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作者:范小青 发表时间:2019-10-05 18:51:21 更新时间:2022-06-27 19:03:24

  万丽到宣传部上班,才知道科里一共就三个人,除了她这个新来的副科长,还有科长赵军和另一位副科长钱小梅,没有科员,赵军笑称宣传科是个真正的“官”场,因为这里没有“兵”。钱小梅目前正在党校学习,所以上班的只有两个人,分管的头绪却很多,一到部里开会时,赵军就嚷嚷忙不过来,忙不过来,嚷了几回,领导果然有印象了,总是说,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不久,果然又分来一个人,又是一位女同志。

  新来的女同志叫陈佳,研究生刚毕业就进了机关。陈佳是那种既漂亮又端庄的女性,加之学历高,身上似乎天生就有一道光环,这道光环犹如一层面纱,把她身上的高贵脱俗的气质蒙得更加神秘更加与众不同,给人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感觉。赵军第一眼见到陈佳,就愣了半天,最后说,到底读书读得多,气质就是不一样啊。其他科的同志听说宣传科来了个年轻漂亮的研究生,都过来打探,但无论别人说什么,陈佳一概都付之既温和又矜持地一笑。不久大家就传说,本来学校是要留陈佳的,但却被机关硬抢了过来,所以在大家心目中,陈佳肯定是当仁不让的接班人。

  万丽又遇到对手了。本来万丽从办公室调宣传部,是自己要求走下坡的,当然也是为今后有可能再走上坡,但那是今后的事情,现在还看不见在哪里。至于目前,万丽根本就不敢有什么想法,她心里明白,至少在这一段时间里,她得夹着尾巴做人,埋头工作,别无他念。进宣传部以后,与赵军共事,虽时间不长,但两人配合十分默契,万丽工作也很顺手,不多久就已经顶起了宣传科的半边天,赵军又是个很大度的男同志,该是万丽的功劳,他从来不抢,更不会占为己有,部里上上下下,都迅速地知道了万丽工作水平和能力。一直在万丽心头飘浮着的挥之不去的阴云,被她的工作热情一扫而空,心里整个地亮堂起来,好像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万丽心里很感谢康季平,是他让她走上一条新路,一切从头开始,康季平说得对,她还年轻,还很年轻,还有很多机会。

  所以,听到赵军向部领导喊忙不过来的时候,万丽总是说,没事没事,我能干得过来。赵军说,我是瞎喊喊的,要是一喊就能喊来人,那还了得,部里那么多科室,哪个科室不缺人啊。却不知这回真喊来了人,当分管组织人事的李副部长和干部科长一起领着陈佳进来,宣布陈佳进宣传科的时候,万丽已经热起来的心,一下子又凉了下去。

  大家对陈佳的重视,使万丽心里又酸又失落,但她不能表露出来,也幸好赵军为人比较正,在向陈佳介绍万丽的时候,特别介绍了万丽的才华,称她是机关第一才女,万丽说,我哪有资格做第一才女,陈佳是研究生,第一才女应该是她。陈佳却谦虚地说,我是学哲学的,从理论到理论,尽是书本上的死板知识,我没有工作经验,哪敢和你们比。

  陈佳这话虽然客气了点,但也说得不错。也幸好万丽比陈佳早几天进来,无论如何,先入山门为大嘛,何况万丽是副科长,陈佳只是一般科员,尽管陈佳学历高,人更年轻,但在机关的论资排辈上,毕竟陈佳要排在万丽后边一点,有许多事情是轮得到万丽轮不到陈佳的,比如,部里开中层干部会议,赵军和万丽可以参加,陈佳就只能一个人坐在办公室了,再比如传达某些文件,是要分级别传达的,先传达到中层干部,再传达到一般群众,这样万丽就比陈佳早一点知道文件精神,虽然这中间有时候只差几分钟,但毕竟是有个先后的,感觉上就不一样。

  陈佳新来,按规矩,都是要老同志带一带的,比如下基层调查研究,或者写调查报告,新同志一般不可能直接就自己独立上手了,赵军征求陈佳的意见,问她愿意跟谁,陈佳说,我跟万科长吧。万丽有些警惕,板着脸说,你为什么不跟赵军呢。赵军也笑道,男女搭配,事半功倍。陈佳说,女同志和女同志,说起话来更方便嘛。万丽无话可说,赵军还开了一句玩笑,说,本来是想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结果这月光给万丽沾了去。万丽也不好再板脸,便一笑了之了。心里觉得,陈佳还是比较大气的,不是像余建芳那样的小肚鸡肠的女同志,她对万丽和赵军的态度也很得体,尊重,又不卑微。也许赵军说得对,到底是研究生,境界要高一些,应该比较好相处,这么想着,一方面心里踏实了些,但同时又泛出一些不可抑制的酸意来。赵军说,既然你们搭配好了,第一件工作,就是南天服装城经营模式的调查研究,你们女同志,天生与服装是有难解之缘的,这个调查报告交给你们,是再合适不过了。

  伊豆豆已经调到机关行政管理局了,工作比在妇联时忙多了,但她照旧是万丽的常客,仍然三天两头跑到万丽的办公室来。陈佳来了没几天,伊豆豆就来过好几次,居然和陈佳也说说笑笑,打得火热了。

  有一天伊豆豆来找万丽,在走廊上撞见了,就站在走廊上说话,伊豆豆说,万姐,你的同事怎么样?万丽说,你说怎么样?伊豆豆说,我的感觉,还不错,到底书读得多,气质就是不一样啊。伊豆豆的话和赵军说的完全一样,还不等万丽说什么,伊豆豆就朝万丽又撇嘴又挤眼睛,说,只不过,万丽,来这么个同事,你麻烦大了。万丽本来就心里烦着,伊豆豆还火上浇油,把她惹冒火了,脸一拉,说,说什么话呢,她又不是来跟我打架的,我有什么麻烦!伊豆豆说,不是来跟你打架的,是来跟你要好的?万丽说,我也用不着别人跟我要好。伊豆豆说,火气这么大,心里不平衡了吧,换了谁,办公室来这么一个高水平美女,心里也不可能平衡啊。万丽说,你小人之心。伊豆豆说,我是小人之心,但是君子之腹在哪里呢,我怎么看不见,在你肚子里吗?

