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读者2011年第12期 > 一只雁的生死劫

一只雁的生死劫

作者:读者 发表时间:2020-07-30 21:14:45 更新时间:2022-08-03 02:30:58

  冒着初春的寒冷,海雁正在远离地面的高空飞行。风在高处呼啸,四周,什么也看不见,上边,白云迅速而无声地迎面飘来。

  半年前,这只雌海雁被猎人抓住卖到了威帖布斯克市,在天气逐渐变暖时,被好心的主人放生了,还给它戴了一个莫斯科鸟类学会颁发的“C”形编码铝圈,编号是109。

  海雁为自己重获自由而感到幸福。这一回,它要飞到半年前猎人捕获它的地方,寻找它的同类,然后同它们一起开始漫长而危险的回家之路,它清楚地记得,那里是一片海,一片看上去很安静的海。

   重 逢

  一路上,凶猛的游隼时不时会突然出现,海雁来不及觅食,累得筋疲力竭。

  傍晚,它终于飞到了海边。在海中的冰块上,它实在困极了,就把头转过去埋到翅膀上层的羽毛底下睡着了。夜里,它的肩头被猛地推了一下,它醒了。它利索地从翅膀底下抽出头来,睁大了眼睛。起初它什么都看不见,周围漆黑一团,弥漫着浓重的夜雾。接着,它又被推了一下,这一下直接推在胸口上,差点儿把它推倒,这时它的耳边响起了很响的沙沙声。

  “�!”海雁用尽平生之力叫起来。

  “�--�!”同一种声音从黑暗里,在它周围前前后后、四面八方响了起来。

  这不是梦境。它确实身处同族的一群之中。

  原来,领头的老公雁在黑暗中遇到了海雁,打算用嘴巴去啄它,把它从冰块上赶走。但当它一叫出声来,老公雁就认出它来了。

  海雁很激动,它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族里来了。更令它兴奋的是,它遇上了自己的丈夫--雄海雁。在它被捉之前,它们一直是亲密无比的一对。

   马 戏

  黎明前迷雾开始消退,清新的微风沿海面吹来,把雾撕成一缕缕轻烟赶开了。

  这天早晨,整个万里海途上没有一只鸟比海雁更幸福。

  飞了好久,雁群在村寨外的一片秋播田里降落下来。海雁们向四面八方散开,占了很大一片地面,啄食葱绿的嫩苗。整个雁群里只有两只老雁一动也没动。它们伸长了脖子不时环顾四周。

  村子那边有一匹马向它们慢慢走来。它好像是挣脱了马缰,一段绳子在马颈底下晃荡。马只要没有人跟随其后,海雁们是不怕的。然而放哨的雁“咯咯”叫了,说不清这匹马有什么不对劲。海雁们开始向中间靠拢,聚成一群,都盯着那匹马儿瞧。是的,这马不知为什么腿特别地多。

  最后,一只正放哨的海雁不声不响地离开了地面,向那头奇怪的动物飞去,绕着它飞出很大的一个弧形。但它还没飞到离马一半的距离,很快就折了回来,并且发出了逃跑的警报声。群雁“咯咯咯”叫起来,拍起翅膀跟着头雁起飞,匆匆忙忙地边飞边整队形,躲在马后面的猎人,眼看再也藏不住身,索性跳到一旁举枪瞄准,“砰”的一声向飞走的雁群追打了一枪,然而,它们早已飞远了。

  猎人懊丧已极,挥动拳头向着它们咆哮:“反正跑不了!看我用狗把你们引回来!”

