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谁坐了我的位子 > 国际文化差异

国际文化差异

作者:简耶格尔 发表时间:2019-01-02 23:55:35 更新时间:2022-08-02 21:18:36

  如今有这么多国际间的业务要处理,你可能发现你自己比以前拥有更多机会,因为有了可以和来自世界各地的男性和女性建立关系的因特网,而不必局限在你的部门或公司。当然,信件和电话长期以来一直都是进行国际联络的方法,但因特网能更加快捷地发展和保持国际间的伙伴关系和友谊,花费也不大。

  要牢记,不同国家对工作关系的看法是有文化差异的。应该花时间来了解这些相似点和差异。

  有一权威教授,他在法国长大,20世纪60年代搬到美国,但每年都要返回法国住上两个月。他仔细考虑了两国在工作和友谊上所呈现的差异。对他来说,这些差异是一种分歧同时也是互补的。

  根据我在美国的经验,很多友谊是在办公室里开始的,法国则不同,友谊更多源自家庭。在法国有一种固有的文化观念,它把美国人描绘为工作时交朋友,失去工作也就失去朋友。

  在法国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仍然还在我生活中占据很大部分。而在美国虽然我很少四处旅行,但除了我妻子以外,好像已经没有什么青年时代延续下来的友谊令我印象深刻了。

  家住柏林的安妮特・穆斯(Anette Moos),为一家提供德国旅游服务的美国公司当旅游顾问。她仔细观察了德国人和美国人在工作关系方面的差异:

  有一则很通俗的德国谚语: “工作归工作,玩归玩。”这充分说明:在德国,工作就是工作,友谊就是友谊。

  德国人一方面有他们的业务熟人,另一方面有他们的朋友,二者很少掺和在一起,尤其是在客户和供货商的关系上。例如,我有一个朋友在一家广告公司工作。她从不和她的客户交朋友,因为这是不合适的。

  对于我们德国人来说,如果对我们的客户不太熟悉,反倒更自在。我们宁可和合乎礼仪的陌生人打交道,而不愿和不拘礼节的熟人打交道。通常和你的朋友相处时才会不拘礼节。

  在美国,“闲聊”是每个人都精通的。这样说完全没有贬损的含意。然而在德国,人们并不像美国那么开放。很多人反对“闲聊”,因为他们认为那是浅薄的。

  在美国,人们总是说:“喂,什么时候来和我们一起吃顿饭!”但他们其实并没有这个意思。而德国人对待这种事情是很认真的。他会真的来到这个美国人家门口的台阶上等,或者打电话告诉对方自己来赴约了。美国人当然会有点吃惊,因为这种邀请只是谈话时的一种客套而已,并不是真正的邀请。

  德国人每件事情都当真。假如你问他们:“你好吗?”他们会确切告诉你他们怎么样。他们会说:“噢,很好。我母亲病了,我的车坏了,我感到有点不愉快,因为我的男友说我太胖了……”这就是两个不同民族的差异。

  公司内部的关系也是有不同的。在德国许多人在公司里遇到他们的恋人,而许多同事过不久就成为朋友。所以,假如你们一起共事,就有可能成为朋友。

  作为比较,下面我们来看另一个人对工作和友谊的典型描述。伊莱亚・施奈德(Elia Schneider)是位电影导演,他在他的家乡南美洲以及曼哈顿、洛杉矶都生活、工作过。

  在委内瑞拉,你把你所有的朋友带去吃饭是很正常的办事方法。同事是很容易成为朋友的。他们和老板及雇员都是朋友。整个公司是建立在友谊的基础之上的。

  我喜欢和这样的人一起工作,友谊比是否达到生产目标更重要。我们工作为的是在一起,为的是过得愉快,为的是一起分担出现的问题并赚一点钱。假如你把两者颠倒过来,你就可能被视为局外人。每年圣诞节我们都交换礼物,这一点很重要。

  我在加拉加斯时,我们把每星期二夜晚定为女士之夜。为我出版短篇故事的出版商是委内瑞拉最主要的文化协会的执行董事,也是作品的编辑和其他一些人的朋友。我们无所不谈,一起开怀大笑。

  所以我在这里(洛杉矶)很怀念原先的时光。我发现这里的人更善于控制自己,总是很注意他们所说的话。基本上很谨慎,并且你达到什么(工作)目标是唯一要紧的事。我相信,即使人们想与众不同,想把友谊作为目标,取款机可不允许,因为所有的价值都是以你赚了多少为基础的。

  西班牙一个已婚的广告公司经理针对她的国家的工作和友谊反复说明了相似的看法:

  在西班牙和朋友合伙做生意是很有代表性的。同事可以成为朋友,但是基于对等的身份,同事与同事、老板与老板成为朋友。商务上的联络活动通常在办公室进行,而不是在家里或饭店。生意通常在吃午饭时谈成的。朋友确实经常合伙做生意。

  丹麦一位65岁的实业家因为他的工作性质使得与他交往的人遍布整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欧洲的其他角落,还有美国。他对工作和友谊提出了这样的看法:

