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佛是一棵树 > 模块四:忍辱,成熟的男人像条狗

模块四:忍辱,成熟的男人像条狗

作者:房放 发表时间:2019-02-18 22:52:37 更新时间:2022-08-02 22:30:42

  一、从至尊宝到齐天大圣

  成熟的男人像条狗。

  写下这行字的时候,自己都觉得有些叛逆,好像是借用愤青的口吻,在埋怨或唾弃着什么。-

  如此突兀的宣泄,似乎也和这本书的主题不同,应该比较符合某种悲伤情歌的浅吟低唱。其实有时候无病能呻吟也是种莫大的幸福。

  智慧总是在矛盾中迸发,可能符合所谓的大智若愚吧。

  作为男人这种动物而言,可以没钱没财、没权没势,甚至一无所有;但是有一种东西始终不能丢弃,哪怕在穷困潦倒时都不能没了面子。面子问题,就是尊严,古人用鲜活的生命留下一个刻骨铭心的概念,士可杀,不可辱。于是成就了许多抛头颅、洒热血的真的勇士;也成全了一些所谓小人们的千古骂名。

  英雄这个词,从来都是模棱两可,虽然号称不以成败论英雄,但是江湖上总是流传着“成者王侯败者寇”的定律。只要最后成了他人的手下败将,莫管你当初如何意气风发,让多少人望你的项背,输了就是输了,至多为你的豪气赢得一个“匹夫之勇”的称谓。就像至死不肯过江东的项羽,再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终究也只是一代武夫的“夫”。倘若你能熬到功成名就的一天,即使如韩信候般承受穿越他人胯下的奇耻大辱,也是世间的美谈而非笑料。好一句“重整山河待后生”,国家没了都能东山再起,受些小小的委屈又如何?

  男人最怕的就是别人说他不成熟,男人最想得就是别人赞他成熟,这就如同女人爱漂亮的心理,天生的,你用硫酸伴着硝镪水也抹不去这种渴求。

  不过被比喻成狗,同样让人无法接受。再恶毒的咒骂也比不过一句“狗都不如”,如果被骂成这样,我绝对是做不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不知你是否能忍受。 “那个人样子好怪。” “我也看到了,他好像一条狗。”

  在大漠如血的残阳中,衰老的破旧城墙上,夕阳武士搂着貌似紫霞仙子的女孩,远处是漫天风沙下齐天大圣那渐行渐远的,有些潇洒又略有些落寞的背影,一段看上去不着边际的对话。

  凡是能称作经典的,都不那么容易的被人淘汰。

  每一次看《大话西游》,都有每一次的感动,而且每一次感动的理由也不太一样。最初的记忆,是流连于至尊宝对紫霞的爱情宣言。其实每一个人都会有至尊宝一样的悲哀。年少的时候我们想要追求、想要得到的东西很多,长大后得到了还想要得到更多,终于到了应该满足的年纪却发现真正想拥有的却并不是眼前所得。那到底什么是真正的得到?想要重新来过,可是人生已经不允许了,只有看下一辈子能否如愿。“如果上天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虽然只是一个美丽的诺言,却美丽得能让天地都心痛。

  后来开始喜欢上那个里唆、婆婆妈妈的唐僧,“等你明白了舍身取义,你自然会回来和我唱这首歌的。”谁是那位在我们的耳边喋喋不休的唐僧?他会不会让你想起了打骂过我们的父母,管教过我们的老师,训斥过我们的前辈?谁在青春年少时不曾经历过他们的谆谆教诲,谁在少年轻狂后没有产生过强烈的逆反心理?没有反抗过的人生是不完美的,年轻人犯的错误连上帝都会原谅。不过,当每一颗“青葱”成熟起来,成了男人或女人,都会由衷地感谢他们的教诲,或者在跌过跟头之后懂得后悔当初没有听他们的话。不记得那位哲人说过,在我们长大的过程中,能被人管、被人骂是种很大的福分。不信你试试,如果在工作中犯了错误老板没有责骂、领导没有惩罚,就等于你和这家公司的缘分基本已走到了尽头。

