管理一家非营利的社工服务中心。英国安德鲁王子(Prince Andrew)来访时,这是他在纽约所参观的服务中心之一。

  服务中心附近有我许多不同种族的朋友,有黑人、有白人。在我的书《让灵魂飞翔》(And How My Spirit Soars)中有一篇故事讲的就是附近一个男孩的事。他和我是朋友。他是白人,也是犹太人。我们总是花很多时间一起玩,我当时大约四岁。有一天,他的祖母,而不是他的父母,逮着机会把我从校车上拉下来。他的祖母说:“别和她一起玩。这个小……”她使用了很粗鲁的字眼和类似于这个意思的词。

  我一时感到不懈:“怎么了?我不是犹太人吗?”我不知道我不是犹太人。我不知道他和我是完全不同的。我当时的感觉是我们是相同种族的。许多年前他和他的家人搬家了。我们失去了联系,但他就像陪伴我长大的小伙伴一样。

  我有许多朋友,他们有的是非洲裔美国人,有的是其他种族的人。我们(我妹妹和我)到完全没有种族差异的学校上课,有时也到只有我们是黑人孩子的学校。但我们其实也有一个不同种族混杂的家庭。我祖母一家一半是瑞典人,一半是非洲裔美国人。在我们的家谱中有许多对夫妻来自不同种族。

  我问沙伦她和她的“最好的姐妹”是否讨论过她们是不同种族的事实。她的这个朋友是白人,是她们一起在斯坦福法律学院学习时认识的。沙伦说:

  我们有一年没有讨论任何事情,甚至不知道我们是不同种族。我们只是过我们的日子。只有当问题出现,和现实生活有关联时,我们才会去讨论。在加利福尼亚她的家中过感恩节的时候,她和我回忆起我们通过律师考试后一起搞了一次旅游来庆祝。我们用了一天时间游览圣・托马斯大教室。我们穿着相似的全套服装。当我们从一个年轻人身旁走过时,他大声喊叫:“嘿,两个世界的混血儿!”我们俩都气坏了!

  我记得我和这个特别的朋友去法学院参加一个聚会,当聚会大约进行到三分之二时,我问她:“你意识到我是这里唯一的黑人吗?”我以前还从没意识到这一点。

  39岁的哈丽雅特(Harriet)是一位黑人舞蹈教师,和丈夫分居。她的白人朋友比黑人朋友更多。她把这归因于他的职业,因为其中非洲裔美国人很少。她解释说:

  我见得更多的是白人,而不是黑人或拉丁美洲人。由于我是一个几乎完全在白人的环境中工作和生活的非洲裔美国妇女,所以我经常感到有点孤立。我原认为这只是我个人的感觉,但我已经发现,其他非洲裔美国妇女和我有同样的感觉。

  有时,我的白人朋友会谈一些我无法认同的事情。这一点往往会引起争吵。真正可怕的是有很多黑人女性我也无法认同。我们之间根本没有什么共同之处。经济和文化的差异使我很难和其他黑人女性建立友谊。她们简直就不像我周围的人。我皮肤太黑,无法完全融入白人文化,但又因为有太多的白种人的特殊习惯而无法融入黑人文化。然而我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黑人女性。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谁坐了我的位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