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市长后院 > 第二十章 私家侦探

第二十章 私家侦探

作者:焦述 发表时间:2019-10-04 21:42:39 更新时间:2022-06-27 18:54:56

  一个星期过去了,罗虹心中的阴影没有被时光的流逝冲淡,反而愈加阴暗。一个星期中,她悄悄地跑到龙城小区三次,都是打的去的。本来,她也可以动用单位的公车,虽然她在市图书馆没有担当什么职务,但是仅市长夫人这个身份的威力,没有哪个领导和手握实权的人敢怠慢她,她只要张张嘴,叫馆里的司机往龙城别墅跑一趟,他们就会屁颠屁颠地为她服务的。因为她去龙城小区的使命特殊,不便告诉旁人,这种行为纯属隐私的范畴,她也就采用秘密出行的办法了。当出租车把她送到目的地后,她只身一人就直奔那个深夜跟踪丈夫到达的地方,小区的东北隅,丈夫是在那个方位消失的,那里居住的人当然是与丈夫有私情嫌疑的人,问题是哪一户哪一家哪一个女人?她在那个方位徘徊张望,漫步扫描,时而停步凝视,时而扬长而去,她尽可能伪装成漫不经心、无所事事的样子,以免引起旁人的种种猜疑。有一次,巡回检查小区的保安问她,是找哪位业主的,业主住几排几号别墅,他们可以马上帮她联系,以免她东张西望南奔北走之苦。保安的好心却弄得她语无伦次,十分尴尬,只好说是看房的,保安告诉她,这个方位的几幢别墅都已售出,虽然有两幢尚无人入住,但也是物已有主了。如果看房,小区西北方位还有少量余房,要么,就等二期工程了。罗虹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更不想叫保安知道她在这里就有一套住宅,当然也不便正面询问保安,她怀疑的这几家业主的身份职业,姓甚名谁。即使去问,小区里的服务人员也是不会轻易告诉陌生人这些看似一般平常的询问的。市长夫人的三次“微服私访”和调查研究,并没有取得预期效果。因为住这种别墅的人,不像早年她住的钢城职工生活区,人们相互来来往往、出出进进的十分频繁。这地方半天不见屋里的人露一下面,更无人串门走动,即使偶然碰上有人开窗,有人出门等等的行动,又能如何。因为自己的调查任务特殊又隐秘,就为实施这种工作造成诸多困难和不便。

  又到了一个工作日的下午,罗虹一人坐在她的办公室,正闷闷不乐又举棋不定时,手机突然有短信发来,她打开屏幕看到:

  本公司设有私家侦探特殊业务,特别对花心男人包二奶、养小蜜,第三者插足之类的婚外情的隐秘世界,有特殊过硬的侦破本领。本公司将为你挽救变心男人,构建和谐幸福家庭,做出令你满意的服务。如有业务请与公司业务经理阿义联系,电话……

  看过短信以后,罗虹面庞涌动出喜色,心想,这真是天意,欲瞌睡,就有人送来枕头。她不假思索,信手拨通了业务经理的手机,对方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非常热情地说,他是私家侦探的业务经理,他们公司是一家正规的业务能力极强的侦探机构,虽然公司属民办性质,但里面的侦探人才都是受过系统教育和专业训练的高手,只要将委托交办的业务告诉他,他们一定会为她交上满意的答卷。最后还说,可以先调查,后付费。如果调查结果不能让委托人满意,可以不付费等等。业务经理的话使罗虹很是满意,电话里,她把自己求办的业务说了,并告诉对方,只要把龙城小区东北隅的四幢别墅的业主弄清楚,他们的职业、家庭成员、相貌年龄等基本情况。她还说,目的是找到其中一个与自己丈夫有婚外情的女人。对方问及她丈夫的情况,罗虹只字未提,她知道,任何情况下,不能把栗致的真实身份透露给这些人的,他们若知道自己的丈夫是市长,恐怕就不敢做这种调查了。所以,罗虹对自己的身份也是保密的,她只是先让对方把她怀疑的四户人家摸清楚,摸清楚以后再考虑下一步咋办,她三次深入那个地方,现场观察,又回忆分析,丈夫消失的地方就在那四幢别墅的范围之中,除了进入这四户人家,他不可能有别的地方可去。对方接受任务之后说,近段时间业务繁忙,人手紧张,这事的侦破结果要在七至十天方能拿出,收费三千元。届时一手交钱,一手交结果。罗虹说,能不能快一点,她想早点拿到调查结果,因为下一步还有更艰巨的任务。对方说,那只能按加急业务处理了,最快结果可在三日内拿出,但收费要加倍的。罗虹说,加倍就加倍,不就是六千元钱嘛,不过,得调查准确,要是弄错了,我可不依你们。对方说,放心吧,这事就这么定了,然后,双方又各留了一个电话号码。