  最近再看《大话西游》,突然被影片结尾这段无厘头式的对话惊醒,不经意间慢慢嚼出夕阳武士和他所爱之人的感悟,那个像狗一样的背影,那个身负重担、背着使命上路的人,原来,就是生活中的我们。然而这一句,也是整个电影的主题。换一种说法,可以把它理解为:一个男人的无奈。你喜欢至尊宝,还是喜欢齐天大圣?答案或许见仁见智。至尊宝可以无所畏惧,无牵无绊的行走于江湖,对喜欢的人他敢爱敢恨,敢作敢当。是不是很像我们“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放荡不羁?那么你仰慕谁?崇拜谁?尊敬谁?谁又算得上是真的英雄?当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承担去改变人间的大义,但是肩负着家庭与社会的责任、为生活中的理想去努力,忍受世间的挫折与磨难,却是每个人都无法逃避的课程。只有忍辱才能负重,做一个真的汉子,不一定非要顶天立地。但是要求无愧于心。其实从至尊宝到齐天大圣的蜕变,正是在写实每一个男孩到男人的心路历程。

  二、和谐世界,从心开始

  日本有一位青年脾气非常暴躁、极易动怒,并且喜欢与人打架,所以很多人都非常讨厌他。有一天无意中游荡到大德寺,碰巧听到当时德高望重的一休禅师(注1)正在讲经说法,听完后颇有感悟,于是发愿痛改前非,就对禅师说:‘师父,我以后再也不跟人家打架口角,免得人见人厌,就算是受人唾面,也只有忍耐的拭去,默默的承受!’ 一休禅师听罢,不但没有鼓励他的善念,反而有些嘲讽的说道:‘嗳!何必呢,就让唾涎自己干吧,不要拂拭!’ ‘那怎么可能?为什么要这样忍受?’ 青年觉得很委屈,好不容易痛下悔心,却得不到高僧的鼓舞, ‘这没有什么能不能忍受的,你就把它当作是蚊虫之类停在脸上,不值得与它打架或者骂它,虽受吐沫,但并不是什么侮辱,微笑的接笑吧!’一休禅师笑嘻嘻的回答。 ‘如果对方不是吐沫,而是用拳头打过来时,那怎么办?’对于这样的答案, 青年人刚刚想要赶走的火气,开始慢慢往上窜。 ‘一样呀!不要太在意!这只不过一拳而已。’ 青年听后,认为一休禅师说的,太强词夺理,终于忍耐不住暴躁的脾气,忽然举起拳头,向禅师的头上用力打去,并轻狂的问道:‘和尚,我现在就用拳头打你了,看你怎么办?’想不到禅师一点没有生气,仍然是面带微笑非常关切的说:‘我的头硬得像石头,没什么感觉,倒是你的手大概打痛了吧!’ 青年哑然,无话可说。就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再也找不到怒火冲天的感觉。 世间上无论什么事,说很容易,做很困难,说不发脾气,但境界一来,自我就不能把持。禅者曰:‘说时似悟,对境生迷。’就是这种写照。

  世事缘起缘灭,缘起时惜缘,缘灭时随缘,一切又何必太执着。

  为什么要忍辱呢?因为见到他人伤害而起嗔心,见到他人功德而起妒忌,正是我们内心最难割舍的情绪,是我们最难摆脱的“我见”。我们做什么事情总是从自我出发,在我们的内心深处,总是不自觉的为自己在打算,认为自己是最正确的,最厉害的。比如古人所云的“我见犹怜”。   由于这种“我见”,对于别人对自己的伤害,我们会感到委屈,感到屈辱,感到必须讨回想当然的公道。特别当自己认为受到不公正待遇时,愤怒的火焰会充斥我们的胸膛,烧毁一切,斗争也就不可避免了。而另一方面,当我们看到别人的功德时,会不自觉的产生排斥,即使跟自己毫无关系。因为在我们的白日梦里,英雄都是由我们自己来扮演的。所以,我们不能容忍别人当英雄。我们赞扬他人很难出于真心,大多是敷衍,要不然就是对自己有利。同理,受伤害的人最爱问的是:“你凭什么这样对我?”而妒忌的人最爱问的是:“你有什么了不起?”这两个问题似乎牛头不对马嘴,但反映的都是对自我的深深执著。遗憾的是,现象的一切都是因缘而成的。也许,此刻我们正陷于“你凭什么这样对我的”愤怒中,而下一刻就落于“你有什么了不起的”的泥潭中。于是我们一会儿是受害者,一会儿是伤害者,世间不如意事莫过于此了。而业力,也就在这起心动念中产生了。