  万丽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反唇相讥针锋相对道,难道就没有相处得好的同事吗?伊豆豆也斩钉截铁地道,有,当然有,但绝不是你和陈佳。万丽彻底地泄了气,不说话了。伊豆豆却没有恻隐之心,穷追不舍,直指要害,说,万姐啊万姐,你以为调到了宣传部,就天下太平了,就仕途顺利了,哪里想到半路又杀出个程咬金,你们这位陈佳,进机关没几天,就给大家留下很好的印象啦。万丽心里猛地一刺,不由脱口道,你也觉得陈佳很好吗?伊豆豆说,那还用说,就连我都被她拿下了,要不是我跟你哥儿们在先,说不定就跟她做哥儿们了。

  万丽心里一酸,嘴上说,你去做好了。伊豆豆嘻嘻一笑,说,吃醋了吧,不吃醋才怪。万丽不高兴地说,伊豆豆,为什么我的新同事来了,要你这么起劲?伊豆豆说,你看你看,心态已经不好了吧,万小姐,你也太沉不住气了。斗争还没有开始呢,你就已经认输了?万丽说,我认什么输,我斗什么争?伊豆豆说,眼光放远一点,来日方长嘛,你是万丽,你又不是伊豆豆,你得看清楚自己的优势,你的条件也不错,你的实力也很强,你们是势均力敌,好看,好看。万丽说,你看戏啊?伊豆豆说,就是戏嘛,是戏,就会有发展变化,现在是势均力敌,但是任何条件任何事情都会发生变化,就看你们两个谁变得好,变得对,变得快。万丽酸酸地说,你们不是都看好陈佳嘛,我变什么变?伊豆豆说,哟哟哟,还不是一般的酸呢,醋缸子都打翻了。万丽虽然嘴上要和伊豆豆争个高下,但她心里明白,伊豆豆说得不错,自从陈佳来后,自己的好心情一扫而空,再也找不回来了。

  伊豆豆明知万丽情绪不高,却不肯饶过她,还在猛追穷寇,说,那天不知你注意到没有,你们另一个办公室那个人,跑来肉麻地吹捧陈佳,陈佳是怎样的表现?万丽说,她嘛,一笑而已,一贯如此。伊豆豆说,你别小看她这一笑,表现温和,没有欲望,但其实里边藏着无尽的骄傲,但因为藏得深,这一笑,就使她又得分不少。但凡年轻的长得有几分姿色的女性,常常会碰到一些善意但却是廉价的吹捧,对于这样的吹捧,你要是当回事了,真的让自己跟着飘起来,你就露馅了,别人便会瞧不起你,但是如果你板着脸不搭理人家,对别人的吹捧没有反应,别人又会说你清高,眼睛长在额头上,瞧不起人等等。陈佳以温和的微笑处理这样的难题,说明这个人是个人物,虽然年轻却沉得住气,要知道这并不是很容易就能做到的,这是一种境界。有些女人,一辈子的虚荣心到老都不能稍有减弱,人都老去了,听到别人的奉承,还会信以为真,愈加的搔首弄姿,咧着嘴傻乐呢。由此而言,你们这个陈佳,确实有点与众不同啊。

  万丽听伊豆豆这一番论说,觉得她也把陈佳抬得太高了,万丽心里不服,便攻击伊豆豆说,这么说起来,你就是那个到老还爱虚荣的女人啦。伊豆豆毫不客气地说,我当然是,你也是。万丽说,为什么陈佳就不是?她不是人吗?她不是女人吗?伊豆豆说,她是人,她是女人,她也是爱虚荣的,这一点你不用怀疑,但她放在心里,藏得深一点,哪像你,更不像我,什么都写在脸上,有什么出息。万丽又不服,说,我什么时候什么都写在脸上了?伊豆豆说,是呀,万小姐还觉得自己城府挺深的呢。说到这儿,“扑哧”一下笑了出来,万丽脸也绷不住了,也觉得自己太过紧张,不由得也跟着伊豆豆笑了。

  走廊里有人进进出出,万丽赶紧把伊豆豆拉到一边,伊豆豆说,行了,有你这一笑,我也放心了。万丽说,怎么,我要是不笑,你怕我自杀?伊豆豆说,没那么严重,不就来了个新人吗?新人有新人的好,老人有老人的强,到底鹿死谁手,结果还早着呢。更何况,你有我这样的高参,你输也输不到哪里去。万丽笑道,城墙有多厚你的皮就有多厚。伊豆豆说,我告诉你,万小姐,在机关呆着,皮不厚是不行的。万丽说,怪不得你--伊豆豆手一抬,打断了万丽的话,说,不仅是说我,更是说你,万小姐,你可给我注意了,尤其是陈佳来了,你更要练得皮实些,像你这样细皮嫩肉,可经不起风吹雨打。

  万丽说,我细皮嫩肉?伊豆豆说,你以为你经历了一点点小事,就已经出道啦,笑死人。万丽说,听你的口气,好像你在机关跌打滚爬一辈子了,你进机关才多长时间,不就比我早一年吗?伊豆豆说,锻炼人不在于时间长短,在于深入不深入,深刻不深刻,好啦,我是瞅个空出来教你一招的,我可不能为了你耽误了我自己的大事,对啦,还有件重要事情没说呢,机关下一轮分房就要开始了,你打个报告让部里批一下,直接拿到行管局交给我,我帮你想办法。万丽犹豫说,行吗?根据这次分房的积分标准,我可能够不着分数。伊豆豆说,够不着就想办法让它够着吧,好了,我得走啦。说罢扬长而去了。

  万丽回到办公室,赵军不在,陈佳正埋头看什么材料,见万丽进来,陈佳就把手里的材料交给了万丽,原来她已经拟好一份调研工作的初步设想。万丽一看,没有什么可挑剔的,心里却有些疙疙瘩瘩,张口想说,陈佳,不错啊,才刚进机关,工作积极性就很高嘛,但话到口边,突然觉得这话怎么这么熟啊,一想,这怎么像是余建芳的口气了,当初万丽刚进妇联的时候,余建芳就是这么跟她说话的,想到这里,万丽心里一凛,赶紧把话咽下去,闷在那里,什么也没有说出来,眼睛看着陈佳,竟有点发愣。