  三日就要过完的最后一个下午,私家侦探的业务经理阿义来电话了,告诉罗虹,她交代的任务已经完成,请带现金到他约定的地点来。罗虹问他,怎么不到你们的公司去?那阿义约的地点是个小茶馆。阿义说,你别管到啥地点,你要的不是结果吗,又不是非要到什么地点取结果。其实,这种所谓的公司就没有办公地点,也可以说,他们一直是在流动“办公”的。没有办法,罗虹只好照对方定的地点赴约。在小茶馆与罗虹见面的不是电话里的中年男人,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这人一副尖嘴猴腮的穷酸相,他是见罗虹先到了相约的指定地点,才匆匆过来的。他把罗虹要的四户人家的资料带来了,情况是这样的,其中一户是个台湾商人,他已两个月没在这里居住了,屋门一直锁着;另一家是钟南省书法家协会主席成大金,成大金一家四口,老婆与他都已年逾花甲了,两个孩子在国外定居,平时就不回国;还有一家是个靠养猪发财的农民企业家,大约有四十郎当岁,与他同居的是个二十五岁的姑娘,他们还用着一个十八岁的小保姆;最后一家,就是在小区东北角的那幢小楼里住的,是个独身女人,大概有三十多岁,专业作画的,工作单位应该是美术家协会吧(实际是群众艺术馆)。情况讲过之后,罗虹基本满意,可以断定,最后的这一户,这个单身女人,具有与自己丈夫“作案”的条件。她取过了四户人家的有关文字资料与房屋照片,就将准备好的六千元钞票给了那年轻男人。然后对那人讲出下一步的任务,请私人侦探把这女人的活动情况弄清楚,特别是与自己丈夫勾勾搭搭的情节查出来,要把时间、地点加上照片都弄到手。那男人说,这种业务费用就高了,罗虹说,你开个价。那男人说,两万元。罗虹说,怎么这样高。那男人说,这种事风险大,弄不好,连命搭里的都有,所以就得干一起是一起的,不能像干一般性的隐私调查。罗虹说,两万就两万,不过,也要快。那男人说,这种事的调查,跟上回调查不一样,这种事只有等到男人和女人弄到一块儿时,才有戏,要是俩人十天半月都没相约,能出个结果,所以,这回调查你不能急,得耐着性子等。要是光调查那女人的日常活动情况,好办,也快,不过,那对你意义不是很大。罗虹听这男人说的也算在理,两人当场就敲定了,对方尽快调查,待结果出来,还是一手交“货”,一手交钱。

  十天过后,罗虹等得不耐烦了,这么长时间私家侦探竟没一点音信。她一个电话打给对方,私家侦探没等她张口问话,就将这十天的工作进展情况通告了她,任务只是完成一半,就是那女人的职业身份、姓名年龄、工作单位都弄准确了,重要的是她的活动情况。这女人的活动根本没有规律,一般人上班的时间,她往往在家里,一般人回家的时间,她往往出去了。她的单位在汴阳市行政区最热闹的圆园路中段,叫什么群众艺术馆,她去单位的时间不多,去郊外看风景写生作画的多。她有部半新不旧的普桑轿车,出去进来都是一人驾着那车独往独来,很不好跟踪。跟踪了这十来天,还没发现她与哪个男人有过单独约会,当然就更没有见到她与男人勾勾搭搭的事实了。对方安慰罗虹说,这种事是不能刻意去挖掘出来的,只有他们一男一女走到一起了,弄出那种卿卿我我、亲亲昵昵的故事,才好抓拍镜头,拿到证据。就是遇到这种机会,真能把这事记录下来,拍摄成照片,也不是十拿九准的事。何况,人家俩这么多天就没照面,没约会,咋能有那种事呢。说到这层意思,私家侦探就安慰罗虹,叫她放心,既然他们揽下这活,就能弄出个水落石出。俗话说,“没有金刚钻,哪敢揽瓷器活”,只是时候不到,时候一到,事自然成。

  听罢私家侦探的一番解说,罗虹也觉得人家讲得有理,也就没再向对方穷追施压。她明白了,弄这种事并非主观臆想一厢情愿就可以完成的,就像私家侦探刚才说的,必须得等到当事男女相聚一起有了作案条件才中。人家若根本就没约会,只是各干其事,你再有能耐,也拿人家没法。她就暗暗劝慰自己,不要心急,得耐心等待。又提醒自己,这些日子千万不能把疑惑带到脸上,以免打草惊蛇。这些天必须解除心上的压力,也得让丈夫解除压力,把心放开一些,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自己不能像球场上的防守队员,时时都盯住他,弄得他的心中很是压抑,当然就放不开手脚了。女人在计划着自己对待丈夫的策略。就在同时,陆雯却对栗致说,这几天她发现一些可疑迹象,一是有人跟踪她,二是有人鲁莽地按她的门铃,这种事以往没有过,所以她对此特别敏感。栗致问,是什么人按门铃,他们要做甚?陆雯说,说是推销什么化妆品的,还有说是找某某人的。她只是透过监控的屏幕看那站在门外的人,不像什么好人,就没给他们开门。还有件事,更是叫她不安,这几天有人到单位找她,单位的人问这人找陆雯干啥,来人说是想跟她学习绘画。要是学习绘画,在馆里根本轮不到找她,比她名气大、资历深的人好几个呢。陆雯说出这事,栗致觉得问题有点大了,他立刻警觉起来,很自然地就把这一系列迹象与妻子罗虹联系起来。就问陆雯,又像自言自语:

  “这事会不会是罗虹指使人干的?”

