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佛是一棵树 > 模块三:悲无量心,穿上别人的鞋,才会知道痛在哪里

模块三:悲无量心,穿上别人的鞋,才会知道痛在哪里

作者:房放 发表时间:2019-02-18 22:52:23 更新时间:2022-08-02 22:30:42

  如果一个人走过另一个人的身边,看到那个人被箭射中了,他不该花时间在寻找这支箭是从哪里射来的,或是谁做了这支箭,箭秆是用什么木头做的,箭头是如何打磨光的等等。他最应该做的就是将这支箭拔出来。

  --释迦牟尼佛

  一、慈悲的魔王

  一写到悲的概念,心中总有一些难以言状的,莫名的哀愁,反正不是很舒服。

  在中国的汉语言文学里,悲总是和悲痛、悲伤、悲哀、悲凉等等颇具苦痛感的词构建在一起,想要达到和表述的效果,也是一如继往的苍凉,让你想躲开它都很难。

  从感情色彩上分析,悲和痛还不太一样;痛是肌肤或心理受了伤害之后的一种生理反应,它表达的是一种极度不舒服的感觉,多以流泪或流血来表现受伤害的程度不同,痛是可以慢慢治愈的,当然心痛的伤愈要困难很多。

  到达悲的档次,受的伤已经是很深了,而且似乎以内心的创伤居多,尽管这些伤口无形,但是要比看得见、摸得着的伤疤严重许多,并且完全复合的可能性基本很小。

  比如:“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要说的时尚一些,就应该应用范伟的口吻:“整得我的心啊,拔凉拔凉的.............”

  现时很多影片的导演,用画面的效果处理悲的概念几乎都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地,尤其是在香港的电影中,男主角受到事业上的重大打击或感情崩溃之后,经常会看到这样的剧情:远景是夕阳下的维多利亚美景,几对海鸥不时略过水面,互叙衷肠;然而镜头切近之后,一个再熟悉不过的沧桑的背影,正孤独的仰望苍天;脚下一定要有一堆空了的啤酒罐,半醉半醒的面容上尽是对人生的迷茫,游离的目光混沌于世事的无奈,再配上一首委婉凄凉的苏格兰风笛,命运仿佛也如风中之烛一样摇曳不定。如果你能闻到那个时候的空气,也一定能嗅出悲的味道。

  这样的一套组合,是很能打动观众的,有没有去过维多利亚海滨不要紧,人这一辈子,谁不曾有过同样的悲情岁月?

  俄国大文豪托尔斯泰说:“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然而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但是烂醉之后终究要醒来,痛苦之后还是得擦干眼泪,跌的跟头再大,决不能轻言放弃,因为希望在人间。

  如果把慈无量心的比喻成一种无我的大爱,那么悲无量心就是一种忘我的宽恕。悲是一种悲怜他人受苦的同情心,是在看到别人遭受痛苦时心生不忍,希望拔除他们痛苦的心态,它与冷酷的行为正好相反。悲无量心是一种希望能够解除一切众生痛苦的心怀。它能克制残忍。所谓,「悲能拔苦」。

  我一直都很喜欢这个小故事:

  传说有两个年轻的小勇士,有点类似与《魔戒》里面的小矮人,受梦幻仙境中的诸位神仙托付,去拯救深陷魔宫的女王。壮别之时,众位神仙以各自的法力共同凝结成一个神奇的护身符,它有能满足十个愿望的超能力,神仙们希望这个护身符能够帮助他们化险为夷,救出女王安然的返回。

  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狡诈的魔王制造出各种险境,刁难小勇士们,结果为了活命,这些神奇的愿望很快就用玩了。这个时候魔王使出绝招,将其中的一位小勇士打入万丈深渊,生命危在旦夕,但是他们只剩下最后一个愿望,只能用于救出女王。另外一个小勇士在女王和挚友之间难以取舍,不知该如何选择。而魔王得意地仰天狂笑,天地都为之战栗。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陷入无可选择的绝境中的小勇士,在千钧一发之际,战战兢兢的被逼出最后一个愿望:“我愿…………我愿……….我愿魔王你有一颗慈悲的好心肠!”