  在一个不停运转的企业里,谁也不可能对任何‘不满意’都说不,包括这家企业至高无上的拥有者。对自己不满意的事情学会妥协和谦让,是一个领导者应有的素养,虽然谁都不喜欢被否定。公司是一个团队,不是任何一个人的天下,需要大家的群策群力。有时候妥协能使我们的团队更强大,谦让会让大家的合作更融洽。至于某些需要调整和修改的方案,我们更可以在实行过程中给予下属有效的指导,因为谁也不能真正看见项目的发展轨迹,既然都是在摸索中前进,为何彼此不能学会更好的宽容?

  今天,我们探讨妥协与谦让的积极意义,本身就是社会的进步,没有民主与平等为前提,何来理性的妥协?妥协,体现的是对每个人应有权利的尊重,谦让,呈现的是对共同事业合力推动的诚意,而忍辱正是社会和谐与高效的保障。

  刚刚结束的世界首届佛教论坛,其主题就是,“和谐世界,从心开始”。世人心中都有了善念,何愁天下没有安详与和谐的美好?

  忍辱与智慧的关系,就是一种无为的关联。将心比心,才能获益,对境照境,方知毛病。 道长论短是世人的常态,不需要去过份的计较。谁人背后不说人,谁人背后无人说?《法句经》(注2)中记载:“过去,不曾有人只遭诋毁,亦不会有人只受赞美;未来,也不会有这种人存在;现在,同样更没有这种人。”世界没有一个不遭受非难之人,自古迄今都是这个样。沉默者如是,纳言者如是,悬辩者如是,卑鄙者如是,高贵者如是,凡庸者如是,超拔者如是。即便是毫无人格污点的尊贵的佛陀,也免不了蒙受种种诽谤。 《泥洹经》(注3)说:“心当随人,人勿随心。心误人,心亦杀身。”面对无理的攻击,用冷静的智慧观照自己的心态,以免除由此引发的恶性因果循环,是修行者应有的基本素质。曾有人因嫉妒而破口大骂佛陀,但无论他如何恶语交加,佛陀始终保持沉默,不以为意。当那个人骂累了,佛陀说:“朋友,如果送礼物给人,而对方不接受,这礼物属于谁呢?”那个人回答:“当然还是归于送礼之人。”佛陀于是说:“这就对了。刚才你骂我,我并没有接受,污辱必归于你自身。”这个人顿时哑口无言,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赶忙向佛陀道歉。 纵然骂人者,如朝天唾痰,搞的满脸唾沫;以牙还牙也一样逆风扬尘,不但不能解决问题,反而污秽了自己。

  有一天佛陀在讲经说法时有一个很年轻漂亮的怀孕女士走到听佛陀说法的众弟子中间用手指着佛陀说你这个不负责任的人让我怀了孕还在这里装模作样的说法。有些定力不好的人听到这个女士说的话就开始交头接耳产生一些疑惑。这件事对一位出家人来讲是犯了很大的戒律,况且是佛教的创始人,尊贵的释迦牟尼佛。此时佛陀静静的坐在讲台上一句话都不说。他知道这个女士是外道派来毁谤佛教的。因为当时佛教在印度很兴盛佛陀的随众越来越多外道看了受不了因此派这个女士来毁谤佛教。护法神(也就是天神)知道这件事之后就变成一只老鼠钻到这个女士的肚子把绑在她肚子上的脸盆的绳子咬断。脸盆就掉在地上大家看的一清二楚。那位女士也羞愧的把外道要她假扮怀孕来陷害佛陀之事,一五一十的和盘托出。