  陈佳又主动说,本来我也不知道这个东西应该怎么写,请赵科长指点了一下,万科长你再替我看看,还要注意些什么?万丽冷静下来,想了想,使了个心眼,说,陈佳,调研的事情呢,我们当然是一起去,但这调研报告呢,虽然只需要一份,不过,我在考虑怎样才能尽快锻炼你的能力,不如我们分头写,一人写一份,最后取长补短,合并起来,你看行不行?陈佳点头说,好。

  南天服装城是南州市新建的一个大规模服装市场,前景非常看好,国营、集体、联营的服装企业都纷纷抢摊,新生的个体工商户更是看好这块肥肉,志在必得,一时间,抢摊行动在南州市上演得轰轰烈烈,更有先见之明者,早些时候就买下几个摊位,这时候再转手出让,翻一番掌股之间,今天就不是昨天了。

  摊位大战基本结束后,南天服装城的正常经营开始了。本来服装城里的个体工商户是占少数的,也是政府为了表示对个体户的支持做的一点样子,装装门面而已,却不料,这少数的个体工商户,却占了市场的大份额;还有一个更奇怪的现象,国营和集体企业,主要经营中高档服装的批发和零售,而个体工商户经营中低档服装并且以低档服装为主,以批发为主。档次不同的服装,搁在层次不同的摊位上,差异极大,尤其是那些质地和样式都不怎么样的低档服装,像几只丑小鸭硬是混迹在一群白天鹅中间,更显其丑陋和不上档次,但结果却出人意料,丑小鸭成为宠儿,高档服装门庭冷落。那些投入了大量资金却经营不善的国营和集体大企业,眼睁睁地看着这块大蛋糕被那批小投入小成本的小个体户分去了大半,实在心有不甘,使出浑身解数欲夺回市场,抢回蛋糕,这就埋下了日后矛盾大爆发的种子。

  陈佳的调研报告很快就写出来了,她在报告中谈得最多的就是她们在调研中目睹的服装城中个体工商户所遭受的不公待遇,从服装城主管单位到服装城里的许多国营集体经营户,对他们歧视、排挤、甚至不择手段地打击,个体户在重压之下苟延残喘,却还创造了服装城的惊人的业绩,可是在服装城的述职报告中,这些业绩都被归功于管理部门和少数国营集体名牌大企业。

  万丽和陈佳交换看法的时候,想法基本一致,她们都深觉不安,在陈佳的报告中,更是把对待个体工商户的态度、行为和政策上的欺负提到了相当的高度,陈佳在报告中说,多种经营模式,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前景和方向,是发展的必然趋势,个体经济的渗入和壮大,是搞活经济的良药良方,是促进经济发展的润滑剂。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而南天服装城到现在仍然抱着大锅饭、霸王主义的老观念在搞经营,这样下去,不仅不利于南天服装城的发展,更会影响到整个南州市的经济发展和改革步伐。

  陈佳的文章可谓是力透纸背,万丽几乎不敢相信这是陈佳进机关后的第一篇文章,当初她进妇联,学着写文章,虽然是中文系毕业,笔头也不差,但什么是论点,什么是论据,应该怎么去论述都搞不清楚,陈佳头一次执笔,就能写出如此有分量的报告,但是再读下去,万丽却渐渐地看出了陈佳的一个致命弱点,就是她的个人感情太明显也太浓烈,抱不平的使命感太过强烈了。

  万丽不由得想起当初,南州大行修路之时,她跟着向秘书长去长洲县江洋乡,看到乡党委书记聂小妹修路的行为,后来向秘书长决心要和这种行为作斗争,给万丽交代了任务写调研报告,为了使调研报告更有说服力,万丽又多次下乡,看到许多问题,感情的天平重重地倾斜,因而大大增加了那篇文章的力量。若不是她后来的补充内容,单靠聂小妹事件,要说清说透南州市在修路中存在的严重问题,是不够分量的,她的报告写出来后,向秘书长曾大加表扬,哪知结果却害了向秘书长。现在的陈佳,似乎也有点像当年的她,其实在万丽心里,感情的天平也一样倾斜在受到不公待遇的个体户那里,但正是因为陈佳的浓烈的感情色彩,使得万丽警觉起来,开始审视自己,开始审视形势和领导的意图,所以万丽自己的那份报告,也已经写好了,却迟迟没有拿出去。

  过了几天,市里召开科以上干部大会,万丽恰好坐在余建芳旁边。她们也有时间没有联系了,偶尔路上遇见,余建芳总是急匆匆,话都说不上一两句,就匆匆而过。现在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坐到一起,万丽就觉得有许多话想跟余建芳说,虽然当年在妇联,她们相处得并不好,但毕竟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矛盾,何况这些年也过去了,早就到了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时候了,更何况,她们之间那点小疙瘩,实在是小儿科,又算得上什么恩与仇呢。

  但余建芳仍然老样子,无论大会小会,只要不是轮到她发言,她永远是心无二用地认真做记录。久而久之,她的记录速度和水平甚至超过了速记员的记录速度和水平,单位领导要回单位传达,倘若记得不全,尽管找余建芳要记录,时间长了,甚至外单位的人也来找余建芳借记录。但这是一次机关的例会,没有特别的新精神和重要内容,万丽看身边的余建芳仍然“刷刷刷”地记着,一会儿就一页纸,一会儿又一页纸,万丽忍不住说,余科长,这些话,领导都讲过无数遍了,张书记讲过了李书记讲,李市长讲过了张市长讲,恐怕你自己都能背出来了,你还记它干什么?余建芳认真地摇头,说,虽然是说过很多遍,但每一次说它的内涵是不一样的。万丽不解,说,为什么,不还是那几句话吗?余建芳说,现在的形势发展变化这么快,今天不是昨天,明天又不是今天,话是一样的讲,解释起来可就是另一回事了。万丽说,就算如你所说,但这些问题,什么政策啦,什么方向啦,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余建芳惊讶地看了万丽一眼,说,怎么会没关系,我们如果不了解方向政策,我们怎么工作呢?说过之后又赶紧埋头记录,因为和万丽说话漏记了一句,她还回头去问身后的同志,补记下来才安心。

  万丽实在无事可干,另一边坐着的是个不熟悉的人,也不便多搭话,无奈之下,就想,我倒要听听今天的报告和平时到底有什么不同,为什么自己总觉得是老一套,而余建芳却永远都会有新鲜感呢。这一听,万丽竟渐渐地听进去了,领导讲的正是经济成分的问题,怎么就跟自己没关系呢,她和陈佳,不正是在做这方面的调研吗?