   遇 险

  清晨的微风从岸上吹来,干枯的芦苇丛开始沙沙作响。

  海滩上有一个人工挖成的掩蔽所,一个猎人身披羽毛,带着一条小小的卷毛犬伏在里面。

  不久,一群海雁在远离海岸的冰块上降落下来。

  芦苇里突然窜出一只毛茸茸的狗来。它本来在沙滩上坐着,突然一块黑面包从它面前飞过,狗便扑过去吃面包,接着又一块面包飞过,狗又跑去捡。

  海上的鸟儿看不见人,它们只看见狗在东奔西逐地跑来跑去。雌海雁觉得很好奇,不由自主地游向岸边,欣赏有趣的小狗。

  这时,掩蔽所里面伸出来的猎枪已经对准了它的胸脯。

  好奇心使小心谨慎的它忘却了危险,海雁越来越远地离开了自己的族群。猎枪口在移动,时刻对准着它。阳光映照到钢铁般光洁的冰面上了,变幻出光怪陆离的色彩来。这可疑的

光芒射进了海雁的眼睛,海雁恐惧起来,它马上离开水面,转身朝海面飞去。猎人沮丧地大骂起来,野味就在他的鼻子底下溜走了。

  几乎与此同时,游隼从埋伏的地方朝海雁扑去,掠地而出。

  它宛如一阵旋风,紧靠它的背部上方划过。海雁似乎觉得自己被切成了两半,游隼一双锋利的后爪在它的身上扎了一下,就像两把刀子一样剖开了它背部的皮肤。出于恐惧和疼痛,海雁的眼前顿时一片昏黑,它张大了翅膀,伸直了头颈一个倒栽葱坠落下去。这时,游隼又飞了回来,张开了爪子准备在它落水前将它擒住。

  刹那间,岸上火光一闪,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枪声,坠落的霰弹“唰唰”地落进水里。游隼吓得冲天飞走了,而海雁则毫无生气地落入海水中。

  猎人爬出掩蔽所,脱下了皮靴和长裤,朝海边跑去。冰冷的海水刺得他的腿发疼。当猎人跑到它面前时,海雁已浮在水里不动了,它的背部全是血。

  猎人抓起了它的一只翅膀,把它拖到了岸上,扔在高兴得汪汪直叫的猎狗面前。

   诡 计

  捕猎已经结束。在冰块上休息的海雁们,为枪声所惊动,全扑棱棱飞走了。

  “喂,小狗儿,看住它,我到树林里去捡些干树枝来。”冻得直哆嗦的猎人对狗说。这时,他的眼光落到了雌海雁脚上发亮的小圈儿上。

  “圈儿上还刻着文字和号码呢。”他头脑里有些紧张,心想这怎么办,万一主人找上门来,我还得赔他钱。不,我得先将这小圈儿摘下来扔了,不露一点儿痕迹。

  “还是先生火烤热了身子再说。” 猎人将海雁同猎枪和包裹并排放在一起,唤来了猎狗,再一次吩咐它好生看管东西。

  这只狗已经习惯于看管主人的财产,老老实实地在这堆东西前坐了下来。包裹里的面包挺香,大雁的肉味更香,但它没碰,它知道,如果它看守有功,主人是会奖赏它的。

  放东西的地方沙沙沙在响。狗转过身去,怔住了:离它三步之遥站着一只活的海雁。鸟和狗静默相对了片刻。狗尖叫着向海雁扑过去。海雁将身子一侧,把翅膀一弓向狗打去。这一下打得又重又巧,正好落在狗最敏感的鼻子尖上,打得它一个趔趄,摔了一跤。猝不及防的刺痛,使狗一时失去了知觉。海雁没有估计到自己的力量,反作用力使它倒向一边。但它马上站起来,开始一瘸一瘸朝水边迅速跑去。

  游隼的利爪没使它受到致命伤,当它失血过多,十分虚弱,除了装死,它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可想了。

  诡计完全成功。

  海雁躺在沙滩休息了一会儿后,恢复了体力。

  这一击的成功,为它打开了通往自由之路。它奔到岸边,又迅速跑进水里,不久,就消失在茂密的芦苇丛里了。

  不一会,猎人抱了满满的一抱干柴回来了。他发现小狗睡着了,他用脚踢踢它。小狗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委屈地轻声呜咽起来。

  “你怎么啦?”猎人感到奇怪。这时,他发现海雁不见了。

  “雁到哪儿去了?”他气势汹汹地冲小狗儿喊。“哼,你这只不中用的东西……”他突然自己害怕起来,浑身起了鸡皮疙瘩:“这只海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戴着脚镯子……神出鬼没的……连狗都差点儿死去……”想到这里,他急急忙忙收拾起猎枪和包裹,迅速朝森林走去。小狗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跟在他后头。

  深藏在芦苇里的海雁探头探脑地在目送猎人的远去。这时,海上远远传来呼唤的叫声,那是公海雁的声音。雌海雁想去迎接自己的丈夫,但它无力飞起来,它只好微弱地答应了一声。

  雄雁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妻子,它在芦苇荡上空飞了一大圈,落了下来,它不愿意丢下自己的伴侣……

  春天的最后一个清晨,一对海雁从这片海滩上起飞了,踏上万里归途的最后一程。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读者2011年第12期】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