  有些事情你用沉默去面对是最好的方法。中国有一句俗语“沉默是金”,就是修持忍辱的最好表现。

  寒山是唐代著名的和尚诗人。他的诗大多富有禅理,令人回味无穷。其中,有一首是这样的:“有人辱骂我,分明了了知。虽然不应对,却是得便宜。”  这首诗所表达的内容,充满了为人处世的机智。平白无故地被人辱骂,当然很不乐意。但应该知道,这种张口就骂的人,一般都是没有修养,没有风度,无论是生活水准或是人生品质,基本上都属于最底层的人,有什么必要与他们一般见识,争论不休呢?忍辱求和、受辱不怨,既是一种处世方法,也是一种高尚情操。   一个优秀的领导,是受人尊敬的。可是这个世界上的人际关系就是这么复杂,有人尊重你、欣赏你,同样就会有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看你不顺眼。无中生有地给你捏造一些莫须有的罪名,特别是在一些大规模的团队,因为你的优秀掩盖另外一些人的才华,难免有人会想出各种毒招来陷害你,怎么办?    应对?那正中对手下怀,你还有精力和时间去做其他的正事吗?那不是正好一步步丧失了自己的竞争优势?如果为了一点小事而怀恨在心,矛盾就会逐渐扩大,以至于怨怨相报何时了,不可收拾。   “亲贤臣,远小人”,把精力放在更有价值的事情上,不与小人周旋,是最明智之举。

  现在的商业竞争日益激烈,面对有些同行的不择手段,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做到合适的解决?

  以本人所处的团队培训行业为例,因为是一个新兴的行业,所也很难得到规范的体系去保护,而且对从业者的资历也一直没有考核的标准。所以鱼龙混杂,造成许多对团队培训这一概念本身就不明所理的人也成了所谓的“培训师”。也使得行业内部不是形成共同发展的良性循环,而是培训课程被竞相抄袭和仿制的恶性竞争。因为我们是上海培训市场上最早投身于这个行业的公司之一,自然也成了被剽窃和拷贝最多的公司,甚至我们辛辛苦苦数年来培训过众多客户的骄傲业绩,都成了他人成立才几天的公司在网上宣传的“辉煌纪录”。

  起初对这种比较无耻的行为是深深地愤慨,也想过利用各种手段去捍卫自己的权利,不过后来渐渐明白,光靠愤怒之后的打击报复并不能创造更好的业绩,能赢得客户的是不断创新的培训课程和培训理念,永远走在别人的前面,就不必担心身后的“讨饭者”,靠嚼别人嚼过的“馒头”生活,这样的公司没有机会也不可能长大,更算不上是真正的对手。  如同按照西方的谚语所言,IF a donkey brays at you,dont bray athim.(驴子向你嘶叫,你可没必要向它嘶叫。)

  三、谁的错?

  人生在世为什么要体会忍辱呢?首先就要明白「我」这个字的意义。将「我」字拆开来看,是由干、戈两个字结合而成,由此可知,有了「我」就有干戈,有干戈相伐的时候,就是因为有“我”的缘故。所以,修行要破我执,首先就要从忍辱入道。 以前在藏地,有一位修行人,名叫巴楚仁波切,是一位证悟的行脚僧。有一次,他听说有一个著名的隐士,长久都过着隐居的生活,于是就去拜望这名隐士。当他走进这位隐士昏暗的洞穴时,隐士即开口道:「你是谁?你从何处来?将往何处去?」巴楚回答说:「我从我背后的方向来,将往我面对的方向去。」隐士困惑地又问:「你在那儿出生?」巴楚答:「人世间。」这个时候,隐士变得有些激动的说:「你叫什么名字?」「无作瑜伽士。」巴楚以不速之客的身分回答着。 接着巴楚仁波切以天真的口吻询问隐士,为何住在这偏远的地方?这个问题正是隐士期待已久的,他隐忍着心中急欲表现的骄傲,微微清了喉咙缓缓地说:「我在此已住了二十年,我正在修至高无上的忍辱波罗蜜。」「非常好!」巴楚说;然后,便倾身向前彷佛要透露什么般,对隐士耳语:「像我们这几位老骗子,还无法做到您现在所做的事!」隐士愤怒地从座位上暴跳起来对巴楚说:「你想你是什么东西,胆敢这样扰乱我的闭关修行?谁支使你来?为什么你不让我这谦卑的修行人安安静静的禅修?」巴楚平静地说着:「好啦!朋友!现在,你的忍辱波罗蜜到那儿去了呢?」 一开始看到这个公案的时候,就像暗示着自己修行生活的盲点。故事中的隐士,正是象征着我们自以为是的修行心态,当面对一切生忍(众生加诸于我们)的烦恼时,自己能不能够忍得下来?自己能有几分的真实功夫呢?修行的目的,是为了修掉我执,但往往总是逃境以安心,以为离开了人群就没有烦恼,钦羡隐士般的生活,当境界现前的时候,就开始怪东怪西,怨怪他人对自己的口气,怀疑别人的动机,抱恨他人的挑衅,于是大声疾呼:「这一切都是别人的错!」 然而,到底是谁错了?是隐士?还是那位不速之客?在修行的路上,有一个需要学习的观念,就是在一切的因缘所生法中,不去批评、论人是非长短,而是从一切际遇、不协调的人际关系中,去发现自己最根本的我执!在各种境界中磨炼、考验,学习真正的忍辱,看看自己的心到底能否做到忍心不动?

