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绝恋

作者:读者 发表时间:2020-07-30 22:22:07 更新时间:2022-08-03 02:33:02

  边城的天亮得早,笨鸡们早就不约而同地伸长脖子一起报晓。黑龙江北岸的东大营早已站满了戎装待发的东北军将士,战旗高扬在大营的练兵场号令台前。

  1932年5月15日清晨,身材矮小、穿着将服的马占山命令部队出发。就在这时,号令台上闪现出穿着戏服的姨太太筱荷来,只见她一身虞姬的扮相,凄厉地道白:“妾妃出丑了……”她将“了”字拖得很长,然后就从马占山的腰间拔出长剑,边舞边唱起了西皮二六板:“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忧闷舞婆娑。嬴秦无道把江山破,英雄四路起干戈!”她又舞了一番长剑,满脸泪水地哭道:“哎呀,大王啊!愿以大王腰间宝剑,自刎君前,免得挂念妾身!”随后真的要用那把利剑去自刎。马占山一把夺过长剑,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他的两眼终于忍不住涌出了两行泪水。可筱荷嘴里还在唱着:“哎呀,大王啊!妾身岂肯牵累大王……”全场将士被她这么凄凄惨惨地一唱也全红了眼睛。

  这筱荷是个闻名东北的京剧刀马旦,是喜欢京剧的马占山到此出任黑河警备司令、步兵第三旅旅长之后认识的。他们一来二去,就有了感情,他就娶了筱荷做自己的姨太太。

  马占山原本是个绿林好汉,后来被东北军收编,一路提升上来。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关东军兵不血刃地侵占了我国东北的辽宁、吉林两省,接着又集中兵力向黑龙江省大举进犯。10月10日,马占山接到张学良任命他代理黑龙江省主席兼军事总指挥的电报后,面对大片国土被侵占的现状,面对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他决心要与日寇血战一场。他知道装备精良的日军数倍于己,自己又是孤军奋战,早就做好了战死沙场的准备。因而,被人称为“马小个子”的马占山对全体将士说:“吾奉命为一省主席,守土有责。一息尚存,绝不敢使半寸土地沦于异族!”就在10月19日这天清晨,他亲率步兵团从黑河出发,去齐齐哈尔宣誓就职,然后出征迎敌,从而在江桥打响了中国武装抗日的第一枪,但最终因寡不敌众而失败。

  这是一支抱着赴死决心的复仇之师,他们知道自己踏上征程后就会一去不回,也都明白此战必败,但没有一人退缩,也没有一人临阵脱逃。他们就是为失败而战,就是为悲壮而战的。

  1932年,北国的雪花浸染着寒风,阴灰的天空豪放地飘洒着寒冷的悲情。穿着一身伪军将服的马占山,在嫩江边的一家俄式酒馆里,与手下的军官们悲愤狂饮。他肯定不是在饮酒,而是在饮恨。几天前,他被日本关东军任命为伪黑龙江省省长。此前,日军采取各种手段对马占山进行诱降,甚至威胁要掘他原配夫人的坟墓、杀他的妻妾儿女。而此时马占山领导的抗日军队,在没有任何援军的情况下,已经陷入日军的重重包围之中。马占山决定以假投降的方式逃过此难。然而,对自己的诈降,全国百姓不能理解。这些日子,声讨他的浪潮席卷了全中国,被激怒的爱国民众向他讨还爱国捐款,驻黑河的部队发生集体哗变,黑河马占山公馆也被抢劫一空。马占山回想自己3个月前打响抗日第一枪后全国的声援盛况:全国各地寄发的电文和慰问信有如雪片飞来,全国各界慰问团奔赴前线慰问自己的官兵,著名的教育家、诗人陶行知为自己写下《敬赠马占山主席》:“神武将军天上来,浩然正气系兴衰。手抛日球归常轨,十二金牌召不回。”每每想起这些,他就情不自禁地落下了委屈的眼泪。这时,他“神武将军天上来”的英雄气概已经荡然无存。

  马占山望着雪景便想起了那年冬天,第一次见到原配妻子杜赞义的情景。那个冬天也是大雪封山,一对白发苍苍的老夫妇领着一个10岁的小女孩,来到马家乞讨,还要将这小女孩送给马家当童养媳。这个小女孩就是杜赞义。马占山家一贫如洗,比马占山大3岁的杜赞义与他一起同甘共苦。马占山12岁那年,母亲在饥寒交迫中去世了,杜赞义就盘起了头发,算是过了门,承担起了繁重的家务。

  马占山后来当上了东北军的将领,先后娶了四房姨太太,但他对杜赞义始终感情深厚。马占山要求妻妾们不能忘本,勤俭持家。马占山穿的衣服都是妻妾们缝的,家里吃的腌咸菜也都是妻妾们做的。马占山外出上班,家中大小事务都由杜赞义负责管理。每次外出回家,他首先到杜氏房中洗脸、进食,调查了解家里发生的大小事务。1929年,杜氏病危时,马占山正在外地检查指导工作,得知消息后,立刻日夜兼程赶回家中。不久,杜氏去世了,马占山极度悲痛。他给妻子磕头、守灵,一直将她送到坟地。他为妻子买下了14亩地,墓坑用青砖砌成,并在墓边建了3间房,作为守墓之所,四周又遍栽杨柳,以表对亡妻的思念之情。

