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百科全书 > 古都探幽 > 解歌谣一敬妆神

解歌谣一敬妆神

作者:马伯庸 发表时间:2019-11-05T12:08:23 更新时间:2019-11-05T12:26:50

    “你如果杀了我,一定会追悔莫及。”我说。

    “为什么?”甄饶有兴趣地问,带着一丝嘲讽。如今我们三个都在她的掌控下,我的话听起来确实有些荒谬。

    “因为我懂得释读古文字。北京欢迎你这首歌谣你只知发音,却不知其中意义--而我却已经领悟。”

    “别骗我了,你也只是懂辨识古字,古音你自己都承认不懂了。”

    “古字古音,本来就是可以触类旁通的。再者说,你难道不想了解一下真神哪吒在歌谣里到底说了些什么?”我眯起眼睛,循循善诱。

    听到真神哪吒的名字,甄犹豫了一下,勉强开口道:“你说说看。如果你敢耍我,小心我崩了你。”

    “北京欢迎你,为你开天辟地,流动中的魅力充满着朝气;北京欢迎你,在太阳下分享呼吸,在黄土地刷新成绩--这一段是这么唱的对吧?”我记性其实很好,一般的歌曲我听两遍也就会唱了,偶尔还兼一下音乐课。

    甄点点头。

    “北京欢迎你,为你开天辟地,流动中的魅力充满着朝气。流动指地质变化,魅力乃阴,朝气就是阳气,阴阳交泰,天地反覆,所以这描述的是古北京天坑的行程过程。”

    这其实都是贝不住在裂隙里讲给我听的,我现在摆出老师的派头,一时间居然镇住了甄。甄眼睛慢慢瞪大,急忙催促道:“快,那后面呢?”

    “你得先让我们离开,我才告诉你。”

    “做梦!”甄大怒。

    “放他们两个离开,我告诉你歌谣的内容。要不然你把我们都杀死,自己一个人去猜真神哪吒到底想说什么。”我稍微让了一步。

    甄考虑了一下,同意了。可大营子怀抱着贝不住,一脸苦笑:“赵老师,我们能去哪里啊?那个龙蜕已经砸到头了,不可能退回去。”贝不住这时抬起头,强忍痛楚道:“龙蜕以这种方式下滑,应该是一次性的。而看甄缳刚才的表现,恐怕曾经来过这里不止一次,所以我估计一定有别的通道。”

    我点点头,冲甄缳说道:“告诉我们一个离开天坑的通道。”

    “把歌谣里的神谕解读出来!”

    “这很简单。”我微微一笑。

    我抬头指了指天井口照射进来的阳光,又指了指广场上这一层厚积黄土,解释道:“结尾两句,在太阳下分享呼吸,在黄土地刷新成绩,完全符合这里的地质特征,指的就是这里--你所谓的神庙。两段歌词的意思合在一起,就是说北京地陷天坑,解决之道就在这天井下的神庙之中。”

    这些都是我以贝不住的翻译为基础胡扯的,但甄显然听进去了,听得十分仔细。她多少也了解一点古文,反而对我笃信不疑。听到我这个结论,她激动的嘴唇都在颤动:

    “这是结尾,那开头呢?”她的声音变得恭敬起来,她怕我忘记,迫不及待地重新唱了起来:

    “迎接另一个晨曦,带来全新空气;气息改变情味不变,茶香飘满情谊。我家大门常打开,开放怀抱等你,拥抱过就有了默契,你会爱上这里。不管远近都是客人,请不用客气,相约好了在一起,我们欢迎你。”

    “晨曦者,日新,意为新世纪的开始。气息改变情味不变,说的是世界上的科技与生活方式虽然变化,但作为最本质的人,却不会有改变。茶是古人的饮品之一,入口香久不散,真神哪吒以茶香比喻,是提醒世人不要忘本。后面几句浅显直白,表达了真神哪吒愿意宽恕那些背弃他的子民,只要他们肯改过,便容许他们返回古北京。神希望回头的子民能多多生聚,所以才用‘我们欢迎你’这个说法。”

