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杜拉拉3 > 十、耍赖皮孙建冬一推二净

十、耍赖皮孙建冬一推二净

作者:李可 发表时间:2020-02-26 23:40:43 更新时间:2022-08-03 01:03:07

  孙建冬正在上海开会,乘着会间休息出来给拉拉回电话。

  拉拉劈头就问他,"建冬,苏浅唱你面试过了吗?”

  孙建冬一头雾水,说:"苏浅唱?好像是李坤组里的销售代表吧?我还不知道她想到我大区来--是我的哪个小区经理想要她?”

  拉拉一听就明白了,还真是梁诗洛一个人的主意。她简单地告诉孙建冬,梁面试了苏,并让苏马上递交调动报告,现在苏已经和她的老板提出来了,而且谈得非常急,商业客户部这边可能感受不太好。

  孙建冬听了就有点烦了,他"唉"了一声道:"我这次出差前,已经告诉梁诗洛让她暂缓这个空缺的招聘,没想到我才离开两天,她就面试了陈丰的人!拉拉,是这样的,这个人头我们不给梁诗洛组了,而要转给张凯,因为2007年张凯这边的RD项目非常重要,我们要加强这条线,而且他下面有一个销售下个月就要开始休产假了,我老板江波今天已经明确指示了,我正准备回广州就告诉你呢。”

  拉拉当然是吃了一惊,忙问道:"那,你打算把苏浅唱给张凯吗?”

  孙建冬坦率地说:"拉拉,RD项目非重要,张凯觉得不合适的人,我是不会硬塞给他用的,关键还是要看张凯怎么想。”

  拉拉说:"你说得对。既然已经确定要把这个人头从梁诗洛组转给张凯,那你能不能马上打个电话给张凯呢?现在苏浅唱和李坤已经闹僵了,你们这边最好早做定夺。”

  孙建冬沉吟了一下问道:"拉拉,陈丰是什么态度你了解吗?”

  拉拉说:"今天上午苏浅唱找过我,我就问了陈丰的意见,原则上,他应该是同意放人了。不过,建冬,我实话实说,如果说得不妥当你多包涵--这个事情,你们这边是考虑得不太周到,而且逼得太紧了。将心比心,总该给商业客户部一点时间来考虑考虑是否放人吧?他也有不放人的权力吧?就算人家肯放人,他也要花点时间去招人,好顶苏浅唱的缺嘛。而且,现在你们这边其实还没有完全确定要苏浅唱,万一张凯不肯接受苏,那让商业客户部怎么办?”

  孙建冬马上表示接受说:"拉拉你批评得对。我回广州后,马上当面去和陈丰打个招呼,说声对不起。梁诗洛我也会好好管教她。现在我马上打电话给张凯,让他面试一下苏浅唱,要还是不要,都马上给出明确答复。拉拉,你要是方便,也跟张凯说一下这个事情吧。”

  放下电话,拉拉马上让海伦帮忙去找张凯。

  在拉拉和孙建冬交涉的时候,苏浅唱正使劲地缠着陈丰,要他在自己的调动报告上签字以示同意。

  苏浅唱虽然表面上答应拉拉,不再催逼陈丰这边,但她其实一个下午都在陈丰办公室附近转悠,就等着一有空子就钻进去。无奈先是李坤找陈丰谈了半天,李坤刚出来,拉拉又进去了。好不容易拉拉出来了,苏浅唱立马箭一样蹿了过去。

  陈丰听到敲门声,一看是苏浅唱站在门边,陈丰心说,这小姑娘怎么这么着急呀?!看来不是一般的自我。

  苏浅唱开门见山地问陈丰,"陈经理,我申请调动到大客户部的事情,李经理和您说了吗?”

  陈丰笑道:"李坤和拉拉都跟我说了。能说说是为什么吗?”