  霎时,天地一片死寂,一滴眼泪从震愕的魔王眼中落下,掉在地上,整个阴暗又恐怖的魔宫顿时烟消云散,坠崖的小勇士和被囚禁的女王都安然无恙,从此,梦幻仙境又恢复了原有的美丽与欢乐。

  若是心中有了慈悲,连最阴险凶残的魔王都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但是失去同情宽忍的心态,我们犹如活在恐怖的魔宫之中,常常陷入两难的选择境地;如同错综复杂的冤亲敌友关系,倾轧难覆的君臣父子责任,常使我们举棋难下、顾此失彼,纠缠于其中的因因果果、是是非非,让我们耗尽精力、气力、体力、心力,依旧难以获得双赢互利、两全其美的局面。

  就像四大名著中的《西游记》,莫非真的只是依托凭空捏造的神灵鬼怪,妖魔异事,就能流传百代,千古不朽?放荡不羁、生性自由的孙悟空,好吃懒惰、贪财好色的猪八戒,心地善良、任劳任怨的沙和尚,信仰坚定、心中有佛的唐三藏;难道不正各自代表了我们人性中的善根、贪欲、理性与生存本能吗?在面对九九八十一难时,降妖除魔,各显神通,但是又彼此牵制,才会如此的搞怪有趣,道破了人生在世最难堪的内在矛盾。

  二、宽恕别人,解放自我

  有位老喇嘛喜欢在一块平坦的大岩石上面打坐,俯视一泓宁静的潭水。然而,就在每次诚挚地开始祈祷、盘起双腿、调好坐姿的当儿,他就会瞥见昆虫在水里无助地挣扎。一次又一次地,他撑起他吱吱作响的老迈驱体,将那微小的生物送到安全地方,才又再坐回他的岩石座上。因此,他的禅修就是如此,日复一日……  他的师兄弟们--一些虔诚的修行者,他们每天也都会到那片荒芜人烟的地区,在岩石峻谷和山洞内独自打坐,他们终于发现老喇嘛几乎不曾安静地坐着。事实上,他禅坐的时间都花在把虫子从小池里捞出来。虽然救护一个无助的生命,不论其形体的大小,是理所当然的。但一些喇嘛有时会想:如果老喇嘛到别处静坐,远离这些令他分心的事,他的禅定功夫可能会更好些。有一天,他们终于向他表示了关怀。  “到别的地方打坐,入甚深禅定,整日不受打扰,不是更能获益?这样您不就可以更快地证悟?如此一来,就能救度所有众生从轮回的苦海中解脱。”有一位道友告诫老喇嘛。  “或许您还可以闭著眼在池边打坐。”另一位僧友建议。  “如果您在打坐时不断地站起、坐下,反覆不下数百次,您如何能开展完全的宁静和甚深如金刚般的定力?”一位年轻的学僧比其他师兄更有勇气,更机智地质疑他。  这位尊贵的老喇嘛很仔细地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却没说什么。当所有人都阐述了各自的“智见”后,他很感激地向大家敬礼,说道:“师兄弟们,诚如你们所说的,如果我整日坐着不动,我的禅定功夫一定会更有结果。但是老朽如我,我也曾一再地发愿要将此生此世(和所有的来世)服务救护他人,我又怎么能够闭上眼睛、硬起心肠来祈祷并吟诵大悲观世音利他无私的心咒,却任由无助的小生物溺死在我眼前而不顾呢?”  对这么一个简单又谦虚的问题,竟使那群喇嘛没有一个人知道该如何回答。

  把悲无量心放在工作中去理解,就是我们常说的同情心。能互相体谅、容忍, 表现一分宽心、爱心, 即是悲心。其实这正是团队合作的根本,假如没有这样的心态,再强的人力资源搭配,也是徒劳,一到关键时刻,就会显现出一盘散沙的本来面目。

  职业生涯与人生相比是短暂的,你可以简单的计算一下,一生当中真正用来工作的时间可能只有短短的十几年,所谓的职业理念在一个人的职业生涯中形成、发展、渐渐消亡,你还没理解透彻,甚至还未来得及应用于现实,这段生涯就快接近尾声。工作中的人们来来往往就像天气变化一样无常,你可以随手翻翻你的名片簿,如果你有时间挨个打打电话,试试看还有多少名片的主人依然不变。

  这些职务仍然存在,但是坐在这个职位上的人早已旧貌换新颜。如此,对公司的长期忠诚正在逐渐的消失,但是同时,短期的“忠诚”更加强烈。毕竟我们处在激烈的竞争之中,你只能希望赚更多的钱去买房买车,去找到所谓的爱情。这种短暂的“忠诚”其实就是一种短暂的“租赁”关系,你出租你的“肉体”而并非你的感情。事实上你可能从未对工作投入过多的感情。

