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谁坐了我的位子 > 独自在家工作:上班族的新潮流

独自在家工作:上班族的新潮流

作者:简耶格尔 发表时间:2019-01-02 23:56:23 更新时间:2022-08-02 21:18:37

  而今,相对于传统的办公室工作,独自在家工作已经成为上班族的新潮流,他们每天在家中工作,利用电话、网络等通讯手段接受和递交工作任务。由于独自在家工作方式的出现,传统的工作关系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在工作中建立起的同事间的友谊尤其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但许多人却抱怨说,他们在家中工作虽然方便,但不过是表面上的舒适愉悦,他们不在乎办公室里的冷言冷语,更不认为有同事造访打扰了他们的工作。其实,同事之间的必要交流并不是在无谓地占用工作时间,而是提高工作效率的一种途径。而且,办公室里的沟通,还会促生创造力和革新精神。因此,如果你并非迫不得已或别无选择,最好还是到办公室去工作。在那里,你将会获得伙伴关系,并将之经营下去,哪怕你已经离开。

  大约在10年前,在由纽约开往康涅狄格州的火车上,我邂逅了一位名叫贾尼斯・帕波洛斯(Janice Papolos)的女士,我们聊了一路,发现彼此有着太多的共同点。与我一样,她也是在多年前与丈夫和两个儿子一起从曼哈顿迁居到康涅狄格州的,而今我们都很想念那个迷人的城市。另外,贾尼斯还与我是同行,也是一名作家,她现在是美国记者作家协会(the American Society of Journalists and Author, ASJA)的一员,而我自从20多岁起就是那里的一分子。于是,我们的谈话就从美国记者作家协会开始了……

  美国记者作家协会最初是由包括我在内的6名女作家创始的,我们把自己的集体称作“作家联盟”。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每个月都会聚一次。但慢慢地,由于每个人的时间安排和家庭方面的原因,这变得越来越难实现了。在过去的那些年里,我们只能在每年的12月举办一次假期午餐聚会。最近,在经历了近一年的电子邮件往来之后,我们决定恢复定时聚会制度,频率定为每两个月一次,并将聚会的场所定在每个成员的家中。自从我丈夫告别了15年由讲课、咨询、会谈以及漫长无聊的上下班路途所组成的办公室工作,开始独自在家工作起,作家联盟就成了我与工作伙伴进行联络的主要途径,而它却随时都有可能暂停。

  在我的要求下,贾尼斯・帕波洛斯与我分享了她对美国记者作家协会的感情。

  在我们的作家联盟里,我惊奇地发现自己居然与4位非常有名的作家是邻居,还有几位的寓所与我的家也不过隔了一两个街区。在这里,我不再感到孤独,大家给予彼此的支持与帮助是无法估量的。

  当我因自己书中的文字被排版成极小的8号字,而向我那才华横溢又极富同情心的编辑哭诉时。她总会赶到那里,义无反顾地支持我。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字号问题终于得到了解决。

  当我即将出版的新书因为封面颜色需要更换时,她们会催我马上与出版商联系,以便利用好这段时间,把书的封面制作得更加精良。

  在我们的集体中,有一位女士曾编辑过我写的两本书,同时她也是这两本书的读者。她直言不讳地指出了我书中的语法错误,并敦促我去核实材料。她经常参加电视台的脱口秀节目,当我也被邀请参加类似的节目时,她与我分享了面对镜头时如何做到精神放松、反应敏捷的窍门。在她的帮助下,我在节目中清晰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也使电视机旁为我担心着的家人们舒了一口气。

  回首往事时,我发现,在人生的重要关头,很多次把我从悬崖边上拉回来的正是这个集体。那么,如果我搭乘的是另一列火车,情况又会怎样呢?