  苏浅唱摆出一副铁了心的样子说:"还不是那些老问题了。反正,李经理的性格就那样,我的性格也改不了。我想来想去,走是迟早的事情--就算这次去不了大客户部,我也会跳槽去别家公司。陈经理,留得住人留不住心,我真的希望您能成全我。我想我走了,对李经理也是件好事,他以后可以再招风格和他本人更匹配的下属。这样,您也能少一点头痛的事情。”

  陈丰本来还想让苏浅唱和李坤都再冷静两天,事态是否能有转机,死马当作活马医罢了。见苏浅唱一副自以为是的态度,陈丰一下就没了耐心,他接过苏浅唱递给他的两张纸看了看,说:"小苏,既然你已经考虑得这么透彻了,我就不好再留你了。你的调动报告我现在就签字,至于员工岗位变动表,不能由你发起,这个表也不是一下就到我这里来签字,得调入部门先签字,然后你的小区经理签字,然后才流转到我这里。”

  陈丰说完,在调动报告上刷刷刷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苏浅唱没想到一点周折也没费,就拿到了陈丰的签名。她大喜过望,如获至宝般马上把调动报告小心地想要收走。陈丰说:"哎,这个原件要给HR备案的,你不能拿走。”

  苏浅唱一听,犹豫着没有把原件还给陈丰,她怕商业客户部变卦。陈丰看透了她的心思,淡淡一笑道:"小苏,你要的话,可以复印一份拿走。或者一式两份,我再给你签一个字,你就能保留一份原件了。”

  苏浅唱马上精神一振,掩饰地解释道:"我主要是想,给李经理看一下您的签名,他就好给我办手续了。陈经理,我现在马上就再写一份一模一样的原件,麻烦您给我再签一份。”

  陈丰懒得和她再多说什么,只笑着点了点头。

  苏浅唱生怕陈丰走开,她花了几分钟,飞快地又写了一份调动报告。陈丰接过去,瞥了两眼,一句话也没说就签了字。苏浅唱如愿以偿拿到了一份原件,兴高采烈去找梁诗洛报喜了。

  张凯来到拉拉办公室,一坐下就干脆地说:"拉拉,我老板刚才电话里都告诉我了。苏浅唱,我不要。”

  拉拉愣了一下,诧异地问:"你不面试一下就决定不要了吗?她做销售可是把好手,本来商业客户部还舍不得放人呢。”

  张凯摆了摆手说:"我知道她做销售是把好手,听说建立客户关系的能力很强,就连运营商省公司的岳总,出了名难搞的客户,她都能说得上话。”

  拉拉说:"那不得了,你怎么一下就否了她呢?”

  张凯说:"她这样的人我不敢用。今天上午她在走道上怎么逼李坤的,我都看到了。我可不想,要是我用了她,哪天她也这么对我。”

  拉拉这才明白张凯为什么一口否决了苏浅唱。拉拉劝道:"张凯,苏浅唱确实太着急了点,李坤也有李坤管理上的弱点。一个巴掌拍不响的,不能全怨苏浅唱。”

  张凯摇摇头道:"拉拉,哪个经理没有缺点?我也一身的毛病。可我今天在旁边看苏浅唱,根本不是着急不着急的问题,她那个态度,让人寒心哪。李坤这几年怎么带她的?做人怎么就翻脸不认人呢?这样自私自大的销售代表,能力再强,我也不碰!”

  拉拉只好说:"你想清楚了吗?孙建冬知道你的态度吗?”

  张凯说:"我刚才在电话里马上就跟老板讲得清清楚楚了,我也知道不能拖泥带水,得给人家商业客户部一个痛快的答复。我老板说,等他回来自己去和陈丰道歉,让我马上开始招人。”

  拉拉叹气一声,头痛地说:"这下麻烦了!我得赶紧去和陈丰说一下。”

  张凯说:"你就说我心里另有合适的人选了呗,省得还要跟苏浅唱解释,为难。”

  拉拉挥挥手说:"我有什么好为难的。现在是梁诗洛要为难怎么和苏浅唱解释。我也不知道商业客户部还肯不肯再留苏浅唱。得了,你甭管了。忙你的去吧。”

  张凯站起身,嬉皮笑脸地说:"梁诗洛才不会为难呢,她会说她也是受害者。她也不愿意少了一个人头。”

  陈丰听拉拉一说,马上声音高了起来:"大客户部又不要苏浅唱了?那他们自己去和苏浅唱说好了。我这里又不是收容所,还真当是来去自由了。搞得跟儿戏似的!”

  拉拉一烦,道:"我也不管了。元旦后再说!”

