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杜拉拉3 > 十八、平庸的人也有会痛的心

十八、平庸的人也有会痛的心

作者:李可 发表时间:2020-02-26 23:42:37 更新时间:2022-08-03 01:03:07

  大年初八。按叶家的规矩,这天儿女都要回家吃团圆饭,讨个好彩头。

  一早,叶美兰就提醒孙建冬晚上要去她娘家吃饭。孙建冬本来就嫌麻烦,又不愿意跟沙当当照面,就捣糨糊说:“初一不是去拜过年了吗,你自己带上儿子去吧,我还有点要紧事儿,就不去了。酒柜里有年前人家刚送的两瓶剑南春,高度数的,你爸喜欢这个,你带一瓶过去。”

  叶美兰搞不清楚孙建冬都有些什么要紧事儿,她知道反正问了也白问,就索性不问了。叶美兰见到叶茂,照旧胡乱说孙建冬晚上要请客户吃饭云云。叶茂对孙建冬的缺席有免疫力了,没有多问,他接过剑南春,喜滋滋地把玩起来,他老婆闻声,扎着围裙从厨房出来说:“美兰你来得正好,叶陶和当当到现在还没到,也没来个电话,不知道是不是碰上塞车了?你打个电话问问。你爸就顾着看电视,什么都不管!”

  叶美兰答应一声,去给叶陶打电话,不料,叶陶的手机关机。叶茂说:“怎么会关机呢?他们应该在路上才对呀!”叶美兰说:“可能叶陶手机没电了。”叶茂说:“那你打当当的手机试一试。”叶美兰说:“我没有当当的手机号码。”

  叶茂朝电视柜指了一下说:“诺,电视柜上那个台历,你翻到第一页,我在上面记着她的号码的。找到没有?”

  叶美兰照指示反到台历的第一页,果然看到上面记着一个移动的手机号码,她轻轻念了一遍号码准备拨打。可这一念,叶美兰就觉得奇怪了,怎么好像见过这号码?

  叶美兰正对着号码搜肠刮肚,叶茂在旁边见她光顾着一个劲儿对着台历发呆,就催促道:“赶紧打吧,还发什么愣呀!”叶美兰“哦”了一声,赶紧给沙当当打电话。这回倒很顺利,沙当当很快就接电话了,她告诉叶美兰他们碰上塞车所以晚了点,再过十来分钟应该就能到了。

  叶美兰放下电话,又疑惑地拿起台历看着沙当当的号码,她明明对这个号码有印象,可偏偏记不起什么时候见过这个号码了。

  老太太又从厨房探出头来问她:“怎么样,找到当当没有?”

  叶美兰如梦初醒一般抬起头来道:“哦,找到了,他们很快就到。”

  老太太这才放心,又返回她的岗位去了。叶茂指了指台历说:“美兰,你把当当的号码也几道你手机里吧,有事要找她的时候方便!”

  随着小冬的一声欢呼,沙当当和叶陶推门进来了。沙当当刚把父母送走,因为陪父母的缘故,春节以来沙当当还是第一次见到叶美兰和小冬。小冬欢呼是因为他外婆悄悄和他说过,当当姐姐(当地风俗,女子未婚称作“姐姐”)肯定会给他压岁钱。

  果然,沙当当一见小冬就递给他一个大红包,逗他道:“小冬!快快长高!长成一个帅哥!跟你舅舅一样帅!”

  叶美兰忙教小冬,“快恭喜当当姐姐发财!”

  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准备开席。叶陶问叶美兰:“姐夫没来?”叶美兰说:“哦,他约了客户吃饭。”

  沙当当正在逗小冬说话,听到这话,抬起脸笑道:“孙经理又请客户吃饭?我记得去年的这一天,他也是请客户吃饭嘛!那天我是第一次见到美兰姐和小冬呢,对吧小冬?”

  小冬说:“对!去年当当姐姐也给了我一封大利市(方言,指过年的红包)!”大人们都被小男孩的这话逗笑了说:“好快呀,整整一年了!”

