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作者:范小青 发表时间:2019-10-05 18:49:54 更新时间:2022-06-27 19:03:18

  万丽第一次外出参加活动,是跟着许大姐到乡镇去开一个妇女干部的座谈会。那天许大姐亲自跑到她们办公室点将,许大姐说,小万,明天你跟我去元洲县吧。余建芳明显地愣了一愣,但很快就调整过来,她对万丽说,小万,许大姐血压有点高,到了下面,不要让下面的同志灌她的酒。万丽说,我知道了。余建芳又说,你不知道许大姐的脾气,太豪爽,心肠又软,人家一劝,她就不好意思不喝。万丽说,我知道了。余建芳还是摇了摇头。许大姐却笑道,小万,你别听余科长的,把我说得像个女酒鬼似的。余建芳仍然一脸担心的样子,问大姐:还有谁去?许大姐说,伊豆豆。余建芳这才松了一口气,那我还放心一点。万丽想,为什么余建芳听说伊豆豆去就放心一点,可能伊豆豆酒量大,必要的时候能够替许大姐抵挡一阵。

  果然不出余建芳所料,中午的饭局摆出来,就是要喝酒的阵势,一套餐具里摆着三种酒杯,乡党委陈书记一到,就嚷着,大杯去掉,大杯去掉!服务员就忙不迭地把大杯撤了,另几个服务员互相传递着信息,一个问,上什么?一个答,大杯都拿掉了,当然上白的。万丽看看许大姐和伊豆豆,许大姐始终在沉稳地笑,伊豆豆则显得有点兴奋,眼睛也格外地明亮起来。上午的会因为是妇联开的专题座谈会,开会的时候,除了一位女副乡长,其他乡领导都没有参加会,但到了吃饭的时候,他们都来了,坐了满满一桌。陈书记居中,许大姐是主宾的位子,伊豆豆也不等别人安排,就把万丽往陈书记左首的位子上一按,自己坐到对面远一点的位子上。万丽说,咦,你熟悉,应该你坐。伊豆豆说,距离美,距离美。意思是说,她和陈书记坐得远一点才有美感。但是万丽感觉到伊豆豆是特意把书记旁边的位子让给她的。万丽差一点跟她开玩笑说,那你怎么不把距离美留给我呢。但毕竟还没有熟到什么话都可以随便说的地步,结果就没有说出来。

  伊豆豆果然八面玲珑,像个主人似的,张罗着大家入座,谁的杯子酒上少了,谁的杯子酒上多了,她都伸长手臂地指出来,要加以纠正。凡被她指出来的,也没有不立刻纠正的,一个比一个听伊豆豆的话。最后加到万丽的酒杯了,伊豆豆说,万丽,我不了解你的情况,你自己坦白吧。万丽说,我不行,从来没有喝过白酒。伊豆豆说,那倒也是,你原来在学校里教书,没有这样的应酬。陈书记刚要发表反对意见,伊豆豆却没有让他说出来,又补了后半句说,但是,不管喝没喝过,到了陈书记这里,酒是一定要上满的,能不能喝,一会儿再说。万丽的酒杯就被加满了,陈书记满意地笑着,点头,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那酒汩汩地从酒瓶里流出来,又汩汩地流入了万丽的杯子。伊豆豆忙完了大家的杯子,跟陈书记说,书记,你看我,给你当个公关小姐还可以吧,干脆把我调你们乡来算了。陈书记说,我可不敢在许大姐跟前抢人,更何况呢,我们这小庙,又穷又破,哪容得下你这大菩萨,啊不,是大观音。伊豆豆说,观音和菩萨是同一个人哎。大家笑着,就举杯喝酒了。

  酒席上的话题,先是尽着许大姐说,敬许大姐的酒,说许大姐的工作作风、水平、为人等等,又说了过去的一些小故事,小往事,对万丽来说,都是头一次听到,很新鲜,才知道许大姐不仅在机关里,而且在基层,也有相当高的威信。从前在学校时,老师们也常议论机关的一些事情,说机关勾心斗角厉害,阶级斗争是你死我活的,都是踩着别人的肩爬上去的,又说到机关的上级和下级的关系,下级就是上级的一条狗,谁马屁拍得好,谁就能上去,有一个“某局长您老亲自上厕所”的笑话,就是从机关里传出来的。

