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移民故事

作者:读者 发表时间:2020-07-30 22:23:37 更新时间:2022-08-03 02:33:03

太空人家庭的危机

  表姐是20世纪80年代的北大高才生,一毕业就进了中央某部委工作。结束了几次不痛不痒的爱情之后,表姐遇见姐夫不到半年就结婚了,婚后育有一儿一女。姐夫也是聪明过人,早些年下海经商,做大型舞台设备,如今早已光荣地晋升为小“土豪”。表姐的人生平顺得似乎有些无聊。

  这几年表姐在温哥华做陪读妈妈,陪小女儿读高中。因为表姐也办理了投资移民,所以陪读的同时兼坐“移民监”。姐夫平时在国内继续打理生意,儿子则在英国读大学。他们一家四口若想聚齐一般得等到每年的暑假或者圣诞节,还得一起商量飞去哪里过。平日里无尽的思念只能化为无奈。表姐家就是典型的太空人家庭。

  生活这出戏远比肥皂剧更加充满张力。

  一日,我去姐夫的公司拿演出票,姐夫公司的前台认识我,当时她无可奈何又吞吞吐吐地说,齐总现在有些不方便,要不你等他出来。我意识到有些不对,但迫于赶时间不得不硬着头皮冲进他的办公室,门没锁。姐夫和一个陌生女孩挨得很近,坐在一起谈事。女孩稚气未脱,漂亮的脸蛋上透着聪慧。见我进来了,女孩迅速地起身并很有礼貌地跟我打招呼,但是姐夫略显尴尬,这个细节被我捕捉到了。

  回来的路上我焦虑地告诉我先生刚才发生的一切。第二天我先生就约了姐夫吃饭,几杯酒下肚,姐夫跟先生兜了底。

  “我不会跟萍离婚的,结婚这么多年,我们还是有很深的感情的。想起当年创业的时候,萍跟着我租地下室的房子住,把婚房当办公室,我都很感激她,尤其还有一双儿女。可是我们已经分居三年了,每次想找萍说说话,她都睡了,第二天一早还得送孩子上学。但是好在快熬到女儿上大学了,我们两地分居的日子也就要到头了。毛毛昨天看到的那个女孩是我公司新招的一个小姑娘,刚大学毕业,涉世未深,对我有些崇拜罢了。你们放心,我不会乱来的。”

  前两天表姐跟我视频聊天,说女儿有个中国同学特别奇怪,每次小伙伴们聚会结束,她从来不让别的家长送她到家门口,只让送到离家还有一百米左右的地方,然后自己走回去。终于有一天,表姐决定探个究竟,等女孩回家后,偷偷掉转车头开过去张望了一会儿,依稀看到屋子玻璃窗内装潢得富丽堂皇,门口的脚垫都是爱马仕的。两个月后,华人圈里传出这个女孩的爸爸在国内被免职批捕的消息,貌似还是被情妇举报的。

非法移民的悲伤

  妹妹远嫁美国加州,这两年回国探亲,每次屁股后面都会跟着一个叫佳佳的“小尾巴”。佳佳是一个四岁的美籍华裔小姑娘,她的父母在美国是非法移民,所以十多年都没有回来过,只能等到身边有朋友回国,把佳佳捎回来和国内的亲人团聚。

  虽然妹妹在电话里和我们反复沟通过佳佳的情况,说小姑娘特别瘦,但第一次在首都机场看到她的时候,我和先生还是不由自主地心中一颤:太瘦了!瘦成了名副其实的纸片小孩。妹妹说佳佳特别懂事。她在飞机上不哭也不闹,只是一个劲地喊冷,妹妹索性就给她多要了几条毯子,把她裹成一个粽子。每回在机场接到妹妹的时候就看见佳佳的七大姑八大姨全从天津赶过来,浩浩荡荡的十来个人,甚至还有一位九十多岁的太爷爷。佳佳的这一大票亲戚驾一辆面包车从天津开到首都机场来接这个孩子。

  听妹妹私下里讲,佳佳的父母是十多年前办的学生签证飞去美国的,一落地就开始打黑工,没有上过一天学,非法“黑”在美国,至今身份没办法转正。所以他们没办法和孩子一起回来,十多年了,一次也没有见过国内的亲人。

  每年妹妹探亲假结束之后,都会带着佳佳走,还是那一大票亲戚,从天津开车到首都机场送佳佳,只是没了来时的兴高采烈,一个个大人轮番抱着孩子哭得稀里哗啦的,尤其是那位九十多岁的太爷爷,坐在边上拄着龙头拐杖默默地流眼泪。那场景看了叫人唏嘘不已。

  (涛 声摘自《中国周刊》2015年第1期,杜凤宝图)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读者2015年第6期】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