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市长后院 > 第四十四章 市长报案

第四十四章 市长报案

作者:焦述 发表时间:2019-10-04 21:43:58 更新时间:2022-06-27 18:55:01

  对栗致市长来说,一件很不愿意去做却又必须去做的事情,就是报案。向公安部门报案,报告自己的妻子罗虹失踪了。人的失踪,原本就是令人吃惊的大事,又是市长的夫人失踪,在人们的潜意识里,当然就成为特大的事情了。对司法部门来讲,他们会以大案要案的分量放在心上,并尽其所能去侦破这一震惊社会的案件。也许,连栗致自己也没有预料到,汴阳市的司法机关对罗虹的失踪,会重视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他们动用了力所能及的警力,用了最优秀的侦探精英,提出不惜一切代价,以最快的速度侦破这一案件。司法部门如此重视罗虹的失踪,应该说是重视市长夫人的失踪。当然,这种重视也来自汴阳市委的态度,即市委书记赵宏新的态度。当赵书记得悉市长栗致的妻子失踪之时,他没有任何犹豫,立马就将汴阳市政法委书记唤了过来,指示他必须破案,尽快破案。还特别强调,没有任何理由破不了案。是的,连市长夫人都没了人身安全,这还得了?不得了啊!政法委书记哪里敢有半点懈怠,他是以落实领导指示的气势以从上盖帽下来的力度去抓这一案件侦破的。是啊!汴阳市的人文环境到了如此险恶的地步,怎么向上级交代,怎么对社会解释。这样恶劣的案子,在全国也属绝无仅有。这又是栗市长事先没有预料到的。作为市长的他,平时在大庭广众面前,所倡导所贯彻的都是政府官员是为百姓服务的,是人民的公仆;是吃苦在前,享乐在后;是责任在先,特权在后。从理论上说,老百姓与做官的在人格上是平等的,在享用的权利上是一样的。以往的岁月中,栗致也听说过,遇到过某某人失踪的事情,这种案件,有侦破成功的,也有成为多年悬案的。别说是人失踪了,就是人被杀了,血淋淋的尸体撂在杀人现场,就这样的人命案也能始终侦破无果,凶手逍遥法外,冤魂不能雪恨。那时候,作为市长的栗致,以为这种案子破与不破,或者说侦破成功和侦破失败都属正常,司法部门并非万能,他们也有束手无策的时候。也许,栗致在作案与报案时,就是这样想的。面对层出不穷的案子,面对老案未破,新案又出的积重难返的局面,公安部门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当然,他所报的案子,就会在公安人员力不从心的态势中被淹没掉,成为一桩悬案。可是,他错了,没有想到公安部门几乎倾其所能所有,投入了这桩案子的侦破工作。当他看到这种场景,已预感到大势不妙,不过,结果还没出现,他必须打起精神做最后的较量。他毕竟是市长,不仅手里有权,还身上有威,他企图动用权威阻碍和左右侦查队伍的前进。

  对罗虹的失踪,公安干警是从最后见到过她的人开始侦查案子的。丈夫栗致报案说的是,从那天一早,共同吃了早餐,各自上班后就再没有见到妻子,这一点也得到保姆刘嫂的证实。罗虹工作单位图书馆的一个同事提供了重要线索,那天下班之前,罗虹曾邀这位同事与她一道去选购燕窝人参之类的补品,并告诉她,这些补品是送人的。同时,图书馆的同事还谈到,罗虹好几次说过有个《易经》大师,自这个大师来到汴阳后,就有络绎不绝的人慕名拜访。话中透露,她好像见过那位大师,虽然她没有明说。公安干警根据这些信息,很快判断,罗虹那天应该是去送贵重补品了,因为她买了补品之后并没有回家,罗虹会去谁那里送补品呢?平时她并无所求,在汴阳省城,又没有长辈亲人,最后,就将受礼人锁定为《易经》大师了。也是因为这位易大师近来太出名了,太火了,去拜访他的人物太多了,以至于弄得省城的各个阶层无人不晓。到了这种程度,公安部门的人当然就更知道这位易大师了。为这事,干警们去拜访易大师,亮了身份,说明来意,易大师看到干警亮出的罗虹的照片,马上回忆出来仅有的一次与她见面的情况,那天,这个女人咨询的是她的家庭事情,应该属于隐私,易大师告诉干警,出于职业道德,他不能把那女人问的隐私转告另外的人。不过,易大师还是很配合干警的工作,他又告诉他们,就在那一天(干警道出的罗虹失踪的那一天),那个女人来过电话,问他外出不外出,他告诉她,近几天不出去。易大师判断,是否那天那女人来过,只是那晚他应邀外出,直到夜间很晚才回住处……