  万丽现在回想起这些议论,还是很庆幸自己的,至少许大姐不是那种“亲自上厕所”的领导。万丽还注意到许大姐的一举一动,永远都是那么的沉稳,那么的从容,无论别人怎么说,就算是带着明显的吹捧的意思,她也始终是笑眯眯的。

  说过许大姐以后,话题就转到伊豆豆那里了,先是那位女副乡长说,每次看到伊主任,都是那么光鲜,伊主任穿什么都好看。她管伊豆豆叫伊主任,其实伊豆豆只是妇联办公室的一般办事员,不是主任,万丽以为副乡长搞错了,伊豆豆可能会纠正她,但是伊豆豆好像没有注意到这个错误的称呼,甚至许大姐也没有注意到,大家沿着副乡长的话题就说起了女同志的着装问题。陈书记发表了自己的高见,说,伊主任,我们背后都议论你,你在机关里,就像是黑夜里的一道闪电,噢不,不说是闪电,闪电过得太快,不好,那是什么呢,对了,是一盏霓虹灯,嘿嘿,霓虹灯。陈书记很得意自己能够想到霓虹灯这个比喻。

  另一副书记也说,是呀,我们乡下的同志,到市里开会,本来以为乡下人进城,可以大开眼界看个够呢,哪知道机关的女同志,穿得比男同志还老气,那我们进城,进市机关,不是白进了吗?女副乡长笑道,史书记,却原来你进城开会是为了看女人啊。史书记说,开会学习为主,开会学习为主。大家又笑,伊豆豆拉扯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说,其实我这衣服,很一般般的。陈书记说,那才叫水平,一般般的衣服,穿在身上,就那么华丽,要是华丽的衣服,穿在你身上,你还不成仙女了。于是大家轮番敬仙女的酒,仙女也爽快,来者不拒,地喝了,立刻面若桃花。

  万丽难免有一点被冷落的感觉,她又看了看许大姐,许大姐依旧微笑着,但她的衣着,在大家的话题下,就显得格外的朴素,万丽还没有来得及多想什么,伊豆豆却已经截断了大家的思路,引导到万丽身上来了,嘿,我这算什么,我们万姐,那才叫服装。因为先前的不熟悉,大家的目光,也不便多停留在万丽身上,现在既然伊豆豆引过来了,他们也就有机会细细考查万丽一番了,万丽本来是觉得受冷落了,但大家的目光一过来,却又不自在了,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却深深地留下了伊豆豆对她的称呼:万姐。伊豆豆比万丽

  小一岁,称她万姐,也是理所当然。但毕竟万丽刚进单位不久,对伊豆豆这么亲热的称呼,有点不适应,也有点不踏实,不知道伊豆豆什么意思,琢磨了片刻,觉得伊豆豆的个性就是这样,也就释然了一些。

  伊豆豆接着说,我穿衣打扮,只知道花哨,就是你们说的光鲜,万姐那才是真正的有气质,许大姐,你说呢?许大姐颔首微笑。万丽这天穿着藏青的西装,也是那个老裁缝做的,收腰收得很讲究,恰到好处地勾勒出窈窕的身材,里边衬着米色的低领毛衣,大方得体,又颇有女人味,比起伊豆豆的玫瑰红夹克,确实是不同的韵味,陈书记高兴地拍了拍万丽的手背,说,万丽,你是美丽的丽吧,你们说到衣服,我也说说,我们的红花羊毛衫厂,刚刚接了一批外贸加工活,是现在欧美流行的什么,什么……他说不出来,显得有点窘,但这又不是真正的窘,是一种骄傲的窘,果然陈书记又说,唉,我这个人,事情一多,就记不得细节。他看着女副乡长问道,是羊毛衫吧?女副乡长说,是羊绒衫,一字领的。伊豆豆“哇”了一声,说,那是最领潮流的,高领、低领、鸡心领,都过时了,现在就是这种一字领。陈书记又拍了一下万丽的手背说,万丽,一会儿去看看,要是喜欢,就拿。

