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杜拉拉3 > 三十一、求救VS自救

三十一、求救VS自救

作者:李可 发表时间:2020-02-26 23:45:29 更新时间:2022-08-03 01:03:08

  黄国栋这次在大陆待了三天。周五那天,走之前他表示入职培训还没有全部完成,但他下周已经有了别的安排不能来广州,所以只有等到下下周二继续了。

  两天来,拉拉和李卫东被那些离他们的工作十万八千里的培训内容折磨得心急如焚,这时候,一种“终于能开始干正事了”的感觉,让他们暗自松了口气。

  黄国栋一走,两人都赶紧扑向各自负责的那一摊子。论起实打实的具体运作,都知道上司是指望不上了,两人不约而同地把魔爪伸向了下属。

  拉拉的第一目标自然是C&B主管沈乔治,她要求沈乔治下周一拨出半天的时间和自己开会。拉拉告诉沈乔治,会议目标是了解下述信息:--

  C&B团队今年还有哪些重要任务要完成;--

  C&B团队各人的工作职责;--

  公司的薪酬体系;--

  C&B团队成员的能力和工作表现,以及团队眼下最主要的困难。

  拉拉嘱咐沈乔治利用周末在脑子里把这些内容先过一过,特别是关于第一条--团队的重要任务有哪位,以及最后一条--成员的工作表现和团队面临的困难。

  周一早上,拉拉一上班就给沈乔治开始开会。

  沈乔治介绍说:“上半年有两件大事:一个是五月要参加欧美企业薪资调查了,还有一个就是要上PEOPLESOFT(ORACLE旗下的一个着名的软件解决方案,其专长是人力资源管理);下半年呢,主要就是编制下一年度的薪资预算。”

  上半年的两个项目,黄国栋在的时候,沈乔治已经在面谈中说过了,拉拉问他还有什么补充,他说没有。

  拉拉说:“下半年的事情,老实说现在我还顾不上,你回头把今年的C&B预算发到我邮箱里,等我稍微喘过口气来,我研究研究,到时候我再和你一起准备明年的预算。眼下咱们得先抓好上半年的两件大事--我想知道,SH以往参加过薪资调查吗?用的是哪家顾问公司?”

  沈乔治说:“我们去年就参加过翰威特的薪资调查,我哪里有一个光盘,是陈杰走之前留给我的。”

  拉拉说:“好!等下你就把这个光盘拿来给我看。对了,乔治!你本人参与过薪酬调查吗?你在项目中的任务是什么?”拉拉想,自己可是从没没干过这个的,你老兄最好要知道怎么做这个事情。

  沈乔治还真没让拉拉失望,他说:“我参与了去年的薪酬调查,当时我的任务是协助经理填写资料,全部的表格都是我填的,我填完以后给经理看,然后再按经理的要求修改。”

  拉拉赶紧追问说:“那么,整个过程和步骤,你应当是清楚的喽?”

  沈乔治说:“是的。”

  拉拉非常高兴,她继续问一下各问题:“PEOPLESOFT的项目,进行到什么程度?”

  沈乔治说:“五月中旬GLOBAL(指美国总部)的HR会来中国宣讲。”

  拉拉一听,觉得挺好,这样等于自己能从头参与。她说:“五月,那就是下个月了,宣讲资料有了没有?”

  沈乔治说:“刚收到PPT。我转发给你吧。”

  拉拉高兴地说,当然当然。

  沈乔治主动问拉拉:“你还想要什么?我一定给准备。”

  拉拉沉吟道:“现在你下面有两个专员,还有一个PART-TIME的员工,连上自己,一共是四个人。你们每个人,把自己每个月的工作职责拉一个清单,包括工作任务,任务的时间要求,然后是任务的工作量--就是每个月要花多少时间,在什么日子前,完成哪些活儿。”

  沈乔治点点头问道:“明白。”

  拉拉继续说:“他们罢清单拉好后先发给你,你审核过认为没有问题了,再转发给我。”拉拉因为担心哪个专员的清单有遗漏或者错误,自己又看不出来,所以要求沈乔治先审查。

  沈乔治把拉拉的要求记下来后,问道:“什么时候要这个清单?”

