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杜拉拉3 > 五、叶美兰难留爹娘住,沙当当勇装婆家房

五、叶美兰难留爹娘住,沙当当勇装婆家房

作者:李可 发表时间:2020-02-26 23:40:06 更新时间:2022-08-03 01:03:07

  沙当当在圣诞前接到家里电话,她父母准备到广州过春节。沙妈妈在电话中干脆地表示,一来女儿买的新房交楼了,她很激动,一定要参观一下;二来呢,她要考察一下女儿那个很帅的男朋友靠不靠谱,和男方家长见个面,顺便实地看看他们家怎么样个环境,毕竟这是女儿的终身大事,做老子娘的不能不亲临一线。

  沙当当了解她妈的性格,两件都是一等一的大事,而且,就算她能把叶陶带到成都去给父母过目,她总不能把房子也搬到成都去。挡是肯定挡不住的了,沙当当就想拖一拖,但她妈说:"我跟你爸平时要上班,就春节有空,机票都让你哥哥去订了。"一番话说得很坚决,压根儿就不给沙当当拖的余地,沙当当只得表示热烈欢迎。

  沙当当别的倒不担心,就是看着叶家那套60来平米的两房单元发愁,闹不明白叶家哪里来的那么多杂物,厅里一片的昏暗拥挤,卧室也是陈旧杂乱,至于厨房和卫生间,地面裸露着光秃秃的水泥,墙上要么是油腻腻的乌黑一片,要么爬着湿嗒嗒的霉斑,根本就见不得人!就这么个环境,她妈一看还不露馅吗?

  如果不对这套小单元来个彻底的革命,想要改变面貌谈何容易!若说来一次像样的装修吧,钱从哪里来?叶家的底子和叶家人的脾气沙当当早已经是门儿清了,叶茂吹起牛皮口气比谁都大,实际上,就他存折里那点钱,连沙当当公司里的清洁阿姨都不如!沙当当自己呢,2006年上半年,她在万科上着实赚了一票而大受鼓舞,扣除了入住新房的花费后,她竭尽所能陆续投入将近5万元以均价5.5元的成本买入了9000股万科,之后她再无闲钱投入了,眼下万科像跑疯的马一气涨到15元多,连本带利她的股票户头上已经有14万元的市值了,但是她真舍不得卖这些股票,在每月都要还1.1万元房贷的日子里,这些"万科"是她的定心丸,能让她睡觉都少做点噩梦。自从开始还房贷以来,沙当当连买件贵点的衣服都要掂量掂量,若不套现股票,她上哪里去筹钱给叶家装修?沙当当急得一连几晚没睡踏实,愁出一对儿乌黑的大眼圈,还是想不到从何下手。叶陶见沙当当几天都无精打采的,关心地问她有啥心事,沙当当担心叶陶发现自己嫌他家不体面,就没提父母要来广州过年并准备到他家拜访的事,只推说自己是工作压力大才没休息好。

  也是天不绝人,憋了几天,还真给沙当当想到了一个可以帮她的人。这人姓曾,是个能干的油漆工,雷斯尼装修办公室的时候,沙当当偶然认识的,她听出曾师傅是绵阳口音,和自己算是很近的老乡了,就挺热乎地和曾师傅攀谈了两句。当时沙当当手里正好有一批促销小礼品,是些毛巾、花生油之类的,价值虽然不大倒都是家里都用得着的,她随随便便地送了曾师傅几样。在沙当当不过是个小小的顺水人情,慷的还是公家之慨,曾师傅却很记在心里,觉得沙小姐为人豪爽。

  当下沙当当打定主意,就去找曾师傅想办法。找了个叶茂两口子出去打麻将的时间,沙当当带曾师傅去叶家实地考察。曾师傅仔细看了房子后,和沙当当说:"沙小姐,这房子太旧了,要装修得好可得不少钱呀。”

  沙当当叹一口气,诉苦道:"曾师傅!实话实说,我和男朋友工作时间都不长,现在又供着房子,压得我们大气也不敢喘一口!可是家里要来客人,这么个样子实在失礼于人--我想过了,这房子还是只翻新一下就拉倒,只求不要这么昏暗杂乱,能见得人就行!”

  叶师傅说:"那你想怎么翻新?”