    甄听到这里,高喊一声“万能的哪吒啊,我已进入您的大门,请接受您虔诚子民的忏悔吧。请您拥抱我”她情绪激动,忍不住要激动地哭出声来,浑身都在颤动,这大概是她第一次直接听到神的旨意。对于一个孤独地在天坑游荡捍卫神意的少女,这无疑是个极大的刺激和鼓励。

    “我泄露的够多了,如果你不履行诺言,就请直接打死我好了。”我提醒道。

    甄毫不犹豫地向一个方向一指:“那里的门上是一个绿色奔跑的小人,穿过那道门,钻进山中,你们会看到山体和一个很高的钢与玻璃构成的巨塔镶嵌到了一起。沿着钢结构的支架一路攀爬,到塔顶就到了山顶。在那里,有一个正方形的银白色立体大湖,游过去即是四环。只要沿着四环横穿,就能顺利脱离天坑。”

    我用眼神示意他们快离开,然后继续喋喋不休地给甄解读着歌谣。我相信这首歌在当年,一定有其他的含义。这座神庙壁画上的五个哪吒使徒,也一定有其他寓意。不过眼下我只能昧着良心尽力创造出一套完整的逻辑框架,以说服甄。

    我高举起双手,用魅惑的言语高呼:“神说:我家大门常打开,开怀容纳天地;岁月绽放青春笑容,迎接这个日期。听到了吗?哪吒的信众,神的大门已经开启,命定的日期,近了,近了!”

    甄泪流满面,身体几乎匍匐在地:“命定的日期,近了,近了!”当一个人的心中已经预设了前提,她无论听什么话语,都会觉得是符合她心意的共鸣。

    “近了!近了!”

    另外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这是把贝不住放在地上的大营子发出来的。他也高举双手,应和高呼起来,硕大的嗓门回荡在空旷的神庙内。

    “天大地大都是朋友,请不用客气;画意诗情带笑意,只为等待你。等待你,真神哪吒在等待你!在陈塘关等待她悔悟的子民。”我的声音越来越大,甄的心神完全被动摇,只会重复着我的话。

    大营子一边叫喊着:“等待你,等待你”,他突然出手,从手里甩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挟风恃雷飞了过来--正是贝不住在万寿山下捡到并交给他保管的单反。甄被我的布道搞得神魂颠倒,猝不及防,一下子被那东西砸了个正着,哎呀一声捂住头倒了下去。贝不住看到这么贵重的东西被当成暗器来扔,虽然身负重伤,还是眼角心疼得一跳。

    我趁机跑了过去,把沙漠之鹰抓在手里,对准了甄。

    “你刚才说的,都是骗我的吗?”甄从地上抬起头,额头流出鲜血,年轻的容貌变得凄婉又忐忑不安。我看得出来,她不是在为自己的性命担忧。

    我心中浮起犹豫。我不可能对她开枪,但以目前队伍的状况,又不可能把她安全地带出去。对于这个杀死了自己父亲、注定要孤独生活在天坑里的少女,是否有必要把她的迷思击破?

    要说我不恨她,那是假的。她害得我这趟冒险徒劳无功,还几乎丢掉性命。但我一想到她失去了信仰的支撑,注定在天坑里根本无法生存,就有些不忍--毕竟这只是个十八岁的姑娘。

    “你是在骗我吗?”少女又问了一遍,她的手在微微颤抖。

    我注视着她,终于长叹一声,开口道:“我不会给你答案,但我会给你解释这首歌谣的最后三句,但只限字面意思。至于这三句是否是真神哪吒的意志,隐含了什么寓意,你不应该接受别人的灌输,需要你自己去独立思考和判断。”说完我将那三句歌词唱了出来:

    “北京欢迎你,有梦想谁都了不起,有勇气就会有--奇迹!”

