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

作者:读者 发表时间:2020-07-30 22:21:19 更新时间:2022-08-03 02:32:53

  朱天衣是我的妹妹。她长得与爸妈姊姊和我都不像,个子足足有一米七,瘦也瘦,却是北地女儿的骨架子,一头长发及腰,脸孔极似《漂亮宝贝》中的布鲁克·雪德丝,因此不时有人找她去演戏或当模特儿,她却在台北工专念到四年级,然后休学,老老实实每天到华冈艺校向梁秀娟老师学国剧,比人家正牌的学生都勤恳并学有心得。

  我平日是极大方的,唯独跟妹妹一道时变得很小气。也实在因为妹妹是幺女儿,天生有福气,不知道家计艰辛,所以如流水的花钱方式叫我叹为观止并生出无名火。

  我和妹妹幼时情深过与姊姊,但成长的年岁里却不宁静了很多年。说是手足情浅也不是,因为家里父母子女的感情一直就是道统的清简重过血统的亲密。为这些,我自责过很长一段时间,因为自己一向对人对事大方,唯独不包容自己的妹妹。后来方醒悟,原来她个子太高且时时比我晓事,完全不像该比我小的妹妹。

  姊妹三人里,姊姊是最俭朴的,与她一道时,我变得极爱花钱,不时买包蜜饯或在路边买个小玩意儿送给她,哈哈一笑觉得自己是她的男朋友。或许妹妹与我在一起时爱花钱,也是一样的心情吧。

  我中学三年级时,妹妹一年级,家住内湖,我们俩天天要转两路车上学。妹妹那时正猛蹿高,与我齐齐一般高了。在公交车上我们面贴面挤着说话,我惊觉与她讲话竟是平视的,十多年来我第一次有了如此生疏的感觉,非常不习惯。

  我们俩也像一对共患难的小兄弟。我放了学必须留校自习一小时,她就在廊下乖乖地等我,然后我们俩饿着肚子挤车回家。

  一次妹妹感冒了,发高烧,不能上课,我独自一人去上学。我替她去班上请了假,还不安心,上着课,发神经地胡思乱想——妹妹可能就在这一刻病死掉了……想了一天八小时下来,我竟觉得已经是事实了,一人在回家的车上暗自猛掉泪,却又仍存一线希望。在松山饶河街口换车时,我找了一家糖果店,用中饭省下的钱买了一包妹妹当时最爱吃的掬水轩柠檬夹心糖。

  怀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到家,见妹妹果然没死,正好端端地看电视呢!我把糖果拿给她,她孩子气地笑起来。那一天我的遭遇,是不会有人懂得的。

  (鸭 梨摘自上海译文出版社《二十二岁之前》一书)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读者2014年第20期】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