  对于马占山和杜氏的深厚情感,日本关东军间谍组织特高课得知之后,威胁他要掘开杜氏的坟墓,这也使马占山找到了诈降的由头。马占山再举抗日大旗后,日军四处搜寻马占山的家属,有汉奸出卖了位于柳家沟的杜夫人坟墓,于是上

演了一出掘坟刨尸、鞭骨扬灰的惨剧。到了这时,马占山的“将军别妻”也就包括泪别亡妻了。

  这一天,日军将马占山原配夫人杜赞义的坟墓团团围定,又将远近的百姓押到坟前,然后开始掘坟。他们将棺木扒开,往杜夫人的尸骨上浇汽油,再放一把大火点燃。血红的火焰呼啸而起,燃起的青烟被狂风吹得四散而去。片刻过后,狂风将化成灰烬的尸骨吹得无影无踪,墓穴里只剩下烟熏火烧后的一片焦土。

  几天后,马占山在接二连三地收到全国各地发来声讨自己当了汉奸、指责自己出尔反尔的电函同时,又收到了自己原配夫人被掘墓焚尸的消息。他跪倒在雪地上,痛不欲生。他觉得自己这一辈子亏欠她太多太多,当年要不是她四处乞讨,自己早就饿死了。后来自己当了官,她却病死了。她生前没过几天好日子,死后还因为自己,被小鬼子掘墓焚尸!想到此,面对夫人坟墓的方向,他深深地叩了三个头,泪水流满了他清癯的脸颊。

  边城黑河的白桦,是送别的树、悲情的树。

  马占山将自己的那匹枣红马系在一株白桦的树干上,站在那片白桦林的尽头,与他的女人诀别。那片白桦林的尽头就是宽阔的黑龙江,江的对岸是苏联,江边正停泊着一艘行将远去的木船。

  在诈降两月之后,觉得时机已经成熟,马占山毅然决然地将战争物资偷运到了黑河,然后带领亲随连夜离开齐齐哈尔,于4月7日回到了黑河,重新举起了抗日的大旗。为了表示破釜沉舟的抗日决心,他处理了家产,把地契文书分给了佃户,把商铺粮店送给了股东,连最心爱的战马也分给了亲友,最后又含泪遣散了妻妾。这就出现了“将军遣妻”的悲情一幕。

  小小的木船上,马占山的两位妻子李秀芳和筱荷全哭成了泪人儿,她们站在船头向马占山挥着手。船上的白帆正在哗哗地升起,船工正在起锚。马占山的视线模糊起来,他知道这次分别就是永别,再也不可能重逢了。

  马占山一生共娶了五房夫人。此前,原配杜夫人和另两位夫人先后病故了,眼下就剩下李秀芳和筱荷。为了表示自己抗日的决心,也为避免家属拖累,他决定遣散妻妾,将她们送出国境,而且明确向她们说明自己此次出征凶多吉少,让她们各奔前程,自找婆家改嫁。

  正如马占山所料,他的“二次抗战”只维持了8个月就彻底失败了,他不得不踏上一条艰苦的流亡之路。马占山一路奔逃,爱将兼义子韩家麟为了掩护他突围,带领一队人马引开日军。与马占山分手后的第六天,在一个叫七八道林子的地方,韩家麟及其部下全部壮烈战死,鲜血溅红了粗糙的墙壁和潮湿的地面。韩将军身中数弹,脸部已被子弹打得血肉模糊。日军看到韩将军像马占山一样留着胡须,身材也酷似马占山,又从韩将军的身上搜出马占山的印章和文件,欣喜若狂地断定这就是马占山,他们便残忍地将韩将军的人头割下,悬于海伦县的城头示众。

  李秀芳后来听说马占山被鬼子打死了,又因为没有经济来源无法生活,只好改嫁给做俄语翻译的徐子平。可李秀芳总是无比敬重地说:“马占山是个英雄,他去打鬼子了。”一直到20多年后李秀芳病故之前,她还珍藏着一张她与马占山的合影。

  再说另一位姨太太筱荷,在马占山诈降、黑河驻军发生兵变抢劫马占山公馆时被吓疯了,从此变得精神失常。

  就这样,马占山为了抗日,从“将军别妻”到“泪别亡妻”,再到不得不“将军遣妻”,在中国历史中演绎了这样一幕接一幕悲壮的人生大戏。

  马占山一直到死都永远记得那天在黑龙江边白桦林下送别的场景。他举起望远镜看到已经发疯的筱荷边唱边舞,用一根桦树枝作剑,最后向自己的脖子抹去,慢慢地瘫倒下去。马占山站在桦树林边,望着渐行渐远的帆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悲痛,“哇”的一声长号起来,泪水如同泉涌一般奔流而出。从此,他与她们再也没有见面。从此,他们天各一方。

  边城黑河的桦树就是相思的树、永别的树。

  (钟 恒摘自《散文百家》2015年第1期,本刊有删节,李 晨图)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读者2015年第6期】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