  陈丰手里拿着苏浅唱的调动报告抖了一抖,不客气道:"喏!刚刚才追在我屁股后面,非让我签的字。我这里反正已经批了。谁发起的这个事情,谁自己去安置。”

  拉拉接过陈丰手里苏浅尝手写的调动报告看了看,才知道苏浅唱根本不听自己的劝告,又来逼陈丰了。

  拉拉叹气一声道:"这孩子,也真是自信到膨胀了。”

  陈丰说:"让社会去教育她吧。她这样做人,早晚碰壁。人教人不如事教人。”

  拉拉刚回到自己办公室,苏浅唱就失了魂似的一下推门而入,连门都没有敲。拉拉一看她的脸色,就猜到她已经听到了风声。

  果然,苏浅唱慌张地说:"拉拉,刚才梁经理和我说,她那个人头转给张经理了?”

  拉拉说:"是呀,我也是刚刚才收到通知。”

  苏浅唱说:"刚才我找了张经理,可他说他已经有合适的人选了!”

  拉拉一听,心想,小姑娘反应还真快!她说:"是呀,我一收到转人头的通知,第一时间就找了张凯,他也是这么和我说的。”

  苏浅唱说:"那我怎么办呢?”

  拉拉问她:"小苏,你是不是下午去逼着陈丰马上给你签字了?”

  苏浅唱心虚地辩解说:"我没有逼陈经理呀!我是看他正好在,就和他谈了这个事情,没想到陈经理很爽快,当场就给我签了字。”

  拉拉见苏浅唱六神无主的样子,不由有些同情,但也觉得她纯粹自找。拉拉现在无法给苏浅唱什么明确的说法,只得无奈地说:"你呀!上午我是怎么和你说的?你当时又是怎么答应我的?你得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考虑嘛。这下不是自己把自己弄得进退两难吗?”

  苏浅唱这一天,先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观遍满城花,到了这会儿人家都要下班了,她只落了个又急又惶浑身冰凉地收官2006,那真叫经历了冰火两重天。苏浅唱想,HR的人总会比销售部的人中立,便央求拉拉道:"杜经理,我可是您亲手招进DB的,这些年我是怎样一点一点成长起来的您最清楚!您给我一点指导吧,现在我该怎么办?”

  拉拉想了想说:"事到如今,我也不好给你瞎出主意。明天就放假了,万事都只有等元旦后再说了。我觉得,你可以先去给李坤为上午的事情道个歉,你上午跟我说要去道歉的,还没行动吧?”

  苏浅唱摇摇头。拉拉心说,你找张凯倒动作挺快,至于说要给李坤道歉,恐怕只是顺口糊弄糊弄我。苏浅唱还在使劲央求:"杜经理,麻烦您指点一下,现在谁有可能帮助我?这不算HR的意见,算您个人帮我一把。”

  拉拉说:"张凯已经说了有人选了,我觉得你再去勉强他是没有用处的。孙经理在出差中,你不妨等他回来,就尽快找他沟通一下,看看他是否能帮助你,比如安置到大客户部别的组--不过,这都是我的个人建议,不是HR的意见,答应不答应,完全看销售部了。"拉拉特别强调了最后一句,她也生怕苏浅唱去求孙建冬的时候瞎说是HR让她去的。

  李坤听说苏浅唱调大客户部受挫的消息,觉得很解气。他坚定地和陈丰说:"打死我也不要她回来了。我傻了一次就够了,不想再傻第二次!不可能她要走我就得马上放她走,现在人家不要她,她想回头我又得收留她,我这里又不是酒店!”

  元旦刚过,一切就令人绝望地又回到原点。欠下的账单得缴费,落下的工作得补上。只有熬夜者们没来得及消去的黑眼圈,算是节日来过人间的证明。

  苏浅唱完全没有寻欢作乐,但黑眼圈比寻欢作乐得最凶的人还严重。人家是RELAX了三天,她倒好,完全是煎熬了三天带三夜。

  一上班,苏浅唱径直去找孙建冬。

  孙建冬公事公办地说:"小苏啊,我会问问下面这些小区经理,看看谁手上的空缺适合你。不过呢,我的风格向来是尊重用人经理的立场,小区经理的意见是很重要的,你如果和我这边的哪位小区经理比较熟,自己也不妨积极地打听打听。你可能得做好两手准备,也许需要继续留在李坤组里。当然,以后如果有合适的机会,我们不是不可以再谈。"苏浅唱听了他这个调子,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只得怏怏地告退出去。

  孙建冬打发走苏浅唱,马上让助理找下面的小区经理问了一圈,看看有谁愿意考虑用苏浅唱的。然而,苏浅唱元旦前和李坤在走道上吵闹的事情,早已经不胫而走,孙建冬下面的小区经理们一个个聪明得赛过一车猴,没有人肯碰苏浅唱这个颇有争议的人物。

  孙建冬问明白大家的意思,他并不想勉强谁,就决定自己去找陈丰赔礼道歉。这种事情虽然为难,反正躲是躲不过去的,不如脸皮一厚,也就撑过去了。

  拉拉也正在陈丰办公室。孙建冬一进门就对陈丰连连抱拳作揖,嘴里说:"啊呀,陈丰!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梁诗洛这个事情做得鲁莽,我已经狠狠地教训了她一顿。我给你和李坤赔礼道歉来了!”