  我们大体上可以把它分成两类,雇员之间的友谊和强有力的人际关系网,“老熟人的关系网”。在丹麦,我们的圈子大约有200个人,他们分别来自25个以上不同的上市集团公司的董事会。他们的儿子或女婿经常被他们的父亲或岳父介绍给其他公司,那是一小部分人造成的混乱局面。

  对普通的工人和雇员来说,情况就很顺利了。人们在工作中相识以后,就有很多会面甚至结婚的例子。实际上,办公室是认识合作伙伴的最常见的地方。

  我们和谁一起做生意呢?很像在美国:我们和那些同我们一起打高尔夫球、网球、羽毛球的人做生意,而其中很大比例那些自从进入中学或大学就相互认识的人。

  在所有4个斯堪的纳维亚国家中,人们利用人才公司来找新的董事会成员,找总经理还有级别较低的副总经理,然后再由公司内部的人事部门决定该聘用谁。找工作的过程中也会有丑闻,被聘用的人可能无法达到工作的要求,但这更主要的是一个政治问题。政府或地方市政当局内部地位高的人常常推举他所认识的人在公司中谋得一份工作。

  朱莉娅・斯图尔特(Julia Stuart)写了篇文章《到底谁需要朋友》(So Who Needs Friends Anyway),登在《独立报》(Independent)上。这篇文章介绍了多箩西・鲁(Dorothy Roue)在英格兰出版的名为《朋友与敌人》(Friends & Enemies)的书。朱莉娅引用了鲁在英格兰(约克郡和林肯郡)、澳大利亚和美国交新朋友中所观察到的差异:

  在英格兰我大部分时间住在约克郡和林肯郡。在那些地方,假如你没待上400年,你都是一个新来的人,不管你的社会能力有多好。而假如你是在澳大利亚或美国,却可以很快交上朋友。

  在曼哈顿,我和一个28岁的杂志编辑会面。她前年从英格兰移居到美国。有意思的是,她对美国人的抱怨是:“你很难知道人们什么时候才是真心的。”关于美国人,我想起我见过的德国妇女安妮特・穆斯所说的“一起吃饭”之类的现象,她表达了相似的观点:不知什么时候是真的,什么时候只是一种客套话?这个杂志编辑解释说:“我花了好长时间才弄明白,他们并不总是当真的。”

  当我听到我采访的美国人对于英国的反应时,我不知道是否有一种工作方面的类似的文化差异。是因为英国式的谨慎被误解为冷漠吗?罗伯特・利布曼(Robert Liebman)是一位作家,纽约人,1984年以来就住在英国。他就英国人和美国人在友谊上的差异评论说:

  美国人会很轻易地向陌生人吐露私事,这使英国人无法理解。他们不干这种事,但是有些英国人会利用偶然的交际机会来讨论性行为。他们这样做某种意义上表明他们很需要使谈话变得活跃。

  在这里最好的朋友非常之少。甚至最接近的朋友也不像美国人谈得那么多或那么直率。在这两个国家中,男性朋友之间他们总是喜欢谈论运动、工作等较为表面化的事情,因而共同性更突出;而女性之间的关系则差异较大(至少我的整体看法是这样的)。

  利布曼就面对戴安娜的死人们一时表露出来的软弱发表评论说:

  如果说,此前我从一些小事发现了人的“双重性格”,那么公众对戴安娜之死的反应则从一个更大的方面揭示了这一点。成千上万的英国人为戴妃之死悲伤流泪。而与此同时,许多英国评论者却对此表现出极端的不屑,认为这是一种软弱。有些人还暗自担心被视为与那些悲伤流泪者是一路货色。不过英国民众的基本态度还是控制住自己的感情。

  我在东京采访过一个20多岁的单身女工。她对我说,她的一些已婚的女友要和她相聚是多么困难。我想当然以为,那是因为她们忙于在家照顾小孩,并以此作为可能的理由回答她。但她解释说不是的,是因为她们要和朋友聚会必须征得丈夫允许。

  我也问她今日日本的一些工作和友谊的情况。她回答:

  由于因特网和手机的出现及日益加剧的失业,日本社会正在发生着根本性的变化。如今的友谊,尤其是年轻一代之间的友谊逐渐在变得轻率和浅薄。她们以为他们每日、每时通过电子邮件和手机和很多人交往,他们就有很多朋友。但是很可能他们根本就没互相见过面,更不用说单独会面。他们交往一阵子,关系就很快变淡,然而他们仍然称之为“友谊”。也许“友谊”这个词的意思正在改变。

  过去为某一家公司工作意味着他几乎一辈子在这一家公司服务。他们很少被解雇,而同事之间就像是亲戚或家人的关系。然而,由于很高的失业率或者是社会逐渐在演变,抱着利己主义的观念,没有人相信我们会终生为一家公司工作。我们总有一天会被解雇,然后需要再找工作。换言之,假如有一个工作机会,我们就要毫不犹豫地抓住这个机会。人们是在寻找牢固的枷锁。但可悲的是,不是全部的人,至少也是大多数人知道该到哪儿去寻找这种枷锁,并在努力着。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谁坐了我的位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