  以佛法而言,忍的境界很多,不外乎生忍、法忍。「生忍」,指的是有情众生对我们的考验,有顺境的考验,也有逆境的考验。当众生对我们恭敬供养、尊重赞叹时,要能忍心不动;当众生对我们刀杖驱逼、辱骂中伤时,更要忍心不动。「法忍」,则包含心法、非心法。心法就是内心中的种种烦恼,非心法则是指饥寒冷热、风霜雨打等生理及天候变化的考验;不论心内或心外的纷纷扰扰,都要能忍心不动。 所谓「忍字心上一把刀」,代表修忍辱时,就像胸口被人插了一把刀,这念心还能保持如如不动。这样的心境是超越的,所以从伏忍、顺忍、无生忍、乃至寂灭忍,到达最极致的时候,不但可以破除我执,更可以破法执,而达到真正的大自在、大解脱,也就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无上正等正觉的佛果。  在日常的生活中,应如何将忍辱的精神运用出来呢?打个比方,在面对是非纷争的时候,仔细看看自己的心,有没有对别人记仇?记恨?用各种方法想尽办法打击别人?看到他人的优异表现时,能不能随喜赞叹?还是心怀竞争和嫉妒呢?看到他人的不幸,是包容?还是幸灾乐祸?在一个团体中,有没有尊重他人的佛性?还是以自我为中心争强出头呢?面对名利和赞叹时,自己有没有谦虚惭愧?还是得意忘形?

  忍辱本身真的有很大学问,绝对不是如许多人所误以为的,我忍着愤怒,就是忍辱了吧?不是这样的。要到能够看透背后因缘,心平气和,还能够继续包容,甚至继续开解辱骂你的人,才能够算是忍辱。

  多元的社会,个人思想及观念都趋于多元化,但是我们常常为了重视自己的需求,而无法与周遭事物和平相处。以自我中心为导向的社会,因价值观的差异,常导致人我之间冲突与对立不断。在习惯以自我意见为意见的现今社会,想要以自己的观念,去左右他人的观念,是不太可能的事。要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与人广结善缘,可以将「对人以和」,作为我们待人处事依循的方向。凡事能为别人着想,而不是只想到自己;能正视彼此的差异,不以一己的观点及角度去看待事物。心行平等,则心中没有障碍,就能以广大的心量,去看待所有的差异,从而包容、欣赏这些差异,如此人际更加顺畅、团队更加凝聚、家庭将会更和睦,社会也就能更和平。

   四、忍者无敌,忍者的团队更是天下无敌

  如果听到不顺耳的话,我们可以想想,如果他说的是错误的,那么他说的又不是我,既然不是我,又何劳跟他一般见识;如果他说的是事实,那他说的并没有错,所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们只要直下承担,勇敢地面对,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不去跟别人的恶口相应,忍下来──他说我不说,他骂我不骂,他动我不动;一个巴掌拍不响,这样就能避免因生气失去理智,造成的不良后果。