  叶陶阖家欢聚,其中热闹自不必提。席散后,等叶美兰带孩子回到家里,已经十点多了。

  孙建冬正看电视,见母子二人回来,他马上关了电视,起身带小冬去洗漱。小冬兴奋地念叨着沙当当给了一个大红包的事。

  孙建冬听了小男孩的汇报,不禁对叶美兰摇了摇头,笑道:“你这弟媳妇真会做人,她对你们家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可谓一网打尽呀。”

  小冬插嘴问:“什么叫一网打尽?”孙建冬逗他说:“就是让你们全都晕晕乎乎找不着北。”

  叶美兰心情不错,听孙建冬这么说,她嗔怪道:“你还说呢!今晚我说你请客户吃饭,当当马上就说,去年的这一天,孙经理也是请客户吃饭嘛!搞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孙建冬不以为然地说:“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大年初八也不请客户吃饭,她这个销售倒当得有点奇怪!”

  半夜里,叶美兰睡到一半忽然惊醒了,她想起沙当当的手机号码是什么时候见过的了!就在一年前的晚上,他们从叶茂家吃了晚饭回家后,这个号码打过孙建冬的手机!孙建冬接电话的时候声音很低,叶美兰当时就起了疑心。她悄悄从他的通话记录里记下了这个打入的手机号码。要不是今天猛然见到这个号码,她几乎忽略了一年前发生的事情。

  叶美兰这一下,当真是午夜惊魂,她的额头上冒出密密的一层冷汗。无数个念头飞快地在叶美兰的脑子里转着,她想:去年大年初八的晚饭后,沙当当连夜就急急忙忙给孙建冬打电话,不是为了通风报信还能是为了什么?他们明明原来就是认识的!为什么当时孙建冬要说不认识!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叶美兰想到孙建冬说沙当当对叶家“一网打尽”,叶家就她和叶陶两兄妹,如今沙当当一家伙来了个一脚踢俩,可不是让她“一网打尽”了吗!又想到弟弟叶陶还蒙在鼓里,叶美兰算明白了什么叫怒火中烧。

  叶美兰踌躇着,能不能告诉叶陶?谁跟谁去商量这个事儿呢?她左思右想,还是决定先告诉叶茂两口子,尽管他们习惯于把她当警察有困难就找她,并且市场忽略她的难处,可这次事关叶陶,而他们终究是她的父母。

  叶茂老婆听了女儿说了这事,先是连连问她,“美兰你会不会搞错了?”叶美兰坚定地摇摇头,叶茂老婆又说:“他们俩是不是怕你误会,才好意瞒你?”叶美兰生气地说:“误会个屁!”叶茂老婆看事情八成假不了,也气愤起来,骂孙建冬“好色”、没良心,又骂沙当当,当初看她就是个“捞妹”!

  叶茂的态度却出乎叶美兰的预料。人老了,吃过的苦多,心也硬了。爱情这东西,叶茂二十年前就觉得不重要了,相反,钱和健康才是他最看重的。

  叶茂不觉得孙建冬有多大不了的错,相反,他觉得孙建冬算是心软的了。孙建冬想投奔自由又狠不下心来的心态,叶茂年轻的时候自己也经历过,孙建冬现在玩的都是老头玩剩的。叶茂觉得,孙建冬要是没良心,恐怕早就和叶美兰摊牌了。

  不过叶茂没好意思把真心话说出来,他咳嗽一声,打断老太太毫无用处的义愤填膺,问叶美兰:“要是他们俩真有事情,你打算和孙建冬离婚吗?”

  老头的聪明在这时候都变成了犀利,一句话就把母女俩都问住了。

  叶美兰愤愤地说:“我没有想离不离,我想搞明白的就是这件事!”

  叶茂说:“你现在不就是说他们明明认识却装不认识吗?其实那是孙建冬说的,沙当当也没说过她不认识孙建冬呀。”

  叶美兰说:“要是他们没事,装什么呢?”

  叶茂说:“说不定他们确实没有什么事情。”

  老太太挺叶美兰:“虽说可能是没有什么,可这个事情,就像癞蛤蟆跳上饭桌盯着你的菜,它没真吃,你看着也恶心不是?”