  伊豆豆叫嚷起来,好啊,好啊,陈书记你喜新厌旧,见了万丽,就没有我啦?陈书记说,哪能呢,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嘛。万丽心想,这个陈书记,看起来像个没文化的农民,却竟然也能说出这种文绉绉的话来,陈书记跟伊豆豆说了,又侧过脸来跟万丽说,万丽,我们之间,现在也不是“新”关系了,也已经是“故”了,从前说,一回生,两回熟,但现在时代不同了,什么事情都得加快节奏,一回就熟了嘛,干吗要等两回,是不是?

  万丽边笑着又想,难怪这个乡镇的乡镇企业发展得这么快,这个陈书记还真是有两下子的,他恐怕每天都得应对不同的对象,看什么人说什么话,几年干下来,都成人精了,心里感叹着,自己进了机关,也得这么练,可练到哪一天才抵得了陈书记一半的一半哟。伊豆豆说,陈书记你真会套近乎。陈书记说,不会套近乎,乡镇怎么发展啊?伊豆豆说,原来你是别有用心的,可惜我们这些妇联干部--说到一半,发现自己说漏嘴了,赶紧收住,好在许大姐并不在意,她一直笑眯眯地看着“哇啦哇啦”的伊豆豆,疼爱的眼光,就像看着自己的女儿。

  宴席结束后,三人一起去上厕所,伊豆豆捂着发红的脸,不好意思地说,许大姐,我今天喝多了,话也多。许大姐说,我怎么不知道,你这是引火烧身,要保护我嘛。许大姐能这么理解伊豆豆,万丽心中不免一阵感动。这一顿饭间,开始虽然也围绕许大姐说了一些话题,但毕竟很快就说不出什么了,后来大半的内容,都是在说伊豆豆和万丽,其实许大姐也未必不明白,她虽然德高望重,但毕竟年纪上有了一定的差距,陈书记他们给她的,只能是敬重。一般说起来,在一个被敬重的人面前,别人多半说不出很多话来。许大姐不仅不怪伊豆豆和万丽喧宾夺主,还反过来替伊豆豆洗刷这种喧宾夺主的可能性。

  陈书记果然带她们去了羊毛衫厂,他所说的这种外贸加工的羊绒衫,果然质地式样颜色都非同一般,伊豆豆说,你看看,你看看,人家的眼光和技术水平,就是过得硬。万丽也没有听明白她说的“人家”,是说陈书记的厂,还是说来料来样加工的外国人。

  每人挑了一件,颜色各不相同,万丽要的是水灰的,伊豆豆要豆绿的,伊豆豆说,豆绿是最难穿好的颜色,也是最难伺候的颜色,但到了人家手里,就能弄得这么养眼,所以我要豆绿的。许大姐也说,这倒是的,我们要是在国内商场里买个豆绿色,要多俗气有多俗气。这几乎是许大姐第一次主动说起与今天的座谈活动无关的话。任何时候都胸有成竹的许大姐,在面对多种颜色的时候,反倒没有了万丽和伊豆豆的果断,她考虑来考虑去,也拿不定主意,万丽说,许大姐,你穿深色点的好。这是一个通常的道理,许大姐比较发福,穿深色衣服人会显得瘦一点。但伊豆豆却抓起一件鲜红毛衣,提到许大姐下巴处,比划了几下,果断地说,就这件!