  公安干警很快对罗虹展开了全方位深层次的调查,所有能到的地方都走到了,所有能了解的人都了解了。当然,他们也找到罗虹老家的兄弟,找到了罗虹的芳邻黎明同他的夫人黎嫂。有经验又有侦探能力的干警,对于这类案子,一般情况都是能够侦破的,只要他们达到了应该重视的程度,投入了应该投入的警力,案子就会侦破。凡是侦破不了的悬案,绝大多数是没有做到这两点。根据掌握的信息情况,市长栗致就成为致使罗虹失踪的主要嫌疑人。只是证据不足,也是因为栗致身份特殊,不便采取对一般犯罪嫌疑人使用的调查与审讯手段,也就是说,在没有取得确凿证据之前,对栗致这样身份的人物,是不能轻举妄动的,包括去问讯一些情况,都要部署得当,方法更须策略。到这时候,栗致也觉察到了,包围圈对他正日益缩小,只是对手拿不出有效的法律证据,对自己无法下手。栗致想,只要没有证据,自己又坚决不承认这事,他们就没有办法。栗致相信,有人会为自己说话的。大凡领导人物是不会轻易地对一个高官定罪的,除非证据到手。公安干警依然沿着自己的方向走下去,他们把龙城小区作为发案的主要怀疑地点,他们判断那天晚上罗虹是去易大师那里了,只是因为大师外出没能相见,他们调查了龙城小区能够调查的许多人员,又翻查了各种能够查看的资料图像。他们终于发现,那天深夜,龙城小区保安的面包车还在进出小区;他们又调查出来,那天深夜开面包车的人是保安队长小白,而小白这人近来又突然失踪。他们用高科技手段对那辆面包车进行了检查测试,结果证明他们的怀疑是有根据的。公安干警很快将小白列为犯罪嫌疑人之一,列为抓捕对象,向全国发出了印有小白照片的通缉令。

  就在这时候,罗虹的尸体出现了。是黄河岸畔一个打鱼人,无意中将罗虹的尸体打捞出来了。开始,那渔民还以为网住了大鱼,之后,又以为网住了落入水中的什么贵重物品,在几个伙伴的帮助下,方将那沉重的东西弄上来,吓得现场的几个渔民立即报了案……经过法医对罗虹尸体的鉴定,确认是头骨被撞击破碎致使脑浆流出死亡。可是,究竟是在什么地点,与什么物品相撞的,是什么人使她的头与硬物相撞的,却无从查起,这依然是个悬而未决的秘密。这也是栗致的最后一道防线,只要破不了这道防线,他栗致就能躲过这一劫。然而,罗虹尸体的出现,也给栗致的心灵刺进狠狠的一刀,自己亲手害死的妻子(公安干警当然要找到死者的亲人认尸),却又不承认事实真相,还得扮演失去爱妻之苦之忧之伤之痛之悲的假象,那才是昧着良心在做尴尬的表演呢。还有女儿萌萌,自罗虹失踪以后,做父亲的就瞒着女儿,说妈妈出远门了,得很久很久才能回来,他是怕影响女儿的身心健康,当然也担心女儿的学习受到影响。他采用这种计策,欲先瞒一瞒再想办法,实际上他也想不出好的办法能稳住女儿,那就只好隐瞒事实了。这阵儿,妻子既然已被打捞出来了,罗虹死去的消息已经捂不住了,那就只有告诉女儿了,反正这是早晚的事。

