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杜拉拉3 > 三十七、不想沦为跳板,就得拿出诚意

三十七、不想沦为跳板,就得拿出诚意

作者:李可 发表时间:2020-02-26 23:46:20 更新时间:2022-08-03 01:03:08

  经历了一番折腾.苏浅唱终于找到了新工作,在三月初离开DB,到了家新公司NS。可是,并没有如她憧憬的那样前选一片灿烂,给她的指标太高,她接手的时候,前手压了一批货,还挪用了下一个月的费用,弄得苏浅唱连着两个月一分钱奖金没拿到,经济上吃紧不少。更令她不爽的是,她到岗两个月了,小区经理没和她一起跑过一次客户,只是让原先负责这个区域的人带她做了一个马马虎虎的交接。原先她总嫌李坤管得太细,现在倒好,她碰到难题去请示经理,经理总是淡淡地说:“你是高级销售代表,这些小事你自己拿主意吧,不用问我了。”

  苏浅唱有一次碰到梁诗洛,忍不住大倒苦水。其实,就算她什么都不说,梁诗洛从她一脸的疲倦憔悴也看出了她离开DB后的日子不好过。梁诗洛不由生出了几丝内疚。

  德望在招销售经理,邱杰克曾问过粱诗洛是否有合适的人选介绍给德望。梁诗洛这时候就想,不如让小苏去试一试运气吧。

  梁诗洛把这个事情和苏浅唱一说,苏浅唱马上高兴得眼角的细纹都飞起来了,嘴里忙不迭地道谢。

  梁诗洛提醒苏浅唱说:“邱杰克和DB的人很熟,做背景调查很方便,可能会问到你离开DB的原因,也不排除他们会打听到你和李坤闹矛盾的事情,你可要想好怎么回答。”

  苏浅唱连连点头。

  王伟和邱杰克一起给苏浅唱做的面试。两人都对她的销售能力很满意。后来,王伟问苏浅唱:“你在DB做得挺好,而你到NS仍然是做高级销售代表,为什么要离开DB呢?”

  苏使唱早想好了,和李坤吵翻的事情瞒也瞒小住,不如诚恳点,认个错。她说:“王总监,实不相瞒,我根本不想离开DB。我是没办法,迫不得已才离开的。”

  她这番开场白,坐在她对面的两个人,心里不由得都马上想到了自己当初离开DB也是这么个“迫不得已”。王伟下意识地和邱杰克交换了一下眼神,不动声色地问道:“哦,有什么苦衷吗?”

  苏浅唱苦笑一下道:“我离开是因为和小区经理李坤闹矛盾了。现在想想,其实李坤对我还不错,他教会我挺多东西。可是,我们的风格不太匹配,他是事无巨细事必躬亲,我呢,希望工作中能有自己的思路自己的想法。为此我申请过换组,大区经理没有批准。去年年底,大客户部梁经理那里有个空缺,我就申请调动,可惜因为公司转移HEADC0UNT,这个事情最终没办成,我为此和车经理闹僵了--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确实年轻气盛了一点。大区经理对我挺好,给我换了组,不过我自己觉得再待下去挺没面的,才跳到了NS。”

  王伟点点头,问道:“你跳到NS才两个月,为什么又想跳呢?”

  苏浅唱实话实说道:“我到了NS后,才发现分给我的区域不好,今年的奖金估计是没多大指望了。而且,我对NS的工作氛围也不太适应,我到岗两个月了,我的经理还没有和我一起跑过一次客户。我毕竟刚加入公司,遇到难题总有请示经理的时候,可经理总是让我自己搞定.态度也总是淡淡的。说实话,在NS有了这番对比,我才感到原先在DB,李经理是多敬业的一个人。过去,是我太自我了吧。”

  苏浅唱说得很诚恳,既有一半表演的成分,也有一半对李坤真心的歉意。

  王伟继续问道:“能说说为什么对德望这个职位感兴趣吗?”

  苏浅唱说:“虽然不满意NS的状况,但是如果不是有确实感兴趣的职位,我还是会在NS继续做下去的。我主要是考虑,第一,这是一个经理的职位,我干了五年销售了,高级销售代表也做了两年,以前在DB,我也曾协助经理带过新人--我非常想挑战一下自己,看看是否有职业发展的机会,第二,王总监和丘经理都是DB出来的,原先在DB我就很仰慕二位老板,而我也是DB培养起来的,我想,相似的理念下肯定能有最大的默契,能跟着你们干,我对前途很有信心,第三,我听梁经理介绍过.德望虽然公司不大,但代理的产品非常好,很有竞争力。我知道,产品好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就更有信心来应聘这份工作了。我相信自己能在这个岗位上施展抱负,和公司共同成长!”