   《佛遗教经》云:「能行忍者,乃可名为有力大人。」心中有烦恼要忍下来,不管面对任何境界也要忍下来,能忍自安。现今社会人与人相互依存,众缘和合才能成就所有的事。对每一个人都要心存感恩,因为众人的努力,我们才能生存在这个世界上。《憨山大师劝世文》(注4)言:「红尘白浪两茫茫,忍辱柔和是妙方。到处随缘延岁月,终身安分度时光。」时时坚住正念,面对各种不同的境界,心不随境转,将和谐的心带到家庭、工作职场,就能影响周遭的人,我们所处的地方就是一片清净之地。

  从来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在逆境中的奋发和坚持才有更深的意义。命运总像是一个琢磨不透的奥秘,放眼欣赏天下,同样是一生,有些人命好,有些人命差,同样是一生,有些人活得有声有色,有些人过得黯淡无光。而自古以来能成大事的人都会忍受常人所不能忍受的痛楚,就像彩虹总是出现在风雨之后,不要自认命运不济,而自暴自弃、自甘堕落;更要在厄运的环境中,可服困难,改造生活。

  根据生命的定律,命运的大门关闭了,信心会为你打开另一扇门。想要有所成就,就更应该积极寻找那一扇永远为勇敢的人敞开的门,并且付出你最大的行动和最强的力量。因为成功与失败的分别之处就在于;成功的人善于动手,立即行动;失败的人只会起心动念,至多再加个动动口。

  一个人的人生脚步,似乎总是在成功与失败中徘徊。究竟如何做出正确的选择,就需要超然的信念。没有谁会在命中注定失败,而得与失之间,一直也都是一步之遥。一个拥有信仰的人,纵然面临厄运与困境,只要坚持必胜的信念,也能在逆境中峰会路转,找到光明的境地。这是由内在的信心改变外在的环境,人间从不缺少奇迹,就看你会不会创造。

  企业处在暗礁汹涌的商海中更是如此,团队在顺山顺水时的团结不是真正的团结,危难关头的合作才能显现凝聚的真章。一旦环境出现危机,很容易波动人们的心态,能在这个时候做到体谅与宽容,更能体现团队成员之间的大度风范。忍辱非常时期的同伴横加指责的脾气,忍受艰苦时机的多灾多难,必定会赢来一个覆雨翻云的明天。

  此时在团队中的忍有四种真义:  一、遭恶骂时默而不报:以沉默折服恶口。  二、遇打击时心能平静:以心平气和赢千秋事业。  三、受嫉恨时以慈对待:以慈悲心消弭怀恨嫉妒。  四、有毁谤时感念其德:以感念恩德彰显道德涵养。

  佛陀时代,佛的十大弟子之一的阿罗汉富楼那尊者(注5)想到民风野蛮、好勇斗狠的输卢那国(注6)弘扬佛法。佛陀问尊者:「假使你去了,那个国家的人民对你又骂、又毁谤,你该怎么办?」

  尊者回答:「世尊!如果他们骂我、毁谤我,我会心生感谢;因为他们没有打我,还算对我很客气。」

  世尊再问:「假如他们进一步打你,你又该如何?」

  「世尊!他们打我是帮我消除业障,而且他们虽然打我,但没有将我打死,所以我还是很感谢!」尊者平静地回答。

  世尊最后再问他:「如果被打死了,你又该如何?」

  尊者说道:「世尊!这个身体本是业报之身,前世造了无数恶业,今生又有老、病、死苦。若因此为法捐躯,也了无遗憾!」

  正由于富楼那尊者这种「忍辱」的精神,最后终于感化了输卢那国的人民,从此虔信佛法、生活安乐。 佛法说的「忍辱」是最真实的道理,世间人不了解,有了委屈、瓜葛,就要四处评理;这不是佛法,也不是修行,「忍人所不能忍」才是佛法。即使受了委屈,虽然是我有道理,也不抱怨、批评,事情一旦水落石出,不仅真相大白,豁达的心量更能获得大众的尊重,这就是一种功德。

  事实上,能忍的人并不是懦夫,反之,忍是最勇敢的,是最有力量的;忍是一种认知、承担、处理、认同、负责、牺牲、定力。忍是一种大勇、大无畏、大智慧。你能培养这种定力、牺牲的精神,对于修养品德才会有增长,你的事业才能成功。