  沙当当比手划脚地盘算开了:"我想请你用白色涂料把墙全部粉刷一遍,房间不就又新又明亮了吗?现在这些家具旧不说颜色又不一样,乱七八糟的,我也想请你全部油漆一遍,就跟买了一屋子新家具一样!顺便咱们再把所有的门窗都油漆一遍!”

  曾师傅听了沙当当外行的如意算盘,赶忙叫了一声:"沙小姐!"意思让她打住。

  没等他往下说,沙当当截住他,先给他戴了顶高帽道:"曾师傅,你的手艺我是知道的,我信得过!”

  曾师傅解释说:"沙小姐,你不知道,看这墙体,恐怕20年都有了!就这么刷一遍涂料是不成的!得先把浮灰铲掉,再把墙补平,然后才是刷第一遍涂料,等第一遍涂料干透了,还得再上第二遍涂料,总共得刷三四遍,才能又好看又长久。”

  沙当当先前并不知道刷墙原来也有这么多工序,听了曾师傅的解释她愣了一下,不服道:"我原先也在这个小区租过房子,当时就是找了钟点工帮忙刷了一道涂料,你说的铲浮灰补墙什么的,我都没有做,效果也挺好!”

  曾师傅是个能工巧匠,又做惯了甲级写字楼的装修,沙当当那样的伪劣工程他本能地不以为然,有本事的人都是有点脾气的,曾师傅老实不客气地反驳沙当当道:"沙小姐,要是像你说的那样马虎,就不用找我来了,随便路边找个民工都能做!你请我做,还不是想把事情做得漂亮一点嘛!再说了,你如果想家里来客人只应付一个月就算数,那还行,可你要想应付三个月就不行喽!刷上去的涂料不出一个月就会浮起来往下掉,原来肮脏的旧底色很快就要稀稀拉拉地暴露出来。”

  曾师傅后面两句话把沙当当说得没话说了,她自己也知道当时租房弄下的面子工程,不过一个月左右便露了马脚,而且,一个月虽然能把她妈应付过去,可是墙体的粗糙也瞒不过她妈的眼睛。再说了,一个月过去后,一旦旧底色浮出来,叶家定要觉得她取巧,只怕弄得自己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沙当当有点犹豫了,她还在盘算,曾师傅问她:"还有,沙小姐你说想把全部的旧家具都油漆一遍,你想漆什么颜色呢?”

  沙当当说:"就漆成'红苹果'(一个家具品牌)那样的红樱桃色怎么样?我看我们公司的办公家具就是用这种颜色,挺好,又大方又喜气!”

  曾师傅一听,沙当当说的又是外行话,连连摇头道:"你现在这些旧家具有好几种不同的颜色,颜色还都很沉重,比红樱桃色更深更暗--你要想刷红樱桃色,肯定盖不住底色,到时候会弄得很古怪的!”

  沙当当一听还有这困难,不禁有些泄气,只得问曾师傅道:"曾师傅,那你给我出个主意,该怎么办!我就是又想省钱又想让房子体面一点。”

  曾师傅说:"保险的办法就是用手扫漆,这样,木纹会显不出来了,不过,颜色能统一,而且原先五花八门的底色能完全覆盖掉。”

  沙当当但求能解决问题,她知道曾师傅是能工巧匠,听他的准没错,便干脆地同意道:"那太好了,就用手扫漆!”

  曾师傅说:"用手扫漆的话,红樱桃色整片刷上去只怕不好看,会有点触目惊心,我可以先调试一小片给你看,你看了就明白了。”

  沙当当很信任曾师傅的技术,听他这么说忙道:"曾师傅,那你说用什么颜色好?”

  曾师傅四下打量着房间说:"这房子比较小,层高不高--我看最多也就两米五五,采光又不够好,所以,如果能把家具和门窗统一刷成乳白色的,房间能看着空间大一点,高一点。”

  沙当当高兴地说:"太好了!就听你的!”