    “北京欢迎你,有梦想谁都了不起,有勇气就会有奇迹……”甄喃喃自语,原来已经涣散的眼神重新凝聚起来。

    我拿着枪且走且退,慢慢走远。甄没有追上来,她任凭额头鲜血流淌到脚下的黄土地,也不擦去,只是仰望着天井洒下来的阳光,双手合十,慢慢跪倒在她父亲的骸骨之前,悠扬清脆的歌声在整个广场飘扬起来。金黄色的阳光如同薄纱缭绕在她四周,有那么一瞬间,我真的以为她是哪吒真神的使者。

    在歌声中,我徐徐退到那个标着绿人的出口处,大营子已经把贝不住扶了过去。贝不住右臂是废了,不过精神还算好,嘴里还骂骂咧咧,说大营子把他唯一的一件宝贝给摔了。

    “我不扔那玩意,咱们都得死!”大营子说。

    “单反啊,那是单反……”贝不住嘟囔着。

    我掂了掂沙漠之鹰:“你们谁还有宗教信仰,早点说,我要回家,路上可不想再出什么意外了。”其他两个人忙不迭地摇摇头,都纷纷三指对天发誓说自己是无神论者。

    甄没有说谎,她指的路确实方便且便捷。我们爬上与山融为一体的铁塔,跨过立方体湖,沿着四环走了许久,终于有惊无险地离开了北京天坑的界限,回到海淀村。

    甄父母双亡,也没其他亲戚可以交代。我们低调返回,没引起任何人注意。只有那个拿麻将桌算命的老家伙,见到大营子以后,揪住他衣领非要他赔钱。最后贝不住掏钱摆平了这件事,还不忘念叨一句要从分成里扣除。

    我们唯一的收获,就是那只沙漠之鹰。贝不住人脉广,让我们又上了一次鉴宝节目,大出了风头,卖出了个好价钱,还上了虎头的钱。我之前把工作都辞了,也不打算回头,就跟着贝不住做古董生意。大营子给他当司机,没工钱,贝不住说还够了分成再说。

    这一天我正在贝不住的古董店里看摊儿,用心擦拭着一只猫--这也是个新学的古董术语,指的是古代用来上网的电器设备--贝不住坐在老板桌后忽然抬起头来:

    “我忽然想到一件事--甄能够多次进出古北京,应该是归功于有那么一条安全的道路啊。如果咱们当初能从这里进来的话,恐怕会是另外一番景象啊。”

    我“嗯”了一声,继续擦拭。

    贝不住忽然话锋一转:“古北京天坑藏宝无数,之所以无人问津,正是因为山凶水恶的缘故。如今咱们既然知道这么一条安全的道路,多去几次,岂不是发了?我说对吧?赵老师。”

    我抬起头,淡漠地看着他。贝不住见我似乎动了心,又说道:“别以为去了一趟天坑,就以为很了解那里了。咱们上次路过的那些地方,只是天坑很少很小的一部分,中关村啊、西单啊、王府井啊,大裤衩山啊,都还没去呢,还有故宫--我告诉你,故宫那可是上古凶地,说不定哪吒的陵寝就在那里呢。”

    “谢了,这店不能没人,我得看着摊儿,贝爷您去吧。”

    “哎呀,你这个人,怎么还这么懦弱!”贝不住不满地唠叨道:“古董看什么,看的是缘、运、势、命。咱们现在命硬势强运旺,古北京的天坑都没把咱们怎么样。只要缘字能凑上,就是四柱俱全,顶梁架柱的好命啊,你不争取一下?你的缘分,应该已经到了。”

    我没回答,把猫放下,朝窗外看去,忽然想到了甄。她一个孤独的信徒,真不知会在天坑里怎么生活,是大彻大悟回归现代社会,还是执迷不悟把哪吒真神的信仰贯彻到底,这颇值得玩味。虽然我解读北京欢迎你那一套都是胡说,说不定她因缘际会成就一番天地呢。

    不过话说回来,哪吒是否真有其神,这还真说不好。他的陵寝在何处?那五个使徒和五环的真正寓意是什么?那条孽龙的下落如何?苦海幽州到底在哪里?西直酆堵旁那些巨兽骸骨是从何而来?种种谜团,还未解开呐。我攥着抹布,想着想着,不自觉地哼出了那一首歌。我把最后三句送给了甄,其实未尝不是送给我自己。

    北京欢迎你,

    有梦想谁都了不起,

    有勇气就会有奇迹!

    我轻轻地唱起来,贝不住眯起眼睛听着旋律,打着拍子。恰好大营子推门进来,问我们在做什么,贝不住冲他嘿嘿一笑,指了指我:“他的缘分到了,咱们准备出发。”

    (全书完)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古都探幽】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返回列表 设置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