  不过这究竟不同于最基本的商业天条,你不要指望用最少的投资去换取最大的回报,事实上你付出多少就会回报多少,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雇主们。员工和老板之间如果没有相互宽容、体谅的同情之心,一开始就会注定你们的合作关系不会长久。当然单方面的付出没有任何的意义,如果你一直在跳槽,就不要抱怨为什么遇不到一个最理想的BOSS,是你自己不会玩这个“游戏”。

  互联网的普及使我们更没有时间和机会去做到真正的交流,我们现在习惯于使用各种时髦的电子工具在沟通,确切点说,这只能是一种信息的传递,除此以外它们的功能很有限,比E-mail、MSN、语音邮件和传真等,这些科技的出现代替了人与人之间的对话,很多白领都觉得在MSN上挥洒自如,一但坐到对方的面前反而变得不知该从何说起,王顾左右而言他后不知所云。尽管你可以运用先进的聊天工具们传递各种图片、声音、动画,包括你的真实形象,但是你永远无法通过它们反映出你真实的感情。你有多久没有动笔写过家书?上一次与好友的促膝长谈在何时何地?我们有血有肉的情感被QQ上一个个闪动的头像过滤,科技发展的目标是以人为本,但始终不能真正了解人类的思想。怕只怕我们在确实越来越快捷的先进中,变得越来越“冷血”。外表的FASHION,掩饰不住灵魂的返祖。

  我们在低效率的商业中无畏的挣扎,根本看不见投资回报率的交易被称为情爱。我们很难停下看似匆匆的脚步去真诚的问候别人,只关注自身的眼中很少在意别人的成功,在这样一个充斥着性骚扰诉讼案的时代里,连师生的交往都变得尴尬,何况办公室里的食色男女。

  一不留神,我们就像从海绵中挤水那样被别人轻松地挤出工作环境,称其为商业竞争。然后,老板和那些顾问去读更多的,关于如何使工作环境愈加失去人情味的书。当然,在你经常炒老板鱿鱼的当晚,也不会忘记读读如何教人成功,如何让你热血沸腾的书,好像不换一百种工作就不叫工作,仿佛喊着“我一定能成功”的口号就能跻身世界富豪俱乐部。

  但是努力又刻苦的工作并不意味着我们能够没有人情味,相反我们更需要团队中伙伴友善的眼神,赞许的微笑,使我们对自己感到满意,为自己觉得自豪。按照已故的圣女,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德雷莎修女所说,现实社会中最严重的疾病不是非结核和麻风病,而是被人抛弃,缺少爱和关怀。

  同情心会使你与商业伙伴获得更好的合作经验,你有的种种痛苦烦恼他一样在承受,你有的种种委屈不满他一样想发泄,就算他是你的顶头上司,并不意味着可以避免这些麻烦,相反却要将它们放大N倍。

  你的同情心会为你提供一个很好的机会,使得人们看待你不同于其他人。通过展露你的同情心,就已经建立了一种让人们记住的经历。当人们回想起你时,会对你的事业大有帮助。

  更重要的是,同情心能换得谅解。同情心再将上谅解,就等于宽恕。而宽恕别人的同时,也在宽恕自己。

  你只有穿了别人的鞋,才知道痛在哪里。

  我们可能不知道怎样去宽恕别人和宽恕自己,甚至根本不希望有宽恕,或不知道如何做到宽恕。事实上,宽恕他人、宽恕自己,都是必须的。中国有句古话,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连圣人都有错,何况普通人?西方流传一句谚语,年轻人犯了错,连上帝都会原谅。可曾有谁不曾年轻过?宽恕就是给他人机会、给自己机会,“化干戈为玉帛”是世上所有的好事之一,非常重要。  在知道“宽恕”的重要后,便要能够去实行。我们可以下定决心,对一个曾经伤害过我们的人说:“我预备宽恕你,虽然你过去对不起我,但我决心宽恕你,不再记恨,让你自由自在。”--这就是“相逢一笑泯恩仇”。这一句话很有份量,你不单解放了他人,也解放了自己,不会再被怨恨所困。  很多疾病都来自不能宽恕别人。如果你希望你的病快快好,那末当疾病来到的时候,你便应该快快找出,在你的心里究竟有那一个人令你痛恨?当你找出后,你便应该宽恕他。  要是你对这一个人感到很难宽恕,那就证明这一个人其实是你最需要去宽恕的。你不必忧愁不知道怎样去宽恕他,只要你肯宽恕、准备宽恕,佛法自会教导你怎样去宽恕。  一个人认识自己的痛苦容易,认识别人的痛苦较难,要设身处地,体谅我们的冤家也有他们的痛苦就更难。其实想通了就会知道,他们也已经尽了全力,只是不自禁的做错事罢了。既然做错,他们的痛苦和需要被原谅是必然的。