  曾师傅这人爱听表扬,你越是表扬他,他越要尽心把事情办得漂亮,露一露他的手艺。沙当当信赖的态度让曾师傅很高兴,他越发积极起来,拍着那张又笨又大的沙发提醒说:"沙小姐你看,客厅这么小,家具这么大,很不协调,既不好看,又显得很拥挤,只怕我再怎么油漆,你这个客厅也漂亮不起来。”

  沙当当听了这话却不为难,很爽气地说:"我正好多余一套红樱桃色的客厅家具,尺寸小巧,很适合这里用,我可以把现在客厅里这些全换掉。”

  曾师傅说:"那最好了。”

  两人又去看厨房和卫生间,瓷片只贴了半墙高,是最普通的瓷片,再往上直到天花板就是普通的内墙涂料,用得有年头了,早脏得不行。

  沙当当坚决不肯动用水电工木工泥瓦工什么的,要单凭曾师傅一个油漆工种叫日月换新颜。曾师傅被过分的信赖搞得有点哭笑不得,他挠了挠头,和沙当当说:"那么这样,厨房和卫生间上半部分的墙体用普通涂料肯定是不成的,就用乳白色的水泥漆刷吧,比涂料贵不了多少。墙体下半部分这些白色的瓷片呢,我让我老婆帮忙,全都清洗一遍,有破损的地方,我最后用白水泥帮你沟一遍,翻新后的改善应该比较明显的。"沙当当听了连连点头。

  曾师傅看了看橱柜,这橱柜还是叶美兰出嫁前给娘家置办的,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货色,叶茂两口子又不知道爱惜,用了这许多年,台面的石头被各种调味品浸得颜色斑驳,橱柜的门边都有些烂了,合页更是掉得七零八落。曾师傅叹口气道:"这橱柜实在应该重新做一个了。”

  沙当当也觉得橱柜很难翻新,犹犹豫豫地问曾师傅:"重新做一个得多少钱?”

  曾师傅说:"橱柜现在都用'欧派'的,按这个厨房的平面看,你选个做特价的颜色,估计得一万块钱吧。”

  沙当当一听跳起来道:"那我不做!还是你帮我把柜门都用白色的手扫漆刷一下就行了!”

  曾师傅哭笑不得,厨房用的东西和卧室的不同,得防水还得防火,况且那门边都有点烂了,像被小狗用牙齿啃过似的,怎么翻新呢?

  无奈沙当当像岩石一样坚定,曾师傅又仔细察看了一番橱柜,只得答应她道:"好吧!回头我再给你把所有柜门的合页都换一换紧一紧,这些柜门好像要掉下来一样!”

  活还没开始干,沙当当已经深深感受到技术工人的伟大,她跟在曾师傅后面,嘴里不吝赞美地哄曾师傅。

  曾师傅最后问她:"地板怎么办?”

  没等沙当当回答,他跺了跺变形的复合地板道:"都变形了,翘这么高!这你真的别叫我油漆了,没意思的!我劝你换新的复合地板,都是现成的材料厂家包安装的,不会动到泥瓦工的!”

  沙当当犹豫了一下问得花多少钱。曾师傅自告奋勇,说他能帮忙按装修商的价钱去装饰材料城拿货,他体谅地说:"也不用挑很贵的,一平米80元左右的货色就很可以了。你这房子又不大,索性连厨房一起铺过去,50平米还不到,总共不会超过4000块钱。我建议你选浅胡桃木色,这种颜色的底色其实就是米色,掺着浅胡桃木色,颜色又亮又不容易显脏,铺这种颜色的好处是房间看起来明亮,感觉面积更大,而且容易打理卫生。”

  沙当当听了曾师傅这一通介绍,觉得地板的性价比确实很高,思想斗争了一下就同意了。毕竟,装修装修,再怎么的,总该刷刷墙铺个地板吧。

  曾师傅已经学乖了,不等沙当当发话,就自觉表态:"我看了一下,阳台和卫生间的水泥地面还算平整,我找个合适的颜色给你用油漆刷一刷就成了--以后肯定要掉漆的,掉了再说。”

  沙当当细细盘算了一遍,觉得要想装修效果好,曾师傅的全套方案已经经济得不能再经济了,就问曾师傅:"不算地板的钱,其余你全包,我准备多少钱合适?”

  曾师傅爽快地说:"沙小姐,我不会跟你要高价的--连工带料,全套活计做下来,一口价,一万八!这一万八的价钱,我还包了给你在洗手间换个新的白色陶瓷洗手盆,再把客厅和两个卧室都换上新的节能吸顶灯,都用佛山本地的好牌子,质量你放心--我看现在的灯已经很旧了,劲儿不够,灯光太暗;卫生间那个洗手盆都打烂了个口子--这两项我只收你一千块钱,你自己去装饰材料城转一圈就知道了,一千块也就是成本价。你如果不想换灯和洗手盆呢,我就只收你一万七。”

  不等沙当当说话,曾师傅又认真地表白道:"沙小姐,我跟你说,这要让我老板来报价,价格就算翻倍了,他还未必愿意接你这个活--都是以旧翻新,很麻烦很费工的,这就好比裁缝,他宁可从头给你做件新的,也不愿意给你改旧衣服。我嘛,反正是利用工余时间,自己的工,价钱多点少点无所谓,只当帮你这个忙,但质量绝对有保证,我们向来是慢工出细活,我这个人,如果你叫我把活做得马马虎虎,那比赚不到钱还让我难受!”

