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读者2011年第22期 > 一个父亲和凶手的对视

一个父亲和凶手的对视

作者:读者 发表时间:2020-07-30 21:16:14 更新时间:2022-08-03 02:30:55

  我承认,当看到千叶地方法庭要求威廉・霍克发言的时候,我不知道他会说出怎样的话。

  今年五十六岁的威廉・霍克是林赛・霍克的父亲。2007年3月26日,在日本担任英语教师,二十二岁的林赛到一名学生家中取讲课费,却再也没能从那里走出来。

  以学英语为名将林赛骗到家中的是二十八岁的日本无业青年市桥达也。由于林赛留下了他的电话和一张速写,第二天警察赶到了市桥的家,并在阳台一个废弃的浴池中找到了林赛的尸体。市桥逃走,在经过两年零六个月的通缉之后,于2009年11月4日被捕。

  法庭起诉市桥强奸杀人,市桥承认强奸,但表示自己并非有意杀人,是在制止林赛逃走的时候失手造成了她的死亡。

  2010年7月4日,日本千叶地方法庭开庭审理此案,8日,第四次开庭,并要求威廉先生发言,他将作证并说明一件事情--他,林赛的父亲期待法庭给市桥怎样的判决。

  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却又并不容易。

  日本媒体对此曾有推测,亦难以断定威廉先生会怎样发言。

  按照日本的刑法,谋杀最高可判处死刑,但通常死刑只针对谋杀多人的罪犯;而威廉一家来自英国,按照英国的法律,谋杀不会判处死刑。也就是说,林赛如果是在英国被人杀死,凶手并不会被判处死刑。因此,如果林赛的家人主张给市桥死刑,可能会被认为存在双重标准。

  还有更让人难以抉择的事情。在法庭上,市桥体现的是一个完全绝望,但又渴望宽恕的形象,让很多旁观者产生了同情。

  他的确有忏悔的行为--逃亡途中,市桥曾按照日本传统忏悔的做法,到四国拜谒各处寺院,祈求神佛安抚林赛的灵魂。

  他也的确受了很多苦--为了改变自己的形象,他曾试图用剪刀切割自己的嘴唇,自我进行整容手术。他不敢在有人居住的地方生活和购物,躲到一个小岛上靠自己钓鱼活着,几乎成了一个人群中的鲁宾逊。

  他在逃亡中几乎无日不在惊慌与恐怖中度过,常常半夜醒来,汗流浃背--林赛又出现在了他的梦中,带着复仇的黑翼。

  市桥把自己的逃亡生涯和恐惧痛苦写成了一本书,在被捕后出版,被很多人购买,版税就拿到了一千多万。在四日开庭时,市桥突然冲到林赛父母面前,跪下谢罪并表示愿将所获版税交给林赛家人聊作赎罪之意。市桥当时的话是:“是我强奸了林赛,我没想杀她,但是造成她的死有我的责任,这个责任我会承担。非常的,非常的对不起。”

  在日本的舆论中,一种声音在渐渐得到更多人的点头--市桥的犯罪是冲动造成的,即便他当时是魔鬼,如今也已经忏悔,今天的市桥受尽磨难,不再是当初的那个恶魔了。一个三十二岁的人如果重新做人,还有很长的人生路可走,一切,都在等待威廉夫妇的慈悲。

  然而,有另一个画面久久在我脑海中闪动。那是发现林赛遗体的警官的描述--林赛的遗体被发现的时候是跪着的姿势,埋在市桥家阳台上一个装满沙土的废弃浴缸里,全身不着寸缕。她的全身被沙土掩埋,却只有双手伸出了土面之外。

  市桥把林赛埋入沙中的时候,林赛应该已经死去几个小时了,如何她的双手会露在外面,是一个无人能够解释的事情。

  这之前,林赛承受了市桥的强暴和虐待,被他囚禁了整整十七个小时。半夜醒来的市桥发现林赛试图挣脱逃走,遂扼住其咽喉,直到林赛死去。

  林赛,会要父亲对凶手说一声原谅吗?

  林赛的父亲离开了座位,但他并没有走向发言的席位,而是直接走向了被告市桥达也,站在了他的面前。

  日本的新闻记者用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形容,描述站在市桥前的这位老父亲“威廉先生在走向发言台之前,先走到了市桥达也被告的面前,如神只一般挺立着,双目怒视对方。在这几秒钟里,整个法庭紧张万分,鸦雀无声。”

  由于双方距离只有六十厘米,三名警官匆忙赶来劝说威廉先生离开被告。

  威廉・霍克走上发言台,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后说道:“这件事毁了我们的生活。甚至我曾想到自杀,为什么让孩子到日本来,遭遇了这样的事情,我一次次的自责。”“几天来,被告对检察官的问话保持沉默,只回答辩方律师的话,我看不到他丝毫的悔改之心,我相信他所谓的悔恨只是诉讼技巧。”“请求给被告日本这个国家可以判处的最高刑罚,这是我们全家的期望。”“被告杀害我的女儿时没有丝毫的慈悲,也休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一点!”

  其实,早就应该想到的。

  这是一个一次次自费带着家人到日本,亲自追捕凶手,以至几乎把小康家境拖垮的父亲。他拒绝了市桥要捐出的版税,说:“这是用我女儿的苦难换来的,我一分钱也不想要!“这是一个在日本街头向一个一个行人恳求协助抓

住凶手的父亲。他甚至曾经拜访日本的黑社会,以求他们的同情和帮助。这是一个把凶手的头像印在T恤上。写道:“不抓到他,我无法入睡”的父亲。日本警方对林赛的父亲评价极高,因为正是他的不懈努力,使林赛的死从未从人们的视野中淡出,所以才会有市桥在逃亡两年半之后仍被人认出举报的机会。

  这样一个父亲,怎么会妥协!

  我们已经多久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场面了?我们更多的时候,都在赞美忘却和慈悲。这个如同神砥一样的父亲,令我如醍醐灌顶--何时,那些被伤害的人们,却总是被要求原谅?何时,看客们总是去寻找伤害人者身上的人性?

  我们怎么没有勇气去瞪视和挺立,喝一声--该赎罪的,就先去赎罪!

  也许,按照日本判案的惯例,市桥最终不会被判处死刑。但同为一个作父亲的,我为威廉先生“如神砥般挺立”的勇气所折服。我们一生中,也会遇到很多艰难时刻,我想,那个时刻,我们或会想到这位可敬的老人,还有那惊人的一瞬,我想一句单纯的词句会跃入我们的心间,那就是--正义在天!

  有父如此,林赛可以安息了。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读者2011年第22期】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