  叶茂说:“就算癞蛤蟆真碰了你的菜,我现在就是问美兰,你打算怎么办?离不离吧?你要是想好了要离,我们就帮你一起,跟他们闹个天翻地覆。”

  叶美兰不敢说她要离,她要是有这个勇气,孙建冬会尊敬她很多。老太太愤愤不平地说:“我们不想离,就不能说他们的错了?到底错的是他们呀!”

  叶茂说:“现在不是说谁对谁错的时候--是,道理在我们这一边,他们没道理!你想把他们怎么样?我都能猜到你脑子里想的啥,揍孙建冬一顿,再让他写保证书,你是不是这么想的?我是揍不动他了,就让叶陶动手吧!问题是,等他挨过揍,根本不肯写保证书,反而要打官司离婚,你怎么办?让美兰分他一半家产,以后由你帮着美兰养小冬呀?美兰都三十好几的人了,你替她想过没有?”

  老太太张着嘴,答不上来,半天才悲愤地说:“明明是我们有道理的,反而没有我们讲理的地方了?”

  叶茂说:“美兰我问你,你们家有多少钱你知道吗?”

  叶美兰踌躇着说:“除了房子,现金就是十来万。其他的钱都在他的股票里。”

  叶茂一看她就是没把握的样子,又追问道:“那他股票里现在有多少钱?”

  叶美兰说:“多的时候一百万,少的时候几十万,最近没查过,不知道怎么样了。”

  叶茂一看她就是一笔糊涂帐的样子,忍不住摇了摇脑袋说:“我就知道会是这样。你们要是真要分家产,除了这个房子,他手里的那些都是现金,要想藏起来还不容易吗!你的脑子哪里够跟他玩?!”

  让父亲一说,叶美兰的怒火消下去不少,她发一会呆,提出另一个问题说:“那叶陶怎么办?我们要不要告诉他?”

  老头厉声说:“你千万别告诉他!”

  叶美兰很想不通,叶陶的情况和她的完全不同,他还是单身,人聪明,长得又精神,机会总会有的。眼前明明是个谜,干吗不及早跳出来还要继续往里钻!

  老太太是个老实人,她叹息一声,拿手四下里指了指道:“跟沙当当分手,这地板,橱柜,我们拿什么还?”

  叶茂狡黠地摇摇头道:“这你就不懂了!这些都是她自愿送给我们的,我们又没让她这么干!再说,她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些是她的?我们又没有给她打过一分钱错条,还什么还!”

  老太太一听,哦,不用还钱,就放下一桩心事了。她不解地问,“那为啥还不能告诉叶陶?”

  叶茂的心里,一来觉得沙当当是真心对叶陶好,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老头也不认为那是多大的事情;二来,叶茂认为,沙当当对叶陶其实起到了很好的影响,比如他在认识她以前,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踏实稳定地工作过,而且他比以前关心父母了。这些变化,沙当当是功不可没的。沙当当邀请叶茂夫妻参观过她的新居,其时尚宽敞明亮无不让叶茂两口子艳羡不已。光是那个卫生间阔绰的空间,叶陶说到“干湿分离”时无比满足的眼神,让老头一想起来,就不忍心破坏儿子进入另一个阶层的机会。光是聪明、帅是不够的,老头早就注意到,老在街口拐角摆摊卖盗版碟的那个小亮,不就长得很帅,也很机灵,围着他转的女孩子倒是不少,可都是旁边摆摊的女孩子,以后结婚了,只好两口子一起摆摊,小孩子在旁边打滚也没时间管。

  老太太还在一味地追问,叶茂火了,问她:“你儿子是什么好鸟?他以前没有带女孩子回来住过吗?”

  老太太刻薄地说:“叶陶又没有和沙当当的嫂子谈过恋爱!”老实人说起刻薄话来比谁都恶毒,老太太这话一下激起了叶美兰的无比愤恨--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搞到自己家里来!是可忍孰不可忍!