  云州的企业南州的路,这是在全国都出了名的成功典型,我们南州修路的经验有千万条,但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依靠集体的力量,如果没有集体的力量,我们的路是修不起来的,所以,虽然云州的个体企业发展很红火,占了国民经济相当大的成分,但我们南州有我们南州的特色,我们不能盲目搬照别人的经验,从50年代开始,我们南州就是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靠集体经济,到现在,也依然这样,个体户我们不是不要,但不是我们主要的方向,我们要加大力度,大力发展我们的国营和集体经济,针对我们的干部中一部分人的想法,我今天特意要提出来重申和强调的,就是我们当干部的,基本的态度和立场,是不是和党的方针政策相一致,是不是和市委的决策相符合,我们每一个人,都要自我检查一下,核对一下,如果不相符合的,请同志立刻调整步伐,我们要同党中央,同市委保持高度的一致,我们才是当之无愧的党信得过的干部。

  不听则罢,一听,听得万丽差一点冒出一身冷汗来,一直到散会,还觉得背心后边凉飕飕的。

  散会出会场的时候,宣传部的同志走在一堆,正好新上任不久的计部长也走过来,计部长和大家走到一起,边走边认人,认到万丽的时候,计部长说,哦,是宣传科的小万啊,你们赵军说你是机关第一才女呢,我们宣传部不简单哪,把机关第一才女弄进来了。万丽脸有点红,但心里快活,赶紧说,要计部长多关心多指点呢。计部长就有意走慢一点,大家心中有数,都往前先走了,留下万丽在计部长身边,计部长说,小万,我听赵军说,你们正在搞服装城的经营模式调研,调研报告搞出来没有?今天孙书记的报告重点就是谈的这个问题,这说明你们宣传科的同志相当有政治头脑,也很敏感。万丽正要汇报工作进展和自己以及陈佳的一些看法想法,计部长却已经接下去说了,可别小看这个经营模式,看起来是个模式问题,但说到底,还是方向的问题,对不对?

  万丽心里一犹豫,想说的话硬生生地咽了下去,计部长却好像看出万丽要说什么,又道,小万啊,我们搞调研工作,看问题的角度很重要,相当重要,角度问题,说到底,也是个立场问题,你说是不是?其实我也了解了一些情况,就以你们调研的这个南天服装城为例,有些个体工商户手段恶劣,坑蒙拐骗,以次充好,严重影响了市场的声誉,也影响了其他企业的发展,还不服甚至抗拒管理……当然这些问题,你比我有发言权,你们是实地调查过的,我只是道听途说而已。计部长和蔼可亲的一番话却说得万丽心头一阵乱跳,冷汗再次渗了出来,嘴上赶紧说,计部长说得对,计部长说得对,但心思慌慌张张已不知逃跑到了哪里。计部长仍然笑眯眯,又说,现在市委也很重视这个问题,如果你们的工作能抓紧一点的话,我希望能够尽快看到你的报告。万丽说,其实已经差不多,我今天加个夜班,明天就交给计部长。计部长说,你也可以一式两份,一份给赵军,这是程序嘛,我嘛,更想先睹为快,看看我们的第一才女水平到底怎么样。

  万丽回到办公室,大家都已经下班了,她一个人坐在空空的办公室里,心里很乱,在服装城的事情上,自己的感情倾斜斜错了,陈佳的感情倾斜也斜错了,而且错得更厉害,计部长又急着要报告看,自己的一份倒是可以连夜改出来,虽然有点违心,有点强扭自己的感情,但是有了向秘书长那样的严重教训,万丽是不可能再重蹈覆辙的。违点心就违点心吧,反正这种大的方向问题政策问题,也不是万丽能说了算的,连向秘书长都没有能力,她万丽算得了什么。再说了,计部长说得也有道理,关键是看问题的角度,你站在不同的立场看问题,同一件事情,得出的结论就会不一样,如果从国营集体的那些品牌企业的角度看,个体工商户以低廉的成本低廉的价格参与竞争,对高品质高成本的高档服装也是不公平的嘛,自己在心里圆来圆去,好歹将自己的不平圆平了些,也好歹将自己对自己的不满和内疚磨平了些。但问题是陈佳的那一份怎么办?别说计部长不知道有两份报告,恐怕连赵军也不太清楚,因为也不会有人要她们两份报告,最后上交的肯定是一份。

  本来在这件事情上自己没安什么好心,但也没多大的坏心思,只是自己使了个小心眼,以为陈佳新来乍到,又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东西,必定写不出什么像样的报告,万丽只是想拿自己的报告和陈佳比一比而已,结果却出现了这样的结果,现在最简单最太平的办法就是把陈佳的一份埋没掉算了,就当陈佳没有写,就当自己没有耍这么个小心眼。万丽就从抽屉里把陈佳的报告拿出来,准备干脆带回家去算了,但是一拿出来,就忍不住再看了一下,这一看,心情就全然不一样了,陈佳的文章,不仅字里行间才华横溢,从文字背后透露出来的自信,更是非同一般,就像那个美丽高雅的陈佳站到了她的面前,她分分明明地感受到,陈佳气质的背后,是一种过人的坚强和力量。万丽心里无可回避地泛起一股酸涩的滋味,她品咂着,忽然间就冒出来一个念头,万丽自己都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

  万丽没有回家,在机关食堂吃了晚饭,就回办公室修改自己的调研报告,可是搁在抽屉里的陈佳的那份报告,就像一颗定时炸弹,时时提醒着她,时时威胁着她,折腾得万丽心神不宁。一直到回了家,上了床,也没能平定下来,翻来覆去,睡一会儿就醒,睡一会儿就醒,连一向睡得很沉的孙国海都感觉到了,问她出什么事了,万丽几次话到嘴边,实在是说不出口,孙国海又沉沉睡去,听着孙国海心平气和的鼾声,万丽硬是将自己的念头再次压了下去。也是奇怪,这念头一压下去,心里就平静了,很快就踏踏实实地睡着了。

