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杜拉拉3 > 二十八、一个萝卜两个坑

二十八、一个萝卜两个坑

作者:李可 发表时间:2020-02-26 23:45:03 更新时间:2022-08-03 01:03:08

  李卫东沉默了一下说:“拉拉,我一来就听说SH今年要大扩张。人头可能会从2000人激增到3000人。”

  拉拉吃了一惊,要扩张的事儿倒是听陈杰说过的,可没想到会是这么个激增法。拉拉马上想到,随着员工总数增加50%,HR的工作量也会相应增加50%,她不由担心地问道:“那,会给HR增加人手吗?”

  李卫东笑一笑说:“我也担心这个事儿呀,昨天问一下何查理,他说应该不会给我们加人头。”

  拉拉张了张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要是李卫东的情报属实,原本支持2000人的HR团队一下就得支持3000人了,这个团队注定了是劳碌命,看来自己跳进的这个坑够大的。难道,原先的HR经理就是因为这个纷纷离开的吗?

  李卫东坐了一会儿就回自己办公室去了,拉拉独自坐着盘算人手和工作量的问题,思来想去不得要领,到后来她想,要是李卫东和马莱都能扛下来,自己自然也得扛住。

  拉拉把人手的问题先放到一边,打开邮箱,发现已经收到几封邮件了。拉拉先点开黄国栋的邮件,正看着,有人敲了敲门.她抬头一看,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孩正站在门边。拉拉问道“你是?”

  女孩紧走几步,上前自我介绍道:“杜经理,我叫陈立,是行政主管。昨天我给您打过电话。”

  这陈立是个娃娃脸,天生就是未曾开口先带笑的模样,拉拉想起昨天正是她主动打电话给自己安排班车的事情,不由对她有了几分好感。陈立说:“我没别的事情,就是来和杜经理打个招呼,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就打我的分机吧,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分机号码和手机号码。”

  拉拉笑道:“陈立,还没谢谢你安排我搭车呢。对了,你以后叫我拉拉吧,别杜经理了,这不是美国人的公司嘛。”

  拉拉问陈立GM这会儿是否在公司,陈立说:“查理呀,他在的。”

  拉拉说:“你有空吗?能不能陪我去他办公室打个招呼?”

  陈立说:“好,我先打电话给他助理问一下他这会儿方便不?”

  GM何查理是加拿大籍台湾人,生得高大魁梧气宇轩昂,眉宇间很有点不怒自威的味道,他是很醇厚的男中音,讲一口字正腔圆而略带台湾调子的普通话,听起来很动人,有点万人迷的范儿。

  何查理的助理已经禀报过杜拉拉求见。看到陈立陪着拉拉来了,何查理很有绅士派头地起身,他是个左撇子,隔着台面伸出左手和拉拉握手.他的手又大又暧,握得坚定有力,这一握,拉拉感到一股暖流涌人体内四肢百骸一阵舒服,她不由有些疑心,莫非这何查理是个武林高手,刚给她输了点内功?

  陈立这时候退出门去和何查理的助理说话去了,何查理招呼拉拉坐,含笑问道:“感觉怎么样?到开发区来上班路有点远吧?”拉拉老实说:“上下班规律和以前的公司不太一样,需要适应一下。”

  何查理说:“陈杰是个挺有才华的HRD呀,可惜他有了更好的机会,走了。有人告诉你了吗?你的新老板叫黄国栋,他是新加坡人,以前是我们台湾公司的HRD。现在公司的组织架构有了一些变化。”

  拉拉想起陈杰曾说何查理升官了,就笑道:“我还没恭喜您呢,听说您现在是SH大中华区的GM了,SH大陆香港和台湾,都向您报告。”

  何查理笑道:“哎,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呀!以前陈杰他们几个中国区总监部是向我报告的,现在呢,财务和HR总监都改为直接向亚太财务和亚太HR报告了,我手上的资源少喽。”何查理一面说,一面轻轻摇了摇头,脸上倒是一直带着笑容。

  拉拉听他说得挺直接,忙陪着笑睑道:“那两位总监还是要虚线向您报告嘛,您是这两个部门最大的内部客户,他俩肯定要全力支持好销售和供应的。”

  何查理抬起两个手掌轻轻在桌上拍了―下说:“是呀.合作看看吧。”

  拉拉本来想在何查理这儿求证一下从2000人激增到3000人的扩招计划,不料何查理开门见山就提起了报告线这个敏感的话题,尤其在提到‘资源少了”的时候,他又微笑又摇头--拉拉判断不出来他是什么意思,是“谦虚”“低调”?还是“不满”?而意思,是肯定有的。拉拉不敢久留,很快告辞出来,叫上陈立同走了。

  陈立陪着拉拉回到她的办公室,打声招呼后就走了。陈立走后,对比陈立的善解人意,拉拉想到C&B主管沈乔冶,心里有点不太满意。按说沈乔治应该知道拉拉是负责C&B的经理,哪有明知道自己的新经理来报到了,却在经理到岗的第一天就休假不在的!少休一天又会怎样呢。

  当晚,拉拉回家,和王伟说何查理的那些话,王伟感叹说:“组织架构变动向来就是权力、资源、责任的重新划分,这个世界上充满了形形色色的掰手腕者。”

  拉拉笑了一下说:“你说陈杰这人,真是个人精,他告诉我何查理升官了,却不说明财务和HR的报告线都变了,何查理已经不是这两个部门的老板了。他倒好,有选择地告诉我信息,我还不能说他撒谎了!”