  拉拉叮嘱说:“越快越好!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不要晚于本周四。周四之前,假如有哪一个专员的工作清单先准备好了,你马上转给我,我就可以先看起来--不要都等到周四才给我。”拉拉的想法,有了这些资料在手上,自己很快就能大致掌握C&B的各个项目和日常工作的情况了,免得一周后老板问起来,还白痴似的一问三不知。这也算是自我培训的第一步吧。

  沈乔治马上做了记录,拉拉又说:“对了,你把公司的PAYSTRUCTURE用邮件发给我一份。另外,四月份的工资表造好了吗?拿来让我看看。如果还没有做好,你就给我上个月的工资表吧。”有了这两样东西,拉拉就能掌握三方面的信心:--

  SH目前采用的薪酬制度是多层还是宽带制;--

  每个岗位的工资范围;--

  以及目前在侧的全体员工的工资状况。

  接着,拉拉开始问人员方面的情况。沈乔治告诉她,两个专员,欧阳的特点的动作快准确性高,他做出来的东西一般都比较可靠,他这个人不太爱说话,有点小小的脾气,曾经提过一次辞职,后来又被陈杰给留下来了;鲁西的特点的细心耐心,很愿意学习、钻研,不过她技术上没有欧阳熟练,做事的节奏也要慢一点;至于PART-TIME员工小欧,是个干活麻利的女孩,而且很听话不惹事。这三个人的嘴都很严,责任心强,而且任劳任怨。

  沈乔治介绍人员情况的时候,拉拉一动不动,听得非常认真。等沈乔治说完了,拉拉说:“呃~刚才你提到欧阳提过一次辞职,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什么原因要辞职?”

  沈乔治告诉拉拉:“欧阳是在今年一月份提出辞职的,当时C&B经理空缺,陈杰太忙,难免有时候管不过来,导致有的事情没有人做决定,欧阳觉得这令他的工作很难做,就提出辞职了--这是陈杰和他谈话的时候,他自己说的。可能还有点别的愿意……”

  拉拉做了个鼓励的手势说:“什么别的愿意?我们是一个团队的,这儿没有外人,但说无妨。”

  沈乔治犹豫了一下才说:“我估计,可能他嫌加班太多。”

  拉拉说:“你们现在加班的频率怎么样?”

  沈乔治告诉拉拉,因为生意好,公司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不断扩张,今年的扩张规模就更是加剧了,这样每个月都有不少新人加入,造成C&B的工作量不断增加。C&B本来人手就偏紧,因此加班成了家常便饭,不加班反而是异常。基本上,他们每个人都要到了晚上早则八点、晚则十点才能下班,连小欧都不例外。

  拉拉轻轻皱了皱眉道:“这样加班持续多久了?”

  沈乔治说:“快半年了。”

  拉拉心想,这样下去不少长久之计,再任劳任怨的人也受不了。今年还要上PEOPLESOFT,准备过程中,工作量定然要再增加,该怎么办才好?

  拉拉就问沈乔治:“告诉是怎么把欧阳留下来的,做了什么?”拉拉想看看,当时公司有没有给欧阳特别加薪,或者承诺过什么。

  沈乔治说:“陈杰和欧阳谈了一次新,欧阳吊在手上做不下去的几件事情陈杰都给了他决定。然后陈杰又批了一周的假,让他调整放松一下。”

  拉拉追问道:“就这些?”

  沈乔治肯定地点点头说:“据我所知,就这些。欧阳休假回来后,就没有再提辞职的事情了。”

  拉拉沉吟了一下,问沈乔治:“你说说你的感觉,欧阳的心稳定下来没有?他近期内,会不会再次提出辞职呢?”