  沙当当听了曾师傅的报价,她一算,加上铺新地板,一共也就是两万二。沙当当顿时松了口气--这年头,要在广州做这样的装修,用技术这么好的师傅,上哪里找这个价钱去!而且,两万二也是沙当当可能接受的一个数字,要是再多一些,就算她手里有足够的现金,也舍不得拿出来给叶家用,谁知道这房子以后她有份没份呢!那都是将来的事情了,哪里说得准。曾师傅的表白,沙当当也有九成是信的,她非常感激曾师傅,发自肺腑地说:"曾师傅,全听你的。我会记得你的好,以后我赚了钱,一定要送你一份大礼!”

  曾师傅笑呵呵地拍胸脯道:"沙小姐,我一定给你做得包你满意,让你开开心心地在这里招待客人。”

  沙当当不放心工期,追问道:"曾师傅,我们这几天人就都搬出去,把房子腾出来装修。你什么时候能完工呢?”

  曾师傅心里估计了一下说:"我内弟也是技术很好的油漆工,我可以让他一起帮着干。不过,平时我得上班干活,只能利用空档来你这里--这样吧,我争取一个月完工。”

  沙当当心急,想早点看到劳动成果,讨价还价道:"能再快点吗?”

  曾师傅解释说:"油漆家具跟刷墙一个道理,墙壁要先铲掉浮灰,补腻子找平,然后才能开始刷涂料,旧家具油漆之前也要先打磨才能上漆,上了底漆后,要等干透了才能上面漆,面漆又得刷三四道,这样才能保证质量。我尽量快一些,但估计一个月是要的。”

  事情就算定下来了。曾师傅嘱咐沙当当要把房间里的电器和一应生活用品都保护好,免得被油漆和涂料污染到,交代完就先走了。沙当当送到楼梯口,郑重地叮嘱曾师傅道:"曾师傅,我家里人要是问起钱的事情,你可千万别对他们透露。”

  曾师傅笑道:"放心,我就说我不知道价钱,那是老板的事,我只是个打工的。”

  当晚,沙当当趁着和叶陶一起在沙发上看电视,对叶陶说:"快要过年了,你父母的房子咱找个装修队给装修一下吧,你说好不好?”

  叶陶突然听沙当当说起这个话题很是诧异,他迟疑地说:"好是好,可我父母那个房子,装修起来恐怕要不小一笔钱。”

  沙当当胸有成竹地说:"我知道,我来出。”

  这下叶陶更惊讶了,他马上反对说:"可是,你现在每个月还贷的压力那么大,我都不能帮上你,怎么还能让你出钱给我父母装修呢?”

  沙当当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亲昵地说:"你父母以后不是我公婆吗?再说了,我给他们做了装修,以后,他们就算背地里也不会叫我'捞妹'了,你在亲戚朋友面前也有面子嘛。”

  沙当当一提起"捞妹",叶陶就想起父母那次背后嚼舌头说沙当当坏话,他又高兴又不好意思,忙低声下气甜言蜜语地代父母给沙当当连赔不是。

  沙当当很受用,笑眯眯地说:"我认识个装修队,小老板是我老乡,技术很不错的,我已经和他打过招呼了,只等你父母腾出房子,装修队就可以进场施工了。”

  叶陶没想到沙当当说干就干,他惊讶地说:"这么急?”

  沙当当顺手抄过一本台历翻给叶陶看:"喏,二月十八就春节了。装修怎么说也得一个月时间,完工后起码还得再等半个月,让房子好好通风,然后才能住进去人,不然油漆味儿太重对健康不利的--所以,越早开工越好呀,这样你父母就能赶在春节前住进装修好的房子了,老人肯定喜欢!”