  陈丰一面让座,一面笑道:"小苏很着急,说梁诗洛那边急等用人,所以小苏元旦前一直跟在我屁股后面,盯着我给她的调动报告签了字。”

  孙建冬暗暗叫苦,他自知理亏,但又不得不硬着头皮把球踢回去,他说:"陈丰,是这样的,这次我去上海开会,我老板指示,让把梁诗洛的这个人头转给张凯了。张凯呢,心中又另有他满意的其他人选了。我又马上问了我手下的其他经理,但都没有适合小苏的位置。所以,小苏,我们还是不横刀夺爱了,就留在李坤组里吧。小苏一早来找我,我已经和她说明白我这边的情况,请她一颗红心两种准备。”

  陈丰心里很生气,他想,你推得倒干净,什么叫一颗红心两种准备,明明是开弓没有回头箭!陈丰就一口咬死说:"啊呀,老孙!小苏这次逼李坤是逼得太急了!那天小苏在走道上就当众和李坤争吵起来,你那边应该也有人看到的。现在这两人已经闹的非常僵,不可能再在一起工作了。我这边其他组呢,也没有合适小苏的空缺。”

  孙建冬赖皮说:"这样呀!那可能只好让小苏出去到别的公司找找机会了。实在不行的话,请拉拉帮忙和曲络绎说说,公司出钱赔偿小苏N+1,把问题解决掉。”

  陈丰不说话。拉拉忍不住责备孙建冬说:"孙建冬你这出的什么馊主意!别以为公司有几个臭钱就能随便炒人。你得拿得出符合法律规定的理由才能炒人,然后才谈得上赔偿。如果你的理由根本不成立,出多少钱也别想随便打发人家走!”

  孙建冬答不上来,只得又再三地对陈丰说:"唉,这次都是我的错!我今后一定找机会补过。请老兄多多包涵多多原谅!”

  说罢,孙建冬就溜了。陈丰生气地对拉拉说:"两片嘴皮子一碰--都是我的错,请原谅--多轻松呀!那句话是怎么说的?'要想轻松就认错!'一句认错抱歉,他就无债一身轻了,剩下的全让我来收拾。”

  孙建冬的几个小区经理中,但凡还能说得上的话的,苏浅唱都给人家打了电话,结果令她非常失望。苏浅唱这回算是彻底看明白了局势,她牙一咬心一横,谁也不求了。

  苏浅唱转身来找拉拉,一落座就问拉拉:"杜经理,现在大客户部没有职位安排给我,李坤又根本不给我安排工作,我该怎么办?”

  拉拉和稀泥道:"要不你和李坤再沟通沟通?人不是机器,是有情绪的嘛,不可能一肚子气说散就散,你耐心等两天。”

  苏浅唱摇摇头说:"我哪里能和他沟通,他看到我就把眼睛转开,当我不存在。而且,大区经理陈丰现在也借口签过我的调动报告了,根本不理睬我的处境。”

  拉拉沉默了一下说:"那你希望我怎么帮助你呢?”

  苏浅唱摆出一副决一死战的架势说:"劳动者有劳动的权力!如果公司继续不安排我的工作,我就只好请律师了,该打官司就打官司。”

  拉拉劝说道:"小苏,你销售做得挺好,何必一棵树上吊死!不如到外面看看其他公司是否有合适的机会。你不是说过,就算这次调大客户部不成,你也会跳槽离开的嘛。”

  苏浅唱说:"我要跳槽那是我的事情,可我现在没有跳槽,公司就不能随便炒我!不是说公司给赔偿就能打发我走的,你们现在没有正当理由让我走人!”

  拉拉说:"现在没人说要炒你呀!”