  从来都是忍者无敌,而忍者的团队更是天下无敌。

  注1:一休禅师(1394-1481),动画片“一休”可不是完全空穴来风编造出来的,而是以日本历史上出名的“狂僧”一休宗纯为原型,当然,动画中有很多虚构的与历史不符的内容,这当然也是艺术的需要喽。

  “恶僧”道镜,“佛法大师”空海,以及“狂僧”一休宗纯,并称日本三大奇僧。恶僧以淫乱宫闱出名;空海号称日本佛祖。一休则以狂放不羁而名闻于世。他视禅宗的诸多清规戒律于无物,一生醉酒狂歌,狎妓作乐,自号狂云子,曾自作诗云:“风狂狂客起狂风,往来酒坊淫肆中。”

  注2:《法句经》,又称《法句集经》、《法句集》、《法句录》、《昙□经》、《昙□偈》。属巴利语系。二卷。印度法救撰集,三国时代吴,维只难等译。

  “法句”,意指“真理的语言”。《法句经》是摘录诸经中,佛陀随缘应机,为僧俗弟子所说的法语编集而成。因为易于记诵流传,长久以来,一直被南传佛教国家视为佛法的精髓,智慧的宝库,是修学佛道的入门书。

  注3:《泥洹经》宣扬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使得涅成佛的对象冲破了阶级和身份的限制,扩大到社会的全体成员,最适合在社会矛盾日益加深的背景下统治阶级的需要,对广大劳苦群众也有莫大的诱惑力。所以南朝时期涅学兴起,取代了两晋般若学的主导地位。对于佛学思潮的这一转变,秦代高僧法显从印度携回并译出《大般泥洹经》(泥洹即涅),实有莫大的推动作用。

  注4:憨山禅师(1546―1623年)乃明代四大高僧之一,安徽和县绰庙人,俗姓蔡,名德清,字澄印,别号憨山。大师终生学佛、拜佛、参禅,为佛教事业的振兴发展作了许多贡献。尤其是大师历经千万苦重修南华寺,影响更为深远,当时誉为中兴祖庭宗师。大师一生致力于佛教研究,著作累累,弟子万千。一生业绩光辉,对佛学研究博大精深,在佛学界无愧为一位高僧、佛学大师。憨山大师主张释、儒、道应该三教调和,共同发展,不应相互排斥。 注5:富楼那尊者的名号太多,也太长了,他本来的名字应称做‘富楼那弥多罗尼子’。富楼那,只是他名号的简称。他的名号这么长,正象征着尊者说法时,长得没有穷尽。高山流水,无尽的心怀,无尽的慈意,在中国,尊者的名号就是‘满慈子’的意思。被佛陀誉为“说法第一”的富楼那,是一位伟大的布道者,佛陀对众生施教的方法,他都能善于运用。

  注6:当时印度西部有个偏僻的“输卢那国”,那里文化落后,人性暴戾,佛法没有传入,是难以弘法的地方。富楼那去到该国收了500名弟子,并建了500座僧伽蓝(庙宇),获得了布教的成功。

  附录:《安忍之歌声》

  作者:东巴嘉措顿珠 来自:《悲智之光》 当别人辱骂你的时候,当别人讽刺你的时候,不要做声,默默的安然,安住于慈悲与智慧的心性,以慈悲之眼注视他们。当人们说错话的时刻,如果你为了保护自我的利益而迁怒他们,结果成为两个自私的人相互攻击,那不是佛之子的行为。冷静而沉默,人们会自然的为自己的错误而羞愧,不要教导他们如何去骂詈,教导他们惭愧和慈悲。当念头生起来的时候,同样,错误的认识是企图消除他们,但是这不是大圆满的境界,因为分别之心不能平息念头自身。也不要企图安住在清明之中克制自己,认识念头空性的人,念头解脱于当下。念头就是法身,超越对治而自然,但绝对不是去放任分别。最终,伟大的确信会产生,一切都是自然解脱的,在明净的无分别心中,大悲犹如太阳无遮的吉祥照耀!犹如潮水退却而水迹无痕,今生的经验幻化且无常,但是得到慈悲和智慧的加持,这样的人面对死亡绝对没有悲伤!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佛是一棵树】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