  许大姐的眼睛,被红毛衣染红了,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这么红,我穿不出去了。伊豆豆说,许大姐,你的气质,和我们不一样,这大红的,别说我,连万丽也撑不住,还就你撑得住。许大姐说,你别唬我,买这么艳的回去,戴部长骂死我了。伊豆豆道,才不呢,你就说是我帮你挑的,许大姐你是大富大贵的气派,能撑住这样的红。伊豆豆开始说的时候,万丽有些不以为然,但听着听着,再细想想,再去体会许大姐的气质,倒也不得不承认伊豆豆的眼光厉害,许大姐虽然上了年纪,身材也微胖,但她身上确实有一种气派,就像一些外国老太太,穿大红大绿反而更显出她们的优雅和高贵。

  许大姐还在犹豫,伊豆豆说,许大姐要是不信任我的眼光,你干脆试穿一下。许大姐同意了,由伊豆豆陪着到屋子一角去试穿。女副乡长仍然陪着万丽,但她一直没有吭声。万丽觉得应该跟她说几句,就说:不好意思,吃了还要拿。女副乡长说,这是外贸上的活,是定料加工,少一件都很麻烦的。万丽原以为她会说没事没事别客气之类的话,却不料听她这么说,有点尴尬。女副乡长又说了,不过万同志你别在意,他们有办法的。万丽说,有什么办法?女副乡长说,有次品废品比率的,如果超这个比率,就拿钱赔上。万丽说,那,那,我们,我们这样……女副乡长笑着朝她摆摆手,说,万同志,我随便说说,你可别往心上去,就你们能来我们乡,能看得起我们的产品,我们感谢还来不及呢,要不是你们下基层,我们想送也送不上门呢。

  万丽还想说什么,许大姐和伊豆豆已经过来了,许大姐是穿着那件红毛衣过来的,效果果然不错,从她的脸上,可以看出来,她已经决定要这件红毛衣了。不过许大姐似乎还把握不太准,所以又说了一句,回去再说了,我要是不能穿,就给女儿穿。女副乡长说,伊主任,这种式样的不多,司机另外给他拿一件行不行?伊豆豆说,行,小伙子还没结婚呢,拿件普通男式羊毛衫就行。

  她们挑毛衣的时候,陈书记没有在场,等她们挑定当了,陈书记就出来了,手里还提着一个袋子,一边送她们到车边,一边将袋子交到许大姐手上,许大姐,一点点土特产,也算一点点心意,替我带给戴部长。许大姐不接,说,这不行,戴部长要批评我的。陈书记说,要批评也是批评我。说着就替许大姐去开车门,并将袋子放到了许大姐座位上,动作十分果断,好像容不得许大姐再有什么推托,许大姐几乎被陈书记架着上了车,也确实不好再说什么了,万丽和伊豆豆也分别坐到自己的位子上,就挥了手,道别了。

  车子走出好远,万丽心里还没有平静,她拨弄着装毛衣的袋子,忍不住说,真不好意思,他们这毛衣,是定料加工的,少了要自己赔上的。但是车上没有人回应她的话,司机专心地开着车,坐在前排的伊豆豆一言不发,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前边的路,不知在想什么,许大姐在闭目养神,脸色仍然是平静温和,闭着眼也仍然笑眯眯的,好像是早晨从家里出来上班去,万丽有话也不好再说了。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许大姐养过神了,先是“嘿”了一声,接着侧了侧身子问万丽,小万,今天的活动,有什么感想和收获?万丽想了想,说,我觉得,今天的会开得很成功。许大姐“噢”了一声,又问,为什么呢?万丽说,大家畅所欲言,说的都是心里话。许大姐点了点头,说,我也有这种感觉,可能因为都是女同志的缘故,大家能谈得来,才肯说心里话。万丽想说,我也觉得是这样的。但她还没有说出来,一直在前边发呆的伊豆豆却已经说了,那是因为许大姐平易近人,不摆官架子。许大姐说,我们做妇联工作的,又不是什么大领导,伊豆豆你用词不当。伊豆豆说,这我不承认的,我也跟别的领导下过基层,就不一样的,一开场几句官腔一说,大家就沿着官腔的路子走了,怎么虚伪,怎么虚假,就怎么说,整个会开下来,没有一句是人话。许大姐“扑哧”一声笑出来,说,伊豆豆你说话总是不知道轻重,注意一点。伊豆豆吐了吐舌头,扮了个怪相。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女同志(官场小说)】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