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官赌 > 第05节

第05节

作者:丁志阔 发表时间:2019-02-20 21:47:47 更新时间:2022-06-27 14:30:29

    杜贺说:“好,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一定请你喝喜酒,好好地犒劳一下你。”

    李明博哈哈地笑了起来,“喝酒没有问题,我最喜欢喝酒了。”突然李明博又像想起什么,“对了,你要是认识市委主要领导,不妨提前打个招呼,有主要领导的支持,上常委会讨论通过的时候会更顺利些。”

    杜贺回答说:“嗯,我明白。”

    李明博给杜贺打完那个电话之后,心里一直很不舒服。他不大确定自己的这种行为是不是违背了组织原则。李明博在组织部门工作了这么多年,一向严格要求自己,不跑风漏气,不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取私利。但杜贺跟他是多年的老同学,如果不适当地为其提供点“内幕消息”,自己的良心也有些过意不去。

    李明博认为,人活一世无论怎样坚持自己的行为操守,也是总要讲点感情的嘛。况且李明博事后认认真真地想了一下,认为跟杜贺透露的也并非什么绝密消息,那动干部的事情早就在全市传开了。至于推荐过程中的技巧也不是什么秘密,早就被一些地方和部门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反复应用了,他只不过是给杜贺提了一个醒而已。这样想着,他的心里舒坦了不少。

    通过这次竞选,李明博也深切地感觉到,杜贺对官职的欲望太强烈了,而他自己则不同,为人低调,并不善于搞一些旁门左道,只想踏踏实实地干工作。可以说,他能走到今天的位置,完全是靠他一步一个脚印地熬过来的。杜贺则不同,出身于城市家庭,生活一直都比较富裕,他头脑灵活,善于投机取巧,所以在很多时候都比李明博更游刃有余。

    李明博和杜贺就像两条平行线,虽然一直那么友好地对望着,保持着深厚的友谊,却永远都不会有相交的那一天,因为两个人原本就不是一路人。

    许云山谈到书法,杜贺就把带来的一幅字画递了过去

    撂下电话之后,杜贺开始在心里琢磨,和哪一个市委领导比较熟悉呢?思来想去,只有江城市市委副书记许云山。早年父亲任江城市书法家协会会长的时候,许云山在市委宣传部任部长,他们有着多年的交情,想必一定会给个薄面。

    晚上,杜贺备了一份厚礼,然后找到了许云山的电话,给他打了过去:“喂?是许书记吗,我是杜世超的儿子杜贺,我爸去世的时候您来过我们家,您一定有印象吧?”电话那边许云山错愕了一下,立即说:“记得,记得,你找我有事啊?”杜贺说:“是的,我怕在电话里说不清楚,想跟您面谈,不知您是否方便。”对方在电话里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然后告诉了杜贺他家的具体位置。杜贺立即驱车前往。

    来到了许云山的家门前。杜贺平静了一下情绪,虽然说许云山跟父亲的关系非同一般,但毕竟父一辈,子一辈,如今父亲已经去世,许云山能否帮这个忙还真是不得而知。但眼下,也只有许书记这一个可以巴结得上的市委领导了。

    杜贺想,假使许云山不肯帮他这个忙,也不至于会起什么反作用,反正试一下总没什么坏处。这样想着,杜贺还是敲开了许云山家的门。

    开门的正是许云山本人,见到杜贺之后,热情地握手说:“快进来吧,我以前经常去你家,见过你几次,对你很有印象的。”杜贺点头哈腰地问候说:“许叔最近还好吧,一直没来看你,真是十分抱歉。”

    进到客厅里,许云山招呼杜贺坐下,并亲自给杜贺倒了一杯茶,很有感慨地说:“你父亲在世的时候,我们哥俩的关系最好,别看你父亲大我很多,但是一点架子都没有,平时没事的时候,我们也经常在一起切磋书法技艺。”说到这里,许云山还指了指墙上的一幅字,正是杜贺父亲的手迹,写的是毛泽东那首著名的《沁园春?雪》。