  沈乔治是SH天字第一号的劳碌命,成天忙得天昏地暗,还没顾得上想过欧阳会不会再辞职这码事儿。被拉拉猛地一问,他想了想,感觉这个事情还真说不准,他迟疑地说:“我没看出来欧阳最近情绪有什么波动,他找我谈的都是工作,他对工作还是很尽心尽力的。短期内应该不会再有反复吧?“

  拉拉想了想,对沈乔治说:“其实这不是欧阳一个人的问题,而是整个C&B团队现在面临的困难--工作负荷太重,为什么不尝试申请多批一个人头呢?多一个人手,会好很多。我也不求大家都不用加班,如果大部分的情况下,加班到晚上7点,我想他们能承受下来。”

  沈乔治说:“工作负荷确实是C&B团队目前最大的困难。如果晚上7点能下班,我有把握大家都会开心的。不过,春节前,陈杰申请过给C&B增加人头,亚太没有批呀。”

  拉拉说:“为什么不批?”

  沈乔治说:“目前我们的员工总数大约是2000人,HR的人头数和员工总数的比例差不多是1:130。大卫认为这个比例还说得过去。”

  拉拉只得嘱咐沈乔治:“那好吧。你平时多关注欧阳,我回头也会和他谈一谈,看看他需要什么帮帮。”

  沈乔治起身去取薪酬调查的光盘和工资表了。想到马上要收到众多的C&B信息了,拉拉又是忐忑又是兴奋。过去在DB,是想看却根本接触不到,现在好了,让你一次看个够!就怕你眼睛不够用。

  拉拉恨不能马上就纵身跳进这些信息中去,但她还不能。她得马上再把招聘组的人找来开会,最后还得和行政主管谈话。

  拉拉忽然特别理解李斯特了,为什么他总是最重视王宏,然后才是李文华,最后才轮到她杜拉拉--如今,拉拉自己给下属的排序,不正和李斯特的排序如出一辙嘛。

  拉拉自打到了SH,习惯了天天回家和微微一起复习检讨一天的得失。难得这天两人是一起吃的晚饭,饭后,拉拉两手抓住王伟的胳膊,笑眯眯地问:“王伟,想先听好消息呢,还是先听坏消息?”

  王伟发现拉拉今天似乎心情不错,自从她进了SH,这可是比较难得的。王伟业高兴起来,他说:“先听好消息。”

  拉拉眉开眼笑地说:“今天开会我发现,沈乔治确实非常了解情况,我什么东西都可以问他。而且,他参与过薪酬调查,对流程步骤都了解,这让我特别高兴。他对工作也很勤勉--事实上,我发现整个C&B团队的人,一个个都跟老黄牛似的,特别勤勤恳恳任劳任怨,这一点,陈杰还真没骗我!”

  王伟非常理解拉拉的心情,他摸了摸拉拉的头发说:“太好了,拉拉。”

  拉拉收起笑容说:“可是还有个坏消息,我发现C&B团队的工作负荷不是一般的重。这些人每天晚上都要加班到八点十点的,;连PART-TIME的员工也是如此。”拉拉把欧阳的事情,还有麦大卫不肯加人头的事情都告诉了王伟。王伟问拉拉:“你打算怎么办?”

  拉拉说:“李卫东和沈乔治的说法是一致的,都数公司今年不会给HR加人头了。可我还是要尝试一下--我打算正面向老板申请加入。今天我已经让他们去拉职责清单了,回头我和沈乔治一起准备一份简明扼要的C&B团队工作量分析,附在增加人头的申请上。老板要是不官僚,总得救我一把把。”

  王伟说:“你可以试一试。可要是他们就是不肯批呢?”

  拉拉两手一摊说:“那我就只有自己想办法来减轻团队的负荷了。我现在首先要了解到底我们的专员、主管每天在忙什么,做的事情是否是我们的分内事?还是有不必要的劳动在里面?如果确有不必要的工作量,那我们应该把这部分剔除出去。”

  拉拉顿了顿,总结地说:“反正,这么大强度的加班,三两个月我还能让大家坚持坚持,成年累月地这么干,这些人不跑才怪!到时候剩我自己,还不是死路一条。”

  王伟赞成拉拉的思路,他说:“我觉得你今天让沈乔治关注欧阳,这做得挺对,得小心多米诺效应。”

  拉拉说:“就是呀,这个团队现在其实挺脆弱的,只要动一个人,其他人不被拖垮体力,也要被拖垮信心。所以,不管黄国栋和麦大卫高兴不高兴,我都要申请增加人手。他们要是实在不肯,那我就必须自救了--自己想法子减工作量。”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杜拉拉3】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