  王伟说:“你别别怪陈杰了,我看,他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已,谁也不想得罪。你想,要是你去SH的事情黄了,没准SH的人会以为是陈杰跟你说了什么才把这事给搅黄的,他走都走了,自然不希望前东家怀疑他临走搞破坏。”

  拉拉撇了撇嘴道:“SH的人不见得在乎我来不来--面试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亚太的HRD.还有那个黄国栋,对我都不很满意。这次我报到,你看他们的安排,不说怠慢吧,起码也是没太当回事儿。要不是有个陈立懂事儿……算了,不说了。”

  王伟很理解拉拉的失落,他宽慰拉拉说:“那是因为他们不如陈杰聪明!他们肯定不了解中国的情况,就在那里指手画脚,以前DB亚太那帮人不也经常这样?!说不定陈杰就是因为亚太HR太官僚才不想干的--你放心吧.等他们了解情况了,就会明白,你是他们能找到的最好的HR经理了!到那时候,只怕你哪天要辞职小干了,他们会哭着喊着非留你不可!”

  拉拉听了,果然很受用,她撸了撸王伟的头发,笑道:“你到底是销售呀真会说话!”

  王伟表白说:“我是实话实说呀。你看,为啥何查理和陈杰就愿意用你呢,因为他们了解大陆的情况,知道你这样的是人才--何查理现在不是你们部门的直接老板了,可他毕竟管着大中华区的销售和供应,谁负责HR不得和他好好合作?他的意见还是能影响到黄国栋的。”

  拉拉觉得这话也对。两人说笑一阵,拉拉又说了说沈乔治的事情,王伟听出她口气中似有不满,马上提醒她说:“拉拉,沈乔治这么做,至少说明他没太深的心机,也未尝不是好事呀。你以前没有做过C&B,现在更要倚重这个沈乔治了--我知道你向来对下属要求比较高,但现在是非常时期,我劝你呀.不是原则性的东西,还是要宽容点。”

  拉拉连连点头:“我知道。对我来说,现在团队的稳定比什么都重要。”

  王伟关照她说:“还有呀,我们都知道DB是好公司,家大业大出手阔绰--可你既然到了SH,就要忘掉DB的那些好处,想法尽快融入SH才是。”

  拉拉有些后悔白天和李卫东一起抨击DELL。手提电脑灰不溜秋,王伟说:“说就说了,没啥大不了的,你说的也是事实--咱以后小心些就是了。”

  拉拉又想到李卫东白天说起的那个从2000人激增到3000人的扩招计划,她发愁地告诉王伟,很可能不给HR增加人手,那样的话,工作量就会非常重。

  王伟听了,认真地告诫她:“拉拉,要这么说,你可千万不能养闲人和笨蛋了!”

  拉拉叹了口气说:“谁说不是呢?我只能要那些活儿干得又快又好的人了,笨人和懒人我可要不起!明儿上班,我第一件事就是仔细查一遍HR的员工档案,看看有哪些人是能干的--我得尽量多抢些能干的人过来!不然,就没我活路了!”

  王伟笑她:“这梭子.就是聪明!不过你想过没有?就恐怕,人家李卫东和马莱也这么想。”

  拉拉讪笑一声道:“不是恐怕,而是一定!这两人但凡不是傻子,就一定会这么想--马莱今天没见着,我不好说她是个啥样的人,这李卫东吧,一看就是个精明的角色!绝对的食肉动物!”

  王伟提醒道:“说真的,你们都想抢好的,让黄国栋怎么办?肯定多少得搭配两个能力一般点的吧?你别尽想美事了!要我说,黄国栋他一碗水能端平。就不错了。”

  拉拉边低头整理着手中的文件,一边琢磨着王伟的话,过一会儿她似乎打定了主意,抬头对王伟说:“我知道,肯定得搭配个把能力不怎么地的人。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动手炒人的,免得别人说我心狠手辣,不过,怕就怕,到时候由不得我--要知道,那个黄国栋根本就不喜欢我!我必须把活干好,否则,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干掉!我杜拉拉能不能过试用期,还不好说呢!”

  拉拉说到最后副发狠的模样,王伟也知道拉拉说的是实情,他爱怜地摸摸拉拉栗色的头发,无奈道:“苦命的娃!”

