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节

作者:熊学义 发表时间:2019-04-18 22:57:11 更新时间:2022-06-27 15:09:41

  43

  一年多以前,王紫君知道余非操弄“喜欢不等于爱”的把戏后,听从母亲之言,远离了余非。其实这是她第二次想在心里抹去余非这个人。第一次是在几年前,她听到余非曾在学校与女同学同居的事实后,决定不再理他,但最终没有坚持下去。现在依然如此,远离余非的决定看来又不能坚持下去了。

  但余非又不好坚决拒绝她前往青远乡,到哪里实习是王紫君的自由,自己强行干预是无理的,同时也是无情的,毕竟刚刚受其恩惠,又怎么好过河拆桥!

  尽管余非不再阻拦,王紫君也并非能顺利成行,因为母亲王晓慧警告她,此去可能情伤累累,甚至比以往更甚。见母亲再三相劝,王紫君只得哭诉,没有余非的日子就像没有灵魂,总感觉心中空虚活如僵尸。她说:“只要能待在余非身边,受再多的委屈也愿意。”王晓慧听后,心痛地问:“你和妈妈说实话,你是不是和余非有过那种关系,怎么会如此放不下这个人?”王紫君摇了摇头:“许多同学在大学的几年先后献出自己的身体,而我是仅有几个不为所动的。不是我的观念就真的那么保守,而是无人取代余非的位置。”王晓慧又问:“这余非到底什么地方吸引你,让你这么死心塌地?”王紫君仍旧摇头:“我也说不清楚,总感觉换任何一个人,都走不进我内心。他有文化,有理想,他时而神采飞扬,时而黯然神伤,他有时很好,有时又很坏,总之他一切的一切都让我难以忘怀……”“别说了。”王晓慧知道自己的判断错了,满以为时间可以帮助女儿忘却余非,却不曾料到这一年的分别,抚平的竟是女儿对他的恨,加深的却是对他的思念。

  女儿执意要到青远乡实习,王晓慧只得放行。她当然知道爱情在一个女孩心中的分量有多重,既然女儿挣脱不了情丝牵绕,索性给她机会,毕竟余非仍是只影待娶之身。只是自己作为她的母亲,又身居高位,却不能帮她实现梦想,感到十分遗憾,既然如此,又何必阻挠她自己去争取自己的爱情呢?王晓慧望着女儿远去的背影,百感交集,她轻声祝福女儿一切顺利。

  按说余非曾欺骗过王晓慧母女,王晓慧对他的品质曾深感失望,即便女儿一片痴情,也不会任她踏上不归之路啊。原来,王晓慧通过冷静思考认为,余非仍有可取之处。一年多前,在将余非调离修州市**前,王晓慧曾严肃地问他是否真的喜欢王紫君,如果余非稍有功利之心,在那关键时刻必定不会说出“喜欢不等于爱”的话,不会承认对王紫君存在欺骗之意,那不是等于自毁前程吗?看来,余非并非真的道德沦丧,他的良知尚在,他面对“发配”而不吭一声,也证明骨气尚存。尤其是到青远乡工作以后,他不怨天尤人,自暴自弃,而是排除万难积极推动农民致富,男儿之气锐不可当。从这一点来看,王晓慧认为女儿的执著并非毫无价值,因而最终同意了她前往青远乡实习。

  青远乡上下并不知道王紫君的来历和来意,因此并没有引起多大关注。只不过在那些单身男教师和光棍干部们眼里,突然多了一个幻想的目标。其实也只是幻想而已,他们知道王紫君是个实习教师,不太可能会看上本地人。当然,如果本地有“超级杀手”能将她迅速“俘获”,令她不得不扎根山区,那另当别论。

  然而这些所有的猜想不多久便被**了,因为大家发现这王紫君原来是乡党委**余非的朋友,从她工作之余经常到乡**来找余非,以及对余非的态度上来看,八成是余非的女朋友。虽然余非从未公开过自己有女朋友,但由于王紫君的出现,似乎比他自己公开更具有传播力。

  面对有些人的“关心”,余非解释几次,说她只是自己在修州工作时认识的普通朋友,但别人就是不信。余非也不管它,知道多说无用,有些人就是对议论这事感兴趣,反正自己没有家室不存在所谓婚外情,别人想怎么猜就怎么猜吧。这当然让一些人有失落感,但以余非的自身条件,赢得这位城里小姐的芳心似乎无可置疑,也无法取代。因此失望的失望,祝福的祝福,旁观的旁观,各怀心事。

  有一个人对此事是最为紧张的,但又不好意思表露出来,因此内心备受煎熬。这个人就是杨翠翠。

  杨翠翠曾向余非表白过心迹,但遭到了拒绝,理由就是他已经有了女朋友。现在,王紫君的到来果然证明了余非所说的话,它就像一把尖刀再次刺伤了杨翠翠的心,其疼痛程度远甚于上次遭遇强**时。毕竟强**未遂,她的贞节得以保全,而王紫君却能彻底摧毁她的梦想。

  可是从王紫君的外表来看,她虽然清新时尚,乖巧可人,但似乎并无多少心机。她身体条件也不如杨翠翠,身材娇小,胸部平坦,欠缺女人味。难道,余非喜欢这种类型的女孩?杨翠翠比较来比较去,感到很迷惑。

  有一次她见王紫君又到乡**来了,而此时余非并不在,便故意热情地请她到自己房间坐。“王老师又是来找余**的吧?不巧他到公路建设工地上去了,要不你到我房间去坐会儿,我陪你聊聊天。”王紫君见杨翠翠这么热情,又都属同龄人,聊聊天也好,便点头答应。

  在杨翠翠房间,王紫君问:“你多大啦,不知叫你姐姐还是妹妹?”杨翠翠介绍了自己的年龄。王紫君便说:“原来你比我大一岁,我该叫你姐姐才对。”杨翠翠笑着说:“有了你这个妹妹我真高兴。你是城里来的,吃住还习惯吗?”王紫君说:“没什么不习惯,我觉得这里挺好的,空气清新,景色宜人。”杨翠翠问:“你难道是冲我们这儿的空气来的?”王紫君笑而不答。杨翠翠便又问:“难道你真是冲余**来的?”王紫君低着头,更加害羞。杨翠翠心里明白,这丫头果然是余**的女朋友。

  可王紫君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这一句解释对杨翠翠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信息,让杨翠翠濒临绝望的心萌生了新的希望。杨翠翠追求余非不成,她认为最大的障碍可能就是余非已有女朋友之故,而现在看来,他们之间的交往尚处初级阶段。杨翠翠暗想,只要加以谋划,恐怕不难改变他们的情感走向。那么,杨翠翠会不会达到目的呢?

好书呀,网址是www.haoshuya.com
书籍 【公务员】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