  苏浅唱说的时候,眼睛越来越亮,王伟和邱杰克都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种发自内心的憧憬和愿望。

  苏浅唱走后,王伟问邱杰克,“你看怎么样?”邱杰克说:“人挺聪明,销售能力不错,想做事业的愿望还是比较强烈的。我对她特别感兴趣的一点是,她对岳总这样的大客户有一定的把控能力。”

  王伟想了想,跟邱杰克说:“大致上,我还是满意小苏的。这个职位很重要,咱们还是得仔细地做一下背景调查,尤其是要搞明白她是怎么离开DB的。别弄来个人品有问题的就麻烦了。人品不好的话,能力越强越麻烦。”

  结果.邱杰克找张凯一打听,得知苏浅唱离开DB前,曾以怨报德威胁过李坤。邱杰克吃了一惊,想了想,又赶紧回头找介绍人梁诗洛,打听苏浅唱为什么和李坤闹得那么僵。梁诗洛却说:“这两人的矛盾,根源在于李坤的管理风格有问题,一年多前他手下的销售曾为此集体联名投诉他,是陈丰拉着HR帮忙,才把这事儿给平息下去了。”梁诗洛强调说:“如果说问题主要是在小苏身上,哪能八个销售代表都那么心齐,一致反对李坤?”

  邱杰克觉得梁诗洛这话有道理,他“嗯”了一声,认真地听梁诗洛讲述。粱诗洛又说:“其实,今年元旦前,我组里有个空缺,原本我已经打定主意要小苏的,可惜这个人头被转给了张凯,张凯呢,又另有他自己满意的人选,小苏才没来成大客户部。”邱杰克一想.这个说法和苏浅唱面试中的说法是吻合的,原来苏浅唱是这么个原因没有调动成梁诗洛继续介绍说:“本来我想,没调成,就继续待在商业客户部吧,没想到,李坤心胸不够,为这事儿,他就容不下小苏再留在他组里了,两人闹得水火不容。大区经理自然要偏向小区经理的,这个倒也正常,丢卒保车嘛。可小苏毕竟还年轻,一怒之下,可能和陈丰说话也冲了点。总的说来,我觉得小苏是比较无辜的。她离开DB是迫不得已的。”

  张凯和梁诗洛在结束自己的讲述时,不约而同说了同一句话:“在DB南区,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为免偏听偏信,邱杰克又找其他可靠的人打听了一下,得到的仍然是完全相反的两个版本,“无辜版”和“以怨抱德版”的得票率竟然不相上下。

  邱杰克手里拿着这两个版本,有点为难。王伟说:“这样吧,我回击问问拉拉对小苏的评价,按张凯和梁诗洛的讲法,当时拉拉多半参与处理了苏浅唱和小区经理的矛盾。”

  王伟晚上回家问拉拉:“有个销售叫苏浅唱的,你有印象吗?”拉拉反问道:“怎么?她来德望面试了呀?”

  王伟说:“嗯,梁诗洛介绍她来应聘我们的销售经理。”

  拉拉说:“小苏是二月份跳槽离开DB的,我知道她是去了NS,不是挺好的公司吗,怎么又想着跳到德望来?”

  王伟说:“据她说起来,一个原因是因为想发展,毕竟来德望应聘的是个经理职位,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她说得挺直率,她刚跳槽过去,分到的区域是硬骨头,不好做,新老板对她也不太客气。”

  拉拉点点头说:“这就对了!她那脾气,到了新公司,我就知道要吃苦头的。”

  王伟追问道:“你觉得苏浅唱是怎样一个脾气?张凯告诉杰克,说小苏离开DB前和小区经理闹得很僵,他用了‘以怨抱德’四个字来形容苏浅唱。这下杰克就担心了,又去找梁诗洛打听,小梁给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版本,说小苏是‘无辜’的,因为小苏想调动到大客户部.李坤才容不下她的。”

  拉拉一听就笑了,她说:“那梁诗洛肯定还讲了李坤组里的销售代表集体投诉李坤的事儿。”