    “可惜了,老哥才华横溢,这么早就走了。”说着,许书记不住地摇头叹息。杜贺也喉咙发堵,忍不住哽咽起来,他想起了父亲的谆谆教诲,心中越发对父亲怀念起来。正好许云山谈到书法,杜贺就把带来的一幅字画递了过去,嘴上说:“这是父亲生前比较喜欢的一幅字,是启功的真迹,我不大懂得欣赏,送给您吧。”

    许云山一听说是启功的真迹,立即来了兴趣,赶紧打开来看,只见那字体端正清秀、线条流畅,确实是启功的真迹无疑。虽然许云山喜欢得不得了,但是一想到这么珍贵的东西收下似乎有些不妥,就推辞道:“如今启功先生的字画已经很值钱了,这么贵重的东西送给我不合适,还是你自己留着吧。”

    杜贺早就料到许云山会这么说,立即回答道:“许叔见外了。对于书法艺术我是门外汉,这东西我留着简直就是糟蹋了,况且父亲在世的时候也经常跟你互相交换作品,这又算不得什么。您就留着吧,权当是替我保管了。”

    杜贺的这一番话很让许云山受用,确实在杜世超活着的时候,两个人经常互赠作品,有什么好东西也互相交流。加之许云山确实很喜欢这幅字,犹豫了一下也就笑纳了。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杜贺父亲的生前趣事,气氛渐渐地融洽了起来。

    聊了半天之后,许云山忽然意识到杜贺不会平白无故地来看他,一定是有什么事情求他帮忙,就问道:“你今天来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吧,如果有事尽管跟我直说,你也知道我跟你父亲的关系,能办到的我一定不会推辞。”

    杜贺见许书记已经率先把话说了出来,也就不再客气,直接把这次提拔干部的事情跟许云山说了一遍。

    许云山听了之后,沉吟半晌,然后说:“这次提拔干部的事情我是知道的,市委已经开会决定了,你们交通局主要采取民主推荐的方式选出一位副局长,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在民主推荐环节我帮不了你,但是如果你过了推荐关,我可以在适当的时候帮你说句话。”看得出许云山也是一个比较谨慎的领导,虽然他收下了杜贺的礼物,但是也不想在提拔干部的时候做出太违背原则的事情来。

    即便这样,杜贺的目的也达到了,他要的就是许云山的这句话。杜贺高兴地说:“那太谢谢您了许叔,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也不想让您太为难,只要适当的时候关照一下即可。”许云山点点头说:“你不要跟我这么客气,我这么做主要是看在跟你父亲多年的交情上,另外刚才跟你聊天的时候,感觉到你各方面条件也确实都不错。”

    杜贺得到许云山的肯定,心里很高兴,他看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没有必要再打扰下去,便起身告辞说:“许叔,时间很晚了,那我就不打扰了,以后咱们多联系。”许云山站起身来,热情地相送:“嗯,没事的时候你要经常来家里串门啊,别因为你父亲不在了,咱们就疏于走动,这种亲友关系还是要延续下去的嘛。”

    杜贺对此求之不得,赶紧答应:“一定,一定,以后我一定会常来看您的。”

    杜贺一听没选上,那颗心咕咚一下就沉了下去,呆在那里,半天不答话

    关于交通局副局长的竞争已经进入了白热化,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私下里已经是波涛暗涌、山雨欲来。

    交通建设处的于洪处长今年已经47岁,在处长的位置上已经干了10年,无论是资历还是阅历都在杜贺之上。正因为如此,他并没有把杜贺放在眼里,在他看来,这次的副局长位子于情于理都应该是他的。交通局的交通建设处也是一个关键部门,主要负责国家投资、国家与地方联合投资以及利用外资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布局规划及审查,同时也负责组织重点建设项目质量监督和竣工验收工作,手中握有一定的实权。

