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恕(外一则)

作者:读者 发表时间:2020-07-30 21:15:13 更新时间:2022-08-03 02:30:57

  白人统治南非的时期,也是种族歧视盛行和黑人人权遭到践踏的最为黑暗的时期。人的生命因为天生的肤色而被划分为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那时候的南非,白色已经不是纯洁和无瑕的象征,相反,正是在白色的名义下,罴皮肤的人成为被合法蹂躏、践踏和侮辱的对象。在这种“白色恐怖”之下,无数的家庭失去了亲人鲜活的生命,黑人有生无命。面对无以复加的苦难和巨大的伤痛,政权移交后,主要由黑人执掌的政府和南非绝大多数人民选择的不是对罪犯的复仇,而是赦免,只要罪犯说出真相,审判也可以免除。面对过去的罪恶,掌握国家权力的人,特别是那些在暴政下受到过残害的人或他们的亲人,很容易点燃复仇之火,行清算之路,而且这在情理上也为世人所理解。但南非人民没有这样做,他们一直都没有这样做,他们宽恕了所有愿意被宽恕的人,想必那些含冤而死的人在天堂里也会同意的。图图大主教是1984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他说:“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南非因此获得了新生。”

  我曾向南非学者求教和解成功的主要原因,他们给我解释了许多,但其中有一点让我似乎通透了许多。和解的一个重要因素缘自非洲的传统Ubuntu。Ubuntu是一种非洲哲学,也是一个人成为人的最基本的要素,“剥夺他人的生命,也就意味着他自己不成其为人”。非洲哲学没有把人分为白人和黑人,更没有把人分为朋友和敌人。在他们看来,所有的人不仅是Ubuntu,而且也应当是Ubuntu。在这种理念之下,南非人宽恕的不仅是有罪的白人,而是有罪的人。

  浪漫咖啡店

  20世纪80年代初,香港著名学者金耀基先生在海德堡做访问学者,在这期间,他写下了一篇篇赞美海城之美的抒情佳作,后来结集出版为《海德堡语丝》一书。在书中,他颇为欣赏海城步行街上风格各异的咖啡店,他的描述逼真细腻,以至从书中也似乎能嗅到咖啡香。我手捧着他的书,一路问道来到了咖啡街,幸运的是,居然找到了20年前金先生常常在此就座的那家著名的咖啡店。店名极为浪漫,因为它就叫“浪漫咖啡店”。金先生对此店喜爱有加,也不吝惜对那位一眼就认出他是中国人的女侍者的赞美之情。如今,店名依旧,咖啡仍香,那位一眼就认出中国人为中国人而不是日本人的女侍者呢?我坐下,点了咖啡,美美地品尝一口,然后禁不住朗读起金先生在书中如诗如画的描写,同时品香的还有其他几个国家的学员,他们听到我所朗读的内容也为之动容(当然伴有中联部非洲局许苏江先生精湛的翻译)。此时此刻,哪有德国人、中国人、印度人、南非人乃至男人、女人之分?本来大家都是人,而且是熟人,只是我们不做熟人的时间久矣!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读者2010年第6期】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