  叶茂煞费苦心跟叶美兰分析局势,无非是要启发她的觉悟,以做出最有远见卓识的选择,可老太太不明白,一味地搅局。叶茂再也压不住火了,他猛地瞪大眼睛,冲老太太高高扬起蒲扇一样的巴掌,嘴里恶声训斥道:“你个脑子不清楚的女人!阎王爷都在身后站着了,还一天到晚跳来跳去!是不是要我抽你几下才会变得聪明点?!”

  兔子急了也咬人,老太太猛地一头朝着老头顶将过去,同时毫不含糊地呼喊:“你打呀!你打!你自己就不是个好东西,所以你才会护着这些坏人!我要把你的老底全都抖出来!”

  叶美兰慌忙跳到中间,好不容易才把老头老太分开。

  叶茂余怒未消,厉声说:“美兰,我再跟你讲讲清楚,现在不是谁对谁错的事儿,就看你到底想要什么结果!孙建冬不少你吃不少你喝,小孩平时不用你带,你花钱他也不说话,这样的男人,算有良心了!你要是想让男人天天哄着你陪着你,那你当初就不该嫁孙建冬!天底下,比你难的人多的是!这个世界上,也没有那么多道理好讲!你回去想想清楚再做决定!”

  说罢,老头拂袖而去。

  从娘家出来,叶美兰虽然心情依旧不好,总算脑子没那么乱了。她本来只请了半天假,实在没有心情上班,于是又改请了全天假。

  叶美兰回到自家住的小区,虽然满心的郁闷,楼梯还是得从一楼爬起。她一层一层地爬,一遍一遍地克制自己的情绪,当她爬到第九层的时候,她终于再也不愿意克制,一推开门,她就像维苏威火山一样爆发了:“你以为我们家又穷又俗气,我就没有灵魂?我长得不漂亮,就没有心吗?”

  叶美兰并没有读过《简爱》,这段简爱式的控诉与她的文学素养无关。工人的女儿叶美兰,她惯常所有的是温良恭谦让,而此时此刻,她是不可多得地怒了。平庸的人也有会痛的心。

  叶美兰听到自己的声音在空气中发抖:“在你眼里,我的勤快,也就一个钟点工的工资对吧?我忍耐,却让你觉得我没志气是不是?为了拿到那纸也大文凭,我白天上班晚上上课,我这么努力全是白费,我还是不聪明,对吧?!”

  她走前一步,自嘲地笑了一下说:“我确实不够聪明,因为我早就该明白,你在乎的不是我的美德和文凭,其实我只需要够凶(胸),你就不会一天到晚连个笑模样都不肯给我了!”

  叶美兰忽然听到门口有动静,钥匙一响,孙健冬开门进来了。他看到叶美兰正站在玄关的镜子前,诧异地问:“你怎么会在家?”

  叶美兰“嗖”地缩回本来保持着控诉姿态的手指,生怕孙健冬发现她刚才对着镜子在表演单口相声。她狼狈地说:“单位没什么事,我就找了个借口偷懒半天。”

  孙建冬没在意。他点了点头,淡淡地说:“我回来取一份文件,下午开会要用。”

  为了掩饰自己怦怦的心跳,叶美兰躲进卫生间去了。不一会儿,她听到大门“嘭”的一声关上了,就知道是孙健冬走了。

  除了客厅里那个粗糙的座钟在不知羞耻地滴答滴答,周围一片寂静,显得空洞而冷淡。又剩下她一个人了。

  由于孙健冬的突然返回,叶美兰的假想受到干扰戛然而止。这时候,她满腔的怨气,像受了惊吓的马,转眼就跑得不见了踪影,速度之快,令她自己也难以置信。整个过程有点像民间治疗打嗝,据说如果有人不停地打嗝,只要猛地吓他一跳,打嗝便会不治而愈。

  一时间叶美兰觉得特别的百无聊赖,还不如去上班呢。还不如的事情多着,还不如不和父母说这个事情,还不如干脆就不去追究什么手机号码。既然这样,还不如和父母说手机号码是她弄错了。如果他们肯对“弄错了”深信不疑,他们就能重新获得愉快和平静。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杜拉拉3】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