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人生中不可不想的事 > 第十六章 心念的更新

第十六章 心念的更新

作者:克里希那穆提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1-03-28 22:39:23 更新时间:2022-08-03 05:25:08

第十六章 心念的更新
有一天早上,我看见有人抬了一具尸体去火葬。那具死尸是用紫红色的布裹住的 ,它随着抬尸体的四个活人走动的韵律摇晃着。我不知道死尸通常给人哪种印象。你有没有想过,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衰败的现象?你买一部新车,几年内,它的效用就差不多了。人的身体也是一样,但是你为何不深入一点去探讨人的心智为什么也会渐渐腐化?
人的身体迟早会死亡,但是大部分人的心智却早就死亡了。人的心为什么会腐化?我们身体的老化是因为我们经常消耗它,因此身体的有机组织耗尽了。疾病、意外事件、老化、不健康的食物及不好的遗传,这些都是使身体衰败并且死亡的因素,可是人的心为什么会腐败、老化、沉重并且迟钝呢?
你看见一具死尸时,可曾想过这些问题?虽然我们的身体一定会死亡,可是我们的心为什么也会腐败呢?你可曾想过这个问题?人心的确会腐败 ,我们不但看见老年人的心在腐败,连年轻人的心都在腐败。
有些年轻人的心早已变得迟钝、沉重与不敏感。如果我们能发现人心腐败的原因,也许我们就能真的发现一些不会被毁坏的事物,我们就能明白永恒的生命是什么。那永不终止的生命,不被时间限制的生命,不会败坏的生命,它不像人的身体被抬到火葬场烧毁,然后将剩余的灰烬洒到河里去。
现在让我们想想人心为什么会腐败。你可曾想过这个问题?像你们这么年轻的时候,如果你还没有被社会、父母、环境影响而变得麻木,你的心应该是十分清新、好奇又带着渴望的。你希望知道星星为什么存在、鸟儿为什么死亡、树叶为何坠落、飞机如何飞翔,你想知道好多事情。
但是这份活泼的探索力很快就被掩盖了,不是吗?它被恐惧、传统的压力,被自己无能面对这个称为生命的惊人事物所掩盖了。如果你听见别人出言尖刻,对你抱着轻蔑的态度,或者你总是得面对考试的恐惧及父母的压力,你就会失去热情。这一切都代表你已经不再敏感,你的心智已经迟钝。
另外一个造成心智迟钝的原因就是模仿。传统将你造成一个只会模仿的人,而历史的压力则驱使你顺服。遵守规矩和顺服使你的心感觉安全无虑。你把心建立在油腻的窠臼中,以便不受干扰,毫无疑惑地平滑运作。你注意一下身边的老年人,他们都不希望被打扰。他们希望得到平安,一种类似死亡的平安。真正的平安是完全不同的一种东西。
你可曾注意过,如果一个人依循着一定的模式思考,必定是出于追求安全感的心态,这就是为什么人总是喜欢追随理想、模范或上师。人心渴望安全,不愿意受干扰,所以它喜欢模仿。当你在历史课本中读到伟大的领袖、圣人及战士时,你是否发现自己也很想模仿他们?
我不是说世界上没有伟大的人物,而是因为你们有模仿伟大人物的本能,你想变得像他们一样,这就是人心腐化的原因之一,因为你的心已经落入模式之中。
更进一步来分析,社会并不想要那些灵敏、锐利、具有革命性的人,因为这种人不可能适应社会既有的模式,他们会粉碎旧有的一切。这就是为什么社会希望你的思想合乎它的模式,也就是为什么你们所谓的教育总是鼓励你们去模仿、跟随与顺服。
人心是否可能停止模仿呢?也就是说,它是否能停止形成习惯?人心总是被习惯所左右,它能脱离习惯吗?
心智就是习惯的结果,不是吗?它是传统及时间的结果。时间是不断重复的,它是过去的延续。我们的心是否能停止瞻前顾后,因为我们总是从已发生的事件中投射将要发生的事?
你的心是否能脱离习惯,并且不再制造习惯?如果你深入探讨这个问题,你会发现你做得到。你一旦更新自己的心念,不再制造新的模式与习惯,不再落入模仿的窠臼时,你的心就会保持清新、年轻与天真,如此它才能拥有无穷的理解。
这种心是不会死亡的,因为它已经停止了累积的过程。我们连续不断地把心念累积起来,就制造了习惯与模仿。一个不累积的心,它每天、每分钟都从旧有的习性中重生,这样的心是不会死亡的,它会拥有无穷的空间。
因此人必须把心中所有累积的想法全部消除,把所有的习惯、所有从模仿得来的美德以及因寻求安全而依赖的事物摆脱,我们的心就不会被自己的思想所局限。
如果我们时时刻刻都能将过去的意念止息,我们的心就能保持清新,而不会腐败,或被黑暗的思绪所吞没。
问:我们如何实践你所说的一切?