  早晨起来,万丽上班去,一路只觉得神清气爽,轻松愉快,但是,快到单位时,她忽然站住了,远远的看见计部长在和陈佳说话,计部长满脸的笑,和昨天与万丽说话时一样的神态,万丽考虑计部长见到她,会不会喊住她也说些什么话,会不会问一问报告有没有写出来,她有意放慢一点脚步,慢慢地走过去,但是计部长没有喊,只是朝她点了一下头,微微一笑,仍用心在和陈佳说话,万丽进办公室后,赵军已经到了,万丽说,计部长在和陈佳说话呢。赵军说,计部长的工作作风就是这样,很细致。万丽点点头,稍过一会儿,陈佳也进来了,没有说话,万丽便拿自己的眼神去迎着陈佳的眼睛,希望陈佳说点什么,但陈佳什么也没说,就坐到自己的位子上去了。

  万丽憋了一会儿,忍不住问道,陈佳,计部长和你说什么呢?话一出口,脸上顿时又红又烫,觉得自己的行为怎么越来越像余建芳,心胸狭隘,猥琐,甚至比余建芳都不如。万丽从前虽然对余建芳有看法,但说心里话,她并没有觉得余建芳猥琐,因为万丽知道,在余建芳的内心深处,并不认为这样的做法有什么不妥,她觉得是应该问的,是正常的,所以她从来都是理直气壮的,而偏偏万丽觉得这样做很猥琐,而她偏偏又这样做了,心里特别窝囊,就听得陈佳在回答她的问话,说,计部长说,宣传部的同志从基层上来的多,理论水平普遍低一些,计部长想让我给大家讲讲理论。赵军一听,“哈”了一声,说,太好了,我先喊你一声陈老师啦。

  陈佳说,计部长还跟我说,我是机关里第一个研究生,要我好好发挥作用,不过我觉得我现在还不太行的,我虽然读了研究生,但在机关工作我的经验太不够了,我怎么有资格给大家上课呢。万丽说,那最后计部长要不要你上呢?陈佳说,我想推的,但没有推得掉。计部长说就安排在下星期,连计部长都要参加呢。赵军说,你可真沉得住气,部长都要来听你的课,你怎么像没事似的,一点也不兴奋不激动啊?陈佳笑了一下,说,我担心还来不及呢。赵军说,到底研究生啊,素质到底跟我们不一样,宠辱不惊啊。陈佳说,哪有你说的那样,我心里惊得很呢。赵军说,哪里看得出来,举重若轻的啊。

  赵军和陈佳的说笑却如一根根利箭,刺着万丽的心,如果说,昨天会后计部长和她说了些话,对她是一个极大的鼓励,使她信心倍增,那么,这一点点的信心,在陈佳面前,一下子就被打得七零八落,随风飘走,不见踪影了。

  办公室的小刘进来了,说计部长在催问服装城经营模式的调研报告了,万丽说,你跟计部长说,我马上送过去。小刘走后,万丽将自己的那份报告到文印室复印了一下,将复印件交给赵军,说,计部长急着要先看,让我先送过去,赵军说,你送过去吧,我看过了最后也还是计部长看,一样的。

  万丽到计部长办公室,把自己的报告和陈佳的报告一同交给计部长,计部长很感兴趣,说,噢,你们弄了两份?万丽说,调研是我和陈佳一起搞的,但是观点不太一致,也很难调整成一篇文章,我就把两篇一起拿来了。计部长高兴地说,好,好,小万你放着,两篇我都要看。

  就在万丽将要踏出计部长办公室的那一瞬间,万丽后悔了,她停了下来,计部长问道,小万,还有什么事吗?万丽犹豫了一下,说,计部长,陈佳的那篇报告,她还没有修改,要不,让她修改一下再交给您?计部长笑了笑,说,没事的,没修改过的文章常常是最本色最真实的。万丽支吾了一下,又说,可是,可是,陈佳还不知道我把她的文章交给计部长了,因为本来是说好,将两人的文章并成一篇的,可是,可是,还没有来得及。

  计部长拿起陈佳的报告,先看了一眼标题,又随手翻了一下,稍稍停顿了一会儿,计部长说,小万,陈佳虽然学历比较高,但毕竟还年轻,而且刚进机关,工作经验方面、尤其是政治思想觉悟方面都有待于进一步的提高,你进机关时间比她长,又是宣传科的副科长,你也是有责任带好新同志,是不是?万丽心里一阵温暖,赶紧点头,说,我知道。计部长又说,新来的同志,有哪些问题,有哪些不足,我们都得做到心中有数,要不然,你怎么帮助他们呢?万丽又点头。计部长把陈佳的报告还到万丽面前,说,你如果坚持要让陈佳修改以后再拿来的话,我尊重你的意见。

  万丽不知自己是怎么走出计部长办公室的,她整个的晕了,今天这件事情,做得那么窝囊,那么拖泥带水,既然已经把陈佳的报告给了计部长,为什么又要拿回来,既然后来要拿回来,当初又为什么要送上去?送上去的时候她后悔了,拿回来了,她又后悔,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已经抓到手了,又被自己拱手送了出去,优柔寡断,患得患失,反正怎么做,万丽都觉得是不恰当的,是错的,是愚蠢的,她站在走廊里发了半天愣,才情绪低落地回到了办公室。

  万丽一进来,赵军说,陈佳也写了一个报告的,你怎么没给我?万丽正拿在自己手里呢,说,我要想一起交给计部长的,后来想想还是拿回来了。赵军说,为什么拿回来?万丽说,陈佳可能还要再改一改吧。赵军接了过去,也看了一眼标题,眼神就有点疑惑,说,你没有给计部长?万丽说,我跟你说了,想给的,但又拿回来了。赵军说,这样也好。