  拉拉摔开王伟的手,翻了他一眼道:“什么呀,我就不爱听你过话!谁苦命了!这话要是让我妈听到,非让你擦嘴不可!”

  王伟一瞧,也好,你还挺有斗志!他诚恳地表态道:“得!我说错了,我擦嘴,我主动擦嘴还不行吗?”

  第二天,拉拉一进办公室,就见自己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小碟糕点,办公位置在拉拉办公室门口的HR专员艾思说,是沈乔治旅游回来了,特地给大家带的土特产。正说着,沈乔治闻声过来和拉拉打招呼,拉拉仔细一瞧,这人中等身量,细长眼,嘴唇有点厚,一脸的吃苦耐劳,显得忠厚而勤恳,一望而知,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好人。拉拉没看错,乔治正是这么个人。他的性格和品德使得SH上下公认,乔治是好人,同时,他还有一个拉拉一时没看出来的很大的烦恼―他不会拒绝别人,这就使得他自己和他的下属部做牛做马永远干不完的活。

  拉拉和沈乔治说起,黄国栋在邮件里交代了,让他给拉拉和李卫东开放HR系统的阅读权限。沈乔治刚回来上班还没来得及收看邮件.他匆匆在拉拉的电脑上扫了一眼那封邮件,马上走出去办这事儿了。不一会儿,他回来和拉拉说,已经开放好权限了,他随即在拉拉的电脑上演示给拉拉看怎么操作,拉拉试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问题了,就对沈乔浩说:“行了,你忙你的去吧,有问题我再找你。”

  沈乔冶答应声退出去了。拉拉想:老板明天来给我们开会,我做些啥准备好呢?现在连到底要让我负责什么模块我都不确定。

  拉拉昨天大致看过公司的组织架构,其中HR的架构因为黄国栋还没有宣布新架构,就还是沿用着旧架构。现在沈乔治已经开放了她的HR系统阅读权限,她决定就按前一天晚上的思路。先看看HR团队的员工个人档案,搞清楚谁都擅长哪个模块,一旦老板宣布每个经理负责的模块,自己最起码心里有数应该相应地去抢那些人,别回头老板让你挑人,休还挑错了。

  好奇心不仅属于猫,拉拉忍不住,进HR系统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调出李卫东的工资信息,她发现,李卫东的工资和她自己的工资一分钱都不差,看来,SH的领导们是斟酌过这个事情,务求平衡的。

  拉拉再细看李卫东的工怍简历,发现了一个问题李卫东跳槽比较频繁,SH已经是他最近三年的第三个东家了。从简历看,李卫东做HR的年份倒是不短了,来SH之前,是某外企的助理HR经理,负责培训。

  凭着和李卫东仅有的接触,拉拉已经明智地认识刊李卫东其人水平不低,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到了三十五岁还在“经理”前戴着“助理”二字,拉拉可以想象到李卫采的升职之路应该是有些坎坷的。

  拉拉又有些心虚地想到,SH挑李卫东做“培圳经理”,总算是有根有据,要是李卫东看了她杜拉拉的简历--这几乎是一定的,李卫东这会儿如果不是正忙着看杜拉拉的简历才比较奇怪--他会怎么想她杜拉拉做“C&B经理”的资格呢?拉拉甩了甩脑袋,强迫自己不再多想这个问题!管他呢!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去好了!眼下最重要的,是把C&B经理做好。

  接下来,拉拉大概看了看马莱的简历,马莱三十出头的年纪,经历比较单纯,是SH自己培养起来的HR经理,去年才提拔的,目前负责招聘员、员工关系和行政,她的工资比拉拉和李卫东的差了一截。

  拉拉很快就看完了马莱的档案,她又逐个把HR团队的人员档案都调出来看了一遍。HR团队现有三名主管,分别负责C&B招聘和培训,这三位主管的相关职能经验都在四年以上,并且都有一些带人的经验。上一年的绩效考桉分数已经输入系统,拉拉看到三位主管的绩效得分都挺高,看来表现都不错。拉拉昨天已经跟招聘土管和培训主管认识一下,她私下里认为,那两位都比沈乔治更聪明。

  此外,有三名高级专员经验较丰富,其余五名专员则年资较短,本职能经验为l~2年不等。

  拉拉算了一下,系统里显示的人头数和电话分机表里显示的一致:不算行政的人手,HR共有15个人头。假如真要支持3000名员工,则每一个HR平均要支持大约200名品工--在正常的工作负荷下,HR的人头和需要支持的人头比例般是1:100,而在SH,眼下这个比例要达到1:200了。

  拉拉想,这不成了一个萝卜得填两个坑吗?一个人得干出两个人的活才行!她身子往椅背里一靠,暗自诅咒了一声“靠”!她不知道自己是在谴责陈杰呢还是谴责SH。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杜拉拉3】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