克:你听见一些你认为正确的事,于是你想在生活中实现它,因此在你所想及所做之间就有了距离,不是吗?你想的是一件事,做的是另一件事。但是因为你希望把自己所想的事实现,因此在思想与行动之间就有了差距。然后你问我要如何跨越这个裂缝,如何联结思想与行动。
如果你非常想做一件事,你就会去做它,不是吗?你想斗蟋蟀或想做其他你很有兴趣的事情,,你就会找方法来实现它,而从来不会问如何去实现。你做这件事,因为你是热切的,因为你的整个人、整个心都放在上面了。
但是在其他的事情上,你却变得很狡猾,你想的是一件事,做的却是另一件事。你说:“这是一个很好的主意,我在想法上同意,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请你告诉我该如何实现。”这表示你根本不想做这件事。
你真正想做的只是延迟你的行动,也许你想保留一点羡慕别人的心情,或是保留一点其他的东西。你说:“别人都能羡慕,我为什么要例外?”因此你依然如故。
但是如果你真的不想羡慕别人,你会看见羡慕的真相,就像看见一条眼镜蛇一样,你会停止羡慕,然后再也不问如何摆脱羡慕了。
因此看见事物的真相是最重要的事,而不是问该如何实现,这个问题意味着你根本没有看见真相。如果你在路上看见一条眼镜蛇,你绝不会问:“我要怎么办?”你非常清楚眼镜蛇的危险,所以你立刻会躲避。
但是你从来没有真的检视过嫉妒的意义,没有人和你讨论过,真的深入讨论过。别人告诉你不可以嫉妒,但是你从不探索嫉妒的本质,你从没有观察过社会及组织化的宗教团体都是建立在嫉妒之上,建立在变成某种理想形象的欲望之上的。你一旦真正深入了解了嫉妒,看见了它的真相,嫉妒就离你而去了。
“我要如何去做”是一个不经大脑的问题。如果你对一件事情真有兴趣,而你不知如何去做时,你会深入去研究它,并且开始去发现真相。如果你只是坐享其成地说:“请告诉我摆脱贪婪的实际方法。”你就会一直贪婪下去。
但是如果你运用敏锐的心智去探索贪婪的意义,而不带任何成见;如果你付出全心全意去研究它,你自己就会发现贪婪的真相。只有真相才能使你解脱,带给你自由。寻找得到自由的方法,并不能给你真正的自由。
问:我们为何对自己的欲望永远不能完全理解?为什么总有一些阻碍我们达成心愿的事情发生?
克:如果你想做一件事的欲望已经完成了,如果你已经完全存在于不再找寻、不再想要完成的状态,那么你的心中就没有恐惧,因此也就没有障碍了。如果你的欲望没有完成或破灭了,你的障碍和矛盾就产生了,你想去做一件事,同时你害怕去做它,或者你一半的心还想去做另一件事。除此之外,你是否完全理解自己的欲望?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会解释给你听。
社会是由人与人之间的集体关系造成的,社会并不希望个人具有完整而强烈的欲望,如果你的欲望太强烈,你会是个麻烦的人、社会的危险分子。但是社会却允许你拥有野心或羡慕之类被人尊敬的欲望 ,那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社会是由充满了羡慕与野心的个人造就的,这些人是相信一些什么,并且喜欢模仿。社会接受羡慕、野心、模仿与盲信,而这些都暗示着恐惧。只要你的欲望合乎社会的既有的模式,你就是他们尊敬的市民。一旦你产生了彻底的欲望,因为它不合乎社会的模式,于是你就变成了危险人物。社会总是提防着你,不让你拥有彻底的欲望,因为这种欲望是出自于你完整的存在,因此它会导致你从事改革社会的行动。
出自完整存在的行动,和出自想变成什么的行动,两者是截然不同的。出自完整存在的行动是那么具有革命性,社会因而排斥它。社会只关心那些想要变成什么的行动,因为那是合乎社会模式的,所以是被社会所尊敬的。但是任何想要变成什么的欲望,都是野心的形式,是得不到满足的。这份欲望迟早会遇到挫折、障碍、沮丧,然后我们就以各种有害的方式来反抗它。
这是一件值得深入探讨的重要事情,因为当你长大以后,你会发现自己的欲望永远得不到真的满足。在暂时的满足中,总是存在着受挫的阴影。你的心底深处,没有歌声,只有哭泣。
这种想变成伟大人物、圣人或伟大的这个那个的欲望是没有止境的,因此也就无法得到满足,它永远要求更多的回收,这份欲望将会导致愤怒、不幸及战争。但是如果一个人摆脱了所有想要“变成”什么的欲望,就会进入完全不同的境界。在这种境界中,是没有时间的,也不为了满足什么而思考,它存在的本身就圆满了。
问:我认为自己很愚钝,别人却说我很聪明,那么我应该相信自己还是别人?
