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10

作者:刘墉 发表时间:2020-03-01 22:36:58 更新时间:2022-08-03 01:05:18

    死念常在一瞬间

    也记得有位学生因为感情问题要自杀。她在电话里有气无力地对我说:"我要跟你说再见了!因为我马上就要自杀了!"

    "你能死了吗?你对这个世界的贡献完了吗?"我问她。

    "就因为我不能做什么!"

    "笑话!"我吼了回去:"我送你去残障育幼院看看,有多少人需要你帮助?然后想想,你有没有资格,在对这个世界没尽一份力之前,就去死。"

    然后我立即联络了台南的瑞复益智中心,对方也欢迎她去工作。

    我再打电话给她,叫她到松山机场碰面,由我送上飞机。她没有接受。但是就这么十几分钟,她已经打消了死念。

    死念岂只是十几分钟,真正"致死的死念",常只是几分钟。就那几分钟想不通,就死了!

    勇敢地面对生命

    你看那要跳楼的人,坐在阳台边,一边是几十公尺的高楼,下去就告别人世;一边是走回屋子,重新面对人生。这是多么大的抉择啊!那自杀的人,居然成为半个上帝,由他决定一个人的生与死。

    这个人是他父亲亿万个精子里,终于能受孕,又在受孕之后,由他母亲怀胎十月,再平安产下的。这个人会说话,会唱歌,会走、会跳、会思想。居然用他莫明其妙的思想,判他自己死亡。

    如果他有一生最笨的决定,必是跳下去。如果他能有大的智慧与勇气,就是回头。回头勇敢地面对自己的生命,为自己、为社会,好好做点事;这样才不负上天给予他生命,才不负他得到宝贵的生命。

    我太太的秘书,在墙上挂了一段幽默的话。大家都借去"拷贝",于是挂满了办公室。现在,则挂到了我的家里。

    那幽默的句子是:

    "上帝把我放到地球上,是为了要我完成一定的工作。现在,我还落后大多,我永远都不会死!"

    各位朋友!如果你居然要自杀,请想想这句话--

    你要为自己纯净的心版上,多记录些美好的事务和前人的智慧。

    你要打造一把钥匙,去开启人生的每一道门。

    打一把人生的钥匙

    小时候,每次我从外面玩回来,母亲都叫我去洗手。她知道我懒得洗,所以每次洗完,还要把我的手抓过去闻闻。

    顽皮的我,于是想出个办法,打开水龙头,让母亲听到水声,然后根本不洗,就把龙头关上,只是用手摸摸肥皂,伸去给妈妈闻。

    她吸口气,嗅到肥皂的味道,点点头,我就又蹦又跳地跑开。我好得意啊!心想:"看!我多聪明,妈妈又被我骗了!"

    看到这儿,你会不会觉得很好笑?洗手,是为我好,不是为妈妈洗,我明明骗了自己,却觉得很得意,不是太笨了吗?

    不过,你也别笑我。因为我处处看见年轻朋友,在做这样的傻事。

    别埋没自己的才华

    有一天,收到一位中学生的来信,还没打开,已经被那封信的厚度吓到。打开之后,又是一惊,只见工工整整十几张信纸上,排列着密密麻麻,却又工整无比的小字。

    那字像是印刷的"仿宋体",娟秀而一笔不苟。当我展读之后,更是讶异了!真难相信一位高中生,能写那么深入的文章。

    我立刻邀请那位女同学到办公室聊天,还请她和陪她来的同学午餐。

    在餐桌上,我问她:"相信你在学校的作文成绩一定很好。"

    未料,她淡淡一笑:"很烂!"

    "你的文笔这么好、字这么漂亮,怎么可能呢?"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因为我从来不好好写"。她又淡淡一笑:"我的老师很烂,我为什么要辛辛苦苦写给她看?"

    然后,她形容了老师的"烂",又很羡慕地说某名校的国文老师多好。问题是,她可曾想过,文章是她自己的,学问是她自己作的,不是给她老师作的。

    由这位同学的表现,使我想:这世界上会不会有许多具有才华的年轻朋友,只因为不满意学校,不满意老师,而放弃自己、埋没了才华?

    学校的菜单

    常听见不好好念书的学生,很但然他说:"读书,谁不会读?哪里不能读?又何必在学校读?以后哪一天我想念书,都可以!"

    活是没错,但我也要说,学校教育有它的优点,那也是其他环境不能取代的。

    记得我大学刚毕业那年,曾应邀到某大学的国文系演讲。当时我已经得了"优秀青年诗人奖",也在不少报章上发表作品而小有名气。

    但是,在接受学生问问题的时候,我却出了丑,一个连国文系新生部知道的东西;我居然说错了。

    事后,我痈定思痛,开始苦读古诗,甚至编《唐诗句典》,但我始终忘不了出丑的那一幕,我常想:我为什么连这个基本国学都不知道?是因为有关中国文学的书看得太少?还是因为看得没有组织?