  “不会吧,至今你老婆也没见过我,更不认识我呀。”

  两个人在一问一答地对话,却又各自在反思以往两人接触时大大小小的情节和细节,交往的行动中是否出现了破绽,这破绽是否被人发现。

  “对了,那个夜晚,不,大概是凌晨两点了吧,你到我的住处,是不是叫你老婆发现了?”还是女人心细,是她先想到了这个情节,她担心栗致进屋子时,后边跟有尾巴。

  栗致立刻陷入沉思,那天凌晨的事,他却丝毫也回忆不出来了,只是在黎明前,他离开情意绵绵的情人时,脑子才清醒起来,至于自己是怎么走进陆雯的房间的,他确实记不起当时的情景了。但是,可以断定的是,倘若出了破绽,破绽只能是在这个瞬间,因为其他的时段里,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在那漫长的时空他与她的二人世界的所有行动,都进行得严实秘密,天衣无缝,唉,真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栗致为自己的失误暗暗遗憾又暗暗自责,之后,他对陆雯讲,对这事不能麻痹,女人们往往因为这种事会干出傻事的,他指的女人们是罗虹。绝对不能叫他们抓住什么把柄,更重要的是,得弄清跟踪的人属哪家哪户,他们的动机目的是什么。陆雯问栗致,那怎么办呢,我直接与跟踪的人对话,还是在单位守株待兔?然后与他们谈条件吗?陆雯的反问倒是启发了栗致的思路,这事不妨来个将计就计,只要弄清跟踪人的面目,下边就好对症下药。无论如何,不能叫事态扩大,更不能叫罗虹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傻事。这时刻,栗致依然把罗虹当做亲人,当做自己人,她毕竟是自己的妻子,是女儿的妈妈,倘若因为丈夫有了情人而闹得满城风雨,这种所谓的丑闻正好被人利用,他心中的仇者就是与他不大和谐的同僚,这些人巴不得栗致工作上出岔子,经济上出问题,男女之间出丑闻,有了这些东西,市长就不打自倒了。可是,栗致的待人接物,一直很谨慎,很小心的,多少年来,他对工作,对金钱,都是有自己规范的态度的,所以,这方面他没有出过问题。只是在私生活上,他有一个情人。从理论上讲,这当然是不应该的,特别是对他这样身份的人物。可是,他又常常私下找理由、找根据来开脱自己、宽慰自己、顺应自己的这种欲念和行为。且不说中国历代皇帝能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就是自实行一夫一妻制以来,多少伟人不是都喜欢年轻女人吗?就他知道的一些领导人物,有比他官大的,也有比他官小的,他们之中也有有情妇的,只不过这事做得隐秘,处理得妥当,而不被外界人士所知罢了,自己有个把情人,又何尝不可?可是,他在为自己的行为开脱之后,还是会涌起一种忧患、顾虑和内疚。不过,这一切的一切,会很快地在他与陆雯的欢悦中,被驱逐出他的心田和脑际。特别是当那个容貌姣好、气质优雅、楚楚动人的躯体栩栩如生地站在眼前时,所有的忧虑与愧疚就被这个有血有肉的生灵吞噬了。到了这种时刻,他在全身心地拥有着陆雯并消受着陆雯给他的奇妙快感和悠然神往的惬意时,他对情人就更加爱不释手了,反而油然而生出另一种逻辑,那些没有情人,进而指责情人的人,是因为他们没有遇到情人,没有遇到真正的倾城倾国又与自己有共同语言的知音,倘若遇到了,他们也会有情人,也会做情人,也会与自己一样,如此珍视这种爱恋。心灵走到这步田地,对自己的情人身份和拥有情人,他不仅觉得这是情有可原的,且以为这是理所当然的正常之举。之所以有的人没有情人,是因为上苍没给予他这种机遇,自己大半辈子啦,不就是仅有十多年前的那一次邂逅陆雯的机会吗?也许从那以后他对女人就不再注目,自有了陆雯,他就十二分地满足了。所谓人生难得一知音,真的就是这个道理。既然知音难得,绝大多数的人当然就没有知音,没有情人。陆雯对自己,是情人与知音集于一身的女人,得到这样的人,当然是难上加难了。若不是这样,他也不会接纳陆雯。既然如此,他进而为自己的所为所得自豪起来,得意起来……到了这种境地,他什么都可放弃,陆雯则是不可放弃的。只是在以后与她的接触中,得更加小心,更加谨慎罢了。

  两个人很是认真地推敲了一下下一步的计划,企图将已萌芽的危机化解。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市长后院】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