  而对于那些以寓所为场所进行个体经营的人们来说,做到远离孤独并与他人保持联系则是一个挑战。不过,努力与商业伙伴建立起工作中的友谊,不管对工作还是对你个人,都是大有裨益的。

  我们的作家联盟里有一位自由撰稿人兼作家,她叫乔安妮・卡巴克(Joanne Kabak),她向我谈起自己对独自在家工作的看法:

  我觉得独自在家工作孤单极了,我不再拥有与办公室里的同事自然而然建立起的那种良好而平淡的朋友关系,而那是一种当我还在公司里上班时,曾常常使我乐在其中的体验。以前,不论我处在怎样的环境中,我总能结交到好朋友,和一般的熟人也常互相问候。而现在,由于我每天大量的工作都是通过电话来完成,无论在工作日中,还是休息期间,我都不愿意再跟任何人在电话中聊天。我烦透了打电话!而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在我工作的时候,我既见不到任何人,也不会跟他们通电话。

  对乔安妮来说,独自在家工作有利也有弊,有利的一面是,她有更多的自由时间来照顾孩子,而对于不利的方面她也找到了弥补的办法:

  我通过电子邮件和那些相距遥远却值得终生相交的好友们保持联系。而与我写邮件最频繁的,要算是那个一直居住在洛杉矶的我的大学同学兼写作公司同事了。

  此外,我还加入了街区的职业妇女联合会,结识了许多可爱的女人。不过,在这个联合会里认识的人更多是基于职业的相似,而非性格上的相互吸引。除了独自在家工作以外,我还要照顾好父母儿女、处理社区事务、锻炼身体和深造学习。虽然,我确确实实非常想念老朋友们,但在我的生活中,几乎没有多余的空间和时间用来经营与他们的友谊。

  葆拉是一个离异的单身母亲,48岁,居住在加利福尼亚。7个月前,她开始为阿拉斯加州的一个公司工作。葆拉的工作是通过电话为客户提供技术支持,不论在哪儿她都可以完成工作,因此她选择了独自在家工作。不过,葆拉一点也不觉得孤独,她8岁的小女儿使她整天忙个不停。每天中午与她同住一幢公寓的邻居,还会邀请她到自己家中,一起在健身器上锻炼身体。对于自己“家庭化”的工作,葆拉是这样描述的:

  我每天都要打很多电话,因为这就是我的工作。我的其他同事也都在家中工作,我们也常通过电话联系。我还在办公室上班时,认识了一个同事,后来我们成了闺中密友。尽管早在四五年前她就离开了公司,但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络。7个月前我接受了这份新工作,开始在家上班,不过,我并没有辞去原先的工作,因此我现在同时在为两个公司工作。

  不管每日朝九晚五往来于办公室,还是独自在家工作,每个人都需要工作中的融洽关系和真挚友谊。正如本书中谈到的,这种美好的感情非常有助于提高员工的工作效率和对工作的满意度。

  随着独自在家工作人数的不断增加,建立起有益于自身事业发展的伙伴关系和商场关系,已经显得越来越重要。

  与我采访过的大多数独自在家工作的人一样,来自马萨诸塞州的职业顾问芭芭拉・卡伦-博吉亚(Barbara Callan-Bogia)也找到了建立起有助于事业发展的伙伴关系的办法。而今,芭芭拉活跃于地区和国家的职业社团,经常进行演讲,并积极参与社团的培训工作。同时,她还拥有了自己的小公司。这一切使她不再感到孤独。

  虽然独自在家工作可以任意支配自己的时间、心情和精力,然而我只是个凡夫俗子,我经常会想念,在办公室里上班时突然被同事提出的问题或大家聊天所打断的情景。

  7年来我一直为自己工作,不过在此期间,我仍然结识了许多可以倾诉心声的好友。

  在我的事业起步伊始,我就非常希望能够加入新英格兰私人企业家协会(New England Business Owners Organization, NEWBO),以结识更多的小企业的女老板,与她们在生意上互相帮助。

  作为新英格兰国家演讲者协会(National Speakers Association New England, NSA-NE)的一员,和分会的新任会长,这个集体给了我一种回家的感觉。在这里,朋友们带给我的情意和关心是我在其他地方从未得到过的。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谁坐了我的位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