    这么多年都是别人看自己的脸色行事,于洪渐渐养成了傲慢的个性,见谁都爱理不理,所以,他在单位的人缘并不好,倒不如杜贺见到谁都那么客气。

    在民主推荐程序开始之前,于洪也得到了消息,有人劝他赶紧拉拉票,但是他自信地认为,只要是自己上面有人,再加上这么多年在交通局的资历,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所以他对民主推荐这一关键环节并没有予以充分重视。其实在这之前,于洪也暗地里做了一些工作,跟市里某些领导打过招呼,他认为提拔干部这件事,组织上只是走走形式而已,只要上面有人,那么这个副局长就一定是他的了。

    杜贺在私下里积极运作,包括给自认为关系不错的同事打电话,让大家在民主推荐的环节投他一票,然后他又找到了李志民,谈了对这次选拔工作的看法,希望他能适当地帮帮忙。

    李志民听了杜贺的话,批评杜贺:“这事还用你说啊,我不帮你帮谁?对了,你来的正好,组织部门后天就会来咱们单位进行民主推荐,要求机关各处室全体工作人员,各基层单位、直属单位主要领导参加推荐,我下午就让办公室的人员去通知全体机关工作人员和各基层单位主要领导准时参会。”说到这里,李志民抬起头,很认真地问杜贺:“你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开口,怕是现在不说,以后再说都没有机会了。”

    杜贺听李志民这么一说,赶紧插话说:“李局长,我有个请求,不知当讲不当讲……”李志民抬起头:“我说过了,你跟我不要客气,说吧!”杜贺得到了李志民的首肯,想了想说:“民主推荐的时候,能不能尽量多让机关的人参与,少让基层的中层干部上来,你也知道基层很多单位跟于洪都有业务关系,他们受制于他,不敢不投他的票,这样可能对我很不公平。”

    李志民一拍脑门,说:“你说的是啊,我怎么没想到。我这就打电话告诉办公室,通知那些路途远的,不方便来的基层单位领导,就不用参会了,但是全体机关办公室人员包括司机和打字员一个都不能少。你放心,我还会跟有关同志定定调子,尽量让大家都投你一票。”

    杜贺听李志民这么一说,给他跪下的心都有,感激地点点头,心想这次李局长可是帮忙帮到家了。

    民主推荐终于开始了,市委组织部的同志公布了推荐条件。杜贺在心里合计着,整个交通局符合推荐条件的也就是他和于洪两个人。

    组织部的同志对这次推荐很重视,要求必须拉单桌进行,气氛一时变得紧张严肃起来。重新排定座位之后,工作人员开始下发民主推荐票,大家都鸦雀无声,只听见刷刷地用笔填票的写字声。杜贺当然会选自己一票,他快速地填完推荐票之后,回头张望了一下。这次推荐他可谓准备充分,推荐之前他已经跟大部分人都打了招呼,该做的工作都已经做好。而且平日里他对单位的同事也都不薄,但凡谁遇到困难有求于他,他该帮忙的都帮忙,因此他在同事们心中的威信还不错,估计大家碍于情面也会投他一票。

    杜贺放下了笔,将那推荐票规规矩矩地倒扣在桌子上,看了于洪一眼,恰好于洪也在看他,两个人目光对视的瞬间,各自的眼神中都流露出一丝异样的神态,那表情也是难以捉摸的。

    民主推荐结果要第二天才能公布出来。当天晚上,杜贺一个人不住地在客厅踱着步子,什么也干不了。孙小婉看他这副样子,就安慰说:“你也不至于急成这副样子,明天不就知道推荐结果了,再怎么着也不差这一晚上,赶紧上床睡觉吧。”

    杜贺说:“我还哪能睡得着!我估计推荐结果早就出来了,肯定是结果不好,要不明博早就打电话了。”

    思来想去,杜贺还是决定主动给李明博打个电话。谁知道电话响了数声,李明博就是不接。杜贺再打过去,李明博干脆关机了。杜贺的心仿佛跌入了谷底,他想,这副局长的职位看来多半没戏了,要不李明博不会躲着不接他的电话。这样想着,他只觉得四肢酸软,浑身无力,一屁股栽坐在沙发上。

好书呀,网址是www.haoshuya.com
书籍 【官赌】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