  后来赵军也出去了,万丽一个人沉闷地坐在办公室,许久许久也没有回过神来,脑海里翻滚来翻滚去,又浮现出她进机关以后的许多事情,浮现出余建芳、伊豆豆、许大姐、金美人等人的影子,如果是余建芳,她会怎么样,她会毫不犹豫地把陈佳的报告交给计部长,如果是许大姐呢,毫无疑问,也一样,那么,伊豆豆呢,金美人呢,她们会怎样做呢?万丽琢磨了一会儿,觉得伊豆豆和金美人也都会这样做的,但如果伊豆豆是她,而她是陈佳,伊豆豆会不会做呢?万丽无法判断了,想得头都疼了,抓起电话打给伊豆豆,伊豆豆正在开会,说,万小姐,什么事,这么急啊?万丽说,我一句还没说,你怎么就知道我急了?伊豆豆说,听你的口气还听不出来?你呀,跟我也差不多,喜怒形于色的肤浅货色。万丽觉得伊豆豆说得不对,心里不服,说,我跟你差不多?伊豆豆道,半斤八两吧。你啊,要好好向你们的陈佳学习学习,才能进步啊。万丽泄气地脱口道,连你也觉得我不如陈佳,我还有什么好说的。伊豆豆道,错,大错特错!好了,有空再跟你说吧,我正忙大事呢。万丽说,你有什么大事好忙的?伊豆豆说,你不想要你的房子了?

  就在万丽把调研报告交给计部长的当天下午,南天服装城出了一件大事情,几个个体工商户打伤了服装城的一个管理人员和一家国营服装企业的经销人员,事情闹到市委,平剑刚书记立刻签署了意见:严惩凶手。

  不久之后,南天服装城的个体工商户,撤离的撤离,收摊的收摊,一下子就溃不成军了。

  陈佳为了上好计部长点名的这堂理论课,做了精心的充分的准备,但是一个星期过去了,第二个星期又过去了,却始终没有下文,计部长偶尔碰见陈佳,好像已经忘记了这件事情,陈佳自己看不出有什么反应,倒是赵军替她着急,后来忍不住问了计部长。

  赵军从计部长那儿回来,知道陈佳等着他的回答,但他却不说话,一直等陈佳走了,赵军才走到万丽办公桌前,问道,万丽,你到底还是把陈佳的那份报告给计部长了吧。万丽说,是给了,但是当时就拿回来了,我跟你汇报过的。赵军说,那计部长怎么知道陈佳写的什么?计部长说,文采好不好,不是问题的关键,文采是为观点所用的,观点错了,文采越好,问题越大,危险越大,观点对了,文采差一点,还是好文章嘛。这不明明是在说陈佳的报告吗?他怎么会看到的呢?万丽说,我怎么知道?赵军也就没有再问下去,只是淡淡地瞥了万丽一眼,这一瞥,像一道尖利的冰川,刺得万丽心里直发毛。

  过了一天,康季平来找万丽,一见了面,康季平劈头就问,万丽,你怎么样?没出什么事吧?万丽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说,我脸色很难看吗?康季平说:你脸色不好看,但你的心里更不好受。万丽喉头一哽,泪水就噙在眼里了,噙着泪说,你怎么知道?康季平说:我昨天晚上做梦,梦见你站在我的面前,欲言又止,我一问你,你转身就走,我就知道你有难题了。万丽的泪水就止不住地淌了下来,她将服装城事件的前前后后都告诉了康季平,郁积在心里的苦闷吐了出来,一下子觉得心里好受多了,她等着康季平给自己作一个判断。康季平却说,好了,万丽,没事了。

  万丽不解地看着康季平,康季平说,你现在已经不觉得有那么多的委屈,也没有那么多的后悔了,是吧?万丽说,是的,心里舒服多了,但是我仍然不知道我该怎么做,不该怎么做,这次过去了,还有下次,还有下下次。康季平说,在这样的问题上,我无法给你任何答案,说实在话,我也不知道你该不该把陈佳的报告交给计部长,我的作用,就是听你说,看你哭,你说过了,哭过了,就好了,雨过天晴,你又是你了,你又振奋起来,你又活过来了。万丽却摇了摇头,一想到今后漫长的日子,漫长的永远没完没了的竞争、斗争,她心里就不寒而栗,情绪顿时又低落下去,悲观地说,我可能不适合在机关工作,可能是我错了,我不应该到机关来,要是留在学校--康季平打断了她的话,说,万丽,要是错,也错在我,是我动员你来的,但我认为你没有错,你会进步的,只要你有足够的耐心,还有,我认为比较重要的一点,即使在机关工作,做人也要有自己的个性,就像写文章,没有个性的文章,不容易让人记得住。

  万丽说,在机关怎么可能做有个性的人?只能委曲求全,只能夹着尾巴做人,只能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康季平说,我不同意你的说法,在我看来,机关里许多人都是有个性的人物,就说你熟悉的几个女同志,你看看,哪个没有个性,伊豆豆,没有个性?余建芳没有个性?还有金美人、包括从前你们那个许大姐,哪个没有个性?万丽说,你说得都对,可是我仍然看不清自己前边的路,你说个性,我甚至不知道我的个性是什么。康季平说,你的个性,就是心地软弱、正直善良,又有非常强的进取心。万丽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更不应该来机关了,要想做好自己,首先一个,就不能违背自己的良心,但在机关做不到啊!有时候,如果不肯违背良心,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走上前,你能明白吗?康季平点头说,我当然明白。

  万丽说,就说这南天服装城,明明是那些国营和集体企业欺负个体工商户,但因为市委的大方向是倾向另一边的,不赞成在南州市大力发展个体经济,我能说实话吗?康季平说,在不能说实话的时候,就尽量不说话,先回避着再说。万丽,你得明白一点,有些事情你如果做了,可能对眼前确实会有用处,但这种用处,只是暂时的,让人走不远,要想走得远,就先要把眼光放远,不计较一时一地的得失,不要计较那些蝇头小利,更重要的一点,万丽你一定要记住,你和别人不一样,你一旦违背了自己的良心,你的所获,绝不能替代你的所失,也就是说,你做了违心的事情,你的患得患失,你的痛苦,你的后悔,会将你所得到的利益和成功的喜悦抵消殆尽,最后你是得不偿失的。康季平的分析,入情入理,万丽的心情也渐渐地平静下来,情绪也好多了。