  苏浅唱冷笑一声说:"怎么没有!李坤现在幸灾乐祸得很!他到处和人说,我想回头求他,门都没有!这次非让我滚出DB不可!”

  拉拉劝道:"小苏,人都有一张嘴,说什么的都有,你不必当真。李坤也未必真那么说了。但是有一点是事实,你和李坤之间已经矛盾很深,确实无法再在一起工作了,你说呢?”

  苏浅唱耍赖皮说:"我觉得我和李经理合作得还行。”

  拉拉听了,不由有些反感,她说:"小苏,你在调动报告上写的要求调动的理由,不就是和李坤风格无法匹配吗?而且你不是还非让陈丰马上签字放你走吗?”

  苏浅唱说:"那是调动报告,又不是辞职报告!现在大客户部的情况发生了变化,我不好勉强人家,可我本来就是商业客户部的人,就算和李坤合不来,陈丰作为大区经理也该及早给我换组呀,他凭什么不安排我的工作?”

  拉拉提醒说:"调动报告上你说得清楚,要求调离商业客户部。当初我也问过你,是否接受陈丰把你换到商业客户部的其他组去,比如黄海涛的组--你不是当面和我说,不考虑吗?”

  苏浅唱说:"我的想法变了。人心不都善变吗?要么,公司给我安排到大客户部,要么就在商业客户部内部给我换组我也接受。总之,不能因为一个员工想内部调动,结果公司就要干掉她,对吧杜经理?!”

  苏浅唱最后这话倒也是实情。拉拉想了想说:"这样吧小苏,我再和销售部商量商量。不过,有一点咱们还是得说明白的,不是你改变心意,公司就要迎合你的每一个心意的。公司有公司的管理,管理是严肃的。”

  苏浅唱叹息一声说:"嗯,那么杜经理,麻烦你了。你也知道的,我这次其实很冤--我根本没有想离开DB的意思。要不是梁诗洛给我施加压力,我本来也是要等到孙建冬点头才会提出调动申请的,是梁诗洛害了我。不过,我现在也不怪她,她不是有意的,再说,我自己长脑袋,谁叫我听她的呢?”

  拉拉批评苏浅唱说:"小苏,不是我说你,你想调动就好好申请呗,关键你对现任经理的态度太过分了。就算你哪天离开DB了,行业圈子就那么点儿大,山不转水转,这些人哪天又碰到一起是很正常的。俗话说,做事留一线,日后好见面。这个道理是不会过时的。”

  苏浅唱又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拉拉说:"好啦,你也不用垂头丧气,天又塌不下来,今后做事别太绝就是了。要是你完全不觉得这次你申请调动的过程有什么问题,那我就没有什么好再劝你的了。”

  拉拉劝说了陈丰好半天,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陈丰心里其实很明白,毕竟孙建冬那里没有正式的手续说要接苏浅唱,苏浅唱虽然和李坤争执了几句,那无论如何还够不上炒人的理由。那么,眼下还是得给苏浅唱在商业客户部内部安排个位置。陈丰终于点头了。

  拉拉笑道:"我估计小苏会到外面找工作,人家不会非赖在你这里的,毕竟她销售做得不错,没有必要嘛。很可能她只是突然面临失业的危险,慌了,才坚决不肯走的--毕竟这个年纪的人,身上都背着房贷,每个月都要还银行按揭的。”

  陈丰想了想说:"李坤和我提起过,再过几个月,苏浅唱的合同就到期了。到时候我不会再跟她续签了。眼下先把她换到黄海涛那里,负责一个不重要的区域,生意上她做多做少我都不指望,费用我随便拨一点给她,够维持就行。全当白养活她几个月好了。”

  拉拉想起苏浅唱说李坤和人说要让她滚出DB的事情,提醒陈丰说:"对了,你和李坤说一下,不要到处说苏浅唱的坏话了。说实在的,苏浅唱这次虽然是自作自受,可毕竟她也付出了代价,就不要再刺激她了。你李坤就敢保证自己的屁股擦得很干净吗?别把苏浅唱逼急了。差不多就算了。”

  陈丰笑道,李坤是咽不下这口气。他有点小心眼儿。回头我说说他,苏浅唱的事情让他一概闭嘴。

  至此,苏浅唱闹调动的事儿,总算是以陈丰的让步而告收场。苏浅唱暂时安全了,不过,她心里也明白,接下来几个月得抓紧找工作了。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杜拉拉3】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