  叶陶觉得沙当当不但对他家里很好,而且想得非常周到,他高兴得不知怎么好了,发自肺腑地和沙当当说:"当当,我真是好命,有你这样好的女朋友。”

  "好女朋友"提醒他说:"那你还不赶快打电话给你爸,让他们这两天就收拾收拾,到你姐家住一段时间。”

  叶茂接到儿子的电话高兴坏了,他老婆更是几乎不敢相信有这等好事儿,颠来倒去地说:"啊呀!天上掉下金元宝,打中我了!”

  叶茂得意地说:"你看,我早和你说过了,要让沙当当给我们出装修的钱!你还不信我的话!”

  老太太佩服得五体投地,连说自己没见识,她拿手拍着自己的大腿感叹道:"啊呀呀,我哪里能想到有这样的好事嘛!”

  叶茂思索着说:"你别说,有一点我还真是没想到--没等我们开口,她就自动提出来了!阿陶有眼光,找的这个老婆真不错!”

  唯一发愁的人是叶美兰。她素知孙建冬对她娘家不以为然,好端端的老两口忽然要来住上一个半月,他哪里会乐意。

  叶美兰为难了半天,还是支支吾吾地找孙建冬商量这个事情。果然,孙建冬一听就不耐烦了:"不行!我们家就这么点儿大地方,他们来了,我们怎么休息得好!”

  叶美兰嗫嚅着跟老公申辩道:"叶陶和沙当当出钱给爸妈装修房子,我不好意思再叫爸妈住到他们那里去,多少总得出点力嘛。”

  孙建冬不屑地说:"你自己笨!平时你零敲碎打地给过他们多少钱?别说他们了,你自己搞得清楚吗?叶陶真是出息了,一下给做个装修,大工程啊,谁都能看得到!”

  无论叶美兰怎么说,孙建冬就是不同意。说到后来,他火气上来了,告诉叶美兰说:"这是我的家!你要非把他们搞来,那我就出去!”

  叶美兰不敢再说下去,自己发了半天呆。

  叶美兰想不出好法子,娘家那里又催得紧,她不敢跟父亲和弟弟说实话,只得偷偷和母亲说了自己的苦衷。叶茂老婆是个心软的,叶美兰这些年没少贴补娘家,她一直就担心叶美兰和孙建冬吵架,如今果然坐实了这个担忧。老太太虽然很心疼女儿,但还是不敢告诉叶茂实情,母女俩都担心他会不知趣地找孙建冬耍起老丈人的威风,到最后让叶美兰更加为难。

  两人对坐了半天,后来还是叶美兰想到了法子,她眼睛一亮说:"妈,要不你和叶陶说一下,就说我们家住九楼,你和我爸年纪大了,爬上爬下不方便,不如去叶陶他们那里住,他们的是电梯楼嘛,而且房子比我们的大,人又比我们少,我爸肯定也更乐意住他们那里。”

  老太太听了也觉得这主意好,名正言顺师出有名。不料叶陶一听就支支吾吾起来,他心里有数,沙当当肯定不愿意他父母住过来,况且,沙当当已经出了装修的钱,再让她接受父母住过来似乎也不太公平。老太太听儿子吞吞吐吐的口气,马上也想到自己背地里说沙当当是"捞妹"那回事儿,她心虚起来,对于要求住到沙当当的房子里自己也觉得理不直气不壮。

  尽管在叶陶那里没有达到目的,叶美兰觉得,不管怎么说,托词父母到自己那边上下楼不方便肯定是个正确的思路。形势逼人,她平时不甚善于应变的脑子苦苦地转个不停,终于又被她想到一条路子,她说:"妈,我们这个小区6号楼的金姨家不是刚搬走嘛--上回我过来碰到金姨,她还和我说想把这儿的房子租出去,原先的旧家具她留着没搬走,热水器和煤气灶也有,那房子在二楼,你和我爸住过去啥事都方便。你们要是愿意,我马上就联系金姨,租金我来出。”

  叶茂很乐意地接受了上述提议--他住惯了这个小区,天天能找到搭子一起下下棋、打打麻将,何乐而不为呢?问题总算是被圆满地解决了。

  沙当当听说这个安排后,马上告诫叶陶道:"我请的那个装修师傅,技术很好,可也是有脾气的人!你给你爸你妈打打预防针,少到施工现场对人家指手画脚瞎指挥,别回头惹师傅不高兴,不愿意给我们做。”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杜拉拉3】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