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危险的移动 > 第七章:正义在飘摇(1)

第七章:正义在飘摇(1)

作者:陈行之 发表时间:2019-04-18 22:58:27 更新时间:2022-06-27 15:08:35

  第七章:正义在飘摇

  二十一、一个普通的灵魂能够走多远?

  (1)

  徐罘脸上泛滥着他那个岁数的人不常有的灿烂笑容,对坐在对面的吴运韬说:“老吴,人在世上走,会遇见各式各样的人,可是遇见你,是我人生中为数不多的几件幸事之一。”

  他说到在学校和Z部的经历。在中国这样一个需要超常智能才能生存下去的地方,他绝对是一个弱者,“我这里说的‘弱’不是强弱的弱,我是说我在智力上是这个样子。你说我的人生阅历不丰富吗?我已经五十九岁了,也经历过一些事情了,可我就是学不会怎样和人打交道,这方面我抵不上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有人说,你应当利用和邱小康的关系好好为自己谋一个位置,我也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可是我不知道该做什么,真的不知道。所以我想,我的问题不是出在阅历上,我怀疑我的智力有问题,真的,老吴你甭笑……”

  吴运韬还是止不住笑,好像笑得说不出话来,其实他是不想说话。

  “比如李天佐这件事,我不知道他怎么就把我恨成了那种样子,这事幸亏是过去了,要是过不去,不说我,单说给小康带来影响,我心里也受不了呀!”

  吴运韬心里嘲笑道:你怎么会给邱小康带来影响?无论你是怎样一个人,你都不会影响到邱小康。

  “李天佐这个人,”吴运韬收住笑,意味深长地说,“把事做过头了,绝对是做过头了……”

  “我没有对不住他的地方。”

  “你刚来,怎么会有对不住他的地方?”吴运韬盯住徐罘,就像在当面质问李天佐。“一个单位有这样的人很麻烦。这两天我一直在想曾国藩的一句话……”

  “哪句话?”

  吴运韬一字一板地说:“民宜爱而刁民不宜爱,绅宜敬而劣绅不必敬。”

  徐罘在心里默念了一下,感叹说:“有道理,有道理呀!”

  吴运韬说:“老徐,东方文化中心要发展,最大障碍恐怕还在这样的人身上。”

  “所以我那天不是对你说过要有一定的措施吗?”

  “我觉得你那样想是对的。”

  徐罘听到吴运韬赞同他的意见,很高兴,抓住吴运韬的手,和盘端出了我们前头说到的他要利用手里的权力做一些事情的那种想法。

  吴运韬沉吟着,权衡这样做对徐罘的好处和坏处,最后说:“我看行。”作为徐罘的助手,他还非常负责地帮助徐罘考虑到了一些有可能遇到的问题,把那种想法具体化并且可以操作了。

  班子开会研究这个方案的时候,孙颖认为徐罘的设想很好,“但是,”他说,“李天佐这个人比较特殊,计划一定要周全,不做就不做,做就做到底。”徐罘说计划很周全。始终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富烨有些顾虑,说房子问题很敏感,整个Z部的所有单位都还没有动作,我们一个单位动,是不是能够解决问题?有没有可能引起其它问题?

  徐罘挥挥手打断富烨,说:“我们是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当然这取决于我们班子是不是真的有解决问题的决心。”大家纷纷说,决心是没有问题的,都有这个决心。“那就好,”徐罘说,“下面我说一下步骤……”

  第二天,东方文化出版中心突然下发了一个文件:《关于清理住房问题的决定》。文件要求凡是不符合分房规定占有住房的,一律限期三个月之内清退,逾期不退者,每月扣除工资百分之三十和年终所有奖金,直至按商品房价格扣完为止。文件还规定,未完成房屋清退还款者,不得调离本系统。

  这次清房工作由徐罘亲自领导,下设一个执行机构,名为“清房小组”,基本上都是中层干部,沈然左推右推没有推掉,也在其中;金超和师林平刚刚当了中层,正想做事情,把它作为一种荣誉接受了下来。这份文件得到了大多数职工的赞同。各科室拿到通知以后,马上引发了热烈的议论,抖出很多前几年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有的见到徐罘还专门说一句:“老徐,您总算要揭一揭这个盖子了。”徐罘心里就很舒坦。