  康季平一直是和颜悦色地安慰和劝导万丽,但等到万丽的情绪慢慢地调整过来了,康季平却严肃起来了,说,万丽,有一句话我得告诉你,你得永远记住,一个人,千万不能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别人,想要所有的人都跟你想的一样,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每一个人的角度不一样,你这里来了陈佳,对你是个威胁,但对别人没有威胁,对别人来说,她只是位年轻漂亮的既有水平又得体又好相处的女同志,别人对她好,是应该的,别人对你也好,也是应该的,你绝不能要求别人只对你好不对她好,只说你的好,不说她的好,如果一说她的好,你就受不了,那你的人生就完蛋了,你就会被无穷无尽的烦恼包围住,别说工作,别说进步,你会被自己点起来的妒火烧死,万丽,我不希望我心目中的万丽是那样的形象。

  虽然康季平说得严厉,但万丽能够接受,她细细地品咂着其中的滋味,缓缓地点头说,我知道了。康季平说出来的这番道理,正是她这一阵以来面临的问题,现在她找到了问题的关键,她相信自己,会调整好心态。她的一颗纷乱的心,在黑夜里胡乱地闯了一阵,现在终于看到了光明,找到了回家的路。万丽停了一会儿,又说,但是有件事我仍然不能明白,计部长到底怎么看到陈佳报告的呢,我确实当时就拿回来的。康季平说,是呀,你没有给计部长,那赵军呢?万丽不加思索就说,赵军肯定不会。康季平说,那还有谁呢?万丽说,没有了呀,所以我想不通。康季平笑了一下,说,怎么没有了,不是还有一个人吗?万丽心里忽然一跳,说,难道是陈佳自己?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康季平平平淡淡地说,为什么不可能,你仔细想想,为什么不可能?

  万丽没再说话,静静地想了一会儿,心情慢慢地放开了,最后她释然地说,康季平,我想通了,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条路,也没有什么退路,就慢慢往前走吧。康季平说,万丽,你记住,无论何时,我都在你身边。万丽的热泪再次夺眶而出。目送康季平走远的时候,万丽不由得又想到孙国海,又拿他和康季平比较,如果是孙国海,碰到这件事情,肯定又是骂人,骂陈佳,骂赵军,甚至连计部长也一起骂了。

  晚上回到家刚吃了晚饭,伊豆豆就来了,告诉万丽一个好消息,机关分房经过几上几下的折腾,最后结果出来了,万丽分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新房。伊豆豆说,万小姐,你可得好好谢我,替你争这套房子,可是费了我好大的劲,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五花八门的手段都用上了。万丽说,有那么严重吗?伊豆豆道,比你想象的严重得多!你想想,你进机关才几年,比你早进机关十年八年的都没有分到。万丽说,那是你有本事。伊豆豆说,你说得轻巧,你给我试试去。万丽说,你是拉了金美人替你说话吧?伊豆豆说,才不呢,金美人才不肯替我说话,还跟我作对。万丽说,咦,你进行管局,不就是她引进的吗?伊豆豆道,但我进行管局以后,金美人见了我就像陌生人,爱搭不理。万丽更奇怪了,问道,为什么,你得罪她啦?伊豆豆说,这你就不懂了,这就叫水平,这就是机关的作风,越是自己的人,就越要严肃对待,我想要的东西,她偏不支持,跟我作对,这样才能显得她的公正无私嘛。这个金美人啊,也真是一时聪明,一时糊涂,都从办公室滚出来了,还那么认真干什么嘛。

  伊豆豆一说出来,才发觉自己说漏了嘴,万丽也是从办公室出来的,这不是指着和尚骂秃驴吗,赶紧道,万丽,我可不是说的你啊。再说了,金美人哪能和你比,金美人的出,是日薄西山的出,你的出,是东山再起的出,大不一样。万丽觉得自己卧薪尝胆的隐秘心机被伊豆豆说穿了,脸有些红,支吾了一声,赶紧又回到原先的话题,说,金美人都不帮你,你凭什么能够替我争到房子?伊豆豆说,你们不是夫妻双方都在机关吗,两人的工作年份加起来嘛。万丽不相信,说,不对,你骗我,我们两个加起来也没有多少分,再说了,两人都在机关的,还好多呢,也有许多人没有分到房呀。

  伊豆豆说,万小姐还蛮敏锐的嘛,这可是天机,天机不可外露,但可以告诉你,你不是外人嘛,我下死劲花我们秦局,秦局被我花上了,就死心塌地听我的了。万丽也不知伊豆豆说的是真是假,秦局是行管局的一位分管副局长,此人万丽也认得,为人非常忠厚老实,循规蹈矩,目不斜视,平时连和女同志说个话都小心翼翼的,恐怕不大可能被伊豆豆“花”上,更不大可能对伊豆豆言听计从,所以,万丽觉得伊豆豆更可能是在开玩笑,但不管怎么说,不管伊豆豆是用什么办法替她争到这套房,有一点万丽是清楚的:很不容易。这种不带任何交易色彩的友情,让万丽内心非常感动,她脱口说,伊豆豆,我请你吃饭!

  伊豆豆始终是嘻嘻哈哈,没个正经,听到万丽一本正经谢她请她吃饭,反倒一愣,但随即又笑了起来,说,万小姐,你以为我真的是不带功利目的的吗?你别忘了,我可是机关里数一数二的马屁高手啊。万丽说,那你拍我马屁想得到点什么呢?伊豆豆说,我这叫眼光放得远,放长线钓大鱼,说白了,万小姐,我看好你,我在你身上下赌注呢,你是有前途的,你将来一定官运亨通。不像我,也想进步,也想升官,但是亏在我的性格上,亏在我一张嘴上。万丽说,你既然知道自己,不能改吗?伊豆豆说,狗改得了吃屎吗?

  万丽“扑哧”一笑,伊豆豆又说,就凭我这话,我就上不了台盘,哪有一个女同志,说自己是狗改不了吃屎的?万丽说,这倒是的,人家都是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既然是狗,也要装扮成羊啦猫啦什么的,哪有像你这样。伊豆豆说,所以呀,我也就混混而已,你呢,就不一样,你责任重大。万丽道,我怎么责任重大?伊豆豆说,咦,我现在替你争房,将来要向你要回来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你做大了,我会没有好处吗?万丽说,那你要什么呢?伊豆豆说,我只知道大趋势,具体要什么,等到了那一天再说吧,你等着就是了。万丽说,万一我上不去呢?伊豆豆说,那就算我瞎了眼。

  万丽一扫近些日子一直罩在心头的阴霾,如果说康季平的谈话,已经帮助她渐渐走出情绪的低谷,那么,此时和伊豆豆的这番胡乱说笑,更是使她心情轻快起来,不就是一个陈佳吗,值得因为一个陈佳,就把自己的人生变得那么不美好那么不快乐吗?