克:请非常仔细而且安静地听这个问题,不要急着找答案。如果你说我是个聪明人,如果我想把自己变得聪明,你的话就会影响我,不是吗?然后,我就为你的评语而感到受宠若惊或受影响。但是如果我了解到愚钝的人若想把自己“变成”聪明的人,他就会永远迟钝下去,然后会怎么样?显然,如果我很愚钝,却努力想把自己变得聪明,我将一直愚笨下去,因为想要做什么或变成什么的本身,就是愚钝的部分表现。一个愚钝的人或许需要一些灵巧的修整,他可以通过一些考试,找到一份工作,但是他并不会因此就不再愚钝了(请了解我的话中丝毫没有嘲讽的意味)。
但是一个人一旦觉察到自己是迟钝的、愚笨的,他就不再想做聪明状,并开始检视与了解自己的愚钝,这时候他的聪明就被唤醒了。
再拿贪婪来说吧。你知道贪婪是什么吗?你如果摄食过量,希望在比赛中胜过别人、希望得到更多的东西、比别人更大的汽车,这就是贪婪。假设你明白贪婪是不好的,你不想要它,接着你又练习不去贪心,然而这也是愚蠢的,因为贪婪永远不会因为你试图去变得不贪婪而停止。
但是如果你开始了解贪婪的所有意义,如果你用自己的全心全意去发现它的真相,那么你就能够从贪婪及不贪婪这两种相对的层次中解脱出来;那么你就是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因为你是在处理事物的实相,而不是在模仿某种应该怎么样的模式。
所以,如果你是愚钝的,就不要想把自己改变成聪明的,而必须了解使你愚钝的原因是什么。如果你模仿别人,心中怀有恐惧,盲目地跟随偶像或理想,这一切会使你的头脑愚钝。你一旦停止盲从,心中没有恐惧而能够清楚地思考,你不就是最聪明的人了吗?如果你是愚钝的却想做聪明人,你就加入到那些自以为聪明而实则愚钝的人的行列了。
问:我们为什么淘气?
克:如果你在淘气的时候提出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有意义的,因为你自己知道你是淘气的。但是当你生气的时候,你永远不会问自己为何生气,对不对?你只在生气过后,才问这个问题。生气了以后,你说:“我真笨,我不应该生气的。”当你生气时,如果你觉察到、注意到自己在生气,而不去责备自己,当心中开始混乱时,如果你整个人还是完全清楚的,那么你会发现生气的感觉很快就消失了。
孩子们在某些年龄是淘气的,而他们也应该淘气,因为他们充满了精力与生命力,需要某些形式的发泄。但是你知道,这实在是个复杂的问题,因为孩子的淘气也可能是错误的饮食、睡眠不足与没有安全感等所引起的。如果这些因素没有完全被了解,孩子的淘气就会变成对社会的反叛,而他们也不能找到宣泄情绪的方法。
你了解孩子吗?他们做尽各种可怕的事,他们在社会的牢笼之中反叛,因为从来没有人帮助他们了解存在的问题。他们充满着生命力,有的极为聪明,他们以反叛的方式呐喊着:“帮助我们了解,帮助我们从这种可怕的束缚和压制中挣脱出来。”这就是为什么这个问题对老师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老师比孩子更需要受教。
问:我习惯喝茶,有一位老师说这是坏习惯,另一位老师却说没什么关系。
克:你自己认为如何?把别人的意见暂时抛开,也许那都是他们的偏见。一个年轻的男孩已经习惯了一些事物,譬如喝茶、抽烟、吃东西狼吞虎咽或其他事情,你对他会有什么看法?
如果你已经七八十岁,一只脚已经站在坟墓里面了,或许习性对你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你们生命才刚刚开始,却已经落入习性中不能自拔,那就是可怕的事了,不是吗?这才是重要的问题,你是否应该喝茶并不重要。
你一旦习惯于某件事情,你的心就已经迈向了坟墓。如果你以印度教徒、天主教徒或新教徒等立场来思考事情,你的心智就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已经腐败了。
但是如果你的心智能够保持敏锐,不断探索自己为什么会被某种习性桎梏、为什么因循某种方式思考,那么你就能够处理“我是否应该吸烟或喝茶”这个次要的问题了。 

好书呀,网址是www.haoshuya.com
书籍 【人生中不可不想的事】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