  一切还是照着常规进行,既然栗致是市长,市长夫人的葬礼应该是隆重的,参加葬礼的人物多是有职有位的,规格自然不低。不过,在栗致的要求下,罗虹葬礼的规格和规模都收缩到最小的范围。理由是案子尚未侦破,凶手还逍遥法外,冤魂尚未得以雪恨,只是悄悄地把丧事办了就行了。若大操大办,消息传出去,影响也不好。要说这样做,栗致还算明白,不过,直到这时,他还是存有诸多幻想和期望的。他想,只要自己守住最后一道防线,至死不承认自己作案的事实,就有冲出险隘难关的可能,只要磨蹭的时间长了,久了,就会有大人物出场说,不能一直用怀疑的态度对待栗致,咱们办案的宗旨从来就是重证据不轻信口供,更不能被舆论引导得忽东忽西,忽左忽右的。既然这么久还拿不到证明人家作案的证据,那就不要再怀疑了。或者说,那就先正常使用他栗市长吧,真是以后发现了他有问题,随时可以惩处他。

  栗致是在这种心态下坚挺着他的精神的,在殡仪馆举办的与遗体告别仪式上,他泪流满面地读完了为罗虹写的沉痛悼词,又在耐心地规劝哭得死去活来的女儿萌萌。

  当萌萌突然将痛苦的悲伤转化为一种为母亲复仇的情愫时,作为父亲的栗致被吓得心惊肉跳,难受至极。萌萌趴在母亲的灵柩前面,忽然义正词严地喊道:

  “妈妈--亲爱的妈妈,你走好,好好地走到另一个世界,妈妈,即使到了那个世界,也不能忘记报仇。妈妈,你要攒足力气,把害你的人找出来,把他揪到光天化日之下,叫世上的人都看看他的罪恶,叫他不得好死,死有余辜。妈妈……”然后是萌萌和着泪水的哭泣。

  女儿蘸血夹泪的话语,对妈妈的同情和忠心,犹如一发发威力强劲的炮弹,击中了父亲的要害,又似一把把锋利的刀刃,捅伤了爸爸的心肺。栗致难受极了,痛苦极了……

  接下来的日子,栗致是强挺起精神打发的。他已经敏锐地觉察,自己已被监视了,他正在受到审查。他知道,他已被控制起来了,已经没有先前的那种自由了,那种天马行空独往独来的时光远离了他。那时候,虽然每次隐秘的行动都要花费许多精力,但是主动权还是在自己手中。他可以为一种行为,一项工作找出冠冕堂皇的理由,他也可以动用政府行为,调动各方的人力物力财力,去为他工作效力。如今,他不能这样做了,也不敢这样做了,他很清楚,眼下自己只能用韬光养晦的策略,谨慎做事,低调做人。这也许只是自己人生命运的低谷或关口,倘若能闯过去,遥远的前方应该依然锦绣辉煌,灿烂明朗。他并没有失去希望,他在用希望的双手攥紧命运的罗盘。可是,他的女儿萌萌不然,依旧被蒙在鼓里的女儿,却受不了突如其来的丧母打击,也许,是萌萌的生活太优裕了。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她一直被丰硕又富有的“营养”滋润着,她无忧无虑,无拘无束,她正陶醉在数学竞赛第一名的光辉荣誉的幸运中,老师正在为她冲刺更高的目标浇注心血。她根本不知道人生还会有打击和伤害,她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花季会突遭打击,她哪里能想到,母亲会遭人毒手,她根本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敢做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现在,她却是做梦都陷进险恶的阴谋与残忍的凶杀中。她常常在夜半梦魇里突然嚎叫:“抓住他--抓住他--抓住杀害妈妈的凶手!”那是她在梦中亲眼看见了一个青面獠牙、面目狰狞的魔鬼正在对妈妈行凶……也是突然遭遇的打击使从无心理准备的清纯高傲的少女无法接受,更不能理解,她常常因此而精神错乱,失态妄说。也是没有办法,栗致只好让女儿暂时离开学校,回家调养。几家大医院都看过了,专家们的意见颇为一致,萌萌没有什么病症,只是精神承受不住意外的袭击,只要使其放松神经,渐渐淡忘刚发生的险恶事端,病情自然会好转。当然这种好转需要时间和耐心,最好有专门陪护的人员。栗致先将女儿安置在家中,让刘嫂精心照料,他正在想另外的办法,是否将女儿送到一个风景美丽、山清水秀的地方调养生活一阶段。

  即使到了这种地步,栗致还是在想,一切会好起来的,会正常起来的,只要拼足气力,跨越眼前的难关。也许走进绝境的人都会这样幻想,他依然还有梦,他期望着出现奇迹,期望着风光依旧。在兵法上,那叫置之死地而后生,为了这个目标,栗致在困兽犹斗!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市长后院】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