  自从那次李天佐借着他拉屎在言语上污辱过他以后,他总是避免和这个恶人打照面,当时还在调查过程中,他还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结局,如果李天佐在这个时候继续寻衅他,他没有心思羝对。现在不一样了,他希望自己出现在李天佐面前。他到李天佐所在部门去和人谈笑,李天佐有时也凑过来说一些什么,但是他从来不把目光转到他那里去,这是手里有权力的人的一种本能,他知道这种轻视会给对方心理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吴运韬对李天佐的态度也增加了李天佐的心理压力。

  人类有万千种表达思想的方式,吴运韬故意对李天佐不冷不热,又用形体语言和沉郁的目光向李天佐表示,不是他不想跟他交往,而是因为别的原因,他现在有很大的顾虑……李天佐知道,事情马上就要来了。

  文件一到廖济舟案头,他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他打电话给徐罘,问:“非法占有住房的大致有多少?”

  徐罘说有七、八户。

  廖济舟说:“我不能说你们这样做不对,因为房子问题也一直是党组下决心要解决的问题。但是,老徐,你到东方文化出版中心时间不长,一定要谨慎,一步一步来,不要着急,尤其是李天佐,更要慎重……我看你还是抽时间到我这里聊聊吧。老徐,说实话,对这事我心里不太踏实……”

  (2)

  徐罘说:“老廖,你就甭管了,我和老吴会把这个问题解决好的。说不定我们还为咱们系统闯出一条路来呢!”说完就把电话挂了。廖济舟这个人到关键时刻总是这样躲躲闪闪。徐罘一直没有到Z部去见一下廖济舟。清房活动开始,他就没有一点点空余时间了。

  李天佐现在顾不上料理他在单位的处境了,他必须把外围的事情做好。

  当金超和师林平怀着一种被授予的敌意来到李天佐的出租房进行调查时,是李天佐而不是租房者穿着睡衣和颜悦色地接待了他们。他好像很惊讶这两个人的到来,一个劲儿说:“稀客!稀客!”

  金超和师林平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怎么样?看看我的房子?”

  “看看,看看。”李天佐带着两个失去行动方向的人到房间转了一圈。

  Z部的房源很乱,谁也说不清在这片居民区中何以会出现这样一座六层小楼,谁也说不清为什么这座楼上仅仅有一套两居室房子属于Z部。

  当年分房的时候,李天佐主动提出要这套房子,理由是这里看不到单位上的人,清静。他说:“白天就是这些人在眼前晃,下了班还是这些人,谁受得了?”

  夏乃尊为这个奇特理由感到好笑,一挥手,说:“行了,给你!”

  房子布置得朴素大方,趣味高雅,墙上还悬挂着一幅东方文化出版中心很多人都知道的条幅,是当代著名书法家的作品,上书“大道当风”四字。有人问其真伪,李天佐曾赌咒发誓说这绝对是真迹,但是人们私下里都不认为是真的。一边参观,李天佐一边说,他非常感谢当年夏乃尊分配给他这套住房,他还从交通、地理位置方面说了很多住在这里的好处。

  金超和师林平都说:“不错不错不错。”

  三个人在客厅坐下来喝茶的时候,李天佐主动说到东方文化出版中心这次清房,他说:“这事早就该抓了。有的人就是不像话,据我所知……”他说了很多别人的事情。这个人总是知道很多别人的事情。金超和师林平面面相觑,不知再怎样应答。师林平向金超使了个眼色。

  金超说:“老李,我们就是来看看,没事,那就这样吧。”两人起身告辞。

  “两位领导来看,我不胜荣幸。”李天佐说。

  师林平装作消受不起的样子,诚恳地说:“别别别,老李。”

  “可不就是吗?你俩现在是东方文化出版中心领导层人物了,我要是不荣幸就不对了。”他一直送他们到楼底下。

  拐过一个街角,师林平回过头看不见李天佐了,迫不及待说了一句:“鬼!”

  金超像吴运韬那样笑而不答,好像这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一样,但是他心里现在全乱了,他百思不得其解事情怎会成了这个样子。

好书呀,网址是www.haoshuya.com
书籍 【危险的移动】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