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读者2015年第16期 > 太阳照着1938年的墙

太阳照着1938年的墙

作者:读者 发表时间:2020-07-30 22:21:21 更新时间:2022-08-03 02:32:59

  那天的太阳照在城墙上,和52年后孙眉枝看到的一样。

梦碎的罪魁祸首

  孙眉枝16岁那年被告知了自己今后要走的路。

  母亲做主为她定下了与裁缝铺少爷齐望春的亲事。齐望春小时候生病瘸了一条腿,上了两年学便回家跟着父亲学做生意,如今已经能把家中账目理得一清二楚,只是没学到他父亲那条生莲的舌头和那副不会脸红的厚脸皮。

  定了亲的两人第一次坐在茶馆里,孙眉枝拿两句英文骂他,骂完挑衅地问:“齐少爷,听说你家有钱,可我天生不会算数,只想问你听得明白我说什么吗?”齐望春涨红了脸,使劲往后缩,被他父亲拿一杆水烟枪在背后抵住。

  孙眉枝回家哭了大半夜,她知道去北京念大学的梦至此破灭了。在别人看来,一个寡妇带大的女儿,家中只有一间人客寥落的茶楼,是她高攀了齐望春。但她却不能想象,自己一辈子就只能在这小城里,和齐望春一起守着他家那间铺子,生儿育女、老死家中。

  孙眉枝开始知道什么叫憎恶。她舍不得憎恶自己的母亲,所以只能憎恶缩脖耸肩、口舌木讷的齐望春。

  齐望春却不知道自己招人憎。每隔两三日,他便拎些东西,有时是两块猪肉,有时是几块料子,恭恭敬敬地喊“伯母”,哄得孙眉枝的母亲眉开眼笑。这让孙眉枝觉得自己就是被这些布料和肉给换去的,愈发厌烦他。

  城小,有时在街上难免撞见,她一扭身避过去,只当没看见这个人。齐望春倒也不跟上来烦她,只是立在原地,瘦小的一个人,连投在太阳底下的一团影子也小,他扭头看着她,直到看不见为止,像是在目送。

是娜拉总得抗争

  学校正在排《玩偶之家》,是教英文的王先生带她们排的,他同她们说女性也要学会独立,学会抗争。

  和孙眉枝要好的女同学知道孙眉枝的事后,也劝她要反抗。孙眉枝被鼓了劲,她在排练结束后借着角色的一身胆气去裁缝铺找齐望春。这是她第一次主动搭理齐望春,齐望春出来时满脸带笑,像是怕她久等,拖着一条腿奋力地迈着步子。一吃力,肩歪得更明显,有种可笑的蠢相,叫孙眉枝不愿多看。

  待他站定,孙眉枝说:“让你爹给你再另找个姑娘吧,你爹给我妈的钱我会叫她退给你们,你平时拿过去的那些东西我也会想办法还你,就算一时还不完,等我念完书也肯定还,你不信的话,我给你打张欠条。”

  齐望春的惊愕掺进了还来不及换的笑容里。他站了半天,终于答道:“你想念大学就去,可以等你念完我们再……”

  孙眉枝不想和齐望春用上“我们”,没等他说完就走了。

  因为心烦意乱,下午排练时她说错了好几句台词,被王先生训了一顿,说人不该自我放弃。

  孙眉枝想,原来王先生也知道了。

  她不愿嫁给齐望春,一半是因为想上大学,一半是因为王先生。王先生总是着一身灰色长衫,白净斯文,听说是上海圣约翰大学的毕业生。没人知道他为什么会来这座小城教英语,但女生们早已在课间替他编出一段段故事。

  孙眉枝跟其他女同学一样,心里十遍八遍地想过将来要嫁给王先生,或者起码也是像王先生那样的人,一表人才又学识渊博。所以女学生们学起英文来一个赛一个地用功,而孙眉枝是其中学得最好的。王先生待她也难免有几分偏心,叫她帮忙改英文卷子,借青年杂志给她看,让她演娜拉;其他学生送的东西都被拒之门外,但她从家里带来的腌笋他吃完了还会找她要。

  孙眉枝在被责骂过后的那个下午,去教工宿舍找王先生,她决定将自己今后的路交给王先生,让他替自己想想办法,远离困死在齐望春身边的未来。

  王先生的回答远超她的意料,他盯着她问:“真的想好了?决不后悔?”

  孙眉枝点头。

  王先生让孙眉枝等他两个星期,他把手头的事处理完就带她走。

  孙眉枝晕乎乎地走回家去,像是喝醉了酒,虽知道做错了,但是快乐。

  一句皮开肉绽的承诺

  齐望春被他爹十来板子打得皮开肉绽的事是从哪儿听来的,孙眉枝不记得了,反正知道了也装作不知道。是母亲包了些糕点、茶叶,非得让孙眉枝去看看。

  因为有了王先生的许诺,孙眉枝想到不多久就要抛下母亲,也不想在这些小事上再忤逆她,于是去了。

  齐望春被人扶着勉强站在屋里,他招呼人给孙眉枝泡茶,请她坐。

  孙眉枝不坐,搁下东西就走。他跛着脚追出来,说:“我多说两回,我爹肯定就准了。”

  原来齐望春被打,是因为他向他爹提出要解除和孙眉枝的婚约,他说他不喜欢孙眉枝,家里穷,第一次见面也不友好。

  齐老板一把长尺挥过来,说:“定亲

花费不少,你提出要退,钱都得打水漂。”

  那长尺是平时量布料用的,乌沉沉的,一下下落在齐望春身上。

  这儿子也太懦弱,一个穷姑娘他也担心拿不住,自己一爿店全交给他怎么能放心。齐老板越想越寒心,手越落越狠,直打到齐望春半晌没声气。

  “多闹几次,我爹准同意,到时候你尽管去北京,当洋学生,念书做学问。”齐望春又重复一遍,“你放心。”

当日匆忙别家乡

  枪响那天,孙眉枝在自家茶楼坐着。那天学校放假,母亲就让她照看茶楼,自己去打几圈牌。先是两三声响,像爆竹,接着是人们的惊叫声、四下奔逃的脚步声、密集的枪声。

  孙眉枝想出门去找母亲,但不知该往哪边去,心中又害怕。王先生就在此时出现在门口,还是平时的灰布长衫,拎一个黑色皮包,对孙眉枝说:“还打算走吗?”

  孙眉枝一个劲儿点头,要上楼去收拾行李,又说没见母亲最后一面,要写封信向她告别赔罪。

  王先生说:“没时间了,要走就得快,不然来不及了。”

  外面是兵荒马乱的声音,孙眉枝想,也对,再不走怕是要关城门盘查,只是不知道王先生为什么恰恰挑在今天。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读者2015年第16期】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