  三、给爸爸的信

  与宽恕别人同样重要的一件事是--自己应当喜爱自己。尽管我们健康不佳、缺少金钱,或是婚姻关系不快乐,都只是暂时性的,只要我们喜爱自己,一切不如意事,都会很快就过去。   很多圣哲都发觉:人一旦接受自己,那么生命中的一切,自然都会流畅。只要我们真能喜爱自己,我们的健康会好转,金钱会更多,与人的关系会改善,创造能力也会增强。当好的一切自然来到时,我们根本不需要去特别奋斗。喜爱自己,接受自己的一切,就够我们一生受用不尽了。  接受自己和喜爱自己,会制造出一种安全感、自信心,从而能使我们福至心灵,万事得心应手。所以,“当下”我们就应该毫不迟疑地改变,立刻接受和喜爱自己。一旦真做到了,一定会有很好的成绩,而那些成绩,完全不是勉强得来的,而是自自然然发生的。  我们不应该鄙薄自己、看低自己,因为那样等于是在自身上加锁,把自己锁在一个不见天日的牢笼里,不能出来。要打开这把锁救自己,惟有喜爱自己、接受自己,不要对自己妄加批评。  多年以来,我们可能一直都在苛责自己、批评自己。这样做对我们一点用处都没有,徒然使自己傍徨无措,那又何必?当我们接受和喜爱自己时,我们的所有潜力,自然都被发挥出来,会高明得连我们自己都惊奇。如果不信,不妨想想:是有人在一旁责骂你时,你做事做得最好?还是有人在一旁鼓励你时,你做事做得最好呢? 只要你学会宽恕,在我们的无限生命中,一切都可以很完美,只要我们照着正确的指导去做,佛陀的高超力量每天都在一旁帮助我们。  我们要放下不必要的执著,以佛陀的知见启发我们内在的智慧,这样,所有我们不能解决的问题,都会得到明确的答案,疑难自然迎刃而解。所有我们的苦痛,都会得到医疗,豁然而愈。

    最近的一段时间,我一直被一部很男人的电影深深打动着,说它很男人,是因为这部《千里走单骑》就是一部彻头彻尾的关于父子情结的电影。男人之间的戏,向来都是简单中隐藏着沉重。

  因为是男人,所以父子之间表达感情的方式很单纯;

  也因为是男人,结果都因固执于男人的坚强,犯了错也不懂得柔软的处理,最后伤口坚固成伤疤,再用在自以为是很男人的方式去面对,不过是在伪装的成熟中逃避……………

  整部戏的主题都在影片结尾儿子在弥留之际写给父亲的信中升华,这也是我最喜欢的部分,也许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写信给自己的父亲。

  毕竟宽恕一个人比去爱一个人,要付出更多更大的勇气。

  “想说些什么 必须要对父亲说些什么 这种冲动反复撞击着我 拒绝了特地来医院看我的父亲后 我陷入了深深的悔恨当中 与疾病相比 悔恨更让我感到沉重 母亲去世的时候 我没能原谅父亲 父亲一句话都不辩解 就一个人去了偏僻的渔港 我当时就想 您是在逃避 不过 我自身也一直在逃避 即使您来医院看我的时候 我还在继续逃避着 为什么去中国 做这件并不重要的事情那?

  是的 我确实喜欢面具戏 那是因为我发现了 隐藏在面具下的真正面孔 就是我自己 欢笑的背后 我在咬牙忍耐着 悲愤起舞的同时 我却在伤心流泪... 这就是我心里的感受

  其实 某一个唱段对我一点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 人与人之间 应该要摘下面具 我等待您尽快回来 爸爸 我想用真正的面孔和您说话...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佛是一棵树】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