  伊豆豆简直就像洞穿了万丽内心深处的隐秘,话题已经到了陈佳身上,说,还告诉你一件事情,陈佳也想要房子,被我硬反掉了。万丽说,她不是刚来吗,还没结婚,怎么轮得到要房子?伊豆豆说,但这次有一批腾空出来的适合做单身宿舍的老房子,陈佳也不知道哪里得到的消息,打了报告直接送到了张局手里,张局还替她说话,但照样被我反掉了,我还联络了秦局一起反对,金美人也没说好话,这样力量就大啦。

  万丽说,张局可是你们一把手,你怎么可能反得掉他。伊豆豆说,这你就不明白领导的心思了,他提出要给陈佳,如果没有人反对,自然是顺利通过,但是如果有人反对,而且反对得比较坚决,力量比较大,他就得考虑自己了,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他还坚持要给陈佳房子,就不怕别人怀疑他和陈佳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这一着,可是领导们最最惧怕的。尤其在分房这种具体事情上,人人都有利益在里边,人人都以为是利益的交换,万一有一纸人民来信告上去,他就得吃不了兜着走啦。

  还没等万丽说出什么来,伊豆豆又说,更何况,张局对陈佳,只不过有点好感而已,又没有什么货真价实的事情,白白承担个臭名,也太不合算,张局才不傻,才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万丽说,那你替我力争,承担了什么名呢?伊豆豆说,我这才是美名呢,大家说,到底伊豆豆够哥儿们。万丽说,美的你。但你为什么反对给陈佳房子呢,她又没有得罪你。伊豆豆说,但她得罪你啦。万丽说,你这话不公平,她也没有得罪我。伊豆豆说,她的到来,就是得罪你,她的存在就是对你的威胁。万丽知道伊豆豆说得有道理,但心里不免替陈佳觉得委屈。

  伊豆豆完全知道她心里想的什么,毫不客气地道,万小姐,你太虚伪,我就是不喜欢你这一套,怎么,你觉得陈佳素质好,你让她,你让她做副科长,你做她的科员行不行?万丽一愣,又说,但不管怎么说--伊豆豆抢过了她的话头说,不管怎么说也不行,因为她是陈佳,她的存在就是对别人的威胁。说到这份儿上,万丽也跟伊豆豆掏心掏肺地说,要是一个素质差水平低的人,和她争个高下,还是有意思的。说真心话,我心底里并不很讨厌陈佳,和当初对余建芳的感觉不一样,但有时候却不得不竞争,这才是最痛苦的,如果是个坏人,斗争也值得。伊豆豆说,这你就更错了,正因为陈佳有素质有水平,对你的威胁就更大,你才不得不斗争,反而是余建芳好弄,她底子差,终究上不了台盘,也许能一时得意,但到底走不远的。万丽说,那你的意思,陈佳是能够走远的?伊豆豆说,就看你们两个,谁踩着谁的肩膀上去了。万丽心里的那一层刚刚消去的阴霾又一点一滴地回来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自己分到了房,陈佳却没有分到,万丽心里还是有一点小小的得意。第二天分房结果在机关张榜公布了,赵军说,万丽,没想到你还蛮有实力的。赵军也是想要房子的,他的积分比万丽高,却没有他的份儿,但赵军是个大气的人,也比较厚道,话出了口,觉得不妥,又补充说,不过也是应该的,你们两口子都在机关,这条件别人也比不过的。倒是万丽有点过意不去,脸上有点尴尬,赵军又说,搬家要请我们吃饭啊。把气氛圆了过来。

  没想到的是,分房工作结束后不久,陈佳也有了房子。拿到钥匙的那天,陈佳跟万丽说,虽然只是一室户,但厨卫齐全,比住集体宿舍强多了。平平常常的内容里,暗示着一种压力。后来伊豆豆告诉万丽,分房工作结束后,张局把仅有的几套控制房挤出一套给陈佳,而且理直气壮。伊豆豆还想反对,但金美人这回提醒了她,金美人认为,一定是陈佳找了更上层的领导,有了上面的撑腰,张局才这么挺直腰杆给陈佳作主的。

  星期天,万丽和孙国海一起去看新房子,碰到陈佳,陈佳也是来看房子的,跟万丽说,过几天我要请行管局伊主任吃饭,请你作陪,好吗?看万丽有些发愣,陈佳又说,这一次的房子全靠了伊主任帮忙,原来给我的一套,是大楼西北边的一套,沿着马路,非常吵闹,我平时睡眠不好,可犯愁了,后来伊主任亲自替我想办法调到东头这一套,既安静,采光通风也好,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好好谢谢伊主任?万丽嘴上机械地说,当然,当然要好好谢谢她。心里却直犯嘀咕。

  隔天在机关院子里碰到了伊豆豆,万丽本想学点城府,把这事情放在心里,但看到伊豆豆跟她那么哥儿们的样子,忍不住说了出来,最后不客气地道,伊豆豆,你不是说你反对给陈佳分房的吗,到头来还帮她这么大的忙啊?哪知伊豆豆脸不红眼不眨,说,我的万大小姐,你总不能叫我在一棵树上吊死嘛。万丽说,你什么意思?伊豆豆嘻皮笑脸道,你也不想想,陈佳肯定是有后台的,虽然没有暴露,但后台肯定还很硬,要不然,我们张局怎么肯为她担肩膀?所以呀,我也得把眼光放远点,万一到时候上的是她不是你呢,我跟你这么要好,不是又站错队了吗?万丽沉着脸说,你也说得太远了,跟我要好就是站错队?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搭得上吗?伊豆豆笑着拍拍万丽的脸颊,说,喔哟哟,万小姐生气了,跟你开开玩笑的,你还当真啊?伊豆豆永远就是这样半真半假,让人捉摸不透。其实万丽也了解她的个性,本不应该往心上去,但这些话却偏偏直往心里头钻,心情都被她搞坏了。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女同志(官场小说)】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