    答案应该是后者。你会发现学校教育虽然有不少僵化而值得批评的地方,但无可否认,它也像是营养专家,将各种食物拼成食谱。虽然口味变化不大,也不够刺激,却有你必需的营养。当你按部就班地读下来,自然得到了完整的学问。而不会像你自修时,可能随兴所至;东抓一本,西抓一本,看来渊博,却忽略了最基础的东西

    快快打造一把钥匙

    这基础当中,最重要的就是"治学的工具"。

    "治学的的工具"像是一把钥匙,可以用来开启更多知识的宝库。你会发现求学像登高,不由山脚一步步往上走,是攀不上巅峰的。而很多你在学校里学到的"看来不像学问的学问",正是那山脚的阶梯。

    前些时、我在电视里,看到有关图书馆里修补古书的报道,一位八十岁的老先生,数十年不分寒暑,为图书馆里的破书换上新装。他把虫蛀的、水渍的、朽烂的书页,小心地拼凑、裱糊,不知保存了多少珍贵的善本书。

    但令人惊讶的是,那位老人居然不识字。

    我忍不住地想,要是遇到脱散的书籍,再加上页码已经朽烂,那位老先生该怎么分辨前后次序?又如果他能识字,在这数十年修补的过程中,他该能亲炙多少伟大的篇章?

    他为什么没能"回头"花几年时间识字?难道要像是一个用"很钝的斧头"砍树的人说:"我砍树都来不及了,哪还有时间磨斧头?"

    抑或因为一年年老去,记忆力一天天衰退,想学,也力不从心了?

    刻在心版上

    说到这儿,我们又触及另一个重点--你必须把握青春,善用你记忆力最强的年岁,好好学点东西、背点东西。

    让我们做个实验吧!去问问四、五十岁的人,他们记不记得小学时候读的《武训兴学》和中学时念的《木兰诗》。你会发现,他们可能连昨天看过的新闻都忘了,却记得"莫叹苦,莫愁贫,有志竞成语非假,铁杵磨成绣花针。""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抒声,唯闻女叹息……"

    即使他们背不了全部,总会想起几句。想想!那是多久远以前的事了,他们为什么还记得?

    因为,那是在他们记忆力最强,心灵也最纯净的年岁,被一笔笔刻在心版上的。

    于是,你摸摸自己的心,你自己不正在这个人生的黄金时代?你能不好好把握吗?

    让我为你说两个真实而好笑的故事。

    我中学时候,有位同学很会作"板书"。每次要考国文默写。他就早早到校,用钢笔,一丝不苟地把整篇课文写在桌子上。

    然后,他会站到桌子上踩,踩上一片灰上,再用袖子轻轻拂一遍。使那些"板书"被掩在一层薄薄的灰土。

    考试时,可精彩极了!考哪一段,他就对准那一段呵气。呵气之后桌面潮湿了,原来钢笔的笔迹浮现出来,他就照抄。

    有一次他呵气呵得太厉害,老师还以为他犯了气喘,引得全班大笑(只有老师不知道原因)。

    我还有位同学,专精干制作"袖珍小抄"。大学联考前,他花了许久的工夫,写了一本数十褶的小抄应战。我感动于那小抄之精致,特别预订,请他在考试之后送给我收藏。

    他考完了,没把小抄送我,随手扔进了垃圾桶。

    我问他为什么

    "我走出考场的时候,看到地上有个小纸条,拿起来一看,居然是本更精致的珍本,比我的棒太多了。"他说:"原以为我的最精,没想到人上有人,一气,就扔了!"

    前面两位同学都名落孙山,后一位还对着我哭,说他原本会的,但是心里一直想着小抄,监考盯得紧,小抄不容易翻,反而会写的都没写。

    我则想:要是他们能用那写板书和作小抄的时间,好好读书,成果应该好得多。最起码,那不是写在桌子和纸上,而是刻在心上啊!

    有没有加分?

    话说回来,读书又何必为考试、为成绩?那是为自己读,不是为数字读。记得我以前在美国教书的时候,学生的表现都不错。我就试着教点深的东西,并提出很难的问题考他们。

    有一次,一个学生答对了。我高兴极了,说:"Extracredit(加分奖励!)"

    从此,每次问问题:学生们总先问:"有没有加分?"

    渐渐,我发现他们对"加分"的兴趣,超过了"作答"。没有"加分"的题目,他们甚至懒得答。我发现自己错了,以为加分的奖励能促进学习,却给了学生错误的导向,使他们把"学习的快乐",转为"加分的快乐"。

    当学习只为分数,便失去了学习的意义与乐趣。失去乐趣的学习,则是最痛苦的工作。

    当生活与书本产生共鸣

    学习应该是多么快乐的事啊!

    几千年前,老祖宗写在竹简上的字,我居然看懂了,知道那驻防边塞的军人,有着怎样的思乡情怀。

    浩瀚的英文典籍,只因为学了英文,就一下子对我有了生命。虽然还不能全懂,但我会翻字典,我也会猜;愈猜愈懂,愈懂愈会猜了。

    到寒山寺,令我想到张继的《枫桥夜泊》;去灵隐寺,让我想起《济公传》里的癫僧。登岳阳楼,使我想起范仲淹;上黄鹤楼,让我想起崔灏。

    到角板山,使我想到地理课本里说的"河阶地形";到横贯公路,令我想起河川准点下移造成的"回春作用"。连站到挪威的山头,都让我眼睛一亮:

    "那不是冰斗?那不是羊背石"吗?"

    我永远不会忘记,当初中二年级,物理老师说"热的地方气压低,冷的地方气压高,高气压往低气压移动"时,我大叫:"对!对!"

    因为当我家失火时,我就感觉到"那阵风"。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我不是教你诈】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