  王伟笑道:“她确实跟杰克讲了这事儿。据说,集体投诉和调动的事情你都知情。”

  拉拉说:“客观地说,小苏离开DB,她自己要负的责任不小,不能说完全‘无辜’。至于她和李坤闹得那么僵,倒也够不上‘以怨抱德’,李坤的管理风格确实太死太细了,要不那回他手下的人怎么会全体反了呢--怎么说呢,我觉得用‘聪明能干’和‘自以为是’来形容小苏会更贴切点吧。小苏销售做得好,客户关系好,这有目共睹;不过,她太不体谅别人的立场,而且过高地评价了自己的能力,有点不懂事儿。举例说吧,她和李坤合不米,因此想调到梁诗洛组,这本来无可厚非,可她当时追着李坤和陈丰马上签字放她走,这就不对了。我劝过她不要逼陈丰逼得太紧,她表面上一口答应,转身照样我行我素。这事儿让我感到,小苏是非常自以为是的一个人。所以我说,她这个脾气,在新老板那儿碰壁,一点儿也不奇怪。”

  王伟大致明白了拉拉的观点,他问拉拉,“小苏现在来应聘,依你看,我们是用她还是不用她呢?”

  拉拉想了想说:“小苏在NS的遭遇八成跟我差不离,刚到一家新公司,一切都得从头适应起,偏偏新老板又不待见--她原先在DB的时候,李坤和陈丰可是一直很器重栽培她的,过惯了好日子,头就低不下来了。我感觉,她这回来找你和邱杰克,跟我上次去打何好德的电话,恐怕没什么两样,无非是一时害怕,病急乱投医罢了。可一旦挨过了这段日子,她的心是不是能在这里定下呢?还是拿德望做个过渡而已?”

  拉拉说苏浅唱跳槽后的遭遇八成和自己差不多,但王伟却在潜意识中和苏浅唱有更接近的感受。一样的,明明不想离开DB,却一肚子苦衷无奈地离开,一样的,离开后对一个能把自己拉出窘境的机会,敏感得像残垣断壁上的荒草。王伟对陆宝宝伸出的那只手是深怀感念的,他也同样毫不犹豫地向邱杰克伸出过自己的手。

  王伟问拉拉:“要是那次你打了电话给何好德,他却不肯帮你,你啥感受?”

  拉拉反驳说:“我后来不是没打那个电话了嘛,因为我知道我不满意HW,我不想拿何好德做跳板,那样对不起他。不是我自吹,小苏对你们可没我对何好德的这份心。再说了,你俩本来就不认识小苏,就算小苏希望你搭救一把,那跟何好德而对我的求救还不好比吧。我觉得,你们更该考虑的是,小苏到底能不能定下心来好好给德望干。我担心地是来德望过渡的。她在NS吃了苦头,这会让她反思自己的为人处世,可毕竟性格这玩意儿,不比知识,知识你可以强化两个月,性格要想通过两个月的痛苦就来个扭转,恐怕很难。”

  王伟觉得拉拉这话说得倒也在理。他考虑再三,对拉拉说:“我们这个销售经理的位置招了几个月了,高不成低不就,一直没有遇上比小苏能力更合适的。我想,她毕竟年轻,一个八十后,人生的阅历还浅,坏也坏不到哪里去吧--我打算让杰克去摸一摸岳总的态度,看看客户对小苏的评价如何。然后再做定夺。”

  拉拉笑道:“我说的那些就是供你参考。小苏的能力我是绝对认可的,就是不喜欢她的自以为是。要不,你让她在德望做个高级销售代表吧?等过个一年半载,要是她确实干得好,再给她经理的头衔也不晚呀。”

  王伟不同意拉拉的观点,他摇摇头说:“拉拉,要是我决定用她,那我还是要绐她销售经理的头衔。你想,她现在好歹是大公司的高级销售代表,她为什么要来德望这样的小公司,还是做一名高级销售代表呢?虽然她目前是遇到了困难,可那是暂时的--如果我不在她最想要的时候给她想要的,那她即使来了德望也不会有长性,到头来,德望反而真的成了她过渡的一块跳板了。我绝不会趁着她现在有求于我而杀她的价的,那样没啥意思。不想沦为跳板,就得拿出诚意。”

  拉拉被王伟说得愣住了,她想了想说:“你说得对。”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杜拉拉3】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