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作者:刘墉 发表时间:2020-02-21 22:18:16 更新时间:2022-08-03 01:01:18

    我斜过脸看了那骑机车的一眼,仅仅只是“看一眼”。

    那小子居然追上来,掏出刀子……

    少看一眼

    昨天下午,我的秘书差点被大打瞎了眼睛,送医的途中,她的左眼已经完全看不见了,鲜血从长达五公分的伤口不断涌出,我无法为她止血,因为那伤口就在眼晴与眉毛之间,深达半公分如同被刀切开的裂口,像是张着吐血的嘴。

    医生为她缝合的时候说:“好险哪!算你走运,再低一点点,你的左眼就永远看不见了!”

    我跟着赶去派出所,逞凶的人正在接受问话,他的妻子跟在身边,当他们知道伤得那么重时,似乎也有些惊愕,而当我问他为何那么冲动时,他的太太说:“他有时候一生气就没办法控制,大概是你的秘书小姐说话激怒了他!”

    我又随警察回到了医院,秘书在接受询问笔录时,说他们双方都骑摩托车,只是有个小擦撞,她说了对方两句,居然就被打破了车子后视镜,而当她再斥责对方时,则挨了这狠狠的一拳。

    “我看他载了老婆,想他一定不会动粗。”秘书说:“他要是一个人,我就不敢多说了,岂知……”

    岂知居然就挨了拳,而且因为眼镜破裂,造成那样大的伤害,虽不致瞎,疤痕却难免了!

    今天早上,当我对朋友述说这件事时,朋友也许由他最近的遭遇:

    “某日我开车在南宗东路上。横着窜出一辆机车,吓我一跳,要不是反应快,只怕就撞上了,我斜过脸看了那骑机车的一眼。要知道,只是‘看一限’哟!那小子居然转了个弯,追上来;掏出刀子,在我车上狠狠划不两道。”朋友直摸胸口:“真是好险哪!幸亏是大白天,否则只怕就不是划在车上,而是脸上了!”

    请不要怨台湾今天的暴庚之气,这种因为“看一眼”,就招来杀身之祸的事,古今中外简直大多了。你的小姨夫到纽约第一天乘地铁,不是就因为撞了黑人,又斜斜看对方一眼,而被打裂嘴角,缝了好儿针吗?

    我更记得小时候,你祖母总是叮嘱我,遇到小太保,不要看他们,连一眼也不要看。

    “你斜着眼看,如果感觉上是鄙视,他当然要打你;你偷偷看,如果感觉得怯儒,他则可能借机会欺侮你;至于正眼看他,感觉无所畏惧,他也可能认为你多管闲事。”你的祖母说:“愈是这种不良份子,愈自卑,也愈敏感,你只当他是不正常的人,何必去逞英雄,吃眼前亏呢?”

    至于古时候,这种人也不少啊!羞辱韩信,叫他从胯下爬过印,就是市井小流氓。史记《荆何传》更记载有个叫秦舞阳的年轻人:“年十三杀人,人不敢忤视。”

    什么是“忤视”?

    只要秦舞阳觉得你的眼神“不顺眼”,就算“忤视”!这与现在的流氓太保不是一样吗?

    但往下想,韩信成为历史上的名将。秦舞阳却成了历史上的“名丑”。当他走进秦始皇的宫殿时,竟然吓得脸色大变,浑身发抖。

    如此说来,逞一时口舌之快,意气之勇,又有什么好处?又算得哪门子英雄?

    遇到不讲理的人,除非你能绝对强过他的实力,或拥有正义的群众做后盾,就忍一步吧!

    “山不转,路转!”山多么强,还是被人征服了,因为人们知道怎么让路转过去。

    “山不转,路转!”今天你忍辱吃了亏,只要抓住正义的力量,总有再碰上他的一天!他把捕上的鱼分成四堆,说:“男人鱼、女人鱼、小孩鱼、老人鱼

    回馈的爱

    你一定常听我谈起兰屿的风景,但我要告诉你:兰屿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山水,而是海边遇到的一家人!

    那是一个傍晚,我在兰屿的海滩散步,看到一家人正蹲在地上整理刚网到的鱼,他们把鱼小心地分成四堆。也可以说是四种等级。

    “为什么把鱼分开来摆呢?”我当时好奇地问。

    人用生硬的国语,指着最好的一堆鱼说:“男人鱼,又指指剩下的两堆:“女人鱼!小孩鱼!”最后指着那显然又少又差的鱼说:“老人鱼!老人吃的!”

    十五年了,那海边一家老小的画面,至今仍清晰地映在我的眼前,甚至可以说,深深烙在我的心上。

    我常想:为为什么老人家要吃最差的东西,又为什么当时那老人家,竟抬起头来,对我一笑?

    今天,我到朋友家做客,再一次追到这种震撼!

    晚餐之后,我指着桌上的残羹剩菜,对主人客气地说:“您准备得太丰盛了,剩下这些,多可惜!”

    岂知主人才六七岁的小孩竟毫不考虑地搭了腔:“不可惜!奶奶吃的!”

    “我婆婆等一会出来吃!”女主说,看见我十分惊讶,又解释:“她不喜欢一起吃,叫她吃好的,她还不高兴,只有剩下来的,她才吃,而且吃得高兴!”

    孩子!现在我坐在桌前给你写信,想到今晚的那个画面,禁不住流下泪来!我要再一次问:

    为什么?

    为什么?

    只因为老人家没有了生产力,就该吃剩的?该吃坏的吗?

    只因为老人家“自愿”、“高兴”!我们就任她自主自灭吗?

    相信你一走读过我在《点一盏心灯》里写的“爱吃鱼头”那篇文章。老人家临终前,几个朋友烧了她最爱吃的鱼头去。却听到老人瞒了十几年的秘密。

    “鱼头虽然好吃,我也吃了半辈子,却从来没有真正地爱吃过,只因为家里环境不好,丈夫孩子都爱吃鱼肉,只好装作爱吃鱼头。”

    这是一个千真万确的事,故事中的老人家有幸在临终前说出心里的话,问题是这世上有多少为家庭牺牲的父母、尊长,就在晚辈的一句“她自己喜欢”的漠视下,慢慢凋零了?

    是的!她们是在笑,因为自己牺牲有了成果,而快乐地笑!

    但晚辈们看到那笑,是不是也该笑呢?

    还是应该自惭地哭?!

    最近我为公视“中国文明的精神”进行评估,在读了一百多万字的专家论文后,印象最深的,竟然是论文里提到西方社会学家,于一九三七年起,在中国多年调查的结果:

    “不要以为中国农村有许多三四代同堂的大家庭,事实上几乎没有!主要的原因是农民寿命太短,平均在五十岁以下,活不到多代同堂的年龄,又因为贫穷而缺乏维持大家庭需要的财富。”

    你能相信吗?这个中国人常以为自古就盛行多代同堂的说法,竟然错了!那是“理想”,不是事实!

    父母、尊长平均活不到五十岁,这是多么可悲的事!问题是,父母不能甘旨无缺、安享天年,又难道不是做子女的耻辱吗?

    过去穷,我们没有话讲!

    今天富,我们该多么庆幸?!可是在我们庆幸的时候,是否该想想自己有没有真尽孝,抑或又是创造了一种假象?

    记得有一次,你抱着一碗鱼翅当粉丝喝,我很不高兴地说:“那是留给奶奶的!”

    你则理直气壮地说:“奶奶说她不爱吃,叫我喝光算了!”

    你有没有想过:奶奶是真不爱吃吗?还是“爱你”,而特意留下来?你应该知道,牙齿不好的奶奶,最爱吃的就是能滑溜入口的鱼翅汤了!

    记得我们每年冬天都排列在窗台上的柿子吗?

    为什么柿子一买就是十几个?因为我发现只买几个的时候,你奶奶知道我爱吃,总是先抢着吃香蕉,等我叫她吃柿子时,就推说自己早吃过了水果。

    只有当她发现柿子多到不吃就会坏的时候,才会主动去拿。

    你一定也总是看见我为你奶奶夹菜,她拒绝,说不要吃,我就把筷子停在空中,直到夹不稳而要掉在桌上,她才不得不把碗伸过来。

    你注意,她哪次不是高兴地吃完呢?

    你也必然见到,当菜做咸了,大家不吃,她却抢着夹的画面。我用筷子压住她的筷子,以强制的方式,不准她吃,因为血压高的人,最不能吃咸!

    “瞧!有这样的儿子!不准老娘夹菜!”她对着一家人抱怨。

    你有没有注意,她是十分高兴地说这些话?

    所以,今天我要隔海叮嘱你,希望你能注意家里公公、婆婆和奶奶的饮食,我不在,你母亲又常加班,这就成为了你的责任!

    当我们小时候,长辈常用强制的方法对待我们,叫我们一定吃什么,又一定不准吃什么!他们这样做,是因为爱护我们!

    而在他们年老,成为需要照顾的“老小孩儿”时,我们则要反过来模仿他们以前的做法--

    用强力的爱!

    这不是强迫,而是看穿老人家装出来的客气,坚持他们接受晚辈的孝敬!

    如此,当有一天他们逝去,我们才可以减少许多遗憾!因为我们为天地创造了一种公平、回馈、以及--

    无怨、无悔的爱!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肯定自己】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